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无间道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尽管对方是被熟人堵在小巷中,但我却无法利用自己的面子让人家放了她,因为这些熟人正是那个该死的鬼舞者,中国国内第一亲日势力的老大。

    “哼哼,你再跑啊!”鬼舞者很得意的堵着我的目标嘲笑着对方。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那堵墙正在想办法,没想到背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吓了我一大跳。  赶紧回头却看到了一张意外的面孔。  眼前站的女人正是之前被我敲诈了五十水晶币的那位,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遇到她了。  看到她要说话我赶紧捂住她的嘴把她拉到一边避免被鬼舞者他们发现,我现在可没本事和他们这么多人打。

    “我穿这样你都能认出来?”我之前一直以为没人认的出来我主要原因就是我现在这身贫民装扮,要知道我平时穿的可都是华丽到毙地魔龙套装。  突然换这么一身当然很难把我和之前的样子联系起来,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是被这个女人认出来了。

    “靠,我想玩还用乔装?我这是在做任务,因为受到限制而被扒光了装备!”

    虽然不能带她参加任务,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我这是锁定任务。  你参加不了。  不过我现在确实需要你帮忙。  这样,我和你商量一下。  你帮我个忙。  回头等任务完成了你来艾辛格,我给你一项奖励。  ”

    “三选一,一万水晶币、一只六百级魔宠蛋、一套适合你属性地中级附魔套装,你可以任选其一。  ”

    “这我不能保证,我们行会的收人要求很严,不过你要是真想参加我可以给你五十分考核成绩。  ”

    “进我们行会的人都是先成为预备会员,这个时候基本不享受行会福利待遇。  然后行会会给予一定的考核,一共有十个大项,满分一千分,只要最后能超过八百分的就可以转正式会员,给你五十分就等于你只要靠七百五十分就可以了。  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

    我有些着急地回头看了看巷子里越来越紧张的情况,最后无奈的答应道:“一百分,这样可以了吧?”

    “如果成功入会装备你就不需要了,我们行会的行会标准配置比那东西要好很多。  另外两项你可以自己选一样。  ”

    “跟我来吧。  ”

    那边鬼舞者的人已经和那女人打了起来,不过由于是多打一,而且那女人的战斗力也非常差,所以鬼舞者本人并没动手,只让几个小弟上去动手,这也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要是他一开始不装老大自己直接上那就等不到我们做好准备他就已经完成任务了。

    就在那些人因为烟雾而混乱不堪地时候我已经爬上了墙头,然后反转身体倒着坐在了墙头上,背对烟雾区。  让那女人抓住我地脚帮我稳定身体,然后我放松腰部向后倒了下去,整个人从墙头倒挂了下去。

    这套动作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全靠腰部力量,要是一般人我估计是绝对没办法带着个人做仰卧起坐的。  但我却能做。

    对于那个女人到底能干扰鬼舞者多长时间我可没底,不过耽误一分钟是一分钟,我现在只管跑就行了。

    “你知道我是谁?”对方显然没想到我知道她的名字。

    “哦,这样啊。  ”她后知后觉的突然问道:“对了。  你刚刚说什么任务啊?”

    “啊?你不是因为看到我一个女孩子被那么多男人欺负而出来帮忙的啊?”蛋白显然很惊讶我地说法。

    女孩很惊讶的看着我:“计划?什么计划?”

    “诶?这样不行吗?”

    女孩一听我地话立刻拼命的点头。  “明白明白。  ”这么简单的要求她要是再不明白我就该撞墙了。

    “目的地?”

    “不是,我只是没有目的地啊!”

    “不知道。  ”女孩拼命摇头。

    “不知道。  ”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发呆。

    “还是不知道。  ”女孩一脸迷茫的看着我。

    “那你怀里抱着的东西是怎么得到的呢?你总不会一进游戏身上就带着这个东西吧?”

