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疑似女娲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我被红月给硬拉着拖到了行会仓储区,这边败放着本行会的各种战利品和商品,反正只要是还没决定最终去向的物品基本都堆在这里。  现在这里正围着大群的玩家和本行会的NPC。

    眼前的皇天后土碑依然是毅力在那里,但问题是碑文一直闪烁不定,上面的图象内容也变的时有时无的。  这块碑刚搬回来的时候大家就发现了他的秒处,所以一直有人在这里记录和我们行会关系最大的各种事件,可是这关键时刻图象居然变的不清楚了,而且还时断时续,谁看到这个情况都会着急。

    “你先别急,这东西我也就是刚刚捡到,我哪知道有什么问题啊!我们先冷静下来分析分析。  ”我忽然想到背后还有三个学生,正好转身对他们道:“你们三个也别傻站着了,一起动脑筋想想问题,你们以后肯定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处理,这正好是个锻炼。  ”

    红月想了想道:“我们这边可以确定没有做什么事情。  至少在这个大殿里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

    红月看了简凡一眼,她并不认识简凡,但毕竟简凡是跟着我过来的。  而且还带着本行会徽章,所以她还是想了一下回答道:“图象是逐渐出问题地。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闪了一下,我们都没当回事,然后图象开始越闪越频繁,是不是的图象里的人物还会走形,有时候声音也变的怪怪的,最后图象就变的基本无法辨认了,现在是连图象都没了。  ”

    “会不会是有什么东西在干扰它的正常运做?”文蕊的一句话让大家都愣了一下。  文蕊看我们都一起盯着她连忙解释道:“我宿舍那台收音机就是的,每次只要有手机靠近它,声音就会开始走调,距离越近走调越严重。  ”

    我想了想忽然问道:“巨蝶都市现在在哪?”

    “马上让她过来,给我把皇天后土碑吊到艾辛格移动要塞去。  还有,把这个仓储区所有物资分类,一样样地拿去靠近皇天后土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干扰它的正常运转。  ”

    “现在状况已经很明显了,肯定是仓储区的什么东西干扰了皇天后土碑的正常运转。  ”

    “你们确定这就是全部的货物进出清单了?”红月拿着清单问负责记录的NPC。

    文蕊忽然问道:“那么在我们审查过程中运出去的东西呢?”

    “那就怪了!”曹恩摸着下巴道:“要不然把那皇天后土碑再运下来看看?”

    来回运输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  测试结果是干扰源还在,最后我们实在没半反了,只好让巨蝶都市带着皇天后土围着艾辛格绕圈子飞以测试干扰源的具体位置。  根据皇天后土碑受干扰的强度不同我们可以画出干扰级别相同的区域,这样就得到了几个同心圆,而这些圆的中心点就是干扰源所在地。

    “干扰源就在这里面?”红月看着眼前的一堆东西问道。

    那个一直跟着我们的NPC管理员说道:“这不对啊!这个区域的东西在皇天后土碑还没运来之前就已经在这了,如果干扰源在这里。  那皇天后土碑刚运过来的时候就该没信号了,怎么可能会等到今天才突然出问题呢?”

    那个NPC管理员立刻飘到一个箱子边上撕下了箱子上的白色纸条道:“看,这是物资运进来之后贴上去地标签,这个日期分明是很早以前就进来的东西。  ”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只要东西不离开仓储区或者更换存储仓库我们都不会有记录,但是人员出勤记录上应该有工作内容。  如果把大家集中起来问一下应该能知道结果。  ”

    本行会良好的管理制度和精英NPC的超级效率使的我们在十分钟后就看到了所有在这段时间内到过这里地管理人员。  还好,我们只看到了三个人,也就是说不太难查。

    其中一个NPC道:“具体事情也许记不太清楚了,但我们的工作都有记录,对照记录应该能想的起来。  ”

    三个NPC管理员立刻开始工作起来。  我们挨个检查了这些箱子,好象也没发现什么问题,最后我只能叫他们把这些箱子都集中到了一起。  经过大家的认真检查之后我们忽然找到了一个可疑目标,原因是这个箱子上地封条断掉了。

    其中一个NPC站出来道:“这个箱子在这段时间内只有我动过,但我明明记得当时封条还是好的啊!”

