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离奇的失窃案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

    “出什么事了?”

    “刚刚有在线上盯着的麒麟武士告诉我说艾辛格有紧急情况。”

    “靠,不是吧?我才走多长时间就出事,到底是什么事这么讨厌?”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很严重,红月和鹰他们正在找你。”

    “真麻烦。”我转身对玫瑰道:“你先带他们熟悉下新身体的使用,等我去看看再说。”慌张的上线之后我迅速的跑到了军神的指挥中心,反正行会里有事他肯定知道,只要到这里比找到谁都管用。“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个。”军神头也没回的扔了块水晶过来。

    我紧张的接住了水晶看了一下。“这不就是块普通的白魔晶石吗?”

    “对,不过它本身并非单独运送的。”

    “它怎么运输和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本来和它一起运输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这个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们的运输队被人抢了?”我气愤的一把把手上的魔晶石用力掼向地面,轰的一声魔晶石立刻发生了爆炸,冲击波反到把我自己冲了个大跟头。“靠,忘记抓的是白魔晶石了!军神,告诉我是什么人敢抢我们的东西,我去平了他们。”

    “不知道。”

    “啊?你说什么?”军神这家伙在我们这里向来以无所不知而著称,现在这家伙居然和我说他不知道,这也太令人意外了!

    “我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的东西被人抢了你问都不问?”

    “不是我没问,而是运输队也没人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详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你最好去问那些押运的人,我只知道我们的运输队在法国和你结交的那个小行会一起开采出了一披高质量的七彩魔晶石打算运到艾辛格来,但是我们地货在那边装车之后一路无事的运到了艾辛格。可是这边的仓库一开封却发现车都是空地。”

    “空地?那东西呢?难道半路蒸发啦?”说到这里我突然注意到一个问题。“等下,你说车上拉的是七彩魔晶石?”

    “对。车上拉了半车的七彩魔晶石,然后为了防止被人袭击。我们还特地在上面覆盖了半车的白魔晶石伪装了一下。然后我们就按照正常的运输方式派出了押运队进行押运,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我可以保证我们这边绝对没出任何问题。”

    “但问题是现在东西不在了!”

    “所以我才说不知道啊!”

    “靠!这种离奇的失窃案都会发生?难道遇到国际大盗了?”

    军神摇了摇头:“东西在出发地是当着十几人的面装车地,之后封箱后又来了几十人的押运队,然后一路上也没停过车,货物的封印也都是完好的,就是不清楚为什么东西不见了!”

    “见鬼了!这也行?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去问下押运的人。他们现在在哪?”

    “鹰和他们一起在小会议厅。红月也在。运输车都在仓库区,现在已经让专人看管了起来,沿途的道路上我也派了人去查了,只是暂时还没有任何收获。”

    我离开军神然后迅速的跑到小会议厅,结果发现这边有一大群人在坐镇。红月正在和素美他们讨论失窃地事情,看到我出现立刻跑了过来。“你跑哪去啦?这么关键的时刻居然和玫瑰一起玩失踪,真是急死个人!”

    “不好意思,我们家里有点事。怎么样?事情有什么进展?”

    红月摇了摇头。“完全没有。押运的人都保证沿途没有打开过封印。而且我们行会的运输队都是会保留一份全程录象做资料的,我们刚刚已经让人在看录象了,可是依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地。”

    鹰也走过来说道:“真是活见鬼了,这么短的距离也能丢东西。”

    “从法国到艾辛格可不近!“但东西并不是一直这么运过来的。开采地在巴黎附近,矿区现在都被我们修的跟碉堡似的。在里面是不可能有机会下手地,再说那可是整整十车七彩魔晶石,就算每车只装了一半,可剩下地一半白魔晶石也没剩下,所以说敌人是偷走了整整十车的东西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那东西出了矿区路过哪些地方呢?”

    “出了要塞就是普通地公路。中途路过一个本行会的服务站补充了下饮水。但都是护卫队中派几个人先跑去补充,等车队到了就跟着一起走。中途车队是不停的。过了服务站再翻过一座小山就是天宇城,之后利用天宇城的跨国传送阵直接传送到艾辛格,按说这段是不可能出什么问题的。”

    我低着头想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场中愁眉苦脸的那群守卫。按照我的想法是敌人使用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偷窃方法,应该可以排除护卫监守自盗的可能。首先我们行会的审查很严,我一直强调本行会收人是宁缺毋滥,所以会员素质都是一等一的,再说我们的福利这么好,有点脑子的也不会想到背叛我们。退一步说,就算有人有异心,可是其他人怎么办?一个押运队有十多名玩家护卫和四五十NPC护卫以及二十多名NPC劳工。十几个玩家一起叛变哪有那么简单?再说NPC怎么办?在《零》中确实是可以收买NPC,但那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必须要高亲和力的人才行,比如我这样的。但是收买个别NPC还好理解,这么多NP怎么收买?这工程未免也太大了点吧?况且我们的护卫队都是军神随机搭配的,玩家在参加任务之前并不知道由哪些NPC来押运。这要怎么个收买法?总不能把所有NPC都收买一遍吧?有那财力还用偷我们地七彩魔晶石吗?他为此花掉的钱恐怕比七彩魔晶石还要贵了!

    想来想去监守自盗可以直接排除,那么就剩下敌人的计谋了。问题是这些人地供词和录象都显示他们一路上毫无停顿,那敌人到底是怎么搬走了十车物资地呢?

