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神化术士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

    顺着突然出现的声音望过去,我和玫瑰什么也没发现,但就在我们准备四下寻找之时,我突然毫无征兆的感到一阵寒气,身体本能的一让,跟着就觉脸上一疼,我顺手一摸,结果发现手上多了很多血。

    “呦。直觉很敏锐吗。”一个男声突然出现在我的背后。不等那个声音的主人有所行动,我已经先一步抱着玫瑰一个纵跃拉开了距离。在半空中我转身往回看的时候只发现自己刚刚站的地方整个消失在了烟尘之中。

    玫瑰在我怀里小声提醒道:“对方不是速度快,好象是一种类似隐身的技能,但又不完全像!”

    我点点头。“你先在空中别下来。”说完我就把玫瑰用力向上一抛,玫瑰立刻展开翅膀悬浮在了空中。小龙女也重新化为人形降到玫瑰身边保护她。

    我再次落地之后立刻开始四下寻找,突然就在我面前不到两米的距离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我被眼前的人给吓了一跳,不是因为她的突然出现,而是因为她的形象。眼前的女人穿着一套非常飘逸的长裙,而且在她身上我没有看到任何重力的影响,仿佛她是悬浮在水中一样,那衣裙都在随着她的动作缓缓飘荡,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女人居然不是实体,而是半透明状态,身上还散发着很强烈的白光。

    突然出现的女人看着我微笑了一下,跟着就突然将一只向我挥了过来。在她地手里我没有看到实体武器,但她的手中却握着一柄由光芒组成地长剑。不管怎么说眼前的东西决定是不能碰的。这点我还是能肯定的。毫不做停留,我猛的一蹬地面整个身体立刻向后射出,但幻影却提示我背后有危险。根本没有丝毫犹豫,我再次一拧身,身体硬是从惯性中挣脱出来险险的闪过一道光剑。

    伏击我的男子见没有命中也不急着追击,而是慢条斯理的转身对我说道:“不愧是战力榜第一,我一直以为你的排位不太可靠,看来你还是有点玩意的吗。”

    听了这个男子地话我并没觉得生气,而是有种荒诞的意味。这就好象一个乞丐对世界首富说:“我一直认为你的钱不多,没想到你小子还是有两个小钱的吗。”听了这样的话你会有什么感觉?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玫瑰,然后指指那个男子,跟着又指指自己地脑袋。玫瑰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对面的男人却立刻暴跳如雷。傻瓜也能看出来我在嘲笑啊的智力,最让他生气的是连他的那些自己人似乎也带着同样的意思。

    这个家伙是爱莎盟雪藏已久的特殊人员,真正知道他实力的人我想并不多,但刚刚的战斗中爱莎盟的人对我地战斗力已经了解的很透彻了。所以这些人才会跟我一样觉得眼前的家伙脑子有问题。这个世界上狂妄的人很多,但面对世界第一强者还敢继续狂的通常都是脑子有问题。

    “你居然敢嘲笑我?”男子在发火的同时已经开始行动,他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又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但出呼他的意料,当他一剑斩过我的同时却没有感到任何阻碍。男人地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同时我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后。

    “不要以为只有你会瞬移。”我猛的一剑斩向男子的身体,但结果也出呼我地意料。永恒剑虽说是削铁如泥,但砍到东西多少还是要有点感觉地,可是当我砍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却没有感到任何地力量反馈。仿佛我砍的是团空气一般。本来为了一剑制敌我已经用了很大的力气,结果一剑挥空收势不住,害的我整个人都原地转了一圈,险些把自己摔出去。

    男子一扫刚才的惊讶再次一剑斩来,但他命中我的同时也没有任何感觉,我的影象就这么在他面前逐渐消失,留下的只有地面上的一道剑痕。

    我在那边的影象完全消失后突然出现在离男子很远的地方,但对方也突然消失在原地,跟着又从我身边冒了出来再次一剑挥来,我也只好再次传送。可是那家伙又跟了上来。外面观战的人只看到我们两个在一大片废墟上忽隐忽现的玩着捉迷藏,却没有任何一个命中对方。

    连续追了一分多钟我实在忍不住了。“靠,我们两个都不能用实体攻击,你老追着我干什么啊?”

    “不把你追的满场子跑别人怎么知道我比你厉害?”

    “好,你小子够种。我到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完全处于无敌状态。”我说着突然一道旋风卷过我的身体。下一秒我已经切换到了银月形态。

    那小子看到我之后愣了一下,鬼手信长连忙提醒:“别怕。那是紫日的第二帐号,他是全游戏唯一的一个双号一体玩家。”

    “哦,原来是小号。”男子得意的说道:“连你的大号都不是我的对手,换上小号你就能打的过我了吗?”

