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超级宝宝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

    “智力问答?”我被属性上写的孵化方式雷到了。之前兔子的前主人可能是忘记告诉我们这个问题了,原因我也大概能想到,因为相比之战斗能力,这个孵化方式还真不是什么太大问题。

    按照属性上写的内容来看兔子之前可能并非是只兔子,因为属性上说这东西根本就没有固定形态,我们之前看到的兔子形态完全来源于前主人的想象。每当兔子变成卵的形式时会以上次的形体巧克力化,之后就要回答问题,如果能在十个问题内联想出新形象就可以孵化出来,否则形象将重新选定,然后又得经历十个问题。

    “老大。”一个会员忽然喊了我一声。

    “干什么?”

    “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

    “问题?什么问题?”我一边问一边左右看了一下,结果惊讶的一下蹦了起来。“这怎么搞的啊?”我突然发现我们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了变化。之前我们在捕捉成功后就自动退出了幻境,可问题是现在周围的环境又开始发生了变化。那些苍翠的参天大树正在逐渐变成布画的形态,而天空和大地也在迅速失真,我们周围的整个世界都在快速向着一种布绣的状态转变。

    “哈哈哈哈……”嚣张的笑声突然出现,而那声音的主人居然是那只巧克力兔子。

    “你不是已经被封印了吗?为什么还能说话?”我身边地一个会员惊讶的问道。

    “你们以为宝宝大人就是这么好欺负的吗?哼。告诉你们吧,只要你们不能真正把我变成魔宠,既使以现在的形态我也是可以继续战斗的。”

    “哼,你变魔宠还不是分分种的事。”我的会员立刻对我道:“会长你快点把他收了吧。”

    “嗯。”我迅速走到了巧克力兔子前面,然后想了想还是切换到了银月形态。听兔子的前主人说他的忠诚度很难提高,所以我打算使用银月妖孽级的魅力来驯服这只兔子。首先按照一般魔宠地认主规则先滴血。

    虽说兔子叫嚣的厉害,但除了使周围的世界迅速变成布画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伤害产生,而当我的血滴到兔子头上的瞬间兔子迅速的溶成了一滩巧克力泥,跟着又飞到了半空中组成了一个巧克力球,同时兔子的声音从球里传了出来。

    “虽然宝宝大人很不愿意。但规则就是规则。你已经在我的卵化状态下滴血认宠,所以你必须回答宝宝大人地问题。实现我已经根据你的记忆决定了我的新形象,而且会根据你的能力特点为你专门进化出一项技能,但如果十个问题内你不能在大脑里勾勒出我的大致形态我就会再次变更形象,但第二形象肯定不如第一形象厉害,而且专门进化的那个技能也没有了。要是你再次猜错,我就会变成很普通的魔宠,但如果第三次再错我就会自动孵化成野生生物。然后宝宝大人就自由了。那么,祝你全部猜错吧哈哈哈哈……!”

    “你这个多嘴的巧克力球,快问问题。”

    “哼,等宝宝大人自由了你们就会尝到宝宝大人的怒火的。好了,现在听好我地第一个描述。你们不用回答我地问题,只要根据我的描述在大脑里想象我的形态就可以了,不管进行了几条问题,一旦正确答案出现我会立刻终止描述。首先,我将是柔软的。”

    兔子说完自己是柔软的之后停了很长时间,而实际上不光是我。附近我们行会的会员也都在想象这个家伙的形态。听他说完就停住了一个玩家忍不住问道:“这就完啦?”

    “嗯。完了。第一个描述就这样。”

    “靠,太短了吧?”

    “不听拉倒,反正你又不是契约人。”兔子根本不甩那个玩家。“现在第二条描述注意停了。我将是非常半透明的。”看我们没什么反应他又继续道:“第三条。我的形态将是不固定的。”在说完这句之后巧克力兔子或者说是我地新魔宠突然大叫了起来。“靠,你怎么才三条就猜出来啦?这不可能!”

    伴随着他的大喊大叫,我们面前的巧克力球突然剧烈收缩成了一个小黑点,跟着像爆炸一样猛的爆了开来,喷出了一大团凝胶一般的半透明物质,这些东西轰的一下炸的到处都是把我们附近地几个人全都给覆盖了起来。

    “靠,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么恶心?”一个玩家拼命划拉着身上鼻涕一般地半透明凝胶。

    旁边一个玩家伸手沾了点那东西放到鼻子前闻了闻。“还好没什么怪味道。”

    “对了,会长你的魔宠呢?怎么会突然爆炸呢?不是应该变成魔宠吗?”

    “这好象就是吧!”我正说着刚刚爆开地那些凝胶居然开始缓慢的蠕动了起来。这下更是吓的那些人拼命把身上的东西往下甩了。还好这些凝胶的附着力也不是很强,而且他们似乎自己也在往下爬。

    被甩下来的凝胶开始迅速的向一起凑,那场景简直和科幻电影中的液体金属机器人一样,不过这家伙的速度要慢的多。汇聚到一起的凝胶开始迅速向上伸展最终变成了一个仿佛立在地上的大花生一样的东西。这个半透明的跟果冻一样的东西的上半球忽然睁开了一对眼睛,跟着又裂开了一道像嘴一样的缝。

    “哈哈,我又重生啦。……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又呢?咦。你是我的主人吗?为什么我觉得你好象很亲切呢?”新出生地果冻怪看着我问道。

    “我是你的新主人。以后你就叫宝宝了。”

