第八十八章 云虫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

    “怎么感觉这声音好象在哪听过啊?”我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阿修福德也点了点头。“好象是风声,又像是气流高速流动的尖啸声,好象还有水烧开了的声音。”“不好,是岩浆!”

    最后那句是我们两个一起喊出来的,因为下面的那个地洞口已经开始往外冒烟了。淡黄色的混合着臭鸡蛋气味的气体从地面上的洞口向歪狂喷,一开始还能看出是半挥发状态,到后面就干脆变成像火箭尾气一样的柱形射流,期间不断的能看到大块的岩石随着气流一起被打上几千米的高空再砸向某个地方。

    伴随着越来越恐怖的高压蒸汽,洞口附近的泥土开始不断的剥落并被气流裹夹着一起冲上高空。随着泥土的消失,地面上的洞口开始越来越大,但出口的增加却并未减小气流强度,反到是喷射变的越来越恐怖。洞口的气流由于高压喷射已经开始发出一种刺耳的怪叫声,附近的生物都开始尽量后退,连那些尸虫都纷纷操纵着尸体向后跑,至于那只大家伙却一直没见动静。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强,附近地面上的泥土和石块都开始在地面上蹦跳起来。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在之前的洞口附近一块足球那么大的泥团突然飞上了半空,而泥团下面则出现了一个等大的洞口。高压蒸汽迅速从洞口喷出并逐步扩大洞口,但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关注这个洞口了,因为新的洞口接二连三的出现在附近。以之前的那个大洞口为中心,大量小洞陆续出现。而且多出地洞口不但没有任何气压下降的迹象反而越喷越快,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一股硫磺的臭味。

    “你的虫族军团到底召唤出什么来啦?”阿修福德看着眼前的景象紧张的问道:“该不会冒出一座小火山吧?我可不想我的铁十字成变成第二个庞费城!”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我的虫族大军是知道我们是防卫一方地,所以不管派什么虫子出来都不会伤到你这边的。”

    几乎也就是在我刚说完的同时地面突然发出了一声撕裂地声音,跟着地表就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伴随着裂缝的出现开始有大量地岩浆从地下涌了出来。阿修福德看到岩浆就开始急的团团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只能先安抚他让他放心。不过还好岩浆的涌现速度并不快,伴随着裂缝的进一步扩大突然涌出的岩浆猛的向上飞起了一截,然后再度砸落地面。同时地下的大片烧红的岩石都开始向两边翻滚,岩浆仿佛开锅了一般剧烈翻涌着。忽然岩浆中出现了一道黑线。然后黑线迅速向上升起并将岩浆挤到了两边。我们很快确认了那是某种生物地脊背,不过能从岩浆里出来绝对不是一般货色。

    黑色的脊背光滑而闪亮,伴随着它的上升附近的岩浆全都滑向两边,我们很快就看到了一大片黑色地脊背,其上光滑的甚至能照出人的镜象。粘稠的岩浆在这种光滑的脊背上根本没有任何附着力,我们只看到红色的火花不断从脊背上向下滑。

    伴随着脊背的升高其下的支撑腿也终于冒了出来。我第一反应就是惊讶,因为这东西长地瓢虫很像,整个身体完全就是个半球。头部和身体紧密地连接在一起连脖子都没有。

    黑色的瓢虫很快钻出了地面,跟着大家只看到它地脑袋上红光一闪,跟着附近的岩浆就迅速凝结成了岩石,只有少量地方还在冒着热气。我真没想到一个从熔岩中出来的怪物居然是汗冰系的。刚刚冷却岩浆的手法明显是冰冻系的。

    敌人的阵营此时也在密切关注着眼前的生物,他们也很想知道这个大家伙到底有什么能力。出于试探的目的对方很快派出了一小群尸虫做了一次试探性攻击,然而这些尸虫却在走到那只怪物面前的时候突然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消失,而是真正的蒸发,除了团烟之外什么都没剩下。

    “这东西到底是火焰系还是寒冰系的啊?”