    我也笑了笑,只是现在的形象实在没什么威慑力,反到让对方愣了一会:“如果单就战斗力来区分大号与小号,那我必须告诉你,实际上这个才是我的大号。”

    “哦,那我到要称称你的斤两。”男子说完突然再次消失,但就在他出现在我身边的同时我已经将法杖插入了他的身体,不过他却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哈哈哈哈……你还没有注意到吗?”男子得意的说道:“我的身体是虚无化的,这样的攻击是没用的。”

    “哦?真的是这样吗?”我在说话地同时突然一转法杖,周围的空气瞬间升温。强大地热力仿佛爆炸一样形成了一道冲击波,附近的废墟都被吹飞了出去。地面上剩余的物体则迅速融化成赤红色的混合溶液,跟着开始不断的翻着泡泡。

    我本来以为这样已经足够干掉对方了,可没想到居然还是不行。对方竟然再度贴近我的身体,然后一剑刺向我的胸口。

    “你娘的非逼我出绝招啊!”我闪身退开的同时已经抬起右手对准了那个家伙。“以火焰之神阿摩拉德之名,燃烧吧

    轰的一声,附近所有区域突然全部烧了起来,高温逼地附近的观战人群都不得不迅速后退,城市中心的这片区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融化并向地下陷落。被我直接攻击的男子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又看了看我。“你这是什么能力?居然真地能对我起作用!不过伤害力还是太弱了。”

    他的话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安慰,反到让我更为惊讶。火焰之神阿摩拉德的力量已经是上位神的神力了。按说就算是二郎神他们那帮子神仙被这样直接命中也得抱着屁股到处找水跳,可眼前的家伙却只是略微受到了影响,看他不急不忙的样子似乎根本不把这种伤害当回事。这游戏里怎么会出这么变态的玩家?难道他作弊?不可能啊!《零》的核心就是一台和女娲同级的生物电脑,它自己就应该具备入侵防御机构,就算挡不住,起码能及时报警,不可能有人在别人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作弊成功地。那么说来他的能力就是游戏系统按照规章给出的。可这能力也太变态了点吧?不对,这么变态的能力不可能存在,他在防御方面这么强,一定是在某个方面存在极端缺陷,否则根本无法保证平衡。我现在要做的不是增强伤害,而是应该找到他的缺陷到底在哪。

    现在我已经证明这家伙是完完全全的实体攻击无效,也就是说近身攻击和实体武器都是绝对伤不到他的。火焰和高温我刚刚已经试了,似乎上位神的火焰也只能造成轻微伤害,那就是说他依然属于能量体,要不然火焰不会生效。只是他似乎对火焰免疫的比较厉害。

    既然火没用,那水不知道可不可以。我再次抬手对准他。“以至高水神努地名义,封冻这个目标。”轰的一声我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一大块标准钻石形的巨大冰晶,但让我惊讶的是那个家伙居然丝毫无损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水也没用吗?”我看了看那个得意地不得了的家伙,然后无奈地放下右手举起了左手。“以创造之神盘古的名义,请赐予我洞穿一切虚幻的能力。”

    我的身上突然多了一道金色光芒,跟着整个人都自然的漂了起来,誓约套装的七彩法袍在空中无风自动,看起来相当的唬人,至少声势上已经可以和对面那个家伙旗鼓相当了。

    “哦。这个看来有点意思。”男子突然一个闪身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伸手向我的脸上摸来。我随手一拨他的胳膊,但手挥出的同时我就已经想到不对了。他的身体是虚幻的,所以我应该是碰不到他的,那么隔挡实际上就是没有意义的。而那个家伙现在的想法也和我差不多。他也是认为我是碰不到他的,毕竟除非他自己希望某个部分实体化。否则根本就没东西能碰到他。然而,这次注定我们都要感到意外了。

    啪。我的手和他的胳膊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我们两个人同时一愣,但他显然更加吃惊一些,而且我的神经反射速度也绝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丝毫没有任何停顿,我手腕一翻就势锁住他的胳膊,然后用力一带将他拉进身前,跟着右手穿过他的右肩上方猛的向右用力一挥,啪的一声给了这个家伙一个漂亮的摆拳,那个家伙的脑袋被我打的猛的一歪,同时喷出了一口闪着白光的鲜血。

    “哈哈,让你再嚣张。”我一击得手,另外那只手并没放松,猛的一把又把他给拉了回来,跟着一拳直接砸在他的鼻梁上,立刻打了他个满脸花。

    直到这个时候对方才反应过来。赶紧挥拳打向我地面门希望逼我放手,但这小子只会游戏里的技能。并不懂真正地搏击技术,所以根本奈何不了我。看到他直挥过来的拳头我根本就没按他想象的那样放手,而是继续拉着他的胳膊,同时上身后仰向后倒了下去。

    人在站立的时候会本能的控制平衡阻止自己摔倒,我突然拉着他的手向后倒自然使他失去了平衡,于是他的拳头立刻收了回去开始维持平衡,同时身体也努力向后倾好阻止摔倒的趋势。不过很可惜,我比他先倒,而且我们两个人的中心点已经是倾斜地了,所以他无论如何也是无法纠正回去的。不过他的挣扎至少让我很平稳的躺到了地上不至于直挺挺的摔在地面上。

    被我拉倒的这家伙在失去平衡后就直挺挺的朝我身上摔了下来。开始他还挺庆幸,毕竟下面还有个垫背地,但我会让他那么轻松吗?丝毫不做停顿,我在倒地的瞬间突然将双腿蜷了上来,然后蹬住那家伙的肚子猛的向上一送,那家伙借着向前摔的惯性就这么跟着我的双腿从我上面飞了过去,而且由于我们的手还抓在一起。所以他在空中被带着翻了个跟头变成头后脚前的姿势以背部向地面砸了下去。

    轰的一声这家伙直挺挺的摔在了地面上,当时就被摔地口鼻喷血,差点背过气去,而我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就在他刚刚被蹬起来的同时我已经将双腿继续向上勾住了他的双腿,这样我就跟着他一起做了个大回环,

