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灭火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

    露巍没想到我会突然把他扔进了人堆之中,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拼命挥舞的兵器,对于一个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场面的露巍来说这个场面未免太有冲击力了一些。

    几乎是刚刚落地露巍就发现一柄长刀对着自己的脑袋劈了下来,在这恐怖的压力面前露巍根本连反应能力都丧失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柄长刀朝自己脑门劈下来。就在露巍以为自己要死了的瞬间,前方的刀和刀的主人突然一起变成了一座石雕,而那柄石化了的长刀距离他的脑门也仅仅只有一毫米左右的距离了。

    没等露巍反应过来我就从旁边闪过一刀带飞了石像的脑袋。“嘿嘿,感觉怎么样?有感觉到死神的呼吸喷在脸上的感觉吗?”

    露巍脸色发白的摸着自己的心脏感叹着:“这……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哈哈哈,你付出了这么高的酬劳,我的服务也不能太次了是不是?”我说着突然一蹲身,一柄长枪正对着露巍刺了过来,露巍立刻惊恐的想往后躲,无奈背后全是己方人员根本闪不开,但那柄枪却在抵到他的嗓门之前被一只手握住了。

    我左手握住枪杆,右手拿着永恒自下而上用力一扫,叮的一声枪杆被我直接切断,失去枪尖的枪杆在枪手的推力下继续前进重重的顶在了露巍的胸口,不过由于我事先给露巍找了套等级不低的盔甲,所以尽管疼的要死,没有枪头的长枪也没能把他怎么样。

    我的声音再次出现在露巍地耳边。“没有感受过疼痛是无法了解什么是死亡的。放心,你身上那套盔甲防御很高,而且外带自动回血能力。只要不被正面命中,一两次之内是挂不掉的,不过你可得记得喝红瓶啊。”

    “啊?哦。”露巍听完我地话才算明白过来我为什么一早就给他准备了一大堆补血瓶。搞了半天是为这事准备的。

    突入城墙的英法联军人员可不管露巍是什么人,反正不是自己人他们就砍。城墙上剩余部队地生存空间已经被我们压缩的非常狭窄了,走投无路之下颇有些最后的疯狂的味道。反正我明显感觉到他们的战斗力正成几何级数上涨。

    混战中麒麟武士和铁十字军的防卫部队一起有计划地压缩英法孤军的防御空间,由于阵形逐渐被挤在一起,一些本来很有效的长兵器全都派不上用场,无奈英法联军先头部队的指挥人员只好命令部队收缩成近距离防御的小防御阵进行抵抗。

    “紫日,救我!”露巍刚刚摆脱敌人的连环攻击就发现自己又被人流推进了更多敌人中间。其实他不喊还好点,战场太乱。眼睛已经忙不过来了,大部分都是按照附近的杀气浓度在作战。对一般玩家来说感觉杀气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对精英玩家和高级NPC来说这都不算什么。现在这段城墙正是争夺地重点,双方派出地都是精锐人员,依靠杀气作战远比眼睛有效。本来露巍要是不赶,他身上那淡薄的杀气是不会招至敌人的集中攻击的,但现在这一赶就不一样了。英法联军没几个不认识我的,一听这喊声立刻就把露巍当成了对我很重要的人。于是所有能攻击到他的人一下子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他地身上。

    “这个笨蛋!”夜月轻骂了一声。同时也弹开了护目上地水晶镜片,前方一大片人瞬间石化。

    “蹲下。”我大喊一声,手中的永恒瞬间变形成一柄刃口足有两米长地单背直刀,跟着原地一个转身,借助旋转之力猛的横着一挥,一道青色的刀芒瞬间脱离刀刃飞向了密集的人群之中。

    露巍知道我是他的保护者,听到我的喊声自然是第一时间蹲了下去。但是敌人却不会听我的。当然这也是我所希望的。青色的刀芒直接从人群之中横着飞过,所有围向露巍的敌人全部瞬间静止了下来。露巍在地上蹲了两米才发现周围突然没动静了。颤颤巍巍的抬头一看发现周围的人都定住了,不过还没等他站起来,正对着他的那个敌人的上半身突然从腰上滑了下去,跟着鲜血才像爆裂的消防管道一样喷的满天都是。随着第一具尸体倒下附近开始接二连三的有人断成两截栽倒在地,几乎就是一两秒之间露巍身边的人就跟割麦子一般倒了一大片。

    我踏着成堆的尸体走到露巍身边把他扶了起来。“下次再掉进敌人堆中不要喊救命,要偷偷的向我这里移动,你这一喊我过不去却给敌人指明了目标,所以喊出来还不如不喊。”

    露巍颤抖着说:“刚……刚才太紧张了!”