    “这不是我们贴的啊!箱子运来的时候就有。  ”

    我跑过去看了看封条,皱着眉头想了半天。  “奇怪。  我怎么总觉得这个箱子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好象是在哪见过,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你稍等,让我想想。  ”我站在那里使劲想了半天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啊!我想起来了。  这个是我从大轮冥王的储物空间里抢出来的箱子,箱子里面连接着一个宝藏库。  这封条我也想起来了,这是我让小龙女贴上去的,为的是防止在这个过程中被意外打开。  ”

    我也瞬间明白了事情地严重性。  “有人潜入进来开启了这个箱子。  ”

    “就是因为有我们才觉得惊讶。  ”我对她道:“艾辛格城内遍布城市之树的监视系统,而且这些东西都连接着军神的思维管理系统。  如果有人在城内做出任何异常举动都应该会马上发现,可是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闯进来打开了这只箱子。  那就只能说明他有办法绕过我们地监视系统。  如果真的有这样地人存在。  那我们的城市可就再也不安全了。  你想,要是万一我们在战斗中有人潜入城市动力核心关闭了动力晶石。  那会有什么后果?”

    我迅速的拿出了城市之树的树叶,然后通过城市之树联系上了军神。  “你那边有我现在站着的这个位置的录象记录吗?”

    “我面前有个箱子,上面地封条坏了,你能查下是什么人干的吗?”

    “你怎么知道?”

    晕,军神的监视能力还真猛,就算看不见目标,光靠检查周围气流引起的灰尘的飞扬情况都能推算出目标体积和大概轮廓,你就算再隐形也能找到,毕竟隐形只是看不见而已。  并不是真的消失掉,只要一移动,周围的气流还是会有变化,这就足以暴露目标了。

    “那家伙该不会还在艾辛格吧?”

    “他在哪?”这声不是我叫的,而是旁边地红月叫出来的,刚刚我启动城市之树的树叶时启动了广播模式,所以我周围的人都能听到。

    “先不要惊动他,我们马上过去。  对了,通知他附近的会员和NPC逐渐撤离,最好把他周围搞出一个无人区。  ”

    军神的办事效率就是高,况且在我们行会里人员什么的都不缺,当我们赶到指定地点时附近已经完全撤干劲了。  街道上空无一人。  附近的建筑物不但大门紧闭,连平时绝对不会放下的封闭闸门都放了下来。

    这条街道的上空突然响起了冰冷的声音。  “不明入侵者注意,你现在已经被包围,请立刻取消隐形状态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我们将被迫使用武力。  ”

    我们所有人耳朵上的行会通讯水晶突然同时响了起来。  “确认入侵者无合作意向,请战斗人员做好战斗准备。  开启地狱之眼,开始战术诱导。  ”

    “魔像部队21AE-1C16号至21AE-1D01号战斗魔像开始推进。  ”

    当初妖魔叛乱的时候我曾和四圣兽一起去妖魔的老巢抓过大轮冥王。  当时曾在那里遇到一个镜子空间,我们在那里面找到了大轮冥王的宝藏。  在那些宝藏之中有一口棺材非常的特殊,当时我们在棺材里发现了一个空间入口,并最终在其间发现了一座华丽到无以复加的疑似女娲神像。  后来因为事情不断,这口棺材的事情就被我交给了别人去处理,但是最后显然是在交接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以至于棺材居然被弄到了这里。  我说怎么这个箱子看起来这么别扭,原来是当初地那口棺材。

    “为什么终止行动?”军神不解地询问我。

    她此时显得很慌张,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的隐身能力居然消失了,她急切的想躲起来。  可是地狱之眼放射出的黄色光束始终笼罩在她的身上。  不管她躲到哪里光束都会跟着她移动,而且这种光束会穿透墙壁。  连建筑物的阴影也无法阻挡光束的正常照射。

    听到我的话之后她稍微停了一下,接着就开始更加慌乱的四处乱跑,我怕刺激到她又不敢跟着后面追,只能让人群向后退,至少现在看来她似乎并不具备任何的威胁性,让这个多人围着她只会把她搞的更紧张。

    “什么事?”