    好了,从她的这一个回答我已经知道了不少信息。  最重要地一条是这个女人对任何潜在意识和暗示都处于绝对免疫状态,也就是说她的智力基本等于低级智能电脑,只能简单的处理表面信息,对任何隐藏联系都毫无理解力。  知道这点对我们的沟通很重要。  因为以她的智力直接问复杂的问题是绝对不会得到答案的。

    “我刚上线就看到一个全身是血的人抱着这个倒在了我面前。  ”

    “说了。  ”

    “他让我别妄想了,说不会把海之魂交给我的。  ”女人一脸得意的问我:“你说那个人是不是很笨?我都不知道什么是海之魂,他居然说不会交给我,真是傻瓜。  ”

    “海之魂吗?”我把那个东西拿起来作息的观察了一番。

    “那个人没对你说出别的什么东西吗?”

    我点点头。  然后对她道:“跟我来吧。  ”

    傻瓜也有傻瓜的好处,起码指挥起来比较容易。  说起来我一直觉得挺奇怪的,像蛋白这样长的如此清秀美丽的大美女居然会是个弱智。  事实上除了说话地时候明显有逻辑方面的障碍之外,在一般事物上她的表现到是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既然她是我要保护的对象,那我也没必要非把她研究透,毕竟我现在更需要的是尽快找出任务内容以便于完成它。  按照女娲的意思,好象任务时间和最后能拿到的奖励是直接挂钩的。  也就是说我可以无限期地慢慢做这个任务,但那样可能什么也拿不到,想要好东西就得快点。

    这是我发现的一个漏洞。  尽管女娲说不让我借助行会和力量,却没说不让我去找以前认识的朋友,也就是说我强大的人迈关系还能用的上。

    自从被我们行会列为中国第一亲日行会之后,鬼舞者的光明联盟在我们国家已经混到了人人喊打地地步,所以我想他很难从传送阵的主管法师那里搞到我们的具体传送地点,也就是说他不大可能知道我们已经到了海岸城。

    “咦?这不是紫日吗?你怎么穿成这样啦?”当我到达抗日联盟的总部时立刻就被从里面走出的人认了出来。

    我虽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但既然对方能认出我来那就说明他之前曾近距离看到过我。  不然不会连这种打扮的我都认的出来。

    “海星,大哥大来找你了。  ”那个玩家冲里面喊了起来。

    “别提了,我现在可是真的落魄到家了。  先让我进去可以吗?”

    我被客气地请进了行会总部,里面的人看到我之后全都愣在了原地,尤其是那些认识我的人,一个个嘴巴张的仿佛能塞下一个鸡蛋似的。  在我们正式进入后面的接待室之后我才继续对海星说道:“我现在在做个任务,身上的东西都被扒光了,而且没办法联系行会。  ”

    “不用那么麻烦。  这也不是多人任务,要人也没用。  我需要一套现在能穿地装备,这身东西还是在个NPC居民家里顺出来的。  ”

    “算你猜对了。  我被直接光溜溜的扔在了广场中央,当时广场上起码有一两千人,真是吓死我了!”

    “你想哪去了?我能让人看见我光着吗?”

    “我是什么人?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那还是我吗?”

    “我要两套东西。  一套战士类一套法师类,法师类要火焰或者光明系强化的,战士类只要基本属性过的去就行了。  对了,装备要求力量不超过一百三十五,不然我穿不动啊!”

    “要是属性点还在的话你认为我能搞的这么狼狈吗?”

    “你让别人去多拿几套来我自己挑,再给我准备点水晶币,我现在身无分文。  连传送阵都快用不起了。  你留下来帮我看看这东西,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把那个像钥匙头一样的东西从蛋白手里接过来递到了海星面前让他看。

    “那你听说过海之魂吗?”

    “有这种东西?”

    “那你知道这个任务在哪接吗?”

    “三大功能?哪三大功能啊?”

    “确实很不错。  不过那个探测矿藏到底能管多大范围呢?”