    “看样子是双系的!”我将阿修福德的扩音法阵抢了过来对着前面大喊着:“冲上去,把那些尸虫都给烧成灰。.”

    大虫子果然是女王繁殖出来的东西,对我的声音反应极端灵敏。几乎在我喊完的同时它的脑袋上就突然伸出了两根小犄角,跟着那两只犄角之间就开始闪耀起了耀眼的白色电弧。那段小小的电弧在两只犄角之间闪烁飞舞着。跟着突然在电弧的中间打开了一个黑色的小洞。伴随着电弧的闪耀洞口开始迅速扩大,最终变成了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洞。大虫将那个洞口对准了一大片尸虫。然后突然身体向下一趴,那个洞口同时突然变成了白色。所有人只看到一道刺目的光柱直射入尸虫群之中,所有被白光照到的东西不管是生物还是土地全都瞬间消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在这家伙的照射先坚持哪怕一秒时间。

    “好可怕的威力!”阿修福德张着嘴巴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夸这东西了。要不是这玩意不会扫射,估计敌人就该选择撤退了,毕竟这么强的武器实在是太夸张了些,要是当时那只大虫子移动身体使光柱横想扫过一个扇形区绝对能放倒一大片敌人,可惜它只能发射直线的光束,而且时间仅有一秒多就结束了。

    尽管威力过于集中,但大虫子的强力攻击还是让敌人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然后对方瞬间放弃了以尸虫来对付这个大家伙的打算,他们开始派出了远程的重型兵种对大虫子展开了猛烈的轰击。

    大虫子地攻击力虽然很强,但防卫能力却并不好,而且攻击手段似乎过于单一了。在敌人的炮火中它显得相当无奈。只能一次次的发射那种白光进行还击,尽管威力巨大无比却因为数量太少而无法干扰整体战局。我也看出来了这个大家伙的缺点几乎和他的优点一样明显,干脆让女王直接把它召唤了回去。这种东西只能拿来震慑下敌人,真的浪费在战场上可是太不划算了。

    伴随着大虫子的撤退对方的尸虫大军又开始了猖狂地冲击,不过我们这边很快又出现了新的生物。之前地面上的岩浆层忽然再次爆开,然后就看到大量黑色地烟带从地面下冒了出来。

    “这又是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啊?”阿修福德把黑色的烟雾当成了地下冒出地烟。我直接伸手召了一下,然后有一团黑烟突然从其他的黑烟中脱离了出来飞到了我的手上。我把手伸到阿修福德面前让他看了一下他才惊讶的叫了起来。“这是虫子。”

    我点点头。“这是一种虫子,我的寄生体刚刚告诉我这些小东西叫做云虫。因为它们的体积比正常的蚂蚁还要小很多,而且数量又过于庞大,所以当它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像是一大片乌云。因此取名云虫。”

    “这东西有什么用?”

    “吃。”我很简单地说道:“他们什么都吃,而且速度很快。”

    “我想我大概明白它们的用处了。”

    就在我们说话这段时间内地下钻出的云虫已经在空中聚集成了一大片黑色的云团。而后方地洞口还在不断的向外冒着黑色的云虫。这些小家伙在空中的飞行速度并不快,顶多也就和人全速奔跑的速度差不多,要是敏捷些的魔兽都能跑的掉,不过这些家伙遮天蔽日的数量实在吓人,一般人很容易被其包围,而一旦被包围那就已经没有跑地可能了。