    “宝宝?这是我的名字吗?感觉好亲切啊!宝宝很喜欢这个名字,我以后就叫宝宝了。”

    不知道是我妖孽级的魅力值起了干扰作用还是怎么搞的。总之宝宝的记忆似乎出了很严重的问题,不少东西都被抹掉了,至少他根本不记得曾和我打过架,大概这就是规则的力量吧。之前宝宝的前主人说宝宝的忠诚度很难培养,稍微一不小心就会往下掉,现在看来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养宠地经验外加自身魅力太低造成的。高级宠的要求都比较高,可以说是非常难伺候,那些本身只有一两个魔宠名额的玩家想要招收这样的魔宠必然会导致忠诚度难以提升。再说除了我这种专业驯兽师,一般玩家也缺乏对应技能,根本不适合驯养高级魔宠。可能《零》在设计时就没打算让每个玩家都带上高级宠,所以加了这么多限制。

    在招收魔宠成功后我们附近的幻境终于再次消失,而我则带着众会员一起向回走。路上我仔细检查了宝宝的各种属性,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个非常可怕的家伙。

    宝宝地技能主要分三大系,分别是“干扰系”、“玩偶系”以及“虚化系”。其中干扰系指的是干扰敌人的释放的法术和攻击,例如之前我们的火系法师发射的熔岩弹最后变成了大团番茄酱就是这个技能造成的。通过这个技能理论上宝宝可以将敌人释放的任何法术变成各种无害的攻击方式。当然这个技能需要的是一定地法力,如果敌人释放地法术消耗太大宝宝是无法转化的。

    那个所谓的玩偶系是专门用来针对活的生物的,它的效果是将一个生物变成各种材质的玩偶。这个变化消耗很大,而且使用距离很短,必须靠近到一定范围内才能生效,但一旦释放成功目标就会变成柔软的玩偶,除了体能下降外防御力也会掉到谷底,堪称肉搏系终极必杀,尤其对真红这种靠拳头吃饭的玩家。你认为一个毛绒玩具的拳头能硬到哪去?

    最后一种虚化系算是三系中干扰范围最大地,它可以产生幻境将一大片区域全都变成宝宝喜欢的世界。而这个世界一般只有几种选择。一是甜品世界。比如联合城就是中了这招,结果全城都变成了甜点。还有就是刚刚我们被困的时候遇到的布画世界,那个世界的东西几乎全是绒布做的,而且世界会变成平面化,任何人都会变的像一层布一样薄。第三种世界是蜡笔世界,这个比绒布更惨,好歹绒布还有点立体感,蜡笔世界会让周围地环境变成纸地状态,而所有物品都会变成幼儿园小朋友的蜡笔画那个样子。孩子可能会喜欢那个世界,但我们绝对会倒霉。另外据宝宝自己说还有种梦幻世界。那个更要命。梦幻世界会变成一个梦,其特点是任何东西都不再遵守物理定律。在梦中你可以一步跨越千里,也可能永远跑不出一张桌子那么大地环境,这种世界是没有规则可言的,绝对属于玩死人不偿命级别的东西。但是这个梦中世界发动的条件很苛刻,而且消耗也很啊。

    除了上面这三大系之外现在的宝宝还有一些类似固有属性的东西,这些东西不是技能。但可以实际作用于战斗中。比如刚才那种爆炸分裂的方式就是其中之一。宝宝现在是团果冻一样的存在。也就是说它实际上没有固定形态,你可以随意把他打扁搓圆都没什么。就算切成碎片也能再次融合,除非你用火把他完全烧掉或者使用强酸把他腐蚀掉,否则使用物理攻击根本杀不死他。当然,法术伤害还是会生效的,而且宝宝对魔法的抵抗力很低,几乎可以说没有法术抗性。这到可以说是个弱点。

    这一路上我们还知道了一个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那就是宝宝的法术有个二十四小时的稳定期,一旦被他释施法超过二十四小时就会产生伤害固化,比如我们的联合城之前中了他的甜品世界法术,如果我们在二十四小时内没有将其击败,那么真实游戏世界中地城市就会真的变成甜品。而且例如像之前大锅饭那家伙啃掉的城墙就会真的被啃掉,而不会在幻境消失后复原。这个属性可谓是恐怖到极点,但限制也多。首先就是二十四小时内宝宝是不可以立刻施法范围的,还有就是他的幻境世界四十八小时内只允许使用一次,不管是甜品世界还是别的什么世界,使用了就不得更改。之前我们连续遭到了甜品世界和布画世界的影响是因为宝宝在中间转变了一次形态所以才能连着释放两个法术,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我们回到联合城的时候这边已经恢复了正常,之前被大锅饭啃过的城墙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据宝宝说只要幻境没到二十四小时,不管里面发生了多少破坏恢复正常时都不会影响到外面地环境,不过这个二十四小时的限制只针对虚化世界。对人体直接使用的玩偶系可没这个限制。还有一条就是我们得知被拉进幻境的地区实际上会被封闭起来,虽然依然可以进入但你不管做什么破坏之后幻景恢复时都会恢复,也就是说不可能利用这招把人都装走在趁机占领人家的城市,因为城市恢复正常时会自动还原并把原本不该在城里的人都强制清出去。

    由于之前联合城遭到袭击,很多本该我们完成的工作现在都耽误了下来。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和韩国盟友地联系中断了太长时间导致双方协调出了问题。以朴银的天极盟为首的亲中的韩国行会之前一直在试图联系我们,可是由于我们的人突然消失导致联系无法进行,结果就是韩国盟友们认为我们已经遭到了袭击。虽说我们也确实是遭袭了,可这个袭击和他们理解的袭击并不一样。