    “那我明白了。  对了,可以给我准备条船吗?不用太大,能坐两个人就行,还有我们需要一件空间装备。  要足够大的空间。  需要两套带水下呼吸功能的盔甲,还要一些食物和淡水以及一些必要的航海用品。  ”

    一个小时之后我已经和蛋白一起到了海边。  和刚到抗日联盟时不同,现在我已经有了一身还算凑合的装备。  虽然和我地魔龙套装是肯定没法比的,但在一般玩家之中也算中上等地好装备了,尤其是这套东西还不要求负重,对我这样属性完全没有的人来说再好不过了。

    划着小船离开海岸一段距离后我小心地把那段钥匙一样的东西放进了海水中,谁知道那东西刚一接触海水顶部就突然一亮,跟着一道光圈顺着那东西的顶端迅速的冲向了海面,然后在接触到海面后突然像冲击波一样扩散开来。  吓的我赶紧把它又给拎了起来。

    我看了看好象什么都没发生地海面,然后摇了摇头。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好事。  ”

    我稍微冷静了一下道:“先别紧张,这说不定就是转机。  也许这就是任务的开始呢。  ”

    “应该是真的吧!”我被蛋白问的也有点不太确定了,毕竟看到一条巨鱼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还能保持冷静地人可不多。

    现在我们还有两个选择,一是弃船,二是等着被吞。  如果是现实中我肯定会选择弃船,但这是游戏,搞不好鱼肚子里就放着任务目标。  这都是说不定的。  思索再三我还是决定堵一把。  所以我不但没有跳下去还把准备跳海的蛋白也拉了回来。

    嘭……“啊……”随着一声巨响,我们身下的小木船被撞的粉碎,我和蛋白也一起摔在了一块坚硬的地面上。  蛋白还在地上因为疼痛而挣扎着的时候我就已经先一步跳了起来。  敏锐的直接告诉我不能在这种时候在地上躺着,不然一会可能就得准备在复活殿躺着了。

    我走到蛋白身边伸手把她拉了起来。  “别躺着了,我们可没时间耽误。  ”

    我低头看了一下蛋白的脚,结果却意外地发现她的脚腕扭曲的很不正常。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女娲整个就是在害我。  不但把我的装备、魔宠和属性全部弄走,竟然还丢了这么个有智力障碍的玩家来拖累我!刚刚被吞进鱼嘴到落地这段距离其实根本就不远,何况我们还是落在沙滩上,要是一般人,只要稍有平衡感就绝不会摔出什么问题,可她却偏偏把脚扭成这样。  你想我一个没属性的人都能安全落地,她属性再低也不能是零吧?居然这都能扭到脚。  真是彻底无语了!

    “可是我们不拿那个了吗?”蛋白忽然伸手指向不远处,结果我顺着她的手指一看过去差点再次晕倒。

    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就竖着一棵高高的椰子树,众所周知。  椰子树的叶子其实是很少的,也就是说它们基本上是光秃秃的,自然不太可能挂住什么东西。  然后就在现在,我居然发现刚刚还在我们船上地那个钥匙一样的东西居然正横在一棵椰子树的顶端被几根枝干支撑着挂在那里。  我敢打赌就是给你架梯子让你把那东西摆在树上不掉下来都很困难,也不知道那东西自己是怎么飞上去的。

    蛋白一听就拼命摇头。  “我不会爬树。  ”

    “我是女孩子,为什么让我干?”得,这会她到聪明起来了。

    “那就慢慢砍就是了。  ”

    “为什么没时间?我们又没有接到什么任务,后面也没人追我们,再说……”

    蛋白指望不上,我只好自己来,还好咱有脑子。  先把身上的烂衣服撕撕,做了个回旋投石带,然后找了几块石头装上去甩起来扔向顶部的树冠。  凭借龙族大脑中地电子辅助系统,我在连续三次不中之后就已经将误差全部休正了回来。  第四次投射准确的命中了那把大钥匙的边缘,钥匙翻滚了一下轰的一声砸在了下方的沙地中。

    “好了别玩了。  ”看着蛋白在那里玩我制作的布条。  我突然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带着这种同伴比跟着个敌人还累,要是玫瑰在这里多好啊!她肯定会想出很多解决办法,而且遇到事情也能和我配合无间,我们两个在一起绝对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四的战斗力,可是跟这个蛋白在一起,简直是一加一小于一!