    附近围观的人开始的时候只看到我向后倒,谁知道一眨眼变成我翻到了上面,一个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知道了应该赶紧上去帮忙,因为再慢点那位神秘男子就该去复活殿报道了。我翻身骑到这家伙身上后趁着他被摔的不能动弹,立刻将永恒化形为两只前端满是钉子的拳盔。然后对着这家伙地脑袋就是一通组合拳,一边打我还在一边念。“叫你嚣张……啪……叫你装B……啪……叫你看不起老子……啪……叫你下次再目中无人……”

    虽然带着拳盔打人脸的感觉满爽的,但我的生命更要紧一些,在一套面目全非拳打完之后我就不得不闪人了,因为附近的人都已经围了上来,包括之前一直没动地方地那个和这男子一起出现地女人。

    围上来的人七手八脚地把那家伙拖到了安全地带,看来他的虚幻状态也是分人的,对自己人似乎并没有虚体化,要不然别人想拉他都拉不到。不过虽然被拉了出去,别人却对他的状况束手无策。毕竟咱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下手的全是要害,他能坚持到这会还没断气完全是因为他的特殊状态造成的,要是一般人早挂了。

    在别人忙着救人的同时那个女人也没闲着,她以一种非常轻灵的姿态直接飘到了我的面前。我既然知道自己已经能伤害到他们的本体就不再害怕他们的特殊属性了。干脆直接上去一拳准备把这个女人放倒。谁知道却被她用一只手轻飘飘的架住了。

    我惊讶的看了下自己的拳头,然后又看了看那女人的手。完全没明白怎么回事,但那女人却非常了解自己的能力,所以她没有任何惊讶的迅速做出了反应。我只看到她轻轻一抬手,像是扔出一枚小石子一般,但我却感觉到一股巨力猛的将我送出。在空中张开翅膀连续转了十几圈才算稳定住身形,要是一般人这一下就得摔掉半条命。

    落地之后我没有马上冲上去,因为没搞清楚她的情况之前即使冲上去了也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不过我虽然没有马上明白过来,但头顶上的玫瑰却似乎发现了问题。就在我们分开之后玫瑰忽然对着地面张开手掌隔空虚抓,一枚小石子立刻脱离引力飞入她的手心。对准那个女人轻轻一弹,石子立刻电射而出,结果在撞上那个女人的瞬间就爆成了石粉。

    玫瑰微微一笑,然后提示我道:“她和那个男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样。但实质上并不一样。那个男人是完全的虚体化,但这个女人却是实体。虽然她也在发光,但却不能虚化,不过看样子她地各方面属性都很变态。”

    那女人听到玫瑰的提示并未表现出任何地惊慌,而只是微微一笑。“紫日,我知道你的实力,如果不能理解我的力量,你是无法战胜我的。今天的事情我也已经知道了一些,错的确是在我们爱莎盟一方,但即使有错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行会被毁灭,所以只要你们打算继续进攻。我们就必然要还击。如果你不能战胜我,那我迟早可以把你的人都杀光,所以拼到最后对大家都没好处。”

    “你是想游说我们退兵吗?”

    “是的。”女人承认了自己地观点。“那么你们的意见呢?”

    “不可能。”我和玫瑰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玫瑰听到我和她一起回答了这个问题便不再开口,而是让我一个人说话。在公众场合玫瑰总是比较愿意让我站在前面。“攻击爱莎盟不是目的,而是一种姿态。”我很认真的回答道:“狮子再强大也不能无休止的接受挑战,只有咬死一两个对手才能大幅度减少挑战者的数量。你们偷了我们行会地东西,我们如果查不出来那是我们无能。但既然查到了,那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们都必须用最强硬的手段来处理,否则冰霜玫瑰盟将在这一刻止步不前。我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所以攻击你们行会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女人听了之后点了点头。“我不是你这样的人,理解不了这么复杂的关系,但听你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那你认为你们行会有什么资格让我亲自出现在这里?”我问的很不客气,但所有有脑子的人都明白我这不是狂妄。一只兔子说他不怕狐狸那叫狂妄,一只狮子说他不怕狐狸那叫谦虚。

    女人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既然如此。那么告诉你我地名字吧。”

    “为什么?”

    “以为不想让你第一次被人击败却不知道对手的名字。”

    “喂喂……小姐你是不是大话说的太过头了?击败我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再说只要我们两个一接触就能看到系统通告中的对手攻击提示了,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可不一定哦。”

    我听了她的话疑惑的看了下自己的系统通告信息栏,结果发现里面居然真的没有攻击提示。一般来说战斗中肯定会接到你攻击某某玩家或你遭到某某玩家攻击地提示,但现在我的信息栏里只看到你主动攻击XX玩家的提示。那个XX可不是因为字眼不好被屏蔽了,而是真正的无法显示。玩《零》这么长时间了,我第一次发现居然还有人可以使用逆名方式参战的。这么说来,她之前地那句该不会也是真地吧?难道她真的有办事击败我不成?