    看我一直不说话鹰也知道我是陷入了苦思。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别太担心。虽然这样的损失很难接受但还不至于伤及根本,所以不用太伤神。”

    “我不是伤神那些七彩魔晶石,而是在想以后。对方既然能在我们眼皮底下把七彩魔晶石弄出去,那别的东西可不可以呢?你们有想过这能对我们造成多大损伤吗?万一在远征的时候我们的弹药和物资丢失,那战斗还怎么打?”

    “这我到没想到,不过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我们大家一起想,总会想出来的。”

    红月也安慰我道:“是啊。别担心。想不通不妨换个角度思考一下。”

    我点点头:“停在这里干想确实没什么帮助,你们还是先去忙自己的事,这些护卫也别为难他们了,我相信我地会员不会干这种事的。”

    护卫们一听立刻激动的站了起来。“会长……我们……!”

    “我知道。丢了东西你们肯定也不好受,不过自责也没用,不如回去翻翻录象或者沿途再搜索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也好。”说完我转身对身边的一个本行会会员道:“去告诉军神封锁消息,这个事情先不要发布出去。”

    “明白。”

    “算了。”我又叫住了那个会员。“还是我自己去吧!我还有事情找军神。红月你们先去忙。”

    遣散大家之后我立刻返回了军神身边。军神一听到脚步声立刻开口问道:“要我做全局运算吗?”

    我点了点头。“马上开始。”

    “了解。我运行全局数据检索的时候会切断所有连接几分钟,你要等我一会。”

    “我知道了。”

    军神听到我的回答立刻闭上了眼睛。而现实中实验室内军神的实体上各种指示灯开始了一阵疯狂的乱闪,连接实验室地电源功耗瞬间升了十几倍上去。连续的运算一直进行了十几分钟之后才停下来,军神睁开眼睛转了过来。我看着他问道:“有发现了?”

    军神点点头。“不过只有一点点,而且似乎可能性不大,只是想来想去好象也只有这里有可能出问题了。”

    “说吧。”

    “我刚刚检索了出事这段时间内的全部资料。然后发现了几个不同点。”军神正说着我前面的水晶屏幕上突然显示出了两张截图。军神继续说道:“这两张照片分别来自天宇城和艾辛格的跨国传送阵,看看这两张照片中地运输车有什么不同?”

    我走到图象前仔细看了半天,然后突然发现了军神所谓的不同点。“我明白了。东西是在传送过程中丢失的。”

    “虽然我的猜测和你一样,但我也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你既然发现了问题所在就应该注意到了我说的地方。”

    我点点头。“车辆在进入天宇城传送阵时地减震弹簧弯曲率比到艾辛格之后要高出百分之五左右,也就是说车在天宇城和艾辛格地传送阵时重量不一样了。弹簧舒张的原因肯定是因为货物不在了。所以车身变轻才导致弹簧把车身顶了起来。不过魔晶石本身并不是很重。况且车上运地本来就不多,所以押运的人员并没有注意到重量的变化。”

    “正确。”军神又显示出了几张照片。“左边的那些是车辆进入天宇城之前的车辙印。右边那张是到了艾辛格之后其中一辆车不小心压到花坛留下的印记。它们再次证明了我们的推测。”

    我也肯定的接道:“没错。虽然看起来在艾辛格压出的这条车辙更深,但艾辛格都是石质地面,被压到的地方是花坛,本身就是极度松软地散土,和经过多次碾压的道路上的土质肯定是不一样地。计算两者地相对硬度和弹性变形率就可以推算出车重。”

    军神跟着道:“我已经派人去取了两地的泥土样本测试过了,结果证明和我们的推测一样。在艾辛格时车辆的重量已经不对了。”

    “那就是说车辆在开始传送时还装着货物。但传送结束时车上的东西已经不在了,可什么人能在这个传送过程中进行偷窃呢?对了,时间。有时间记录吗?”

    “我已经查过了。货物从传送开始到结束一共只要三十五秒。这其中前后十秒货车都是可以看的见的,也就是说中间只有十五秒车辆脱离了我们的监控,但这段时间货物应当是处于传送状态下,我实在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人能在这种状态下偷东西。”

    “你有核查过这个时间正常吗?平时地正常传送一般要多长时间?”

    “比这次要短五秒。正常情况下传送阵启动时前十秒货物的影象会逐渐虚化,然后在第十秒时消失,等十秒之后接收的传送阵上就会出现虚化的货物影象,之后逐渐清晰,十秒后完全显形。整个过程一共三部分。每个部分十秒,我做了十次实验,时间全都一样,精确度超过千分之一秒,唯独这次传送用了三十五秒,至于原因就很难说了。”

    我点点头。“记得有条定律是这样说的,当你把一切可能都排除之后,那么不管剩下的是什么。那一定就是真相。虽然我不能理解到底什么人能在五秒之内准确的把处于传送状态的物品偷出去,但既然所有地可能性都指向它,那就一定不会有错,现在我们需要想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把这个人找出来。这次损失的魔晶石虽然很珍贵,但并非不可缺少。我只是不希望再发生类似事件。这种被别人随意索取却无能为力的情况让我实在事物忍受!”