    “先往森林内部走,这个岛面积不是很大,应该很快就能全部搜索一遍。  ”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如果玫瑰在身边我肯定会和她一起把以后的事情讨论清楚,但和蛋白解释计划布局什么的简直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所以我决定不和她说,有问题自己想就可以了,反正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嘘……!”我把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个禁声地手势,可惜我忘记身边这位智力有问题了,而且这一路上我发现她的智力好象有逐渐退化的现象,似乎是越来越傻了。  我比玩禁声的手势之后她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大声的问道:“干吗不让我说话?难道你发现了周围有危险吗?”

    “哈哈,鬼舞者。  你这个败类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

    “这么多人围我一个还要搞偷袭,你说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我猛的把蛋白向后一推,同时还把钥匙扔给了她。  “你先跑。  ”

    “你在这我更难办。  ”

    我真快疯了。  碰上这样的同伴你说要我怎么办?要是属性正常,我根本不会怕这些人,或者我可以干脆打晕她夹着她跑,可现在我没这个实力,看来这样的任务根本就是无法完成地。  我再次将身体机能提升到极限,在短短几秒之内就把大多数可能都排除在外,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本题无解,也就是必死无疑。  但其中有一个很低的可能性却让我微微一愣。  老实说以前我从没想到过这个可能,但目前来看这是唯一有希望完成任务的可能,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试试。  我突然伸手从蛋白手里把钥匙抢了过来,然后一把把她推到了敌人之中。  “你不走就帮我争取点时间吧!”说完我就转身跑了出去。

    趁着他们愣身我已经冲出了包围圈,我知道这个反常举动不会为我争取太多时间,所以必须得动作快。  刚跑出包围圈后面地人就反应过来追了上来,但此时我们已经有一段距离了,森林里的路线又不是直道,他们的属性高也发挥不出什么来,短时间内是肯定无法追上我的。

    我一开始一直想着她是女娲给地任务目标,所以我从没把她往叛徒上联系过,但现在一旦想通了这点一切就都变地合理了起来。  现在我就是在赌,只要敌人不真的杀掉她那就说明她根本就不是我地同伴而是敌人的同伴,到时候就可以证明她确实是叛徒了。  但如果她真的被杀了,那也只能说明我猜错了。  如果刚才我不那么做其实她也还是会死,所以我的选择并没带来更坏的结果。

    绕了很大一个圈后我依然没听到任务失败的提示,显然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蛋白要么是叛徒,要么就是根本不是任务必须的人物,否则我现在已经已经被传送回自己地身体上了。

    借助优秀地神经反应我在丛林中如鱼得水。  很快就反摸到了鬼舞者他们身边。  从这边可以远远的看见鬼舞者他们全都聚集在一起似乎在商量着什么,而蛋白也在其中。  鬼舞者她们根本没有捆绑她,这明显不是俘虏该有的待遇。

    尽管我没当过特种兵,但我的电子脑却有着全部的战略战术技术资料,其中也包括森林中地陷阱制作方法。  我很快就在自己藏身的地方做好了一大片简单但威力不小的陷阱,然后转身故意踩断一根树枝弄出啪的一声响。

    看到敌人已经冲了过来我转身就跑,几个敌人看到了我的位置立刻加速冲了过来,但是还没跑出多远就突然听到一声惨叫,那个家伙被一耕藤条吊上了半空。  跟着另外一根横着地树枝弹了出来,一下把另外一根绳子套上了他的脖子。  其他人根本没管他,因为这些人以为单单被吊起来并不致命。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被吊起来确实不致命,但他们一会就会要了那家伙的命。  随着轰的一声塌陷声,这些人全体一起吊进了一个大坑。  他们下落的力量立刻通过树枝传导到了那边吊着的那个家伙身上。  那家伙现在可是脖子和脚腕上各套着一根绳子,这些人踩中地绳子却是连着那家伙的脖子。  这么多人的体重一拉,藤条做成的绳子立刻绞紧将那个吊着的家伙给活活绞死在了半空中。