    看我一直没反应,那女人接口道:“不相信是吗?过来试试就知道了。啊,先记住了。我地名字叫白夜。”

    “你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她的名字显然有着东方结构,而且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似乎带着些亚裔血统。

    “都不是。”白夜说道:“我是法国人,但我有着四分之一中国血统。”

    “这么说来你的爷爷奶奶之中有一个是中国人喽。“不,我的爷爷是中韩混血,我的奶奶是中日混血。所以我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而且我还有八分之一的日本血统和八分之一的韩国血统,另外。我的母亲也是混血,所以我的血统很杂。因为这样,你不要对我的血统抱有什么幻想,我不会因为你是中国人就格外开恩的。”

    “哈哈哈哈!”我和玫瑰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白夜也太大胆了一点吧!

    “不要认为我是在说大话,我根本就懒得和你们说谎,我是不会和你们说谎的,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

    我突然切换到紫日形态并把永恒附着到双手刃爪之上,然后整个人迅速狼人化并直接蹦了出去。“到底是不是大话试过就知道了。”

    “说的好。”白夜猛地一抬手居然抓住了我的双腕同是抬腿对着我地膝关节就是一脚。我的双手被她抓着向前一带,腿上又中了一脚。整个人还在空中就变成了面朝下的姿势摔了下去。轰的一声地面被我砸出一个大坑,我的双手更是干脆直接捅进了坚硬的瓦砾之中,不管是条石还是金属全都像切豆腐一样丝毫没起到任何阻碍作用。

    我吃了大亏之后立刻想要抽手爬起来,谁知道那个女人居然跳到了我的背上对着我的脖子猛力向下跺了一脚,只听轰的一声我被踩的两头一翘,只感觉脖子好象快断了地样子。

    女人本来以为这一下应该就能解决我了,可谁知道这一脚下去非但没能要了我的命居然还感觉到一道巨大的能量顺着脚下传了上去,伴随着一声尖叫,白夜整个人都被弹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摔进一座缺了半边的房子中跟着剩下的半间房子也整个塌了下来激起了大片的烟尘。

    “啊……我地脖子!”我揉着脖子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

    轰的一声那座倒下的房子形成的瓦砾中一块巨大的墙面整个翻了起来。然后一个闪着金光的人从下面飞了起来。“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白夜认真的说道。

    “你不止是低估了我,你还高估了你自己。”

    “那可未必。”白夜所站的地面空间突然一闪,下一秒她已经到了我的面前同时并指为刀向我地脖子斩了下来。

    “靠,怎么你们都会这招啊!”我的身影也是一闪消失在了原地,跟着我又从她后面冒了出来。“看剑。”

    白夜听到我的身影猛的侧身想躲我的剑,可刚一侧过来就感觉腰上中了一脚。巨大的力量让她整个人横着就飞了出去,一路连续撞断了三四根残破建筑遗留下来的支柱后才摔进了一堆废墟。但跟着就哗啦一声又从瓦砾中蹦了出来。“你耍诈!”

    “这叫兵不厌诈,亏你还有四分之一中国血统,真是的,老祖宗的东西都让你丢光了!”

    “卑鄙。”

    白夜突然再次消失,但我在看到她消失的同时不等她出现就先一步蹲下去将双手刃爪插进了地面。

    “静电辐射。”我地双手刃爪突然在地面下发出了巨大的电流,白夜刚一出现就被强电流打的惨叫了一声摔飞了出去。我在她刚离开地面的瞬间就拔出了刃爪,同时猛的纵身追了上去。趁她还在空中,我突然在她身下一蹲身,然后猛地站起一个上冲拳将她送上了半空,同时跳了起来在空中抓住她地双腿猛的一拉又把她砸向了地面。轰地一声白夜整个人都砸入了瓦砾之中。地面上被震起了一个烟尘组成的圆环,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白夜虽然很强但这一下也摔的她七荤八素的,没想到她刚一睁眼就看到我从天上朝她直冲了下来,她赶紧向旁边一滚,我轰的一声撞在了她刚刚躺着的地方把那块地又给向下砸了一米多深。白夜看我扑空反应迅速的向回一滚,直接就爬到了我的背上,可她以前很少和有翅膀的人战斗,没想到我一扇翅膀就把她给掀飞了出去。我爬起来擦了擦目镜上的灰尘。“你的防御力还真不错,那么看看这招你挡不挡的住。”我突然摆了个弓马步,然后双手反向张开走了个太极的图案出来。“双龙断击术---天龙连杀。”我的身影突然从原地消失。白夜还没搞清楚出了什么事就被我一个冲撞给撞飞了出去,人还没落地脑袋又被我的双腿夹住,同时感觉到一阵巨大的旋转力传来,身体不受控制的就被甩了起来,结果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在地上一路玩了一百多个前空翻。落地后已经跑到了人群之外。别说白夜,连我都开始晕了。不过技能还没结束。最后一次落地我双手一撑地面双腿猛的把她送上了半空,然后硬是用腰腹部的力量止住了向前冲地力量又反向玩了个大回环。双腿穿过撑着地面的双臂之间倒着向上弹了起来。这招兔弹一般人没个七八年是练不出来地,不过游戏内只要技能发动身体就会自己动起来。完全不用我去管,再说以我的模仿能力真要做也是能做的出来的。

    白夜只感觉自己正在向上飞,可是下巴下面却突然又中了一脚,整个人再次拔高,眼看着都飞了二十多米了,可是没想到下面居然突然飞上来一枚光弹正好命中自己的脚底再次把自己轰的更高了。

