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国器不是那么好拿的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现在一切都很清楚了,我的任务从一开始就别篡改过,任务目标根本就和这个该死的海之魂毫无关系,女娲之所以设置了这么个任务纯粹就是在麻痹我的神经。  这种任务其实很像我以前学过的特级间谍训练科目,其内容就是训练间谍当一切都不可靠时依靠自己的判断确定事情的真相并找出解决办法。  女娲在之前给了我假的任务和错误的任务目标,这就是一个错误的,而我如果顺着这个错误的一直走下去最终也只能走到错误的终点,任务的关键根本就不是找到终点,而是跳出任务。  现在最难的部分我已经做到了,那么剩下的就是去完成最后的那部分了。

    想来想去还是先靠偷袭尽量杀伤鬼舞者的外围人员比较实在,最后鬼舞者本人靠偷袭可能有一定困难,但那个可以等到时候再想,说不定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我就能想到好办法也不一定。

    鬼舞者可能是得到了被我杀死地蛋白的提示,很快他就把队伍收拢了起来,我的偷袭变的越来越困难。  正当我踌躇着到底要怎么对付剩下的敌人时,突然听到背后有声音。  刚一回头我就愣住了。  “老婆?你怎么跑这来了?”

    我一边擦拭着匕首上的血液一边说道:“我说你冒充什么人不好。  非要冒充我老婆。  你要是变成鹰或者红月,一时半会我还真不一定认的出来,可你非要冒充玫瑰,那是根本没可能地事情。  要是连自己老婆都认不出来,你认为我还能得到这种东西吗?”我说着亮了亮手上的爱之环。  这东西可能是女娲唯一没给我扒掉的装备了,不过这可能是因为爱之环是直接作用于灵魂的,所以不会受到影响。

    那个假的玫瑰捂着自己喷血的脖子,听到我的话忍不住身体一抖。  我笑着说道:“你是蛋白。  刚刚被我杀了之后复活过来居然又变个样子跑了回来,装傻子不行,难道你以为装我的熟人就行了?告诉你。  除非你在我面前不动不说话,不然我肯定能确定你是不是假扮的。  这次被杀了就老实点放弃任务吧,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任务,我不怪你,但你要是再回来可别怪我做完任务以后找你麻烦,等到那时候你可能就要准备回新手村重新深造了。  我想你也不想发生那种不愉快的事情吧?”

    啪啪啪啪。  我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背后响起了一串掌声,不用回头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干脆不再回头,而是故做高深的样子低头在蛋白的尸体上翻了翻,同时背对着鬼舞者说着:“偷听别人的谈话可不是好习惯哦。  ”

    “信不信是你的事,但最后结果如何还得做了才知道。  ”

    一个战士职业者当先冲上来一剑刺了过去,我微微一侧身让开少许,右手一抬握住那家伙的手腕顺着他地力量猛的向前一送,那家伙被我的牵引力加上自己的力量带的顿时失去了平衡整个冲了出去。  轰的一声这家伙一头撞在了前面的大树上。  跟着又被树干弹了回来摔了个四脚朝天半天爬不起来。

    跟在鬼舞者身边的一个家伙立刻叫嚷道:“靠,跟公园老大爷学过两天太极就了不起啊?你把我们当白痴啊?”

    其实要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我也不想用太极地。  但现在这种情况除了这个我好象还真的没有什么可用的招数了。  没有属性点在现实中不算什么,但这是游戏。  人家都有我却没有,这就好象别人都开着作弊器,我却只能靠自身实力,那怎么可能简单的获得胜利?但太极不一样。  太极讲究用气不用力,重意不重行。  我现在就是没力没行,只能用气用意,刚好适合我发挥。

    那个最嚣张的小喽喽立刻叫嚣着冲了上来,他到是很聪明,老远地就先甩出一道剑气。  这种状态下还拿技能攻击我,这家伙的卑鄙可见一斑,但我虽然属性没有。  反应却不慢,他技能还没出手我已经先发现了他的意图开始闪避了,所以等他真发出技能我已经不在攻击点上了,那种技能自然是碰不到我的。

    趁那小子还没爬起来我立刻翻身跳到了他地背上。  手中匕首对着他的后劲一刀插了进去,他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地身体在这一刀之后立刻猛的一弹。  然后直挺挺的趴了下去。

    鬼舞者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再次一挥手。  “一起上。  这不是格斗比赛,不用跟他讲公平。  ”

    就在我以为自己的任务要失败的时候突然一个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大威天龙拳第三十一式——地龙翻天。  ”听到这个技能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落下的是谁了,但是我现在反而更担心起来,因为真红的技能向来都是威力大的吓人,而她又是落我身边,我现在可没什么防御,被她擦一下也得去掉半条命。

    “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什么祭坛?”

