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鱼饵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我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被我用架顶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晕倒的火焰兔子。  一来她没有理由袭击我,二来她刚刚明明已经晕过去了,三来她是法师,不该有这样的速度。  这种种疑点都让我无法理解到底为什么会是她站在这里。

    “什么人在这装神弄鬼?”我对着周围大叫了一声。

    “难道你以为不出声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我突然打了个响指,一道白色的蛛丝突然从我身边飞了出去,正好命中火焰兔子。  镰刀从凤龙空间里爬出来后迅速爬上了旁边的大树,蛛丝迅速收回将火焰兔子给拖了过去。  尽管火焰兔子拼命挣扎,但级别上的差异使她根本无力反抗蛛丝的力量。  镰刀迅速把火焰兔子吊上了两棵大树之间,然后用后肢抓住她的身体把她在空中迅速旋转起来,同时蛛丝也迅速的缠绕到了她的身上。  仅仅也就是几秒的时间火焰兔子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丝茧。

    “召唤……!”我只喊出了两个字就突然向旁边一闪,一支羽箭擦着我的肩头飞了过去。  我得意的微微一笑。  “总算上当了。  ”我手指向背后一点,然后向着羽箭飞来的方向一指,戒律之轮立即解体,分裂出的两只半月飞刃带着嗡嗡地呼啸声旋转着向目标飞了过去。

    刚刚大树后面一共闪出来三个人,两只半月分别追着两人,我则对上了剩下的一个。  这个家伙是向后退着跑的,连续闪过几棵树后居然又不见了。  我追到他消失地大树下面四下扫视了一下,然后突然回身一剑。  红色的剑芒一闪即逝。  我摆着造型定格了几秒之后才听吱呀一声,大树的树干上缓慢的出现了一道细缝,跟着缝隙越来越大,最终整棵树都轰然倒下。  树干内部一个淡淡的人影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退了出来,明显受了重伤。

    “你怎么发现我的?”对方虽然受了伤却依然没有倒下,坚持着退到了离我稍远的一棵树边靠在了树干上,不过此时我已经不打算伤害他了饿。  因为这家伙明显就是个亡灵。  如果我没猜错地话,他应该就是火焰兔子的任务NPC,至少也是引出任务的关键人物,所以必须小心处置,万一杀了他任务就无法触发了那可就完蛋了。

    收回半月后我才对面前地家伙说道:“发现你其实很简单,因为你身上散发着死灵的气息。  ”

    “你果然猜错了!”

    “你不是菲舍尔行会的人?”

    “那你怎么证明?”

    “这个……!”

    “镰刀,放她下来。  ”

    “呸呸……!”火焰兔子一边吐掉嘴里地树叶一边拍打身上沾着的泥土,同时还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我身边。  “这个……什么情况?”

    “哦。  给你。  ”

    对方拉开卷轴看了下最后面的标记,然后又扔了回来。  “对不起,看来是误会了!”说着他向后面招了招手。  结果后方的森林中一阵淅沥哗啦地响动后走出了一大群黑暗生物。  我突然想起来火焰兔子好象是害怕亡灵的,结果刚想转身问问情况就听扑通一声,这丫头又晕了!

    “我就是怕吗!”火焰兔子被我扶起来之后抖的像个筛子,我真是太佩服她的胆量了。  不是佩服她胆子大,而是佩服她居然能胆小成这样。

    “你们这里人口到是满密集地吗?”

    我点点头,直接切入主题。  “既然你们是这里的本土生物,那我跟你们打听点事。  ”

    “我想问下这里有亡灵法师吗?刚才给你的卷轴上有写,我们的任务需要亡灵法师的认可才能完成。  ”

    “这样啊!”我有些为难的想了一下,然后道:“那这样你看怎么样?我来帮你们解决你们的威胁。  然后你们带我们去见亡灵法师如何?”