    白夜就这么一路飞上了五十多米的高度,然后才开始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可是之前的旋转已经把她给转晕了,想要在空中恢复平衡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再次砸向地面。不过我可不是想就这么简单的摔她一下。就在她即将撞向地面之前我突然从十几米外高速冲了过来,就在即将到达她的下方之前我猛的跳了起来然后在空中单膝上顶,用最尖锐的膝关节对着她的肚子撞了上去。

    “唔……”白夜被撞的当场就喷了口血,跟着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而我则因为承受了她全部地下冲力而猛的落回了地面。轰的一声我把脚下的地面都给踩成了石粉,可想而知白夜下落的冲击力有多么大。

    白夜整个人被我横着撞飞出去之后摔进了人群,连续压倒四五个人之后才被人接住。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没受什么伤的感觉。打了这么长时间我总感觉怪怪的,虽然一时想不起来哪不对可总觉得好象不太安心的样子。对于一时想不清楚的事情我一般都不会去费劲想,不管怎么说只要保持这样打下去相信白夜就算防御力再高也有挂地时候。

    果然,我刚落地站稳之后白夜也爬了起来,要不是之前看她吐了口血简直就和没受伤一样,实在是太变态了!

    “这样的技能是你的最强技能吗?”白夜站起来之后居然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我皱着眉头看着面带微笑的白夜,看来她不是为了让我紧张而在故意装样子,她应该是真的没什么事。虽说刚才那两招不算是我的最强技能,可攻击力绝对不低,至少鬼手信长和枪神就绝对不敢接这样的招。即使是他们也会被一次打掉三分之一左右的生命值,哪怕白夜防御比较高,六分之一的血总要掉吧?可她现在地样子哪像受伤的样子呢?自从《零》启动了真实损伤设定后玩家伤血是可以从身上看出来的,以前的游戏是玩家只要还有哪怕一滴血就可以像没事人一样到处乱跑,但现在只要受伤就会像现实中一样出现各种负面效果,可白夜怎么看都不像受伤的样子。

    略微想了想我还是回答道:“这不是我地最强技能,那么你是不是打算看看我地最强技能能否秒了你?”

    “本来我是没这个意思的,不过既然你说出来了,那试一下到也没是什么。不过……我看你地技能也未必能把我怎么样。刚才这个就算不是你的最强技能,但至少也算大招了吧?你能放几个这样的技能?五个?十个?我可以大胆的告诉你。这样的技能二十个以内根本不会对我造成多大损伤,即使你能连续放三十几次并且每次都中,我也样死不掉。”

    “你的信心到是满足的,不过可惜啊!”我摇了摇头。

    白夜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你难道以为自己有办法对付我?”

    “本来是不行的,但看到你这么自大。我觉得还是有办法的。在中国有句话叫骄兵必败。你现在就完全符合这句话的描述,所以我觉得你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空口说大话是没有意义的。之前我已经领教了你的高招。现在该是我出手的时候了。准备好接找吧。注意可别一招就挂了,我可是难得找到一个你这么合适的对手呢!”

    白夜说完就轻飘飘的抬手向我一指,她的指尖之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橘红色的光球,光球的表面似乎还缠绕着四道旋转的火焰。几乎就在光球形成的同时我已经做好了防御姿势,但我没想到光球地攻击路线不是直的。白夜仅仅是轻轻一弹光球就突然向我这边飞了过来。沿途在地面上带起了一道烟尘,但就在即将和我接触地瞬间光球却突然转了个弯绕到了我的背后并突然撞了上来。

    白夜在看到光球绕过我的同时就摆出了胜利的姿态。但她的笑容很快就僵在了脸上,因为光球在撞上了我之后却莫名其妙的从我面前穿了出来。

    “幻象?”一直在边上看我们打斗却帮不上忙的鬼手信长突然大喊道:“小心了,紫日开始使用魔宠了,这说明他开始认真起来了。”

    “什么?难道之前他是在玩吗?”白夜到现在为止第一次认识到我的实力不是她想的那样的。

    玫瑰悬在半空中对白夜道:“你要倒霉喽,我老公发起火来可是非常可怕地,尤其是对你这样的外人。”

    “哼,不要以为你召唤魔宠就厉害了,别说召唤魔宠不算本事,就算你有魔宠又能怎么样?难道你就能赢的了我吗?”

    “那可未必。”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白夜的背后,白夜立刻一闪消失在原地。跟着她突然出现在我前方几米外的地方,而且变成了面对我的方向。她随手一挥,三道眩目地白光从她的手指尖射了出来,并且随着她的挥动光线像切割机一样扫了过来。我的身影在光线扫到我的瞬间突然消失在原地,我刚刚站立的那块地被削出了三道深深的沟壑来。

    失去目标后白夜立刻四下张望起来,很快她又发现了出现在一根柱子顶端的我,于是再次挥起白光斩了过来。但我又一次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倒下的只有那根柱子,并没有伤到我分毫。

    “你地攻击很犀利吗?”我再次出现时又跑到了白夜的背后,同时永恒剑已经挥了出去,不过白夜也在剑刃临体之前瞬移走了。

    我们两个就这么互相攻防打了近半个小时,附近的人都只能看着我们在那里闪来闪去。由于我们两个都会瞬移,所以跳跃性很大,总看到我们一会消失一会出现,好象是电影卡带一样,而且我们两个的攻击都很可怕。虽然总是不能拿对方如何,但附近仅存的建筑也都没能幸免,可以说现在的爱莎盟剩下的只有废墟了。