    “那这边怎么办?我的任务好象是消灭这里的全部敌人。  ”

    “那到也是。  ”

    大屠杀三十秒都没用到就结束了,除了鬼舞者顶了两拳之外没有一个人能顶过一招。  搞定这边之后真红立刻飞到了我地身边。  然后拿出一根卷轴扔到了我的怀里。  “这是给你的。  ”

    “女娲娘娘的那位二百五女侍给的,好象是任务的一部分,但是她之前忘记给你了。  ”

    尽管这句话并没有直接说明什么,但起码它指出了任务努力的方向。  如果我一开始就有这根卷轴,我绝对不会被蛋白骗的团团转,至少我能提前一半的时间发现她是个间谍。  我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平息了想掐死摩菱的冲动,但她是女娲的侍女。  这种愿望大概永远也不可能实验了,所以只能咬牙忍了。

    “对了真红,你们两个接的是什么任务啊?”

    真红话音刚落我们身上突然亮起了一层粉红色的光芒。  跟着画面一闪我们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巨大的祭坛上了。  这座祭坛非常简单。  白色的石制地面组成的石台中央是一个直径足有十米的巨大水池。  水池上方大约四米左右的地方悬浮着一只金色的圆环。  圆环的内径大约有七米左右,环面宽度约一米。  厚度在十公分左右。  金环的表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不知名文字,看上去很神秘的样子。

    我看了下周围的情况就明白了金币的意思,显然她们两个之前就是要带我来这,不过按说路途还有一段。  没想到会突然就被传回来了。

    “哦,谢谢。  ”

    女人注意到我总是盯着她。  立刻嚣张的呵斥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女人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备,然后很得意的解释道:“这是美国国器,你之前可能见到过,不过现在它换主人了。  ”

    “我不清楚。  ”我赶紧大喊起来。  这种时候不把事情都搞清楚可是要吃亏的。  本来喊完之后我以为金环会给我解释一下,没想到它居然连理都不理我。  “难道这只是段录音?”

    金环似乎真的是录音,对我和金币的话根本就毫无反应,依然继续说着:“你们到来这里就是要考核你们是否值得国器信赖和帮助你们,因为国器是用来抵抗别国入侵的装备。  所以考核地标准就是别国的国器持有者的战斗能力。  ”

    果然,它根本不是录音。  “测试标准很简单,一会我会将你们全部传送到任意一个地点,之后你们将开始随意混战,但战斗中禁止脱离传送点半径三十公里范围内。  否则算弃权。  ”

    “测试结果将按照多个标准来测定。  首先,最先淘汰的十人将失去国器持有者身份,新的继任者将由这十人所在国家的其他国民竞争获得。  在十人淘汰完成后各位依然要继续战斗不要停下,我将记录十个最先被淘汰掉全部国器持有者的国家,此十个国家最先被淘汰的国器持有者将要负责抽选一项国家惩罚。  在此之后你们依然不能停战,我将再次分别记录最后被淘汰地十名国器持有者和最后保留完整建制地十个国家,这十个国家的最后被淘汰者将负责抽取一项国家奖励,而最后被淘汰地十名国器持有者将根据退出顺序领取各自的奖励,也就是说本次筛选不战斗到最后一人是不会结束的。  那么,要求都明白了吗?”

    “这就看你们的运气了,不过我想这种可能性很低,况且你们可以选择先杀光对方的行会人员吗。  我相信以你们的战斗力来说,一般玩家是很难插的上手的。  ”

    “那得看你运气,如果真的把你传送到了那附近只能说你比较走运。  ”

    “当你进入任务地点后会进入完全体状态,女娲给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会得到全部属性,同时奖励也已经发放到了你地帐号上,之后你会体验到的。  ”

    “那么,传送开始。  ”

    我正观察着地形真红和金币却突然退到了我身边背靠着我戒备了起来。  金币看了看周围问道:“这什么情况?”