    “知道对付这种无头公案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军神忽然问我。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但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再准备些东西让别人来偷,就算对方真地贪婪到顶风作案的地步我也不觉得有办法追查到敌人的位置。既然是传送中动的手脚,那就有可能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传送点,天宇城地那座可是跨国传送阵。没有它连不上地传送点!”

    军神也摇了摇头:“我当然不会想这种办法。稍微有点脑子的窃贼都能想明白。况且他们做了这次之后第一件事情就应该是销声匿迹观察我们地反应,如果确定了没问题他们才会再次下手。否则他们是不会动手的。”

    “那么你的意见是什么?”

    “我的意见就是动用本行会的情报关系网从出货的方向去查。七彩魔晶石并不是一般货色,在《零》中它就像显示中的铀矿一样。谁都知道铀矿的珍贵,但却不是什么国家都用的上铀矿的。在这里也一样,一般小行会根本用不上七彩魔晶石,就算是大行会也未必有对应的提取技术。”

    “所以你的意思是盯紧那些能用七彩魔晶石的行会。既然窃贼偷了这东西,那就必须想办法出货,而会买这些七彩魔晶石的就肯定在这些大行会之中,甚至于就是他们其中的某个行会出的手。”

    “正确。”

    我点点头。“那我明白了,你马上开启本行会的潜伏情报网,我要马上查询所有我们能查到的交易记录,还有,尽快联系铁十字军,让他们也帮忙查一下。在欧洲那边他们的情报网应该比我们铺的开,毕竟那也是他们老巢啊!”

    “我已经在联系了。”军神一边在和我说话一边在联系着铁十字军同时向各地的本行会密探们发布追查命令,我则只能先下线去教简凡他们熟悉新身体,不过军神的速度却出呼我意料的快,仅仅三个小时我又被叫上了线。

    “情况如何?”我刚一上线立刻问军神。

    “都在这了,自己看。”军神把一块水晶递给了我,我拿到旁边的显示器上插了进去然后查询了起来,水晶里记载的资料还真是不少,不过全都是军神处理过的信息。所以非常地清晰,条理关联都可以一目了然,我只是简单的翻了翻就搞清楚了全部的内容。“看起来还真是有不怕死地行会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什么好奇怪地。”军神又随手扔来一块水晶。

    我顺手接了下来。“这是什么?”

    “不想知道敌人的特长吗?”

    “你连这都查过了?”

    “忘记我是什么了吗?收集敌人的情报提供给己方战士全面完整的信息就是我的主要工作。连这个都做不到我不是成废铁了?”

    “了解,我这就去处理。”----半小时后天宇城法国出

    自从冰霜玫瑰盟开通了法国到中国的直接传送阵服务业务之后,各地需要去中国的行会都会考虑从这里走。虽然跨国传送阵收费不便宜,但总比自己跑过去要划算的多,所以大家也都不会太计较那些费用。

    塞万提斯就是这样一个法国玩家,他是一个小行会地会长,因为有点事情要去中国,所以今天才到这里来借用传送阵。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坐这个传送阵了。可以说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了。不过,今天他却见到了以前从未见到的奇异事件。就在塞万提斯走到城外准备进城之时,突然听到了咚的一声响,感觉好象是件非常重的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随着这声巨响之后城门后突然传来了机器的轰鸣声,在一阵巨大的金属摩擦声中,塞万提斯从未见开启过地主城门居然在缓缓的向上升起。

    天宇城的城门构造是三孔式的,中间一个门洞比较大,宽度在三十米左右。而两边还各有一个十米左右的小门。塞万提斯来了这么多次,每次都是走地小门,而中间那道石门则一直被巨大的千斤闸所封闭着,根本从未开启过。但是今天这到底是刮什么风?为什么从未开启的主城门居然会突然打开呢?

    和塞万提斯抱着同样想法的人可不在少数,经过这里的外行会人员也大多不是第一次来了。所以对此也都有所了解,因此大家都想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要开主城门。看热闹地爱好是个人多少都会有点,这都是好奇心在作祟。道路两边地行人同时停下了脚步望向主城门,随着隆隆的机械声,巨大地千斤闸终于缓缓的升了起来。人们最先看到的是两只马蹄。但这蹄子上燃烧的火焰却让所有人都明白这不可能是真正的马蹄。因为不会有战马蹄子着火了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

    随着城门逐渐升高,人们逐渐发现了这双马蹄上方的马腿出奇的长。直到一米六的高度才刚看到马腹的下缘,而马背则在一米九以上了。人们注意到这只马形生物的腹部两边垂着的战靴,那是一名骑士的脚。紧凑拉风的钢铁战靴说明这是重型铠甲,上面的骑士肯定也不是简单人物。

    当城门继续拉高,人们开始逐渐看到了上面的骑士和那只动物的头部。“是紫日!”终于人群中有人叫了出来。“是冰霜的老大!”

    “难怪要开主城门,原来是他们老大到了。”

    一个又羡慕又嫉妒的小青年嘟囔着:“切,再厉害不就是个玩家吗?有必要搞这么大排场吗?他是人我们不是人?出个城走边门不是一样?”