    按说以我地战术陷阱的制作水平完全可以在森林里搞定几百人,但这是游戏,除非要害攻击,否则就必须计算伤害值。  我不是猎人职业。  没有技能伤害。  单靠一般力量制作地陷阱根本是无法杀人的。  再说这些人大部分是战士,我用木头做的陷阱很难穿透带属性的盔甲。  更别说一击必杀了。  好在我的目的也不是杀光他们。

    当我在树上站稳之后正听到蛋白小声的对鬼舞者说道:“紫日这人太精明,幸好这次的任务比较特殊,他一时还想不到我会是你们的人。  不过看来他已经越来越不愿意和我合作了,我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对付他,真是麻烦。  ”

    “说实话我现在开始有些后悔接你的任务了!”

    “因为这次我预感我的满分记录要被破了!”

    “我知道,钱我不会少了你的,再说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也未必一定失败的。  ”

    “有这个可能。  他刚刚其实应该已经可以撤离了,但他又跑回来吸引你的人踩陷阱,这就说明他还是想来救我的。  之前因为我装傻,搞的紫日实在没办法了。  所以他才会丢下我自己一个人跑地。  但他的任务就是护送我到达目地地,所以他最终还是得绕回来。  ”

    “可以试试。  但是你的人可能需要做出一些牺牲,不能搞的太假了,不然很容易穿帮的。  ”

    听完这段话之后我也立刻离开了他们所在的这棵树,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要怎么办了。  鬼舞者这些人如果不能除掉,我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到不了目的地地。  这些家伙肯定会像跗骨之蛆一样跟着我。  与其一路被骚扰,不然趁现在敌明我暗一次性把他们都解决掉。  正好他们打算设计让我把蛋白救出去,那我干脆就将计就计多干掉他们几个人。

    按照鬼舞者的如意算盘,我应该是小心地摸进他们的队伍。  在干掉几个人之后把蛋白救走,但我偏偏不往中心走。  看着眼前一个敌人正在缓慢的搜索过来,我拿着从抗日联盟借来的匕首蹲在一棵倒地的大树后面小心的隐藏着自己。

    由于队伍实在是拉的太开,这家伙捂着喷血地嗓子发出地咯咯咯的声音并没有人听见。  我迅速把还在那里抽抽地家伙拉进半腐烂的树干下面,然后用落叶和枯枝掩盖尸体,最后用泥土和新落的树叶把血迹和拖痕也都盖了起来。

    一个鬼舞者的手下在知道了损失如此之大后小声提醒鬼舞者。  “紫日那家伙该不会看我们分的这么开打算干脆借这次机会把我们一网打尽吧?”

    “要不然我们把队伍收缩一点怎么样?”之前那个手下建议道:“这样至少紫日不会想着把我们的人全部消灭。  他知道我们收缩队形就该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他了。  他应该不敢用唯一的救人的机会冒险。  ”

    “应该不可能。  那女人可是他的任务目标,除非他不想做任务了,否则根本不可能不管那女人的。  ”

    鬼舞者听了两个部下的谈话也受到了启发,他迅速命令队伍收拢,然后故意让后方的队伍依然保持之前的分散程度。  其实他这是有意在让我从他们后面摸进去,因为这样一般人看起来会以为是他们对搜索过地地方比较放心而故意放松后阵。  所以不会猜测到他们的意图。  虽然现在我也没猜到他们的意图,但我压根就没打算救人,所以即使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也无所谓。  尽管队伍收紧后我的袭击不能在那么明目张胆了,但我依然凭借熟练的技巧又放倒了七八个人。