    我无奈地笑了笑:“知道什么叫树大招风吗?现在就是了。  ”

    日本目前的国器持有者是三人,鬼手信长首当其冲,但他身上的装备却不是国器。  因为许愿果实地愿望被我破坏了,他没能把身上的装备国器化,但是他和我一样有一件独立国器,就像我的神器四方尊一样,这东西单件成套,一件就是一套国器,所以尽管穿的不是国器鬼手信长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国器持有者。  另外两名日本国器持有者和以前也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位就是那位曾和我有过接触的红莲凤凰小姐。  只是我不太清楚为什么她那一身火红色的装备居然和上次见面的时候变了这么多,虽然样式还很类似,但感觉气势上比之前要张扬的多了。  还有一位国器持有者是个女性忍者,但是她地装备比较惨,尽管是国器却不全,本来鬼手信长就是打算先把自己的装备转化成国器再帮这个家伙把装备完整化的。  没想到第一步就被我捣乱给破坏掉了。

    印尼这边的就俩人,而且上次我们还交过手,记得其中一个好象是叫瓦利马,不过我已经自动把他们两个排除在威胁之外了,这俩根本就是垃圾,我一只手就稳赢了。

    场面上局势如此紧张,搞地谁也不敢乱动。  虽然大家都认为自己比较强,可我们能混到这份上也都不傻,谁都知道附近的人没谁是软蛋,一旦真动起手来那都是惊天地地高手,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  场面就在这种异常的低气压中凝固了下来,谁也不想第一个打破僵局。

    那个声音见我没回答立刻又问了起来。  “是冰霜的会长紫日吗?”声音的主人是个年轻人,这小子居然无视周围紧张的气氛向我走了过来。

    那家伙被我地话吓的停了下来,但是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而是问了起来。  “怎么了?你们这是……?难道这些是你的敌人?”

    “这?”少年愣了一下。  “这是邪恶荒原啊。  ”对方一脸迷茫的不清楚我为什么问这个。

    真红也得意的道:“就算没有增援,至少我们也不用担心别国人来捣乱了。  ”

    鬼手信长皱着眉头看了看天空,结果果然注意到了我们头顶全是云,根本看不到太阳。  这样的环境对他们忍者虽然没有削弱作用,可增强了我之后一样等于间接削弱了他们。  本来他们就对战胜我没什么把握,现在这个环境搞的他更加担心起来。

    鬼手信长听了他的话得意的嘲讽我:“看来你们中国人都不怎么买你地帐啊?”

    “哈哈哈哈……”我大笑着对那个青年道:“说的好,不过我劝你和你的朋友最好还是退远点,你现在看到的这些人中最差的一个也能轻松干掉你们全部,所以你最好还是不要过来添乱了。  ”

    真红一边戒备着附近地敌人一边道:“平时是不多见。  不过今天不一样,我们在做国器持有者测试,这里全是世界各国的国器持有者,你认为你有插手的可能吗?”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然后将永恒向天上一扔,一道旋风卷过我的身体,我立刻切换到了银月状态,国器可是在银月身上,紫日这个大号不算国器地。  当旋风卷过之后周围的人只看到七彩的法师袍随风飞舞,我伸出手,永恒刚好重新落回我的手中。  “想死的尽管放马过来。  ”

    “地龙爆。  ”真红拍飞子弹之后突然一拳重击在地面上,枪神脚下立刻轰的一声整个爆了开来,结果把他整个人都给炸飞了出去。

    “啊!”鬼手信长还没冲上来就被一道光束炸飞上了天,但是跟在他身边的红莲凤凰却突然从他背后晃了出来一个纵跃向我头上跳了过来。

    “这是还你地。  ”眼前地人就是那个印尼的国器持有者瓦利马。  我们都没想到他居然会地形术。

    瓦利马看一刀不中立刻再次挥刀砍了上来,真红发现我的危险可是却没办法回头帮忙。  她怒火中烧地瞪了眼前的女忍者一眼。  然后猛地大叫了一声:“天威——神龙完全体。  ”

    之前叫嚣着要抢装备的那些中国玩家全都吓傻在了当场,他们以前只知道国器很厉害,可他们一直只是以为国器的伤害大一些,从没想到威力会大到这种程度。

    金币看了看我,然后将天尊剑向天上一指。  “天尊——完全体模式。  ”一道天雷突然从天而降正中天尊剑的剑尖,跟着电弧由剑身传入了金币的身体。  金币身上的天尊套装突然整个一闪,然后她整个人都悬浮了起来,周围一圈蓝色的电弧围着她不断游走,仿佛天神下凡一般气势惊人。