    当初为了保密我们没告诉朴银全部的作战计划。所以韩国玩家只知道一旦我们的联合城遭到袭击就等于是全面开战,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盟友提前发动了反击。

    “现在怎么办?”艾辛格地会议大厅内我们行会地领导层全员到齐。

    素美托着下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边想边说:“既然朴银他们提前动手了,那就意味着日本人那边肯定会知道计划已经败露,那么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日本人会有两个选择。”

    “放弃还是孤注一掷?”已经完全理解了素美的意思的玫瑰直接的询问道。

    “以日本人的思维模式大概不会选择放弃吧?”修罗紫衣说道。

    红月点点头。“日本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放弃,他们只会担心吃的不够多,至于能不能吞的下……那不是他们会思考地问题。”

    “那么你的意见是日本人会孤注一掷是吗?”我看了看每个人的脸。

    “我认识是的。”素美肯定道。

    “那么……”我用力拍了下桌子并直接站了起来。“通知各部门和我们的合伙人们,计划提前了。”

    按照我们之前从皇天后土碑上了解到的信息,日本人应该会让欧洲人先进攻阿修福德的铁十字军,然后吸引我们行会调兵增援。跟着他们就袭击我们地本土城市并召集所有反我们行会地势力在全世界范围瓜分我们的城市。这招可以说是非常地简单也非常的有效。但日本人失算就失算在他们不知道我们提前知道了情况。

    因为我们提前知道情况,所以我们自然是不可能被日本人牵着跑。本来我们是计划着等日本人发动全面进攻后就搞突然袭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日本人用调虎离山计想害我们,而我们就用将计就计反整他们。可我们双方计来计去却最终冒出个计划赶不上变化。联合城的突然被困导致韩国玩家提前动手,而日本很快就会从那些亲日的韩国人那里了解到袭击他们的全是亲我们行会的韩国势力。这些亲我们的韩国行会等于是我们的小弟一般,他们要是单个出动还可以理解为个人行为,可他们全体出动,傻瓜也知道是我们的意思了。而按照日本的计划我们现在应该正在调集部队支援铁十字军,行会里正处于兵力不足的时期。在这种时候正常人肯定会选择收缩防御。而且希望少点事发生,哪有可能到处煽风点火?可现在亲我们地韩国行会一动明显就说明我们打算开辟第二战场。这种行为只代表两个可能性。一是我们行会的领导层集体神经病发作,二是我们根本没有派兵增援铁十字军。鬼手信长虽然是个莽夫,但他还不至于笨到连这点道理都看不懂,所以他肯定会从中推测出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这个事实,而之后他们的行动肯定会变。

    事实也正如我们所料,而实际上就在我们行会开高层会议的同时日本那边也正在开会。

    鬼手信长正在一幅世界地图前来回的绕着圈子。突然他停了下来用力的一拍桌子。“我不管消息是怎么泄露的,现在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的战略计划必须调整。马上通知欧洲那边的盟友。不要再佯攻了,冰霜玫瑰盟根本不会上当。他们早就知道消息了。现在他们地任务是尽快攻克铁十字城,然后用剩余兵力帮助我们对付冰霜玫瑰盟。”

    “我马上去通知。”一个日本武士立刻转身跑了出去。

    发布完命令的鬼手信长依然很不放心的继续转着圈,之后一道道新命令被不断发出,下面的日本玩家一个接一个的跑去执行他的命令,而最终帐篷内只剩下了一名带着面具的玩家。

    “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这么担心。”蒙面人说话了。

    “为什么?”

    “很简单。就算紫日现在因为某种原因知道了我们的计划,难道你认为这么短地时间内他有能力调集足够的军队应付我们这么长时间才积攒起来的队伍吗?再说就算他有那么多的部队。你难道认为我们的秘密武器是摆假的吗?”

    鬼手信长非常肯定的说道:“如果是别人我不敢说,不过是紫日的话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他能。”

    “你就这么确定?”

    “有句话说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地敌人,我和紫日大概就是这样地情况了。”

    “哈哈哈哈……!”蒙面人笑的很嚣张。“你把紫日当成最大的敌人去了解我到是不介意,但紫日可未必把你当成最大的敌人,因为……他最大的敌人应该是我。”蒙面人忽然掀掉了面具,那里面露出的面孔赫然就是之前在欧洲被我击败的乌鸦。“紫日那个笨蛋居然以为我会为了维纳斯那个傻女人去和他作对,现在他肯定把仇恨都计到了维纳斯的身上。哼哼,那种金毛女人根本提不起我的任何兴趣。”

    “你可别太得意了。”鬼手信长提醒道:“即使计划失败我们所失去的也无非是一次机会而已,可是你们印尼人可就真地什么也别想了。这次是看在你们提供的资金和你的实力上我才同意帮助你们的,所以你最好能提高警惕一次完成我们的计划。”

    “哼。有实力就什么也不用顾忌。这是你们教给我们的。”乌鸦嚣张的说着。

    鬼手信长皱了皱眉头却什么也没说,他已经懒得和这些没文化地土著说什么了。

    相比之鬼手信长这边地混乱,我们这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双方都突然发现对方了解了自己地秘密,那就不可能继续按照原定计划进行下去。但我比鬼手信长好的就是我这边能出主意的人比较多,所以不用什么事都自己干。简单的布置一下大方向之后其他人就开始各忙各的。

    时间在紧张与混乱之中悄悄溜过一日,北京时间第二日凌晨,欧洲这边还是下午时间,进攻铁十字城的部队突然开始后撤,但站在城头的阿修福德却是一点笑容也没有。

    “终于还是开始了!”阿修福德感叹着。

    站在阿修福德身边的露巍疑惑的问道:“敌人不是已经开始撤退了吗?你为什么还这样闷闷不乐呢?”