    蛋白这女人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装地到是挺傻。  实际上精的要命。  鬼舞者把情况这么一说她立刻就建议道:“你们把人分成六组,排出个五边形。  在五边形地每个顶角都准备一群人。  这样就不会被他摸掉了。  我本人还是在中央,但是看押我的人不能多,不然紫日冲进来也未必救的了我,你们要是放水太严重保不定他能看出来。  最好只安排一到两个人,这样紫日进来了也能把我救走,而其他会以为你是认为这样的阵形不会被突破才这么安排的,不会怀疑中间这队人太少。  ”

    好不容易完成了阵形变动之后鬼舞者却惊讶的发现蛋白不见了,而负责守卫蛋白的两个人也都倒在了队伍中央。

    其实蛋白距离他并不远,直线距离甚至还不到五米,不过我相信鬼舞者是绝对想不到我会在他们身边的。  事实上这片地区的地形之前我就已经全部侦察过了。  由于鬼舞者的队伍一直在移动,所以我只要在他们地队伍前面找个地方藏起来,等队伍经过一半后我出来的时候刚好是在队伍中间。  趁对方正在变阵,队伍本身混乱的机会突袭中央的这组人,敲晕蛋白后再次藏回这个树洞。  说出来就这么简单一件事,但鬼舞者并不知道我是藏在树洞里等到他们的前队经过才出来的。  所以他一直想思考我到底是怎么穿过外围人员地搜索范围的,殊不知不是我潜入了他们的队伍,而是他们的队伍移动后把我移动到了他们的中心。

    事实上我敲晕蛋白也是无奈之举,按说直接把她干掉比较方便些,但问题是我地任务目前被她搞地乱七八糟。  我必须从她那里搞到尽量多的信息以确定任务地真正内容到底是什么。  女娲一开始和我说的任务显然只是个幌子。  任务中还套着假任务,可假任务还带着真任务的线索。  这搞的我明知道蛋白是个间谍还无能为力,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我故意装出了好色大叔般的古怪笑容说道:“我把他们都赶跑了。  怎么样,我厉害吧?”

    “那当然。  ”我做出得意的样子坐到了蛋白的身边,然后伸手揽住了她的小细腰一边大吃豆腐一边说道:“蛋白不要怕,只要你跟着我,我会保护你完成任务的。  ”嘿嘿,这回我看你怎么办?启动女性保护系统,你的傻瓜伪装就得全部露馅,如果你要是不启动……哼哼!咱先过过手瘾再说。  还别说,这女人虽然可恶,这小腰还真嫩啊!

    一边摸我嘴里还一边问着我需要的情报。  当蛋白的思想处于这种两难之中时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对付我的诱导性问话,搞不好就能让我敲出真话来。  “我说蛋白啊!我们这样跑不是办法啊!要不然我们先躺下休息一会,过会再走吧?正好还能和前面那帮人拉开距离,这样更安全一些。  ”

    “怎么啦?这样你不舒服吗?”还跟我装。  居然和我玩无间道,我们龙缘对付间谍的专业手段我还没用呢,不然保证让你后悔曾经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我……我妈妈说女孩子不能让男人碰的!”得,幼儿园小朋友的话都出来了,不过听着这话怎么越来越觉得我自己像怪叔叔呢?“诶对了,你说我们这次的任务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我一步步向她逼近,蛋白则不断后退,最后居然还被树枝绊倒坐在了地上。  我立刻蹲身爬到了她的上面,一边继续靠近她一边问道:“就是我们现在要完成的任务啊!你说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哦!我们的小蛋白不知道啊?”我忽然伸出一只手开始解她的胸甲,同时还在说着:“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拿到海之魂啊?或者是消灭追杀我们的敌人?”

    我突然拔出匕首一刀插进了她已经没有胸甲的胸腔,同时脸上好色大叔的表情瞬间消失。  蛋白看到我的表情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但随后的疼痛却让她立刻清醒了过来,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刚才那刀正中心脏,即使我没属性点,这种要害攻击也足以致命。  我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然后冷漠的说道:“你的无间道玩的还不到家啊!下次再想当间谍记得先去ji院深造一段时间再说。  那么现在,再见了处女小姐!”我向她行了一个绅士礼,然后她便化为了一道白光。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