    “应该没问题吧!先说来听听。  ”

    我听完他们的叙述后点了点头。  “帮你们防守这里没问题,但我希望在那位法师完成实验后你们可以帮我留下他,我要见他一面。  ”

    “什么?来恩**师?和你们签协议的不是佳哈?”

    晕!居然不是佳哈**师!刚才他们这些亡灵在叙说的时候一再提到这个法师的各种魔偶多么多么的神奇,之后我还曾询问过对方的特征,描述中的内容到是和诺琳以前描述的佳哈的形象非常相象,可是这名字……!难道他用的是假名?那也不对啊!对这些亡灵他完全没必要使用假名啊!不行,无论如何还是得见一面再说。  反正不管对方是不是佳哈,这个任务我必须得完成,毕竟火焰兔子的任务内容和我地目的是重合的,不管为了哪边都得帮助这些亡灵。

    把召唤生物都叫出来后我把事情跟凌交代了一下,然后留下她来代替我指挥,反正任务过程中全部由她全权负责,我只选了飞鸟、夜影、小纯、晶晶、玲玲、夜月、公主以及新收的胜利女神维多利亚和雷神碧姬丝留在身边。  飞鸟和夜影属于坐骑型生物,留下用处也不大,还是带着有用些。  小纯和晶晶、玲玲都是光明系生物。  留这恐怕反而会影响亡灵们地作战效率。  夜月和公主基本上算是我的最强魔宠,不带是不行地。  新收的两个魔宠因为属性不明,所以还要带在身边培养忠诚度顺便熟悉下各种能力,所以也不能扔这边。  有了这五个魔宠再加上银月这个小号的魔宠以及我的两个分身,一般的战斗应该是没问题了。

    这边有魔宠们顶着我就不用操心了,还是先把正事办完要紧。  和火焰兔子告别之后我就直奔了埃及。  说起来真该在埃及也弄个传送点的,每次到别的国家都可以依靠传送阵进出,惟独埃及这边每次都要从欧洲飞过来,时间耽误了不说还特别麻烦。

    “喂。  站住。  ”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这样喊着。  但我并没注意。  直到一只手突然搭上了我地肩头。  “喂,叫你呢!为什么不停下来?”

    “哎呦我的小祖宗诶!你怎么跑这来啦?让我跟你爸一阵好找!”一名四十多岁的女性突然从人群中冒了出来拉着这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一阵唏嘘。

    我摘掉头盔面色冷俊的盯着那小子。  “喂,注意你地言行,不要随便在路上拉扯你不认识的人。  还有,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  你有事就快说,我没什么时间跟你耗在这里。  ”

    这种速度地“攻击”在我看来就跟幼儿园小孩打架的水平相当,当然是毫无威胁的,不过她是非战斗类玩家。  我们这些战斗类玩家在城市里没有正当任务的情况下杀死这样的玩家惩罚是很严重的,所以我尽量不想和她扯上关系。  要是让她这么撞上来,我当然是不会有事,不过万一她把自己撞死了,我可不想承受那该死的系统惩罚。

    其实现在这个状况对我的打击还是很严重的,不过不是打击我的身体。  而是打击我的形象。  想我堂堂战力榜第一的高手居然在路上跟个泼妇打架,这要是被阿修福德或者阿奴比斯他们看见非被嘲笑死不可!

    “啊……!”那女人听了年轻人的话突然停了下来,刚才哭喊就像悲痛欲绝一样,现在却突然表情一变,立刻又成了一副献媚讨好的样子,而且从她干干的脸上来看刚才她就一滴眼泪也没流过!“那个……我说儿子啊!我也是……!”

    “哦。  ”女人听话的走到了年轻人身后不再说话了,好象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看在这个年轻人的是非观的面子上我最终还是耐心的询问道:“你让我停下到底想干吗?”