    “不对。”旁边一个人叫了起来:“他身后有人。”

    事实上我不是身后有人,而是身后有很多人。这次是去找人家行会算帐的,又不是去做任务,难道要我一个人打上门去吗?虽说我确实有能力单枪匹马在人家行会里杀个七进七出,但前提是对方的行会不能太大。我的召唤生物数量够多种类够齐,应付一般的小行会不需要别人帮忙。但这次要对付的不是一般小行会,而是一个在法国本地还算比较出名的中大型行会,所以这次我就带了本行会的精英骑士团出来,算是和小日本战前的实战训练了。

    站在天宇城道路两边的玩家先开始还有些不屑,他们觉得出城也不用搞地这么拉风,可是等到队伍真正开出来就再也没人说话了。冰霜玫瑰盟的强大并不是靠某一个人的强大来实现地。论个人整体实力,我绝对是全游戏第一,但即使我以后再也不出手战斗。冰霜也会一样地强大。如果非要说我的存在为冰霜带来了什么好处。我看只有两点:目标和风格。我给所有加入行会的人指出了将来的目标,同时我的存在也是他们前进的目标。可以说我个人就类似于战场上的旗帜,旗帜本身有没有战斗力都无所谓,但只要立在那里就能带来士气和战斗力。我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影响风气。我个人比较喜欢把所有东西都尽量制度化,喜欢有条理有规则地处理问题,同时我崇尚优胜劣汰的原则,所以本行会只要精英。但是,必须搞清楚一点。只要精英不是说把普通人拒之门外。而是有选择的安排精英能力从事精英事业。通常所说的废人并非没有,但绝对不多。一个人多少会有一两样特别擅长的事情。本行会比别的行会优胜的地方就在于我们能找到会员擅长的东西,然后让他只做与之相关地事情。这样选择的结果就是,看起来大家都能以精英般的效率办事,其实我不过是招了群普通人。

    龙缘有句广告语:“强大来源于专业。”用在我们冰霜玫瑰盟也一样合适。本行会的玩家除了少数像红月这样什么都比别人强的真正精英之外,大部分人都是依靠专业来显示他们地精锐之处的。绵羊虽然软弱,但如果它能一直用犄角对着豺狼,那豺狼也只能选择退避。

    我带出的精英骑士团中大部分都是普通人。我们行会收人的时候审查的重点是人品、性格和智力,平时表现出来地战斗力只做参考。这些骑士原本可能都是一般人,但进了行会之后就开始接受专门地训练。他们都是集中在一起练级,各种技能的学习都是经过特殊安排和指导地,装备的供应也是行会里特意分配的。大行会的好处就是可以在内部协调各种装备的分配。

    经过我们的安排。现在的精英骑士团已经基本舍弃了全面发展个人实力的方法,而是让大部分人专门训练强大的正面突破能力,另外让少数有天赋的人训练各种辅助能力,这样我们就有了一支专业的骑兵团。由于大部分人都不用分心训练辅助技能,所以精英骑士团骑士们在战斗力方面远比一般行会的骑士要强出一大截。

    立在道路两旁的法国玩家听着隆隆的马蹄声。看着眼前整齐划一的骑兵队有如钢铁洪流般从面前奔腾而过。立刻就被那股杀气震慑住了。当然,他们感觉到的杀气不是心理作用。而是我们行会的特殊能力。本行会由于是中国地区霸主行会,所以系统赋予了我们一项特殊能力----杀气。凡是本行会人员的团队行动,只要人数超过一百就会出现杀气,而且随着人数的多少会有所变化,人越多杀气越强。这种属性作用在中立方的玩家身上表现出来的现象就是对方会感觉到气温降低,有种很冷的感觉,还有就是会觉得身上像过电一样,全身的寒毛都会立起来,而且呼吸会变的略微有些急促。如果是敌对方的人在附近,那除了会感觉到以上感觉之外,本身的力量和敏捷两项属性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如果是敌对的NPC还会出现士气低落的现象甚至有逃兵出现。

    地区霸主行会这个头衔虽然给我们行会带来了不少麻烦,但有这一条追加属性就已经值回票价了。今天我到了一千多人出来,数量早过一百了,杀气水平比基础值要高的多,道路两边的人都忍不住感觉到骨头眼子里往外冒寒气,有些人甚至忍不住哆嗦起来。

    一千多重骑兵的集体行动不可能没有人注意到,而我也没打算隐藏什么。这次是去找人家行会算帐的,没必要太小心,反正对方行会在那里又跑不掉。

    做贼心虚这种心理作用是贼多少都会有点,爱莎盟现在就已经乱成了一团。

    “我早说过冰霜玫瑰盟的东西碰不得,你们偏不信,现在好了。人家找人门来了,你们说怎么办吧?”罗德里克用力的拍着桌子大声质问房间里的其他人。

    轰的一声巨响,坐在罗德里克对面地骑士把桌面拍陷下去了一大块。“事后屁多。当初你干吗去了?我们说能赚到大比好处费的时候你干吗去了?现在知道来找我们说事了?”

    “好了。全都给我安静。”坐在长桌尽头的女骑士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敌人还没到你们自己就先吵成这样,这仗还怎么打?现在是追究责任地时候吗?你们地脑子都拿去喂牛了吗?我召集你们来讨论接下来的应对策略,你们吵什么吵?谁能把这次的事情顶过去才是英雄,其他的说什么都没用。”

    “可我们这样的实力,欺负一般小行会还可以,冰霜这样的超级行会,我们恐怕……?”一个法师涵蓄的小声提醒着大家现下的状况。

    一名可爱地法师MM忽然说道:“爱莎姐姐,要不然我们跑路吧?”