    我突然停下了这种互攻的行动。“热身运动结束,现在该是决定胜负的时候了。”

    白夜疑惑的看了看我,我根本没理她,直接拍了两下巴掌。在白夜惊讶地目光中又一个我抱着个和白夜长的一模一样只是身上不会发光的女人走了出来。

    “你是谁?怎么发现我的?”白夜惊讶的看着那个和我一模一样地人问道。

    我笑着开口回答:“这位是二世,我地魔宠之一。他拥有我的外貌以及一切技能,可以说除了不能召唤魔宠之外就是另外一个我。至于说你地本体,这当然……”

    “当然要感谢我了。”公主突然从我背后的阴影里蹦了出来。“我也是精神系专长,只不过我是操纵别人的精神进而控制对方的肉体作战。而你却是操纵自己的灵魂使之实体化参战。虽然类型不完全一样,但至少我能感应到你的精神感应波,所以我就顺着感应波找到了你的肉身所在。可惜啊……”公主故意拖着长音说道:“你的精神体战斗力真的是堪称完美,正面挨了我们主人的几个大招居然跟没事人一样,单就防御这一条你就已经能进入高手榜了。而且刚刚你们在缠斗过程中我们也分析了一下你的攻击力。主人还故意挨了你一招。结果发现你的攻击力目前为止在我们见过的人中仅次于枪神。但枪神是攻击专长,其他方面都很一般。所以他的极限攻击力还是比较合理的,可你防御那么高,攻击居然也高的离谱,真是令人不得不羡慕。最后我们还发现你的瞬间移动似乎是没有时间延迟的,我的主人的瞬间移动虽然勉强也能跟的上你的速度,但那是多亏了他自己的战斗直觉做出的提前反应,单论技能速度他远不如你。也就是说你具有最强攻击、最强防御和近乎无限的速度,所有与战斗有关地东西你几乎都是最强的。不过……”

    “不过任何事物都有缺陷。绝对完美就意味着绝对有问题。”凌也从我背后地阴影中走了出来。“你的强大太过于突出,而且你之前的行为已经表现出了你是个淡漠的人。可后来却显得那么嚣张,所以我们认为你的本体不是我们看见的这个。”

    白夜惊讶的反问:“你们怎么知道我淡漠就能确定这不是我的本体?”

    “很简单。”凌分析道:“之前你的同伴出手和我们作战的时候你没动手,这有两个可能,一是你性情淡漠,能不动手就不动,另外一个就是你很傲慢不屑于出手。但是你傲慢到连我们主人这样地高手都不屑出手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你不太可能是傲慢型的性格。不过最终还是你出手救援你的同伴我们才确定你是淡漠型的,因为真的傲慢到连我们主人都不屑出手的人是不会看地起任何人的,更不会去救人。但你出手了,所以你是淡漠型的性格这点是肯定的。可是后来你在和主人战斗时却表现的很嚣张。这点和你的性格不和,因此我们推断你不是嚣张,而是有恃无恐。但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你自信到连面对我们主人这样的高手都这么有恃无恐呢?恰好这个时候公主发现你的精神波很奇怪,于是综合了一下公主的猜测我推断出你地肉身不在现场,所以即使我们把这个发光的精神体打散了也不过是摧毁了一个傀儡而已,这才是你强大自信的来源,你根本就是站在绝对不会失败的位置上和我们战斗。所以你有恃无恐。”

    鬼手信长看到白夜愣在场中于是小声的对爱莎说道:“看到了吗?紫日的魔宠麻烦就麻烦在种类实在是太全了,不管你用什么东西进行攻击他总有几个对应方面的专家级魔宠,所以他几乎不会受到任何属性的克制。你们藏的这只暗棋也算不错了,至少我看枪神和我都未必能对付的了她,可惜碰到紫日还是欠缺了一些。”

    爱莎摇了摇头:“其实白夜地缺点很严重,只是你们一时没想到。紫日之所以和她打了这么长时间不是因为她强,而是因为紫日不知道正在和自己战斗的不是本体,你也听了他的那个魔宠的分析,紫日实际上一直把时间花在了鉴别白夜的力量类型上,真正确定了白夜肉身地事情后可能也就是一瞬间就结束了战斗。这也是我们雪藏白夜地原因。因为以后一旦大家都知道她战斗时用的不是真身就不会再去和那个灵体战斗。以白夜地能力想守卫肉身的话敌人绝对不能太多,否则肉身很容易被杀,而一旦真身完蛋了,白夜的灵体也就没了。要不是因为这个重大缺陷游戏主系统也不会把她排到战力榜前二十之外去了。要是不考虑肉身的问题白夜至少能进战力榜前三。”

    鬼手信长也唏嘘的点头道:“前三都是小看她了,没有真身就等于舍弃了一切缺点,要是真能解决这个问题第一肯定是她的,只是现在……!唉!我看白夜以后恐怕再没发展前途了。即使我的人口风够紧,紫日也绝不会那么好心帮你们保秘。”

    “那可未必。”玫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两个的上空,鬼手信长吓的立即摆出了防卫姿态,爱莎到是一幅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完全不在乎玫瑰的位置。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爱莎紧盯着玫瑰的眼睛反问。

    “我想要她。”玫瑰指了下白夜。“你们雪藏她我想不完全是因为战斗属性的问题吧?”