    作为一名普通的非战斗类玩家,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零》的设定中非战斗类玩家在城市区域内拥有绝对保护权。  到不是说他们不可战胜,只是杀死他们的惩罚会高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  至于野生怪兽当然是不受这种条约限制了,所以这种类型的玩家大部分都是在城市里或者安全的野外地区活动,像正常玩家进入的战斗区域他们一般是不会去的。  不过战斗区域也有自己的特点,所以难免会有想进入战斗区域的非战斗类玩家,但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  没有战斗力的非战斗玩家在怪物眼里和一般玩家没有区别,他们自己却连逃跑都做不到。  所以这类玩家一旦要出城就必须得有人保护。  按照有需要就会诞生原始交易地原则,战斗类玩家通常也不介意在出城时顺道带上一些非战斗类职业者,而且据说目前干这行的职业素质都还满高的,很少听说有接了任务带人出去遇到危险自己先跑的事情,大部分战斗职业者都会主动保护非战斗职业者。  当然了,这个行为主要还是受到了系统强制规定的信誉度的影响。  遇到事情自己跑路的人会被判定信誉下降,这种人在和别人交易乃至和系统交易时都会出现各种各样地麻烦。  不过像我这样会耍诈的人自然也有地是办法混信誉度。  当然这种秘密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不,我不是去玩,我只是想亲身体会下被杀的感觉。  ”

    “可我不是要自杀。  我要体验的是那种在众多怪物或者敌人混战的战场上无处可逃,然后惨死战阵中的临场感觉。  当然了,如果可以在战场上九死一生走一遭效果会更好,但我想如果发生那种场面你可能也保护不了我的安全,所以我地要求很简单。  带我进入那样的场地,并保证我尽量活的久一点,最后即使被杀也不怪你。  ”

    “一点信誉度我想不是什么很严重的惩罚,尤其是在我可以给予补偿地情况下。  ”

    “你越是没时间越是说明你即将参加战斗,因为你们这种战斗类玩家的事情无外呼战斗战斗再战斗。  跟着你就一定可以碰上一次大战。  还有,不要小看我的补偿。  ”说到这里年轻人忽然回头跟那个女人要了件丝绸包着的东西,然后他在我面前缓慢的打开了那玩意。

    “我上次去一个遗迹探险的时候找到的。  本来一共有四块的,可惜我不是战斗人员,抢不过他们,最后只拿到了这一块。  ”

    “我不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但当时这东西被封在一个很厉害地法阵之中,所以我觉得它应该是个很有用的东西就给拿回来了。  今天看你这么大反应明显我猜对了。  ”

    不再跟他废话,我直接一把抢过戒律之石收了起来。  “酬劳我收了,你要体验九死一生的感觉是吧?跟着我就行了。  ”

    “废话,你给这么大比酬劳不干的是傻瓜!不过我先说好,战斗场面我经常会遇到,但我不能为了你特别的去调整形成,不过你跟走运,明天下午就会有场大行动。  我保证是你见过最大规模的战斗。  ”

    “啊儿子啊!我们要到哪去啊?”那个女人在沉没了这么久之后突然又叫了起来。

    年轻人的第一反应似乎是想要一个人跟着我,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张口之后又定住了。  等了半天之后他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小声道:“算了,带上我们三个吧!那份酬劳应该够吧?”

    年轻人想了一下道:“是我要体验那种感觉,所以我是最优先保护人。  我妈次之,最后是我爸。  对了,妈,我爸呢?”

    那个女人立刻道:“对,这是儿子找来帮忙的。  ”

    就在他斥责我的同时,被砸的人已经生气的转了过来准备扁人了。  这家伙是个白种人,看外表似乎是力量型的近战职业,因为他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都跟岩石一样,属于那种一看就很壮地造型。

    那个白种人一听他的话立刻转身面向了我这边。  刚才我一直是背对这个家伙的。  所以他从我身边走过去也没注意到我,现在一转过来变成和我面对面了。  看到我的脸之后他先是一愣,跟着就表情一变,凶神恶煞地表情瞬间变成了嬉皮笑脸的状态。  “哎呀原来是紫日会长啊!您怎么到埃及来啦?哎呀误会,全是误会!”看我一直没反应,这个家伙又接着说道:“您不记得我了是吧?也对,我们这种一般玩家您一天也不知道要见多少,不记得也是应该的。  我是兽盟的人,说起来我们行会还算是冰霜玫瑰盟的外围行会呢!”