    “跑?”那名拍桌子的骑士立刻反问道:“你说往哪跑?我们这么大的行会又不是几个人。到哪里不得被发现?再说如果一天到晚逃跑我们以后还怎么练级和赚钱,更别提发展行会了!”

    小姑娘听了骑士的话仿佛受了委屈似的嘟囔着:“那也总不能坐在这里等着人家打上门来吧?”

    罗德里克忽然试探性的询问大家:“要是我们能把东西还回去再赔偿一些损失呢?”

    爱莎伸出了三根手指。“第一,东西已经卖给狮心会了,虽然货还没送过去但人家钱都付了,反悔的话不用冰霜玫瑰盟出面,狮心会就先把我们撕了。第二,冰霜玫瑰盟一项被称为瘟疫,虽然带有贬低的成分。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个行会地强大与处世风格。你认为他们有可能接受我们的道歉吗?第三,我们再弱也是二线行会中的排头兵,和一线行会没法比,但也绝对不是那些垃圾行会,你认为如果我们这么容易低头以后还有的混吗?”

    “就是。要当乌龟你自己去,别拉我们一起。”脾气暴躁的骑士生气地骂道。

    长桌另外一头坐在阴影中的一个人突然发出了声音。“为什么你们不试着抵抗呢?”

    “既然没有胜算,那为什么还要去做无谓的抵抗?”

    “垂死挣扎你们都没听说过吗?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只要愿意抵抗,再困难也不会毫无胜算的。”

    “我们是法国人。你们中国人的那套东西我们不懂。那什么虫地理论我们暂时还接受不了。”

    阴影中地人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光明之中。如果我此时也在这里大概会立刻和他打起来,因为这家伙正是鬼舞者。

    “如果你们愿意抵抗的话,我想我可以帮你们拉到外援。”

    “哦?”骑士也站了起来。“你说地是真的?你能找到什么人来帮我们?对方的实力如何?能挡的住冰霜的人吗?”

    “帮手的来历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们,但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愿意,人马上就可以到。至于说实力,虽然无法和冰霜的人正面抗衡,但我相信冰霜不会把整个行会都拉来,顶多是一支小部队,所以挡住他们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爱莎并没有马上兴奋起来,而是小心的问道:“可如果挡住了第一拨攻击,难道冰霜就不会增加人手来第二次吗?”

    “但如果没有这第一次的成功你们就什么也不用考虑了,因为冰霜肯定会把你们行会踩成碎片连渣都不剩一点。”

    可爱的法师MM也站了起来怒视着鬼舞者。“你最好马上离开我们的行会,这一切的起因都在你那里。本来我们行会发展的好好的,都是你突然跑来要卖我们什么情报,让我们利用本行会的传送阵桥接技术窃取冰霜玫瑰盟的魔晶石,结果偷回来才发现根本不是白魔晶石而是七彩魔晶石。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搞到现在这个地步?那什么七彩魔晶石我们之前连见都没听过,看冰霜玫瑰盟这么大反应就可以知道那东西对他们是多么的重要了。现在你又鼓动我们和冰霜对着干,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鬼舞者皮笑肉不笑的继续说着:“你不用怀疑我的用意,而且现在你们也已经不需要关心这些了。不按我地计划你们马上就会完蛋,听了我的计划也不过是可能完蛋。你们觉得是马上完蛋好还是之后有些微的转机好呢?”

    “我们……!”

    “报告!”就在爱莎即将做出决定之时大门忽然被推开了,冲进来地玩家没等爱莎询问就立刻说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我们刚接到消息。天宇城出来了一支一千多人地骑兵队伍。带队的是紫日本人。”

    “紫日亲自来了?”房间里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不光亲自来了,而且带出来的据说是冰霜玫瑰盟的精英骑士团,这支骑士团以前和德国的白银重装骑士团正面干过。”说到这里报信的人顿了一下,其他人立刻询问结果如何。报信的人喘了口气才继续说道:“跟砍瓜切菜一样,白银重装骑士团以前是德国排名第一地骑士团,铁十字军就是因为自己没有部队能对付他们才请冰霜帮忙的,结果整个白银骑士团都被打散了。据说当时的战损率是七比一,白银骑士团损失七个人才能让冰霜的精英骑士团损失一个人。战斗力可怕至极。”

    可爱的法师MM也点点头:“这支队伍我以前听说过,据说是冰霜玫瑰盟专门针对大范围的骑兵团战而训练的先锋骑士团,正面突击力无与伦比,正面碰撞没有东西能撑的过一轮冲击。偏偏我们是防守一方,根本没地跑,想玩运动战也没指望了!”爱莎忽然瞪着鬼舞者质问道:“你之前来报信的时候怎么不说来的是紫日和这支精锐骑士团?”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鬼舞者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我能来通知你们冰霜要来袭击已经算是对你们不错了,再说我来的时候也只是刚知道他们发现了是你们干地,并不知道他们会派什么人来啊!”

    “哼。人话鬼话都是你说的,我们爱莎盟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可爱的法师MM终于发飙了。

    鬼舞者不为所动的继续道:“你可要想好了,别等我走了再回来求我帮你们。之前你们还有可能靠自己挡住这第一拨攻击,现在既然来的是紫日和冰霜玫瑰盟地精英骑士团。那我看没有我地援军你们就只能等死了。”

    “说的不错。”突然出现地声音把房间里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你是谁?”爱莎紧张的问道。

    鬼舞者看到来人反到放心了不少。“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来自日本的鬼手信长,他可是和紫日打过多次交道的,这次我就是请他来帮助你们抵抗紫日的入侵的。怎么样?你们到底是想坐着等死还是要和我们一起抵抗?”