    “适应就好了。”我拍着露巍的肩膀安慰着他,不过仅拍了一下就突然把他拉到了身后,跟着甩手将永恒当飞镖扔了出去。一名弓箭手的脑袋瞬间向后一仰,永恒笔直的贯穿了他的前额。

    箭手身边的家伙也算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看到同伴被杀居然一点都不还怕,反到兴奋的喊了起来。“哇!紫日的神器级武器啊!”他一边说着一边扔掉手里的武器伸手去拔同伴脑门上插着的永恒,结果他刚一摸到永恒立刻就像触电一般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周围的人都能看到这家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下去,仿佛身上的水分都被抽干了一样。事实上变干的不光是他,那个已经被一剑穿死的箭手的尸体也在迅速干瘪,同时地面上堆积的鲜血也正迅速向着这边会拢并流入了永恒之中。

    “该死,哪个白痴碰了紫日的剑?”突击队的前线指挥官愤怒的吼叫着。

    “队长,是哈特那个笨

    “妈的,快给我把他地手砍下来,要不然我们都得倒霉!”

    “不会吧?”

    “啊!”最后这声惨叫是从哈特那边传来的。刚刚还说不会的这位现在终于知道自己错地多么离谱了。只见已经被抽成了人干的哈特居然真的拔出了永恒,不过他此时地动作不象是他在用剑,到仿佛是剑在拖着他移动。

    哈特的干尸就这么抓着永恒开始向附近的同伴胡乱的挥砍了起来。他的同伴到是没有顾及同伴之情,但就算下狠手也没用。哈特的身体已经变成干尸,一般地武器会直接卡在他的骨头上。就算砍的古渣乱飞也照样无法阻挡他的前进。更讨厌的是永恒剑有着武器破坏的属性,任何兵器在它面前都跟牙签一样碰着就断。

    本来哈特的突然变异已经够让英法玩家郁闷的了,但随后发生地事情却让他们深刻了解到了什么叫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随着敌人被一个个地砍倒,地面上的鲜血开始越来越快的流向永恒剑之中,那些刚刚被砍倒的人也开始高速出血,甚至一些只是受伤的人都发现原本已经止血的伤口又开始向外渗血了。

    “不好。是吸血领域!”一个法国玩家叫了起来。“我以前见过这种类型的技能!”

    “滚蛋,那是那把剑自带地技能,吸血领域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地!”旁边的英国玩家拍了这家伙一下训斥道。

    他们地争论虽然没出结果,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永恒的吸血能力,地面上的血水越来越少,而拿着永恒剑的哈特的攻击速度和力量都在成直线上升,更爽的是我和我的所有召唤生物全都在享受着超速回血的福利,不管谁受伤了。伤口都会立刻闪过一片红光然后恢复如初。要不是防具外面还有个破口根本就看不出来曾经受过伤。

    “妈的,这些怪物怎么砍不死啊!”一个英国玩家终于发现问题了。和他正面交手的那个麒麟武士前前后后已经被他砍中三十多刀了,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头僵尸估计也该烂成一堆肉了,可眼前的麒麟武士不但没有倒下反而跟打了鸡血一样越战越勇。

    英法联军的指挥官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都给我集中力量砍倒哈特那个混蛋,他手里那柄剑在吸血治疗所有敌方人员!”

    “混蛋,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武器的?”一个英国玩家挥舞着一柄双手重剑就冲向了哈特的干尸。但他还没碰到哈特的边就被一抹红光削掉了脑袋。

    开战到现在起码吸了几吨血的永恒终于开始展现吸血强化的二段属性了。之前的战斗中永恒只是挂在哈特的手上挥砍敌人,后来哈特的动作开始逐渐由乱砍变成了有规律的招势技能。而现在永恒上则开始带上了一层红色的光芒。随着哈特的挥舞,这层红光会在空中停留一秒左右,这样就会流下一道很长的轨迹,而所有撞上这些轨迹的敌人都和撞上剑刃的效果不相上下。不过,永恒真正的杀手锏现在才刚出现,那就是----剑气。随着哈特的挥舞,那些之前只会原地不动的红色轨迹开始变成一道道的红色月刃四下乱飞,那个企图放倒哈特的英国玩家就是倒霉撞上了第一道剑气。