    基于以上原因,虽然我不是兽盟的会长,但对这些兽盟的玩家来说,我其实应该算是比会长更大的官,因为只要我一句话他们会长就得滚蛋。

    这家伙猜这三个人是我亲戚其实是因为刚才那个中年人的态度。  在他看来我地地位在冰霜已经顶天了,别的行会只要不是我们的敌人就得卖我面子,敢这样训我我还不反抗的,那除了亲戚也想不到还能是什么人了。

    那个兽盟的家伙立刻热情地说道:“是我认识紫日会长,不过紫日会长不认识我。  ”

    那个兽盟的家伙立刻道:“这还不好理解?我问你,你认识中国地国家主席吗?”

    “那你们的国家主席认识你吗?”

    “那不就得了?紫日大人是冰霜玫瑰盟的会长。  而我们兽盟是冰霜玫瑰盟下属的分支行会,所以只要是冰霜玫瑰盟或者兽盟的人都认识紫日会长。  但是现在光冰霜玫瑰盟地直属会员就已经快有二十五万人了,算是像我们兽盟这样的分支行会,紫日会长实际上能指挥的人绝对超过一百万,他当然不可能每个都认识了!”

    兽盟那个家伙似乎为了炫耀自己也是冰霜的下属人员,故意很大气的说道:“那当然。  要不是冰霜的人格审查实在是严到变态的地步,根本不可能只有这点人。  我敢说,要是哪天紫日老大说解除审核限制。  冰霜的会员肯定会在二十四小时内突破一千万大关地。  ”

    兽盟那家伙听到这里终于听出问题来了。  “嗯?你们不是紫日会长的亲戚?喂,小子,你怎么说话呢?再叫声变态试试!”

    我朝兽盟地那家伙挥了挥手让他别动。  一来我本身并不计较这种事,二来收了人家一枚戒律之石这么贵重的物品只需要带他们随便经历一场战斗就OK了,捡这么大个便宜,再吃亏的事情我也生不起来气了。

    我上下打量了这个家伙一下,然后问道:“你什么职业?”

    这家伙说出来的时候非常骄傲的样子,不过这种职业也确实值得骄傲一把了。  很早之前我就曾分析过,《零》中的各种种族中元su人系列是最少人选的,而且即使是选了元素种族的玩家,其中也有一大半选地是水元素,像土元su人几乎就没人选。  这个家伙能把外貌丑陋除了防御高地变态的土元素练到种族进化地地步,可见他也不是一个光会拍马屁的人。  兽盟虽说只是本行会的分支行会,但毕竟是我们行会所领导的下属行会。  其人员选拔就算没有冰霜这么严。  也绝对比其他行会要难进很多。  这家伙能进入兽盟至少也说明他的总体评价要高于大多数玩家。

    对方听了我的话稍微有些紧张,毕竟我的话听起来跟抢劫差不多,不过他的动作到是没慢多少,迅速的把东西都脱给了我,然后只穿着一身白布衣服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我。

    扔完装备后我把唯一剩下的一枚徽章又还给了他。  “先拿着。  ”说完我又在凤龙空间里翻找了起来。  只要发现合适的就扔出来。  不一会地上就堆了一堆东西,期间曾有人想过来抢地,不过夜月的及时出现制止了那家伙的动作,而且为了防止出现效仿者,夜月特意把那家伙石化在了伸手拿装备的一瞬间,这样别人看到这个石头警示牌就绝对不敢妄动了。

    那家伙一听立刻明白了我不是想抢他东西,而是要给他换套装备,立刻兴奋的一边拍马屁一边往身上套装备。  地上这套东西属于重装步兵甲,属性虽然不多,但条条都很实用,不像很多装备看着属性一堆,其实用的上的没几条。  这家伙是石巨人种族,特长就是力量和防御。  所以除了继续增强这两种特长地属性外他只需要一些类似敏捷和速度的辅助属性,像什么魔法之类的属性对他来说全是浪费。  我给的这套东西恰好就是只加攻防和敏捷的,而且由于属性单一,所以加的数值都很大。

    他试着挥舞了几下拳头,然后兴奋地喊着:“哇太谢谢会长你了!这属性简直牛到不行了!靠,以前的装备那么多条属性居然都是垃圾。  还不如这几条来的爽!”