    鬼手信长跟着说道:“难道你们怕了?”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该不该为之战斗的问题,如果能不战斗我们为什么要做无意义的事情?”

    “哈哈!你们还真是异想天开啊!”鬼手信长嘲笑道:“不抵抗你们指望什么生存下去?难道你们把希望寄托在紫日的手下留情吗?或者是你们打算向他跪地求饶?别做梦了。紫日如果那么好蒙混就不是紫日了!”

    爱莎还在犹豫。但时间是不会等她的。第二披报信的人很快冲了进来。“会长,冰霜玫瑰盟的队伍离我们只有一百多公里了!”

    “什么?怎么会这么快?”

    “他们全是骑兵。况且冰霜玫瑰盟的坐骑是一种叫做天马的神兽,尽管名字叫马,速度和负重力却远比战马要厉害的多,而且据说天马其实是会飞的,只是重骑兵的装备太重,所以不能经常飞行,但短距离的飞行却绝对没有问题,因此我们的城墙恐怕……”

    报信的会员的意思很明显,爱莎他们全都瞬间反应了过来。罗德里克焦急的问爱莎:“没有城墙我们不是更难抵挡他们地攻击了吗?”

    可爱的法师MM并没有像大家一样惊慌。“我看让他们冲进来到也没什么。城里到处都是建筑物,他们的重骑兵只适合野战。一旦进入市区我看未必就是我们地对手。”

    鬼手信长冷笑了一声:“小姐你肯定是没有见过紫日地战斗方式,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不能在开阔地将他围死。然后以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压制他的特长的话。一旦被他近身,那就彻底没指望了。除了像我这样一等一的高手可以和他过上几招之外你们根本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好大的口气。”罗德里克气愤的指着鬼手信长地鼻子骂道:“你们日本人要是厉害也不会让中国人把半个国家都占领了,不要光会逞口舌威风,有种去和紫日拼出个高低贵贱来,胜了你说什么都行,败了就不要在那里放屁。”

    “好,你有种自己挡紫日的攻击,老子不伺候了。”鬼手信长气愤的转身就往外走。

    看到鬼手信长真要走了那个长相斯文的法师赶紧上去拉住了他。“慢着慢着。大家都是来商量如何硬度紫日危机的,不要搞的自己人先打了起来吗!我看这样吧!会长你做个决定,如果要打,我们就请鬼手信长帮我们一起对抗紫日,如果不打,那我们马上送鬼手信长离开,不能让他们受到牵连。”

    爱莎看了看法师,然后犹豫了好一会才一咬牙喊道:“传令。封闭城门,一级临战准备,所有NPC卫队给我上城墙,坚决要挡住冰霜玫瑰盟的冲击。”

    鬼手信长和鬼舞者听到爱莎的决定后互相看了一眼,跟着一起露出了得意地微笑。鬼手信长跨出一步故做豪爽的说道:“爱莎会长。你这样的防御是挡不住紫日的,还是让我来帮你安排军队吧?”

    爱莎看了看鬼手信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所有部队暂时听候鬼手信长的调遣。”

    “那我这就去安排城防。”

    一般地战马一小时能跑四十公里就算比较不错的了,毕竟战马不是野马,它们背上可还骑着连人带甲一百多公斤的骑士。所以速度不会太快。但是我们行会的坐骑不是战马而是天马。天马最大的优点就是负重能力强,驮个七八百斤还能跑地颠颠地。根本不把背上的骑士当回事。我们地骑兵大队虽然全都是超重装骑兵,但在天马的帮助下依然可以轻松的上了二百公里的速度,愣是把沿途遇到的骑士们羡慕的口水都流了下来。不过,旁人羡慕归他们羡慕,我却是郁闷到死。重骑兵的速度对一般玩家来说那绝对是风驰电掣,可我以前都是单干的。夜影的速度那是天马能比的吗?再说我有时候赶时间连夜影都闲慢,骑着飞鸟那就是一小时一千多公里的速度,现在这二百公里的速度实在是跟散步没多大区别。

    憋着郁闷在马上颠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看到目的地了。眼前的城市叫做爱莎堡,属于爱莎盟,当然也就是我们这次的目标了。秉承欧洲建筑的一贯风格,爱莎堡基本上已经被修成了个大碉堡,而且是特巨型那种。高大厚实的城墙将整座城堡包围的死死的,从外面什么都看不见。我利用烛蜂侦察了一下大致的情况,结果发现这座城堡的面积还相当不小。以爱莎盟这样一个行会来说,能修出这么大的城市着实不容易,可惜今天之后大概除了一堆烂石头就什么也剩不下了吧!

    “会长,你的召唤生物侦察的情况如何?”我的骑兵队张策马走到我的身边问道。

    我用手点了几个方向。“那里、那里、那里各有一门魔晶大炮,城墙顶上放着一排普通火炮,城墙里还有少量投石机。防卫部队人数在五万左右,但搞不清楚具体等级。不过有点很奇怪,防卫部队里居然有很多日本人。”

    “日本人?”

    “嗯,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怎么会有日本人在里面的,不过我想有他们在肯定没好事。”

    骑士团的副团长走到我的另一边问我:“敌人有五万多,我们才一千二百人,是不是太少了点?”