    “了解。  ”周围的魔偶和魔像突然眼睛一闪,跟着用整齐划一的动作一起转身排着队离开了现场,NPC卫队也在各队队长的指挥下逐渐撤离,现场的人数越来越少,对方的精神也逐渐安定了下来。  看起来我地方法确实有效。

    公主和夜月一看到眼前的生物立刻就愣住了,跟着对面的生物也愣了一下,然后居然做出了从被发现到现在为止首个大胆动作。  她居然向我们游了过来。

    夜月在看到她游过来之后也主动迎了上去,两个人靠近到只有两米的距离后才停了下来,然后夜月就不再前进,对方却放慢了速度依然在缓慢的向前移动。

    夜月点点头。  然后继续缓慢地向她靠近,但是对方却开始有些胆怯起来,似乎又害怕靠的太近了。  我赶紧喊夜月先别动,对方看夜月不动了之后也停了下来,跟着她的肩膀上突然金光一闪,十二只手臂居然合并成了两只,背后的十六只翅膀也合并成了两只特大的蓬松羽翼。  变身完成之后她忽然胆怯的将右手伸向了夜月,然后试着向前移动了一点。

    两只洁白纤长的玉手在空中试探性的碰了一下,她像触电似的又把手收了回来,可是在看了看夜月地表情之后又大胆的伸了出来和夜月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我只感觉两腿发软脚下虚浮,好象快瘫了一样。  这感觉实在是太难以启齿了。  但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到也简单。  其实刚才那感觉就像是男人在**的一瞬间地那种感觉一般,旁边那几位晕过去地显然就是兴奋过度了。  我没想到夜月和这个不明生物仅仅一声喘息就让我们这边倒下一大片,这也太可怕了!

    我赶紧联系军神:“把男性玩家和NPC全都撤走,对方能释放不明类型的精神干扰,对绝大部分雄性生物杀伤力巨大。  ”

    “靠,还有这种祝福类魔法?”

    “去,你这家伙还号称超级电脑呢,居然把女娲说的跟阴神一样。  ”

    “等下,现场有反应。  ”

    对方似乎并不知道夜月地能力,或者她就是有意要看看这种能力。  她居然微笑着抚上了夜月的面庞,然后逐渐将夜月的头拉向自己,接着她把自己的头也伸了过去。

    “噗……”坐在信息中心和军神一起看现场录象的鹰正在喝茶,结果看到场中地画面后直接把一口茶全喷到了显示器上。

    其实相比在旁边看的我们,真正惊讶的应该是场中地夜月,就在对方吻上她的唇的时候她竟已经惊讶的睁开了眼睛,但在她惊觉自己睁开了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完全不受影响的还在专心热吻着她,而且居然还把她给拉进了怀里搂着她缠绵地继续亲吻着。

    “你是谁?”夜月费了好大劲才把对方从自己身上推开,她现在已经彻底糊涂了。  让她同时应付一百个敌人可能都比这要简单。

    对方虽然发现夜月不肯配合却依然面带笑容显得很兴奋的样子,同时她的眼睛和夜月的眼睛对视在了一起。  夜月靠的太近可能注意不到。  我们在远处反而可以看到夜月和她地眼睛之间居然出现了一道真实地电弧。

    “不知道,反正我没被这么电过。  ”

    军神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警告,发现异常能量波动,第HR39-6100-1317区域能量隔离开始。  ”