    “因为这根本不是在撤退。”

    “紫日?”突然听到我的声音阿修福德立刻兴奋的转了过来。“你终于肯过来了,再晚点我这边可就彻底完蛋了!”

    “切。你以为就你这么忙吗?”我和阿修福德把韩国那边地事说了一下。阿修福德听了也是吓了一跳。

    “既然这事已经搞成这样了,你认为日本人会有什么决断?”阿修福德紧张的问我。

    “我都到你这边来了你难道还不清楚日本人有什么决断?”

    “你是说……?”阿修福德看了眼城外正在缓缓后撤的英法联军。“难道他们把我这当成主战场了?”

    “差不多吧!”我看了看阿修福德,随后解释道:“日本人决定转佯攻为主攻,本来打铁十字城只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所以一直在拿炮灰兵种制造压力,但现在计划败露。所以他们就打算干脆把铁十字城打下来。”

    “那我这里还不是主战场?“不。你这不是,因为日本人根本没打算放弃原来的计划。”

    “你就这么确定?”阿修福德对我的情报来源不太相信。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的消息绝对可靠。况且我们行会的分析师也是这么推测的,情报显示和推测完全一样,我想应该是不会有问题地。现在日本人的计划就是让英法联军把你这里先打下来,然后也不用吸引什么兵力了,直接就让他们把剩余兵力送到亚洲直接干涉我们和日本的战役。”

    “那你们的对策呢?”

    “对策?”我笑了笑:“你既然都知道这是对策了还问我什么对策?”

    “对策?……对策!……对策?难道你们要完全反过来干?”

    阿修福德可不是笨蛋,他当然理解我的字谜的深层含义。我们的意思就是要和日本人对着干。所谓一力破十会,既然我们有这个战斗力就没必要非得和日本人玩阴谋诡计。其实在战场上正统战术才是最行之有效的战术,尽管正统战术经常被一些奇兵所打破。但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有那么多人使用就说明了正统战术在一般情况下具有最强地战术效果。所以我们的行会智囊给我的建议就是:既然双方的计谋都被看穿了,那就干脆不要用计谋了,直接硬碰硬。狭路相逢勇者胜,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日本的意思是先把欧洲战场搞定,因为在这边英法联军相对于铁十字军有着绝对优势。他们希望这边先搞定后集中力量在去韩国开第二战场,然后进而反推入中国境内。这个计划的内容相当简单,但这确实相当有效的战术。它能起到一种逐层续力的作用,借助得胜之兵的威势一路赢得一个个小战役最终获得全局胜利。这种战术下日本人的战斗力将会有如一辆冲下山坡地汽车,越是在高处拦截越省力,等车冲到山角之时肯定已经是势如破竹了。根本无人可挡。

    只要明白这些道路。做出适当安排就相对简单地多。

    城外的军队正在迅速调动,那些炮灰兵种迅速后撤到了铁十字城的火力打击范围之外,然后就看到那边大片的军队正在做调动,不过由于距离太远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黑色方阵在移动,其他的东西就一概看不清了。

    大约用了三个小时变阵才终于结束,就这还多亏这连续两天的高强度战斗消耗了太多的破坏,现在那一亿多人的英法联军的总数终于降到了一亿以下,不过其数字依然高达九千万,而且其中炮灰地数量只占大约三分之二,也就是说这里至少有三百万正规军。三个小时内那些炮灰部队被打散分进了一些主力战队的前锋部分。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在降低精锐兵力密度的前提下不降低人员密度,其结果就是使我们的火力打击变的更加困难。

    重新整军结束后英法联军的大部队开始逐渐向前移动,阿修福德赶紧通知各炮位先不要开火。铁十字城地正面宽度只有一万五千米多点,也就是说连艾辛格地第二城墙的宽度都不够。不过这样也有好处,那就是留给敌人地冲锋面积也变的相对狭小了不少。一万五千米即使按照一米一个人也只能站的下一万五千人,而实际上战阵不可能排的这么密集,即使两米一个人也未免太密了些。何况《零》作为一款奇幻类游戏。这里地兵种可不都是人类大小的,所以实际上真正能同时接触到城墙的部队不会超过五千人。英法联军这次大概是打算速战速决。所以他们排出的是一个正面为二十加一模式的战阵。这个三加一模式就是说每二十类人生物排成一个横排,然后间隔一个大型生物,跟着又是二十个类人生物。这种排列方式属于万金油方式,对任何强度和密度的城墙防御体系都有着不错的破坏力,但确定也是存在的,那就是无法充分发挥战斗力。毕竟这是万金油排列,通用性好就意味着专用性不足。

    由于敌人的兵种很混乱。我们也搞不清楚那二十人二十人的队伍中到底哪个是精锐哪个有炮灰,不过那些大家伙全都是精锐这点我是丝毫不怀疑地。

    铁十字军这边的排列方式也出现了变动,一些低级玩家被替换到了后方开始担任后勤工作,而精锐玩家则被调到了前面,至于NPC则全部成为了辅助力量。游戏其根本还是玩家,NPC中确实有超越玩家的高端存在,但那种存在绝对不多。