    “正面硬碰德国第一骑兵团你们都能打出七比一的战损,对付一个法国的二流行会。四十比一地战损应该不成问题吧?”

    “可当初是在平原上作战,适合我们发挥,再说四十比一是不是也太多了点?你让我们一个打十个我没意见。可是一个打四十个。这个未免太夸张了!”

    “放心,又不是就你们这一千二百人。我还有一万多麒麟武士可以配合你们攻城。虽然他们只有七百五十级,但他们的坐骑单拿出来也是七百五十级的生物,二合一按七百五十级算绝对是隐藏了大部分实力地。我相信我地一万麒麟武士拼掉一万多敌人是肯定不成问题的。我其他的魔兽和我自己加一起缠住几千人应该也没问题,你们一个人对付三十几个绝对小意思啦。”

    “那好吧。不过会长我可先说好了,万一打败了我们可不负责。是你硬要我们攻击的,按照我们的计划,这种规模的敌人至少要再多带一千人来才有胜算的。”

    “安啦!我又不是傻瓜。难道让你们硬冲吗?你等着看好戏吧!”

    其实正副团长说带的人不够是正确地,我也知道这点人确实是少了点,不过原因不在我这里。来这里之前其实我已经让军神把这个爱莎盟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按照正常情况来计算我带的人绝对是够用了,问题出在那些日本人身上,我原先的计划中可不包括他们。不过作为一个统帅最起码要做学会稳定军心,如果我自己都一副心虚的样子,那后面的骑兵更不敢冲了。不过我也不是在这里强撑脸面。真要打不过我不会硬拼的,本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面对这种情况,解决的办法就是改力敌为智取。原本按我地计划,这些人手足够一鼓作气打下爱莎堡了,所以当初我完全没想过什么计划。这不是我偷懒。而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就好比一个人打算捏死一只蚂蚁,难道在动手前还要精心的计划一番不成?不过现在我蚂蚁突然变成了豺狼,那就不得不动脑子想办法了,我可不想和豺狼拼个你死我活。

    稍微观察了一下地形之后我向前招了招手,骑士团团长立刻凑上来准备听我的安排。“通令部队。后撤两公里。”

    “啊?”团长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了。“是。”说完他立刻转身对着后面大喊:“全体都有,向后转。后队变前队,全军后撤两公里。”

    爱莎盟的人此刻正站在爱莎堡地城墙上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不过现在他们全被我的举动搞糊涂了。眼看着我带着大队人马气势汹汹的杀过来,却在城外停了几分钟后又掉头回去了,就连鬼手信长都被我搞蒙了。他们这是要干吗?”鬼舞者拉着鬼手信长问。

    鬼手信长摇了摇脑袋。“鬼知道他们在干吗。紫日这家伙……狡猾狡猾的!”

    鬼舞者疑惑地再次看了看城外地我们,然后又低头沉思了一会,最后又看了看周围。“啊!”他突然大喊了一声。

    鬼手信长和爱莎盟的人都被这一嗓子吓地一哆嗦,那个法师MM生气的拍了鬼舞者一下。“你干什么?想吓死我啊?”

    “不是。”鬼舞者根本没管别人气愤的眼神,而是急急忙忙的喊着:“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快,去把所有的大炮都从炮位上拉出去,全都拉进防护掩体。”

    “为什么?”小MM显然还没明白过来原因,不过她不明白有人明白。

    鬼舞者和我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鬼手信长在这方面的经验可能都不如他,不过他们毕竟都和我的部队交过手,所以非常了解我的作战风格和各种属性特长。现在他们都想明白了原因,所以慌慌张张的让人赶紧保护大炮。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关键是爱莎盟的人不了解我的作战风格和能力。以鬼手信长和鬼舞者的见识肯定是知道我有办法侦察城市布局的,而且他们知道我有只魔宠叫坦克,并且这只魔宠具备超远距离攻击的能力。鬼手信长带了大量地部队来增援爱莎盟,所以他理所当然的知道我的部队肯定是没带够,而他也清楚我们行会地人员战斗力都很吓人。一旦近身那就是一场单方面地屠杀。所以,真正能危险到我们的就是那些大炮。如何能在我们冲进城墙之前将我们的人数削减到对方能接受的范围内,这才是这场战斗的中心。现在看到我们掉头往回跑。鬼舞者和鬼手信长自然马上想到了我是打算躲到大炮射程外用魔宠和城里的大炮对射。希望借助远程火力提前破坏他们的大炮。

    事实也正如他们的猜想,只不过他们也太高估坦克地射程了。坦克的魔晶炮是吞噬了真正的魔晶大炮后演化出来的,射程方面不但没有增加反而比正规的大炮还要略近一些,所以我根本没指望用坦克的大炮和城里的跑群对轰,我的想法是让坦克随便乱开跑,然后趁着混乱自己一个人潜入城市。和我打过仗地人都知道,让我一个人进城,后果不堪设想。别忘了我可是能随时召唤一万多麒麟武士的。用他们来暂时抢夺城墙和城门的控制权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只要能控制住那些大炮,外面的骑兵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冲了。

    鬼手信长那边刚把大炮拉到掩体门口就看到一枚紫色地光球飘飘悠悠的飞过成了城墙落向了后方的一座房子。“卧倒!”伴随着鬼手信长的叫声,很多人都被突然出现的冲击波掀翻在地,附近地房屋像被台风蹂躏过地茅草屋一般,整个房顶连着半面墙都不知去向。

    “呸呸……!”法师MM吐掉嘴里的灰尘从瓦砾下爬了起来还心有余悸地问道:“这就是魔晶大炮的威力?”