    前方地尸虫大军依然在向前冲,它们也是靠数量取胜的种族,所以并没有在乎这些云团。然而就在第一排尸体接触到黑云地瞬间异变就发生了。只见冲在前面的那些被尸虫控制的尸体突然开始迅速的消失,就仿佛是风化一般。首先是尸体的表皮消失,跟着肌肉层开始迅速变薄。那些尸体中的尸虫还伸出脑袋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它们刚一伸出脑袋立刻就仿佛触电般缩了回去。但就这一下它们的脑袋上就已经被掀掉了一层皮。尸虫们控制的尸体迅速消融,最后因为肌肉无法支撑骨骼行动而纷纷倒地。那些无处可藏的尸虫只要一暴露在黑色的云雾中就立刻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但因为它们控制的尸体已经没有地方遮挡它们的身体,所以它们的挣扎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幸运的是这种挣扎通常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因为一条暴露在黑云中的尸虫最多不超过十五秒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尸虫大军在黑云中迅速的消失,阿修福德则兴奋的大喊大叫给云虫们助威。尸虫的首脑最终也被迫钻了出来,它开始大量喷吐酸液,效果也非常不错。有大量的云虫被消灭掉。然而云虫的数量实在是多到一种让人恐怖的程度,尽管尸虫母体能瞬间干掉几十万几百万的云虫。但这样的杀伤速度对于云虫来说依然是不够快的。刚刚我已经查阅过云虫的属性,这些小东西的级别分类居然不是一级而是一百级,然而这个一百级不是云虫个体,而是云虫群落。在系统属性中根本就没有云虫个体这种单位,它们一出生就是以群落为单位的,而属性中只说一个群落包括了一到十万只个体,根本连具体数量都没说。现在战场上的云虫都是以百万个群落为单位发动冲锋的,所以消灭几百万个体根本什么意义都没有。

    黑色的云雾在迅速变大,吞噬生物并非什么效果没有。云虫会在吞噬生物的过程中进行繁殖,属性上说它们是吸收敌人的生命值繁殖自己。一个云虫群落的生命值是一万,而它们只要吞噬并使敌人减少两万生命值自己就会发生分裂变成两个群落,消耗的敌人生命越多自己的繁殖就越快。

    英法联军之中的人员很快就认识到尸虫根本无法对付这些黑色地云雾,他们反应迅速的将母虫撤了回去。剩下的尸虫没了指挥后也开始本能的向后跑,然而云虫并没有就此罢休。它们也跟着尸虫向英法联军的阵地卷了过去。

    英法联军这边发现黑云卷了过来也出现了一些慌乱,远程打击对这些小东西根本没用。弓箭手的箭一路上确实能撞死不少云虫,然而被撞死的数量相对于云虫的总数实在是少到可以忽略地地步,因此射了等于没没射。至于带爆炸的大炮,那个杀伤效果到是不错,不过英法联军到底有多少炮弹能这样浪费就是个问题了。相对之下法师们的攻击效果还算不错,尤其是威力小但是面积大地法术,比如说气系的震荡波。这种法术对一般玩家来说效果微乎其微。但对云虫却效果卓著,一次释放就能干掉一大片。可问题是这种以前看来很不实用地法术会的人太少,仅有的几个会这招的法师根本无法干掉这么多云虫。

    阿修福德在这边城墙上看着黑云卷向敌军本阵高兴的就差没跳舞了。不过我可没他那么乐观,毕竟云虫这种以极端数量制胜的方式我在以前就曾实验过。凡是这种极端的东西基本上属性也都很极端,对伏起一般的敌人效果是极端地好,可是碰上克星之后死的也是极端的快,所以我并没指望云虫能把敌军全部赶走,顶多也就是能骚扰他们一下而已。

    在我们双方的观望中云虫终于成功地卷入了敌军本阵。前排的拒马和长枪阵对这些小东西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重盾手当然也拿云虫没有任何办法,相反他们的武器武器和盔甲却在黑云之中迅速的消失着。一名战士伸入黑云中的长枪简直就像伸进刨子中的铅笔一样迅速消失在了黑云中,连那金属的枪头都完全被啃的一点没剩。

    由于对这种恐怖地攻击方式完全没有反击能力。英法联军地军心开始变的很不稳定,一些前排地人想要使用大规模法术杀伤云虫,可是队列之中根本不允许他们使用这样的法术,因为一旦用出来死的最多的绝对是自己人。

    随着云虫的推进慌乱的情绪很快席卷了敌军的整个前阵。由于盔甲快速的被啃噬,一些人的身体也开始遭到了袭击。比之前尸虫被袭击的情况更糟,玩家一旦被咬到立刻就会感觉到钻心的疼痛,但是由于没有被啃完之前玩家又不会死,所以随着而来的惨叫就不足为奇了。可是这凄惨的叫声却极大的影响了后面人的情绪,整个军团都因此开始变的混乱了起来。