    随着英法联军的前进我们开始逐渐听到了整齐的战鼓和脚步声,没想到这次对方居然使用了军乐队。而且居然还使用了步兵方阵的突击模式。

    当第一排士兵开始向前后第二排迅速跟上,英法联军使用二十排为一个区短的方式分割部队,也就是说那些步兵方阵都是四百人一个方块的状况。至于那些大型生物,他们只出现每个方块地拐角处,并不是像人类一样排成二十个一列。不过如果你自己看会发现这些大型生物其实也是摆着方阵的,只不过间隔太大不容易发现。每二十个大型生物就意味着一个大方阵,这种大方阵是以四百大型生物和二百三十一个小人类方阵组成的,其规模也是相当庞大的。英法联军把这样的一个大方阵算做一个大队,而每个人类方阵则是一个小队,大型生物则是单独管理。这样的指挥体系是在游戏内的长期战争中总结出来的。其优点是只要在每个大型生物身上安置一名前线指挥官就能对所有小队进行重复管理,即使大型生物身上的指挥被干掉,只要一个小队四个角上的指挥人员还剩下一个就不会失去指挥。

    “对方动真格地了。”我对阿修福德说道。

    “我知道。”和之前到处乱跑地阿修福德比起来,现在的阿修福德反到镇定了下来。他之前其实并不怕失败,他知道那种佯攻不会取得什么实际效果,之所以装的那么害怕一方面是为了演给对面的敌军看的,另一方面则是希望我能帮他减少负担。虽说敌人不能把他怎么样,可他也不傻,当然希望少损失点兵力,以这家伙的抠门程度是连炮灰都不舍得浪费的。现在既然不用表演了。阿修福德自然是恢复了正常。活动了下脖子之后他站在扩音魔法阵上大声喊道:“战士们,热身活动结束了,该动真格的了。”

    “吼……”城墙上突然爆发出一片欢呼之声,跟着一些城墙上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一道道的裂口,跟着大量以前从未出现过地武器升了起来。

    “你还藏着秘密武器啊?”这些东西让我也惊讶了一番,毕竟原先的计划中阿修福德根本就没提到过这东西。

    阿修福德笑嘻嘻的说道:“想要吗?这东西可是很不错的哦。”

    “先让我看看战斗力再说。”

    “放心,你很快就能见识到了。”

    这些新冒出来的武器其个头到是不大。大约也就和一辆微型轿车差不多。其外形看上去有些像老式战舰上装的那种防空炮台,不过这东西的外面多了层防护罩。而且它只有一根炮管,口径也小地很。

    随着敌人地进一步接近,铁十字城上的防卫火炮开始发飙,同时英法联军所剩不多地炮火单位也开始还击,两边的士兵还没接触就看到各种流光飞来飞去掀起一个个火团将大批人员带飞到高空再撕成碎片洒落地面。

    虽说炮火相当密集。但远程火力毕竟无法做到逐个清扫,所以敌人地编队除了被炸出一个个窟窿之外并没有损失多少,队伍依然在有序推进。很快当敌人接近法师打击范围时一部分敌人停了下来,显然这些就是敌人的法术打击部队了,他们的任务肯定是压制城头的法师和弓手部队。不过,今天他们看来是要倒霉了。

    铁十字城城头的那些奇怪武器突然动了起来,这些东西每座由两名NPC操作,其中一个迅速的摇动方向机,另外一个则指挥瞄准。敌军中一些法师的手上已经开始闪耀出魔力的光辉,然而就在法术即将完成的瞬间那名法师的脑袋突然毫无征兆地爆开了。附近的人愣了一下。跟着他们的脑袋开始接二连三的爆炸。

    此时的城头上那些小型高射炮一般的东西正将炮管对压到了城下对着法师群,然后随着指挥人员的发令开始同时座响起来。说实话我真的被这些东西吓到了,因为它发射地样子实在是太像机关炮了。只见那东西的炮管随着后坐力突然的后坐,跟着迅速弹回,然后再次后坐,每次炮管伸缩都会伴随着一阵白烟的喷出,而且速度相当的快。经过我的计算,这东西基本上能做到三秒两发的速度。要知道这可是游戏。这里确实有火炮,但那东西不管是威力还是射程都是没法和现实中比的,然而这种速射机关炮居然爆发出了现实中机关炮差不多的威力,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一名敌人挡住过这种攻击。

    这种速射炮的发射频率相当高,而且声音也不是很大,不过奇怪地是这东西地声音却并非火药武器那种清脆的爆鸣。反到是很像火车的压力阀排气的声音。我很快发现了这东西的秘密。

    “这是蒸汽机关炮?”

    阿修福德得意的点了点头。“怎么样?我们德国工程师可是世界上最强的工程师。”

    “你们是怎么做出来的?游戏里不是缺乏精确加工设备和合理的推进技术吗?”

    “嘿嘿,这还不简单。”阿修福德得意的道:“之前我从网上搞到了一些新式机关枪地设计图,然后发现以游戏里的技术是根本没办法生产那些精密机枪的,所以我又找了很多老式机枪的设计图,结果让我发现了一种二战时期我们德国装备的机关炮。这种东西其实就是机关枪的放大版。但是威力和射程都有所下降。不过在牺牲了体积和射程之后这种武器的制作工艺也变地简单起来了。由于游戏内火药成本太高,所以我们考虑了使用魔晶直接加热液体产生蒸汽推动炮弹发射地工作原理,而且蒸汽设备的主要特点是不需要太高地密封性。因为本身蒸汽压力就不是很大,一般的简单密封就可以保证正常使用了。而且由于牺牲了体积优势,所以这东西的威力下降的并不多。虽然炮弹出速不高,但由于弹丸比较大,弹头上又雕刻了破魔法阵,所以穿透力和伤害力都相当可观。怎么样?有订购的兴趣吗?”