    “你们没见过?”鬼手信长反问道。

    谁知道小MM却真的点了点头。“我真的没见过。本行会一共就三门魔晶大炮,而且从来没开过炮。你也知道那东西用魔晶石做能源,开一炮就得好多钱,我们哪舍得乱开炮玩啊?”

    鬼手信长点点头没对这事做太多关注。因为他正在想别的问题。“没道理啊!炮弹怎么会落在掩体这边呢?难道紫日连我们来不及把大炮搬进掩体都能算到?不……绝不可能,紫日没这么聪明。”

    “你在那嘟囔什么呢?”小MM问道。

    “我在想为什么炮弹会落在这里而不是原先炮位上。”鬼手信长随口说了出来,本来也没打算得到答案,谁知道小丫头还真回答出来了。

    “这还不简单?肯定是打偏了呗。”小丫头得意扬扬的说道。

    “打偏了?”鬼手信长仿佛被人敲了一棍子般突然醒悟了过来。“对啊!就是这样。不是他不想瞄准,而是射偏了。那就是说这里超出了他的极限射程。所以没办法控制准头。哈,原来紫日的魔宠没有那么远的射程。快,大家快把大炮推回炮位。”

    虽然鬼手信长最后还是反应过来了,不过这一来一回确实耽误了不少时间。在大炮推回炮位的过程中我这边已经连发了十几炮了,爱莎堡里现在已经多了好几片废墟。而且还让我们意外的蒙中一门正在往回搬的魔晶炮。结果使爱莎堡的魔晶大炮的数量由三门变成了两门。

    好不容易让大炮重新归位,鬼手信长刚准备下令还击。忽然发现眼前人影一闪,跟着就看到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已经刺到了面前。慌乱中鬼手信长也顾不得高手形象了,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但他却再次失算,因为我这剑压根就不是冲他去的。

    鬼手信长翻身站起之后发现我根本没追他,而是继续向前,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赶紧对着前面大喊:“护炮。”

    一名爱莎盟的战士立刻挡在了我与魔晶大炮之前,但我根本没有丝毫的停顿。就在我们即将接触的瞬间,我略微向右让了让从他侧面闪了过去,同时左脚勾住对方的脚脖子略微一带,然后那个家伙就摔了个大马趴。我毫无停顿的冲到魔晶大炮面前,抬手就是一剑。旁边一名战士横剑来挡,却只听嚓的一声,他的剑和半截炮身一起滚了下来。

    战士拿着半截断剑愣在了那里,我顺脚踹了他一下,直接把他从城墙上送了下去,估计摔不死也差不多了。后面的人看大炮已经废掉了立刻转而冲向另外一门大炮准备拼死保护住这最后的一门魔晶大炮。即使对我们这样的大行会来说魔晶大炮都是需要悉心呵护的宝贝,像爱莎盟这样的行会能置办一门那更是不容易,这一转眼就报销了两门,哪能不拼死护住硕果仅存的这最后一门魔晶大炮呢?

    刚刚被我逼开的鬼手信长趁这个时间也赶了上来,他再次冲前打算阻止我的行动。我根本不看他,凤龙空间的出口在我的背后无声的张开,两柄蛇剑从黑洞中探出刚好架住了鬼手信长的长刀。

    “想和主人打就先过我这关。”夜月震开鬼手信长的刀后整个跨出了凤龙空间。

    鬼手信长看到夜月立刻大声提醒附近的人:“全都小心,紫日开始召唤魔宠了!”像他这种经常和我打仗的人最怕我召唤魔宠,因为我每次召唤魔宠如果不是正好克制他们,那就一定是一出一大群,反正总没好事。这次我也没让鬼手信长失望,夜月身后还跟着四头巨龙,庞大的身躯带来了强大的破坏力,瞬间将城墙上清理出了一大片无人区。大地之门在无人区内突然开启,斯哥特带着铃音骑士和麒麟武士迅速冲了出来。大队人马在巨龙的开路之下迅速控制了城门,同时还分出两队分别沿着城墙向两边攻击,沿途遇到的火炮都被麒麟武士扔出了城墙变成一堆废铁。

    爱莎盟的人怎么也没想到开战还不到半个小时战况就急转直下,城墙转瞬之间易手,而他们的人则被大量瓦砾和自己的人堵在后面过不来,战场前方出现了短时间的兵力真空。

    “哈哈,我就说我带的人一定够用吗。”看着城内的情况我已经基本确定攻下爱莎堡只是时间问题了。不过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尽快找到我们行会的那批货到底在哪,还有就是如果能发现从传送阵中窃取物品的秘密就更好了。

    趁着人群混乱,我利用幻影的瞬间移动到了城墙下,然后又移进了一座半塌的房子切换到了银月状态又跑了出来。鬼手信长认识银月,爱莎盟的人可未必认得,再说鬼手信长现在也没空过来找我了,单靠他一个人能不能挡的住夜月的蛇舞剑还两说呢,哪有空管我啊?

    “站住,你是什么人?”我正蹑手蹑脚的向城市的另一半跑,忽然被一个清脆的声音叫住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