    枪神看到我们变身也吓了一跳,他立刻把自己的枪对准了我。  “神枪——攻城模式。  ”他的火枪突然开始不断的展开伸出很多奇怪的组建,整支枪瞬间增大了好几十倍变成了一座炮台一般地东西。  枪神迅速调整炮口对准了我这边。  “破城炮全威力模式……发射。  ”

    但是,尽管这枪威力很大,却根本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我只是简单地看了一眼枪神地方向,然后随手一指,那枚可怕的子弹就在接触到我地手指尖所在的平面时突然停了下来。  整个空间都以我的手指尖和子弹的接触点为中心向外荡开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  这次的冲击波比之前枪神开火时的冲击波还要厉害百倍不止,强大的气浪将周围的人全部吹飞。  地面上的草皮和泥土全都像发了疯一样四散飞射。  根本没有东西能够阻挡这冲击波的前进。

    “你做了什么?”枪神目瞪口呆的看着我面前的大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强的攻击都被我挡了下来。

    枪神虽然气的七窍生烟却拿我没办法,不过他迅速恢复了过来重新跳回发射位置上喊道:“那么强的技能不可能能无限使用。  我到要看看你到底能挡几跑。  ”

    “对啊!那个混蛋是全游戏第一驯兽师,大家小心他的魔宠。  ”鬼手信长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茬,刚刚地气氛太紧张,大家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谁也没想到这方面地事情,现在看到我的魔宠吞了枪神才一个个反应过来。

    “想干掉我们也得有那个实力才行。  ”金币整个人都包裹在蓝色的电球之中向着红莲凤凰飞了过去,鬼手信长和那个帮助他们的韩国玩家都想上去帮忙,结果还隔着老远就被感应电打的无法靠近,不得不退了回去。  金币身上裹的这层电球根本就是个万能防护罩,不但能把外来攻击全部挡下来还能自动攻击靠近地敌人,完全的攻防一体。

    听到提示我立刻指着鬼手信长大喊道:“先干掉他,我们把日本也淘汰出去。  ”

    那个劈飞了鬼手信长的武士刀地家伙根本不说话,一剑之后立刻借着反弹的力量原地转了个身又是一剑斩了下来。  这下鬼手信长可不敢挡了。  他连忙闪身退到了一边。  日本武士这个职业虽然也算战士,但基本上可以属于敏战类职业,防御不高速度到还不错,险险的闪开了这一击。  那个武士一剑没斩中居然把剑砍进了地面中,整个地面都突然裂开了一道一尺宽几丈长的大裂缝,就这还是因为他发现没砍中之后收了力量的结果,不然估计这道口子搞不好能一直延伸出去几里远。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攻击我们?”红莲凤凰用刀指着那个挑飞鬼手信长的骑士问道。

    那个骑士看了她一眼,然后用骑士枪画了个枪花。  “德国国器持有者黑暗圣堂凯玛榴斯。  ”

    凯玛榴斯向我点了下头。  “会长说到了这边一切听您的指挥。  ”

    “那也是本行会的会员,他是条顿武士升级后产生的唯一职业暗殿内卫,他叫巴哈姆。  ”

    “明白。  ”凯玛榴斯和巴哈姆都是典型地德国人性格,接到命令立刻就开始动手执行。

    鬼手信长刚刚被挑飞时已经知道这次要倒霉了。  可是他知道归知道却跟本无力改变什么。  当他落地的时候真红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那个印尼地国器持有者还打算挡住真红给鬼手信长争取时间,但真红是那么好挡的吗?

    “各国国器持有者注意,第二个失去全部国器持有者的国家出现,现在等待该过最先退出的国器持有者抽取国家惩罚。  ”我听到这提示才知道原来印尼的人都挂光了,说实话这里这么多人我根本都看不过来,场上可谓是一片混乱,大家都在混战。  谁有空管别人啊?

    “哈哈,这群傻蛋还真够倒霉的啊!”

    金币看着我笑着说道:“放心,我的天尊完全体是……”一道金光闪过。  金币的声音嘎然而止,我和真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坠落地面却根本过不去。  帮不了金币就只能帮她干掉敌人报仇了,我顺着刚才的金光望了过去,结果正看到枪神举着枪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金币地光罩攻防一体,近战中可以说是无懈可击的技能,但她毕竟不是无敌,只要敌人将攻击力凝在一点在远距离定点突破就可以破她的这个防护罩,而枪神的武器和技能刚好就适合干这个。

    我扫视了一下战场。  然后接通系统帮助。  “请问我可否寻问下还有哪五个国家保留着完整建制?”