    “我要买技术。”冰霜玫瑰盟可不是一般行会,我们的生产技术绝对不比铁十字军差,所以对我们来说买技术比买成品要好。别的行会喜欢买成品那是因为他们自己生产不出来。实在没办法只好买成品,我们自然不用。

    阿修福德一方面知道我不会买成品,另一方面也明白一旦我弄清楚了原理,仿制其实非常容易,所以他爽快的点了点头,这样不但可以小赚一比还能增加我们的好感度。

    其实我买这东西还有个考虑,那就是我们行会实际上有自己改造加工的能力。所以有可能的话我们说不定还可以在阿修福德他们的这种蒸汽机关炮的设计上更近一步。我到不是希望搞出现实中那种具备恐怖射速还能一个人提着到处跑的通用机枪。我只是想要一种射程足够远,可以装备到舰船和城墙上。甚至能用马车拉着跑的小型压制武器。现在正好面临日本人的大反攻,要是有这东西,对付大规模的敌人就不用再头疼了。

    我们和铁十字军的长期合作之下很多事情都变地简单起来了。交易既然双方同意直接拨款之后阿修福德就派人帮我送了几套样品和图纸到我们行会,当然还要有技术指导人员,要不然单靠图纸仿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由于这东西本身机构就不算太复杂,再加上有雄厚的技术底子在,我们行会几乎是拿到图纸之后就开始了试制,至于改造那可能还得等段时间才能出效果,不过那并不是我们现在应该关心的,因为眼前的敌人已经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蒸汽机关炮的拦截效果比预期的要好很多,但敌人毕竟太多,况且这东西也并非现实中的自动武器那么生猛。所以敌人最终还是靠近了城墙,无非也就是损失比之前多了不少而已。

    英法联军的战士采用了一种很奇怪地进攻方式,他们没有在冲锋时召唤生物,而是让玩家冲到一线才开始召唤。我正和阿修福德观察着战场突然就看到一条巨龙凭空冒了出来,而且就距离我们不到三十米。

    “退后。”我抽出永恒大步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

    “你小心点。”露巍提醒道。

    “一条龙而已。”我举起永恒原地转了一圈猛的隔空挥出一剑,九道剑气脱离了剑刃呼啸着飞向突然出现的巨龙并在他做出反应前在他身上开出了九道巨大的创口。巨龙带着不甘的喉叫坠落城墙砸倒了一大片自己人,但是更多的人踏着龙尸爬上了城墙。三十多米的城墙被龙尸一垫剩下地高度已经不是不可逾越的了,何况游戏里大部分人都有飞行或者跳跃技能。

    我大步向城墙边缘。几个刚冲上城墙的敌人立刻向我跑了过来。我步伐不停,随手一挥,永恒变成鞭剑形态横扫而出,敌人本来以为这个距离是不会被攻击到的,结果立刻就被分成了两截。干掉一个敌人后我突然一弓腰快速向前冲了过去,刚上墙的敌人只看一道流光从身边闪过,跟着身体就莫名其妙的断成了两截。

    直到我冲到城墙边缘时之前上墙的敌人已经全部被我击毙,看到我站在这段城墙顶端冲锋的敌人都愣了一下,虽然他们依然在向前但有意无意的都在避开我所在的这段城墙,毕竟之前我当着他们地面斩杀了两名战力榜精英。他们都知道自己这种在战力榜上也不知道排到几万几十万名地存在根本连一招都挡不住。与其上来送死不如找其他地方突破还实际点。

    我站在城墙顶上看着前方大片大片的敌人同时迅速的搜索着值得我出手的目标。单个敌人对我来说实在没有下手的价值,屠杀士兵的工作还是交给士兵比较合适,我要找的是那种能给己方士兵造成重大损失的强力存在。

    “那边。”阿修福德忽然指向了很远的敌人大后方。

    我注意看了一下,的确是个麻烦家伙。“你自己小心。”我张开翅膀飞了起来,下面地人看到我起飞立刻射来飞弩无数,可惜没有一支能伤到我的。普通弓弩自下而上本身就没什么力度,何况我身上这套还是神器装甲。

    刚刚阿修福德指给我看的地方其实是头巨型魔兽,这个东西似乎不是哪个玩家的魔宠而是某种高级兵种。《零》中的玩家都知道一般情况下魔宠和高级兵种是有很大区别的,魔宠由于是属于玩家个人的力量所以一般都会受到一些限制,就好象凌和小纯。她们两个以前可是主神级地存在,要是保留原来地实力成为我的魔宠那别人也不用玩了,我只要带着她们中任何一个就足够横扫一个行会了。但高级兵种不同,一来高级兵种归根结底属于行会兵力,所以它地战斗力相对会比魔宠要强,毕竟他的拥有者是一群人而不是一个人。还有就是和不花钱的魔宠比起来高级兵种的消耗可谓惊人无比,所以一般系统不会对这些东西做太多限制。反正就算不限制你也养不起多少。不太可能破坏游戏平衡。