    “这真是好东西。”阿修福德拍着我的肩膀夸奖着。

    “别太兴奋,我感觉到敌军背后有异常能量集中,可能要出大招了。我的虫子大军的数量是和能量挂钩的。所以如果不是必要我也不会让它们用生命去填这个坑的。”

    “反正你自己看着办。我只要城市不丢就没事。”阿修福德对我的说法到是很理解,毕竟他也是一会之长。这些东西他也非常清楚。一般行会里能用于作战的东西都不会是免费的,除了个人战力之外任何东西都是要和钱挂钩的,越是强大的战斗力就越花钱,这基本就是定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像购买商品一样从众多的商品中选出性价比最高的那款进行购买,我们这些会长基本上天天都在干这种事,所以想不了解都不行。

    果然,我的猜测很快应验。敌军的大面积杀伤性法术很快就出现了。伴随着一道红光闪过,大片燃烧的火云几乎是贴着敌人的头顶卷了过来。黑色的云虫体积太小,根本没有任何抗火能力,几乎是在沾到火云的瞬间就被烧成了灰。为了彻底清除云虫,敌人甚至不惜让火云从自己人的队伍里卷了过去,不过由于火云推进速度很快所以玩家们都只是被轻微灼伤,根本不会影响行动,可体积太小的云虫却被全部烧死在了空中。

    “看来你的云虫也就能帮我们这么多了。”看到这个场景阿修福德只能无奈的让我提前招回云虫大军。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云虫全部招了回来。女王的兵种虽然好用却太花钱和浪费时间,我暂时还没打算让它们大规模参战。随着我将意图传达给女王,战场上的黑云立刻转了回来重新从之前的洞口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看到黑云消失对方也终于将火云收了回去。我们从城墙上可以看到敌军开始快速变阵,整排的重盾步兵被调到了战阵的最前方,这些全身都包在钢铁之中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个会移动的铁皮罐头,当然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除非被大炮轰中,一般的法术和弓箭都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跟在这些人形罐头后面的是一手持剑一手持盾的重装步兵方阵,这个兵种的防御和攻击都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速度偏慢,在整个军团中也属于防御比较高的兵种之一。

    阿修福德看到敌人摆出了这么一个阵形觉得非常奇怪。“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标准攻城编队。怎么?这都看不出来了?”

    “不是。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可他们为什么会摆出这样的阵形?”

    我诧异的看着阿修福德。“敌人神经病你可别神经啊!”

    “我怎么了我?”

    “拜托你们是欧洲人好不好,不要老学我们中国人的战术行吗?”

    “什么意思?”

    “你难道没发现吗?”我故意装做很吃惊的样子看着阿修福德。“都打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也该注意到了,你的对手并没有使用你们欧洲最常用的攻击方式。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很奇怪。最先的佯攻就很不正常,你们欧洲虽然也有佯攻的说法,可你们并没有使用炮灰兵种混杂高级兵种的习惯,这是典型的东方策略。还有后来的攻击,你看看你的敌人都使用了些什么战术?从头到尾都在出奇兵,你有看到任何一样欧洲式的攻击方式吗?”

    “你的意思是对方统帅是日本人?”

    “是不是日本人我不知道,至少对方接受过相当程度的东方文化熏陶。不过这个你已经不用担心了,因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对方似乎是换统帅了。之前的连续失利让这位指挥者已经无法左右大家的意见了,所以英法联军的战术又换回了欧洲式的风格。没想到你适应力这么好,一下就适应了东方式的进攻,居然还觉得欧洲式的进攻阵形很奇怪。”

    “哈哈哈,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这个好象才是我们最常见的战阵吗!”

    “不,不对。”我的笑容突然收敛了下来并迅速指了个方向给阿修福德。“看那边。他们根本没换指挥,这个混蛋居然想迷糊我们。哼,想模仿我们中国人的战争理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既然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好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阿修福德一脑门问好的看着我等待我的解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