    看来这个保留建制地先后顺序运气占了比较大地分量,要不然我很难想象赞比亚和塔吉克斯坦这样的国家是怎么混到现在还能保留着全部国器持有者地!

    “召唤。  ”我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但就是这一声愣是吓的枪神和鬼手信长身子一抖。  他们俩可是都吃过我的苦头,一听我要召唤全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黑暗系?那就好办了。  ”

    我能想到保护德国的国器持有者,枪神自然也能想到要干掉他们让美国变成最后保留完整建制的国家,所以他立刻指挥着自己能指挥地动的人冲了上来。  最先冲到地是那个一开始我就注意到的美国国器持有者,就是那个体形像狗熊全身板甲的家伙。

    那个小巨人还没冲到凯玛榴斯面前就被一群麒麟武士给硬生生的撞倒在地。  接到命令的麒麟武士根本就不进行防御。  完全就是一副拼命地架势不管不顾的往上冲。  那家伙连续摆平了十几个麒麟武士后就被后来的麒麟武士按倒在地,然后七八个麒麟武士一起冲上去抱头的抱头抱腿的抱腿硬是把这个家伙给牢牢的固定在了地面上。  不光那家伙和枪神,连凯玛榴斯都被眼前的状况搞晕了,最后还是凌提醒了他。  “别发呆了,冲上去干掉那家伙。  我们这些召唤生物攻击力不够,伤不到他的。  我们可以用人数硬拖住他,你不用管我们地人,只管用最强技能招呼他就行了。  ”

    凌立刻道:“他们都是召唤生物。  死后可以再复活,他们淘汰掉无所谓,你们如果战死就会影响到最后的奖励。  ”

    那个美国的国器持有者被压在下面可谓是郁闷透顶,这么多人抱着他硬是拉的他站都站不起来,结果白白硬挨了一记敌人的最强攻击,虽然没有立即挂掉,生命值却掉了近四分之一。  此时周围的麒麟武士刚好都被凯玛榴斯的攻击连带伤害给干掉了,他立刻想要爬起来,可惜后面地麒麟武士又冲了上来,一大群人三下五除二又把他给按倒了。  这个倒霉蛋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凯玛榴斯在他面前又玩了第二次超级攻击。

    虽然他的想法很不错,但我会让他如意吗?我迅速切换回紫日形态,然后放出翅膀上附着的烛蜂和魔术妖精,跟着又切换回了银月状态。  枪神这家伙攻击力太强,防御再高的人和他打都占不到便宜,但他也有自己的弱点,那就是怕人多。  枪神的攻击力虽然高的出奇,但一次只能对付一条直线上的目标,像烛蜂这种数量奇多无比的小型生物简直就是他的噩梦。  这就好象给你一门433毫米舰炮,你可能不怕敌人的一两巡洋舰,却完全拿一大群鱼雷艇没办法,因为人家的数量比你的炮弹都多。

    枪神眼看跑不掉了,急忙回头就想开枪,谁知道还没来及扣扳机,第一只烛蜂却自己撞上了他的枪口,然后轰的一声爆炸了。  虽然这个小型生物炸弹的威力不大,可这么近距离的冲击波还是不小的,再加上突然的爆炸声吓的枪神差点摔了个大跟头。

    另外那名美国的女性国器持有者看到这情况还想过去帮忙,可是刚跑没两步突然觉得脚下一软,整个人啪的一声摔进了一滩烂泥之中。  她郁闷的爬起来之后却看到周围围着一圈会飞的小女孩。  这些小女孩都和洋娃娃差不多大,但却每人拿着根法杖。  尽管这么小的法师未必有多大伤害力,但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法师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女人一开始以为是冰冻魔法,可却没感觉到寒冷,仔细一看吓了一跳,地面居然变成了钻石,而她的半截腿都被包在了钻石里面。

    这边枪神和这个女人在被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时候,那边那位小巨人也迎来了他的最后时刻。  凯玛榴斯最后一次让坐骑人立而起,然后重重的插了下去。  在枪尖和那家伙的盔甲接触的瞬间凯玛榴斯就感觉到了和之前的不同。  枪上没有传来之前的那种阻力,而是在微微一停后整个穿了进去。  对于重型装备来说破防就意味着完蛋,凯玛榴斯把枪尖插入对方体内启动了爆破突击,一下就把那家伙给彻底炸成了碎片。

    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