    目前我盯上的这只怪物显然就属于高级兵种中的顶级型号,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大了。事实上现在这家伙离城墙还有非常远的距离。但我已经不得不提前出动了。因为我不知道一旦让这家伙靠近了城墙到底会发生些什么。眼前地家伙身高起码有一百多米,铁十字城的城墙在他面前就跟道篱笆差不多。怪物的身体外表看起来像巨龙,除了肌肉特别壮实外体表还覆盖着鳞片,明显带有巨龙的部分特征。不过他又和巨龙不同,因为这家伙是直立行走的。他的双腿和身后的尾巴都非常粗壮,上身类似人类,只是肌肉壮的吓人,双臂也近似人类,只是手掌又比较像龙爪。他的脖子没有巨龙那么长,但比例又比人类的脖子要长一些。脖子上面地脑袋比较类似巨龙。可又不完全像,因为他的犄角是向前长的,很像犄角长反了的大水牛。

    “幸运、瘟疫、水晶、小三,都出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因为这东西有着大量龙族特征,所以我很直接的认为这玩意和龙族有关系,结果四条龙看完之后都是一个劲的摇头。“不认识,这绝对不是龙族的分支,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龙族的气息。连亚龙都比他接近龙族。”

    “不是龙族?”我略微疑惑了一下随后也想通了。“不管他是什么,现在都给我上,把他给我放倒。”

    “明白。”

    其实真要说起来幸运他们地体长也在百米之上,但和这个东西比起来却要小很多。一方面是因为这东西是直立的,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巨龙的体长中尾巴和脖子占了近一半的长度,所以体积远没有这个家伙大。这家伙尽管看起来才一百多米高,可他的腿是弯的,根本就没有绷直,再说他的体型也粗壮的可怕,估计力量不会太低。

    怪物的体积实在他显眼。他身边的巨型生物普遍在他腰部以下。至于类人形生物估计也就只能够到他地脚踝而已。四条巨龙地出现立刻让这个家伙的注意力集中了过来,尽管这里还是战阵后方,可那只怪物居然不管不顾的突然对着空中一声大吼,强大的震波瞬间让幸运他们眼前一黑,跟着狠狠的撞上地面一路翻滚着滑出老远才算抵消了冲击力,当然沿途的士兵也倒了大霉。

    我由于当时正好在幸运背后居然幸免遇难,怪物看到四条巨龙坠落马上将注意力转到了我的身上,但我的速度可并不比巨龙慢多少。怪物猛的挥爪来抓我,但是我的身形一闪已经让开了他地爪子,跟着猛的扇动翅膀加速冲向了怪物那巨大的眼睛。怪物反应到也不慢。一看没拍中居然脑袋一歪将大嘴对准了我,然后我就看到他张开的大嘴之中出现了一个滚动的金色光球,在怪物的嘴里还有大量金黄色的光带正在迅速聚向光球,同时光球也在不断变大中。

    “晶晶,守护。”

    晶晶突然出现在我地面前,圣盾猛然展开变成了一面足有篮球场那么大地巨型盾牌。“守护----圣盾防御。”嗷……怪物的大嘴猛然向后一坐,那只光球仿佛炮弹一般瞬间撞上了晶晶地圣盾。轰的一声我和竟晶晶一起被轰飞了出去。金黄色的冲击波瞬间将我们交战处附近几百米内的所有生物全部吹飞。就连那些体型巨大的大型生物也没能挡住主恐怖的冲击波。

    “晶晶你没事吧?”我们在空中翻了N个跟头终于稳住了身形,晶晶的盾已经自动消失了。而她本人也陷入了昏迷不醒状态。“晶晶。小纯,帮忙照顾下晶晶。凌,出来帮忙。”

    “原来是祖龙兽,怪不然这么强悍。”凌一出来居然说了句让我惊讶不已的话。

    “你见过这东西?”

    “在书里看过。”凌一边准备魔法一边说:“这东西和巨龙一族有着共同的祖先,他们和巨龙属于一个祖先下来的两个分支,不过和巨龙全面强化不同,这些家伙就是单纯强化了肉体而已。”

    “靠,光是强化肉体已经这么难对付了,要是再强化其他方面还让不让人活了?对了,既然你知道这种生物,那他有弱点吗?”

    “有。这家伙速度比较慢,而且智商不高。”

    “我们是防守方,他就是再慢也没用啊!城墙又跑不了!至于智商……这家伙说什么语?”

    凌面色古怪地回答道:“以他的智商我难相信他能学会什么语言。”

    “那他怎么会帮助英法人员参战的呢?”

    “这个恐怕你得去问英法行会找他来的那个人。”

    “晕。看来只能强攻了。正好实验下新收的魔宠战斗力如何。”我说着一道旋风已经卷过了我的身体,下一秒银月的身体出现在了旋风之中。“宝宝,出来帮忙。”

    “宝宝大人来啦啊……。”果冻一般的宝宝从凤龙空间里一跳出来就立刻惊叫了起来,原来这家伙不知道外面是悬空的,他还以为自己在地上呢,不过他只是不知道并不是不会飞。随着身体下落宝宝的身体突然变成了一只鸟地形象,当然质地方面还是果冻状的。变成小鸟的宝宝扑扇着翅膀又飞回了我的身边。“主人你怎么不告诉宝宝我们在空中啊?”

    “你在里面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我记得凌他们在凤龙空间里实际上是可以知道我在外面遇到的情况的。

    宝宝用一幅理所当然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可是宝宝之前在睡觉啊!主人如果刚起床就突然一脚踩空会有什么反应呢?”