    伴随着可怕的剑气风暴四下乱飞,英法联军的阵形全被冲乱了套,放着这么一个祸害在自己人的队伍里实在是让人郁闷的不行。

    英法联军的前锋指挥官知道这样下去城墙上这些好不容易站住脚跟的先锋就要被全部消灭了,所以他急中生智居然想到了一个突破的方法,可惜他实在是背运到家了。就在他打算发布命令之时一道黑影突然从他背后的阴影里站了起来,而这个黑影就是已经狼人化的我。

    事实上永恒丢出去之后我根本没打算去捡,反正我有系统属性保护,魔龙套装的任何部件只要我不主动送人,别人是无论如何也抢不走的,而且我知道永恒有着控尸的能力,所以让它吸引火力也不错。

    在敌人都去追永恒的前提下我进入了紫日帐号的狼人形态,并且启动了隐身效果并直接以阴影移动技能传送到了对方指挥官的背后。在他注意到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反应了,三根雪亮地刀尖从他的前胸冒了出来,但奇异的是没有任何地血水流出。反到是我的刃爪在快速变红。

    “你……”对方指挥官喊出了这一个字之后突然回光返照一般猛的向前把身体从刀刃上退了出来并转身一把抱住了我,同时还大声喊了起来:“快干掉他!”

    周围地英法玩家一看到自己的指挥官舍命抱住了我纷纷举起武器向我冲了过来,希望能借此机会重创我。然而我的能力可不止这些。咔啦,魔龙套装的手腕上突然打开了一个小洞,跟着从洞里淅沥哗啦的掉出来三百多枚小圆球。还没等那些英法玩家反应过来,那些小圆球已经从地上弹了起来,并且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一名英国玩家看到一枚小球迎面飞来急忙横剑隔挡扫开了眼前地小球,可就在他的剑扫靠小球的同时另外一枚小球又飞了过来。剑势已定的他已经无法收剑再次隔挡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球冲着自己的左眼飞了过来。一次无声的撞击之后这名英国玩家只觉得自己的左眼酸痛异常,连带着整个脑袋都晕忽忽地。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第三第四枚小球又到了,他地脑门先中了一枚小球,将他的脑袋打的不自觉的向后仰起,跟着下一枚小球准确的击中了他的咽喉将他的气管瞬间压扁。呼吸受阻地他本能地扔掉武器去护脖子,可是更多的小球如雨点般打在他地身上,轻易的将他的盔甲砸的支离破碎,最终一枚速度极快的小球终于再次命中了他的眼窝,然而这次可不是上次那么简单了。小球直接穿过他的眼窝射入了脑袋之中。在里面一路破坏之后又从另外一个眼窝飞了出来。而他本人则已经挂了有段时间了。

    这些活泼的小球一落地就开始四处乱飞,随着第一名英国玩家的倒下,附近的人员开始陆续受到小球的袭击。这些小球每在物体表面反弹一次速度就会增加一些,而且随着速度的提高其威力也越来越大。更讨厌的是这些球似乎完全不遵守物理定律,他们有时候在某些物体表面只会产生极小的力量就可以反弹,而有些时候却会造成很大的破坏,比如一只飞错方向的小球无意撞上了一名冲的太靠前的铁十字军玩家的胸口。结果那名玩家根本都没感觉到自己被砸到了。依然在那作战,可反弹出去的小球却轻易的击穿了对面敌人的颅骨。

    四处乱飞的超级跳弹几乎是瞬间就把英法联军的队伍砸的乱七八糟。这些小东西的初始攻击力虽然不高,可随着反弹次数的增加,其速度和杀伤力都在成直线上升,眼看着一片一片的会员倒在我的身边,英法联军中终于有明智的玩家叫了出来:“别靠近他,拉开距离使用技能攻击。”

    “大空间刃。”一名法师玩家突然出现在我的附近,跟着丢出一个法术之后瞬间又传送到了身边的战士背后。

    “法则。”戒律之环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空间断裂。”

    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断层,大空间刃直接穿过了黑色断层消失的无影无踪,跟着那名法师身边也突然出现一个断层,他的空间刃莫名其妙的从那个断层中钻了出来将他自己和身边的几名战士一起削成了两断。

    “不行,我们这样会全军覆没的!”一个法国玩家叫了起来。

    “队长呢?”一个英国玩家跟着叫了起来。“队长在哪?混蛋,不要推我。”

    和英法先锋的混乱不同,我们这边的队伍正排着整齐的队伍逐渐压缩着敌人的生存空间。

    斯哥特站在麒麟武士身后大声指挥着:“重盾重盾,给我顶上去。那边,长枪手都在干什么?混蛋,你往哪射啊?”