    爱莎惊讶的倒退了半步。“你怎么知道?”话一出口爱莎才惊觉这样无疑是承认了对方的猜测,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经不可能再收回来了。

    玫瑰到是没有趁机占便宜,毕竟一会还等着谈生意呢。“你不用惊讶,冰霜玫瑰盟既然能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就自然有自己的情报网。虽然以前一直把你们漏掉了,但现在开始查也不难发现些蛛丝马迹。如果我们的情报和我的推论没错。白夜应该是因为某种原因以雇佣的形式留在你地行会里的。那么。既然你能雇佣,我们自然也出地起价钱。当然,还得你先点头,不然白夜肯定心里会有负担。我们可不希望进入我们行会的人还挂着别的行会的发展。墙头草我们宁可不要,哪怕她的战斗力强到天上去也是一样。”

    爱莎看了看还在那边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的白夜,然后又看了看玫瑰,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如果你们愿意对这次的事件既往不咎,我可以同意白夜转会的事情,但前提是她自己也同意。”

    “只要转会成功,那么我们的事情就可以一笔勾销。”玫瑰说话也很圆滑,因为刚才爱莎的话里明显包括了白夜不同意地话我们依然要既往不咎的意思。而玫瑰的说法则只代表成功就不计较,不成功一样要找回场子。

    玫瑰和爱莎谈的还算可以,旁边鬼手信长可不干了。“不行,你们这样决定私了,那我们算什么?”

    “你们本来就不算什么。”玫瑰对爱莎客气是因为还有需要她点头的事情,但对鬼手信长可就没那必要了。“我说怎么哪有坏事都能碰上你们呢?难道你们是属苍蝇的?专找臭肉叮?”

    “哼,我不和你们做口舌之争。”鬼手信长知道我和玫瑰都是吵架王。和我们斗嘴一般都会吃亏,所以决定避开我们的锋芒。“好,这次算你们赢了,但你们不要高兴地太早了,我会让你们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的。”

    我和玫瑰都知道鬼手信长是在说他联合了部分韩国行会以及一些美国行会袭击我们行会的事情,不过我们虽然知道却不能让鬼手信长知道我们知道,所以我们都装出了一幅无所谓的表情,表现的像是完全不知情一样。

    放下狠话之后鬼手信长立刻放出一枚魔法飞弹,城里的日本人看到飞弹信号立刻全体撤离了这里。剩下的法国人全都被召回了爱莎身边,我们行会的人也重新集中了起来。其实就算我们不喊停战斗也持续不了多久了。爱莎盟的人员明显是个个带伤,真要再这么打下去很快就会被全部清光。

    大家都各自回到自己的阵营站好后爱莎盟地副会长站在爱莎身边指着一片废墟似的城市问道:“对于这个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们不打算怎么办。”讨价还价这种事玫瑰比我做的顺手。“记住,白夜的转会仅仅是我们行会既往不咎的条件,我们答应的仅仅是放弃对后续责任的追究,而不是说一切责任都不算了。这城市确实被我们破坏了,但你如果希望我们赔偿,那只能说明你的脑子有问题。”

    “什么?打坏东西当然要赔偿,这叫什么脑子有问题?我看你们才是脑子有问题。”

    玫瑰冷笑了两声。“所谓的大坏东西要赔偿只是建立在一个强大集体规则下的内部协调行为,我们双方根本不属于一个集体,也没有哪个集体可以用自己地规则压制我们行会。你们和我们的战斗只能看做是两个利益集团之前的战争。你们法国也算是一次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参与国之一。难道连起码的游戏规则都不懂吗?”

    “规则?什么规则?”

    玫瑰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真地对你的智力深表遗憾!请问一下你有见过战败国向战胜国索要战争赔偿地吗?可以说我们行会没跟你们要钱就算我们够仁义了,你居然还要我们赔偿你们的城市?真不知道你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你……!”

    “别你啊你的。你们打不过我们,这一点我们应该已经达成共识了。所以现在再做口舌之争纯粹是给你们自己丢人,不想输的太难看我劝你们还是干脆点比较好,万一惹毛了我们可就没什么条件可谈了。”

    “你们也太欺负人了!”那个第一个发现我的法师MM突然站出来叫道。

    “魔晶石是我们的。我们又没让你们来偷。怎么能说是我们欺负人呢?做贼就要有做贼的思想准备,不要光看贼吃肉。也得想想贼挨打的时候。”

    “好,我们认栽。”爱莎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了出来。不过这样的表现也属正常,毕竟是自己一手建起来地行会。现在几乎被打废了,是谁都得心疼的半死,可偏偏他们还是理亏的一方,说破天去也没什么好反驳的。“你们把所有条件都开出来,我们接着就是了。”

    “够爽快。”玫瑰笑着说道:“首先还是白夜的转会问题,这个谈不妥之后也不用谈了。那么先问下白夜小姐是否愿意加入我们行会呢?”