    “哦,那还是我的不对了?”

    “对,就是主人地不对。”

    真不愧是最难培养忠诚度的魔宠,居然连这种事都要跟我计较。不过既然想要培养忠诚度那就只好迁就一下了!“好吧好吧,就算是我不对行了吧?”

    “嘿嘿,这还差不多。那么宝宝就不计较了。不过主人突然把我叫出来要干什么啊?”

    “小心。”我突然一把抓住宝宝猛的向下一沉闪开了怪兽的一道金色光球。这个怪物可不会在那等着我们聊天,他可是一直在不断的打算攻击我们啊。不过现在比刚才稍微好点的就是幸运他们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虽然刚才那下摔的不轻但巨龙向来以皮糙肉厚著称,这点小碰撞还不至于把他们怎么样。

    “呼……真是危险啊!”变成小鸟的宝宝用一只翅膀擦了把本来就并不存在的汗水。“哼,这个丑陋的大怪物居然要袭击宝宝和主人,这个绝对不能原谅。主人我们一起教训他吧?”

    我算是看出来了。宝宝地忠诚度难以培养可能和他斤斤计较地性格有关,只要任何一点得罪他了他都会想办法报复回来,所以只要他的主人稍微强硬一点就会导致忠诚度快速下降。以他这样的性格除非他的主人像我一样学过心理学,否则根本不可能把他的忠诚度培养上来。难怪他换主人这么频繁了!

    “宝宝,这个家伙确实很坏,你来使用辅助法术把他变弱,然后我去对付他怎么样?”

    “好的。”宝宝突然挣扎着从我的手里飞了起来,跟着他对着大怪物大叫着:“把你变成布娃娃。”

    “靠,怎么会这样?”宝宝的法术使用到是使用了,可怪物还是怪物。反到是宝宝自己从果冻鸟变成了布偶小鸟。明显是魔法反噬。

    宝宝也惊讶的看了自己一下,然后道:“啊主人,这家伙太厉害了,我不能把他变成布娃娃。”

    宝宝的变化也不是可以无限使用地技能,至少综合评定高于他太多的生物是无法被他变成布娃娃的,况且这家伙个头还这么大。

    “别急,宝宝你这样还能使用法术吗?”

    宝宝立刻道:“布娃娃只是身体比较软,法术攻击不会受影响的。”

    “那你可以单独把那个坏蛋怪物的一部分变成布娃娃吗?”

    “这个……没试过,但是我想应该可以吧!”

    夜月以前也曾出现过无法将敌人完全石化的状态,当时她就是只石化敌人的部分肢体达到限制敌人行动地目地。现在想来宝宝应该也有差不多的能力才对。

    得到我地提示后宝宝立刻对着怪物开始施法,这次的目标是由我指定的,我要求宝宝只把怪物的脚后跟那一小块变成布娃娃就可以了,这个部分并不太大,应该是可以完成的。

    果然,宝宝对着怪物的脚大喊了一声“把你变成布娃娃”之后怪物的半个脚掌连着一截脚踝都一起变成了绒布结构。要知道一百多米高的生物其体重可是相当恐怖的,负责承重的脚踝突然变成了柔软的绒布哪还能承担以前的重量呢?这个智力低下的家伙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就一头栽了下去。伴随着轰的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整个铁十字城市都抖了一下。怪物庞大的体积几乎将一个小队都给砸在了身下。附近被震波震倒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哈哈,叫你欺负宝宝。这次摔惨了吧!”宝宝得意的在那飞来飞去炫耀自己的成果。

    “宝宝别高兴的太早,那家伙还没死呢。你看他又要爬起来了,我们把他的手腕也变成布的吧?”

    “可是我没法力了怎么办?”宝宝的话让我一下凉了半截。没想到宝宝的布偶化技能消耗法力是根据敌人的体积和实力来变化的,刚才那个大家伙实在是太大了,尽管只布化了一小部分区域依然把宝宝的法力给耗干了。

    “那你还有没有不消耗法力的技能啊?”

    “不消耗法力的?好象没有诶!”

    “那你先在这边等着,我们下去帮你报仇。”“好的,宝宝在这边看着,等我的法力恢复了我再继续打怪物。”

    事实上宝宝的这次攻击已经起到了相当大的效果,摔倒之后的怪物几次试图再次爬起来,结果都因为脚踝无法承重而失败,幸运他们趁机在怪物身上撕开了几道巨大的伤口。不过尽管智力不高,怪物的战斗本能却告诉他这样是不行的,所以他放弃了重新站起来的打算而是直接扒着向城墙爬了过去。

    之前怪物和我们的战斗中他一直没停止过移动,当时我们还没注意,可是现在他已经爬不起来了还要继续前进就显得很不正常了。这种状况下我们要是再猜不出他的意图就可以直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

    “快拦住他,他要撞城墙!”

    搞了半天这家伙是作为攻城锤使用的,怪不然我没在英法联军中看到大型破城器械,因为有这家伙就足够了。以他的体积和力量一旦让他爬到城墙底下,用不了一分钟就能把城门连着上面的建筑一起掀到城里去。

    城墙上的阿修福德这时候也看出门道来了,他也顾不得暴露我的位置了,直接利用扩音魔法阵大声的喊着:“紫日,拦住那家伙。”

    唰,伴随着这一声,下面几十万双眼睛突然一起转到了我的身上。“阿修福德你个白痴喊我名字干什么?”这下完蛋了。之前我飞的高这些人还没认出我来,现在看来拦截计划可能不太好进行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