    “我叫汉克。  ”

    汉克听话地带上徽章,然后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  “哦天哪!均力徽章!会长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

    这个均力徽章其实是一种很简单地徽章,属性就一条。  那就是在战斗中使你的装备负重降低到和你的敌人同等的级别。  这个属性看起来挺鸡肋的。  其实对汉克这种使用重型装备的玩家用处非常之大,因为这条属性会使他们的装备变轻。  你想。  一名身穿板甲的战士和一名只穿了套法师袍的法师战斗,如果战士有这枚徽章,那他身上的板甲就会变的跟那套法师袍一样轻。  对一名战士而言,一下去掉这么大的负担,速度和敏捷必然都会疯狂上涨,相信这绝对是法师的噩梦。

    等汉克兴奋完了我又递给他一枚戒指。  汉克小心的接了过去,然后突然兴奋的大喊了起来:“哦我的上帝,力量倍化戒指!会长您就是上帝!”

    “对对对,上帝算什么!会长您最大。  ”

    激动中的汉克还没平息好第一枚戒指带来的惊喜又被第二枚戒指刺激到了。  “喔……重力戒指,实在是太合适我了!”

    不过,虽然重力戒指的属性对战士还算有用,但很少有人带重力戒指。  一来重力戒指本身数量不多,二来这东西在与力量比自己大地生物战斗时还会起到反效果,三则是重力戒指加的重力一般都不超过一倍。  数值太小了,还不如留出位置装备个更好的戒指。  不过我给汉克的这枚可不是一般货,这是枚加三倍重力的戒指,可以说是小极品了。  有这种戒指带在身上,汉克自己只会觉得行动有些吃力,但身体孱弱的法师们恐怕连举起法杖都会觉得很困难,至于说刺客类职业那基本可以直接无视了。  另外,这枚戒指配合之前那枚均力戒指效果更好。  汉克如果遇到刺客或者法师。  他的装备被均力后即使加三倍重力也还是比原来要轻,这样他的实际负担反到比正常人要轻不少,所以他只要抵抗自己身体地重量就可以了,行动上绝对比一般人要轻松很多。

    戒指之后是项链和手环。  我给的是一条疾风项链和两只带破魔属性的力量强化手环。  疾风项链可以使汉克的速度增加到一个很夸张的地步,至少以战士来说这种速度已经超越正常标准了。  至于说破魔手环。  这个东西除了加力量就是可以让汉克的攻击带破魔效果。  这样就可以忽略法师的魔法盾了。  只要能近身攻击到法师,那么一切就都已经确定了。

    汉克立刻道:“我最喜欢用地是双手斩剑,但我的敏捷不高,所以每次有效攻击地伤害值就变的非常重要。  能找到的双手斩剑攻击力普遍偏低,最后我只好选择这柄战斧了!”

    汉克失望的道:“哦,这样啊!不过能有这么多好东西我已经很满足了,要是有的话希望您再给我柄高攻地斧头什么的,实在不行以前那柄应该也凑合。  反正以前都能用,现在装备全部换代之后应该用起来更牛一些。  ”