    随着两侧的部队不断压缩,中央英法联军的突击队终于被压成了一段薄薄的长条状阵形,跟着我们的高级兵种开始从这个长条的中间穿插轻易的将这个长条撕成了两段相对短一些的部分,然后低级兵种迅速涌入这个刚刚冲开的缺口将分成连段的敌军向两侧推挤阻止他们再次合拢。

    第一次穿插完成后我的四条巨龙开始沿着敌人的阵地上方使用龙炎进行覆盖性攻击,趁敌人真被火焰烧的混乱无比的时候我们的精英战队再次开始了穿插将两个长条阵地又再次切割成了四段,后续部队迅速跟上补空,很快这一地段的敌人就被反复穿插切成了无数个小段,我的魔宠看准时间开始逐个消灭这些小区域内的敌人。由于没有统一指挥,内部兵种又非常混乱,敌人的战阵再也无法发挥作用,很快这处野火就被逐渐扑灭,剩余的英法人员根本无法控制局只能纷纷想办法撤退避免无意义的伤亡。

    看到敌人开始大面积的溃逃我突然想起来露巍还在战场上,现在战斗暂时告一段落我也得回阿修福德那里了,所以必须找起露巍。本来不找还没事,这一找可把我吓个半死。

    “露巍你个白痴快出来!”

    “啊?什么出来啊?”露巍到是听到了我的话,可惜他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反到是一直负责保护露巍的夜月在听到我的喊声后注意到了脚下正在越转越快的巨大蓝色魔法阵。

    “靠,怎么是这东西。”夜月发现不对就想去拉露巍出来,只是附近人太多她再厉害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带着露巍挤出来。

    其实露巍他们脚下正在旋转的并不是什么攻击性法阵,而是范围传送阵。这是一种非常实用的传送卷轴产生的传送阵,虽然系统商店没的卖,但法师玩家可以自己制造,很多玩家还会专门做这种卷轴卖钱。这种范围传送卷轴的功能是可以将一定范围内的全部生物或指定物体传送到任意一个目前对其开放的传送点,和单人传送卷轴比起来这东西的优势就是价格便宜。一张范围传送卷轴的价格大约是单人卷轴的三倍多点,但其产生的传送面积如果挤一挤的话至少可以一次送走一个十人以上的练级小队,所以算起来单位成本要低很多。可是低廉的价格也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性能,那就是无法指定传送特定生物。使用卷轴的人可以指定传送魔法阵将属于自己或者无主的任意物体一起传送走,但对于活的生物却没有控制能力,也就是说如果当时有敌人在攻击使用者很可能最后就是连攻击者都一起给传送走了。所谓兵败如山倒,敌人刚刚肯定是在慌乱之中急急忙忙的撕开了卷轴,露巍这个倒霉鬼还偏偏在传送阵中间站着,就连夜月也在传送范围内,不过还好,范围传送阵也不是撕开卷轴马上就能闪人,法阵还有个启动时间。

    眼看着露巍脚下的法阵越转越开,我赶紧纵身跳入了人群一把抓住露巍的衣服领子就打算把他扔出去,谁知道旁边一个英国的矮人玩家却一锤砸在我的胳膊上震的我双手一抖,露巍离地一小截又落回了地面,而且倒霉的是居然还没离开传送范围。发现失手我已经顾不得身边的矮人打算去救露巍了,可即便如此还是没赶上。

    蓝色的魔法阵瞬间达到极限,地面上蓝光一闪,城墙上瞬间空出了一小片区域,跟着英法联军背后蓝光一闪,我和露巍以及夜月伴随着一大群英法玩家一起摔在了一个巨大的行军传送阵上。一瞬之间传送阵附近的英法玩家和我都傻了,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我居然又掉进人家阵地中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