    白夜看了下爱莎,然后又看了看我们,最后还是点点头。“我加入爱莎盟一是为了拿工资,二是爱莎和我是朋友,以前也曾帮过我。我转到冰霜也算是帮爱莎解决了这次的危机。算是换她一个人情,工资方面……”

    “工资方面在原来基础上给你加百分之二十,另外行会福利你可以全额享受。”玫瑰虽然善于笼络人心却没我这么大手大脚,要是我说出来搞不好就会变成工资加倍。

    白夜点了点头:“反正不比以前低就可以了,我没意见。”

    我看白夜似乎心情很低落也开口许诺道:“你放心,既然你和爱莎是朋友,我们也不会让你难做。只要爱莎盟不主动招惹我们。我们就绝对不会去动爱莎盟,即使双方发生不可避免的摩擦,我们也允许你两不相帮。还有,平时除了行会里派发的任务你必须完成之外,空闲时间如果你想帮爱莎盟做些事也是可以的,当然,前提是不能损害本行会的利益。”

    “真地吗?那太感觉你了!”白夜听了我的话明显高兴了起来,看来她和爱莎的关系非常不错。

    玫瑰对爱莎道:“既然白夜的转会已经确定了下来,那么来谈谈别的部分。首先,你们从我们行会偷走的魔晶石必须原封不动的给我们送回来。”

    “这个是当然地。只是我们已经答应把魔晶石卖给……!”

    我抬手阻止了爱莎继续说下去。“那是你的事,我们是失主,不该我们管的事情我们不想多费那工夫,再说对方听到我们找上门的消息估计也不会拿你们怎么样了,当然定金你们还是得退给人家,说不定还得倒赔些钱,但我想只要对方不是故意为难你们应该不会和你们过不去。”

    爱莎点点头很无奈的回答道:“我明白了。”

    玫瑰继续说道:“除了魔晶石,我们还想和你们谈比生意。你们那个从传送阵中偷东西的技术我们想买,你们可以卖给我们吗?”爱莎刚要开口玫瑰又补充道:“我们不会强买强卖,但你要知道这件事以后这个技术的事情迟早会传出去。别的行会不一定像我们这么客气,他们可能会买也可能干脆就明抢。到时候一旦技术资料外泄,我们还可以找别人买,而你们就什么也别想得到了。”

    爱莎刚才的表情似乎是不打算卖,可玫瑰的话一说完她又软了下来。最后只能无奈地询问我们:“你们打算出什么价钱?”

    “那得看你打算怎么卖了。”玫瑰很认真的说道:“你们可以有三种选择。一是只卖技术成品给我们而不传授生产制作技术,二是把技术分享一份给我们。三是把技术整个卖给我们你们自己销毁一切资料并且以后不再生产。你们先决定按哪个方法卖我们再谈价格。”

    “这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有很大不同。”玫瑰解释道:“只卖成品的话我们行会的生产就会受到你们的限制,但等你们被抢……这个基本是可以肯定的。等你们被抢了之后我们依然可以从别的地方搞到资料自己生产,所以这种卖法我们不会给太多好处。如果是分享技术我们就能自己生产,但你们被抢之后技术有可能泛滥,那我们的优势就会下降,所以我们只能给出一般的价格。如果按第三种你们把技术卖断给我们,你们自己毁掉一切资料,那你们就失去了生产能力,别人也不会再来抢你们的技术,而我们行会则可以保持技术优势,那样地话我们的好处比较大,所以可以多给些钱。碍于白夜的面子,我们不想和你们搞的太僵,所以由你们来选择具体按哪个方法成交,但我要说的是你最好还是选择最后一个方法卖断技术给我们,因为这样我们双方地好处都可以最大化。”

    爱莎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表面上说地三个选择其实等于没的选择,她不想被抢就只能卖掉技术,反正以他们现在地实力是肯定保不住技术的,不是被我们抢就是被别人抢,里外要挨这一刀不如卖断给我们落点钱划算些。

    因为有了之前的共识,所以爱莎并没指望技术能卖多少钱,毕竟玫瑰说过了,留下的话技术迟早要泛滥,所以没什么升值空间。最后她还是咬牙说道:“就按第三种卖法,你们愿意给多少钱?”

    “我们打算用两项好处来交易。”玫瑰说道:“首先,我们一次性支付七百万水晶币的技术转让费;其次,我们打算对你们行会开放天马出售业务。”

    “什么天马出售业务?”

    “就是我们行会骑兵用的战马。那些都是我们国家的神马,体能和个体实力都不是一般坐骑可以比拟的,如果不是配属给重装骑兵甚至还能长距离飞行,绝对是第一优秀的马种。目前为止除了我们行会别的行会根本没有,而且我们也很少向外卖。你们如果想买我们可以卖给你们,要知道别的行会就算给钱我们也是不会卖的。”

    “可是我们行会没多少骑士玩家啊?”那个法师MM疑惑的问道。

    爱莎么管她,而是激动的问道:“你们打算卖多少钱一匹?”爱莎毕竟是会长,她了解强力战马的真正用途,所以特别的兴奋。

    “一千水晶币一匹。”

    “这么贵?”法师MM惊讶的说道:“系统商店卖的标准战马可才五十水晶币一匹啊!”

    “切,小丫头没见识。系统商店的马会飞吗?那些马可以驮着五百公斤重的武装骑士一气跑两千公里不带停的吗?那些垃圾马会放辅助魔法吗?骑着我们的天马就等于可以不考虑负重还外带一个随身护士,这比帐你会算不会算?”

    爱莎激动的道:“那你那七百万不要给我们了,直接全都兑换成天马给我们吧。”

    “成交。”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