    汉克看到我拿出的东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因为这柄武器实在是太奇怪了。  这东西的主体部分类似东洋刀。  但刀身部分不象东洋刀那样向后弯曲,而是笔直向前的。  而且。  这柄武器地刀身也比东洋刀要宽了许多,论比例到是和双手斩剑的宽度差不多。  不过尽管有这些刀地主要特征,但这东西依然不能被简单的称之为刀,因为虽然它的一面是宽阔的刀背,但另一面却不是光滑的刀刃,而是密密麻麻的锯齿刃。  内行只要一看就知道被这东西砍到还没什么大不了,关键是砍中之后的那一拖绝对能要人命。  这些小锯齿就跟犬牙一样。  这一下斩进肉里再一拉非扯下几斤肉不可。  其实这柄武器地奇怪之处还不仅于此,事实上这东西的尖端还有一个T型头,其中T字的那一竖就是刀身,而那一横则是块四面都开封的刀片。  看到这个形状就该想到,被这东西砍到恐怕连分都分不开了,不被从身上拽下去点什么东西是绝对别指望拉开距离的。  当然,这样的武器也有缺点。  首先这东西头重脚轻,挥舞起来惯性很大。  尽管抡圆了之后攻击力很恐怖,但想中途变招就变的很难了。  另外,这玩意虽然砍到人之后能将对手完全锁住,但你要考虑到万一砍进岩石或者墙壁中,再想拔出来也将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过汉克现在被我强化了力量,不管是控制惯性还是把武器从东西里拔出来应该都是比较容易办到地。  所以相对这柄武器的缺点来说它的优点更明显。  因为以汉克这种力量的战士,一旦勾住敌人,那敌人基本就没命了。

    “嗯!”汉克点头接过武器然后随便挥舞了两下。  呼呼地风声带着一种金属的锐鸣声,听起来就有一种压迫力。  汉克激动的说道:“这真是好东西啊!”他说着还抚摩起了刀刃。  我想阻止他可惜稍微晚了点。  “啊!这东西咬我!”汉克扔掉了武器拼命的甩着手。

    “带升级的武器?那不是进化型兵器吗?这可是排行等于神器地超级兵器啊!会长大人真地打算送给我?”这武器的属性好到汉克都不敢随便接受了!

    汉克似乎还是不大确定,然后尴尬的再次确认道:“我真的可以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吗?”

    “诶……!”汉克的笑容瞬间定格,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那个……我想问下,需要我做什么呢?”

    汉克听了我的话先后先是看了看手里抓着的近乎神器级别的武器,然后又看了看我脸上明显亲和过度的笑容,然后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类神器=一件小事”这个等式怎么看似乎都不大可能成立,但就算我没给好处汉克也不大可能拒绝我的要求,所以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反正大不了也就是掉几级再加上装备全部爆出去,应该不过如此吧?汉克心情忐忑的这样猜测着!

    汉克偷偷看了看我,确定我正在和青年说话没有注意到他之后才小声问道:“你们到底和我们会长什么关系啊?”

    “哦,那就难怪了!”汉克再次确认了一下我没注意到他后又再次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是不知道,我们会长有个外号叫微笑的恶魔,别看他长的白白净净比女人还漂亮,你要是得罪了他,那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

    汉克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说:“这一点我也觉得奇怪,不过一般发生这种事无外呼几种情况。  第一是会长今天心情特别好,完全没往心里去。  第二是你们给了他什么好处,或者他有事就你们,当然了,这条可以直接排除。  会长的手指缝里随便漏点零钱就能把你们埋了,我看你们也给不了他什么好处。  这第三吗……!”

    汉克看关子卖的差不多了才接口:“这第三吗……可能会长已经生气了,只是没表现出来。  你看他现在和你们有说有笑的,其实是在计划一会怎么玩死你们。  说起来这条到是可能性最大。  ”

    “我能有什么办法?”汉克非常郁闷的说道:“你们又不是没看见?刚刚会长也对我笑了,那说明我的死期也不远了!说起来这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用那包东西砸会长,我就不会被砸到。  我不被砸到就不会发火,更不会受牵连!刚刚以为你们是会长的亲戚,现在看来……嘿嘿……”

    “拜托,这是阿奴比斯神庙,不是你家祠堂。你烧一个我看看?”

    “啊?什么表情啊?我怎么没看到?”我还在装傻冲愣。

    “有吗?我想是你看错了吧!”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