    “这是什么?”简凡他们没见过这东西。

    “真是好东西。  ”曹恩感到道。

    场中那位对夜月的放电行为已经越来越夸张了。  现在细小的电弧已经完全变成了蓝色的光柱。  夜月的眼睛几乎变成了接收器,从对方眼中射出的蓝色光柱笔直的射入了她的双瞳。  就在这个时候,附近刚刚展开的能量屏障却突然又自动收了回去。

    “我刚刚检测到异常魔力聚集情况,所以升起了能量隔离罩防止不测,但现在看来对方不是要聚集攻击魔法。  而是在向夜月体内注入能量,她可能正在提升夜月的属性。  ”

    “怎么回事?怎么两个一起晕了?”

    我终于大着胆子走了过去,首先拍拍一直站在夜月和那个不明生物附近的公主。  虽然都是女娲后裔,但她好象明显不如夜月和那个生物地血缘关系更亲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从站到那里开始就一直没动过,,没想到我这么一拍之后她居然也软了下去,吓的我赶紧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

    “又怎么了?”

    我赶紧先召唤出凌和小纯把公主交给她们照顾。  然后跑过去把夜月扶了起来。  夜月的眼皮微微动了动,然后突然睁了开来。  惊讶!那是一种怎样的美丽啊!夜月地眼睛里闪着犹如旋转的星云般美丽的光芒,那光芒使人的意识不自觉的就跟着旋转的星云一起旋转了起来,然后你就会感觉自己的意识被那魅惑的力量所牵引着飞向那美丽地最深处。

    “靠,我怎么到冥界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赶紧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属性,然后无奈地拍了自己脑门一巴掌!“真是关心则乱啊!”

    像我这样的高手,连鬼手信长和枪神那种人想杀我都要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提前计划陷阱外带找一堆帮手。  就这还未必能成功。  没想到最后居然被一只生物搞死了,而且还是我自己的魔宠。  这亏吃的……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他们两个呢?”

    简凡说的很幽默,但我却笑不出来,因为那边夜月正捂着眼睛在那哭。  公主好象是醒了,正在那安慰夜月,但是小纯却变成了石雕,凌正在旁边试图把小纯变化的雕塑平放到地上。  我们刚刚所在的这条街大半都变成了石头,连不远处一处正在喷水的喷泉都变成了石雕,石头状态的水柱还保持着**的姿态凝固在半空中。

    凌看到我出现了赶紧跑过来道:“你挂了之后夜月一时没反应过来,然后你的两个徒弟又挂了。  公主这个时候正好醒了过来。  她好象知道情况,然后就喊夜月赶紧闭眼,夜月听到声音本能地就往我们这边看,结果公主只来及把我推开,小纯反应慢了一步结果就成这样了。  至于街道,那都是夜月目光泄露造成的。  她的石化能力好象比以前强了好多倍,不但直接看到的东西被石化了。  连一些没有看到的东西也石化了,军神分析说被石化的东西会像细菌传染一样逐渐使附近的东西跟着石化。  这好象是夜月地一种新能力,只是她暂时还没办法准确的控制这种技能,所以我们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遭了殃。  ”

    “你挂了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但是生命特征都很正常。  ”

    “我不是因为这个哭。  ”

    “我伤心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居然控制不住那一瞬间地**。  你知道吗?其实你本来不用死的,只要变成雕塑就可以了,之后我还可以用唾液还原的。  ”

    “是因为我没忍住。  我看到你的眼睛就想了解更多,结果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把你的意识都拖入了我的意识之中,结果我虽然了解了很多东西,你去白白死了一次。  ”

    夜月靠在我的肩膀上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好多好多的事情,有你关于未来的设想。  有你关于现在地决定,还有很多你小时侯的事情。  ”

    “主人。  ”夜月突然发出了一声甜的发溺地声音。

    “你好伟大哦!”

    “嗯!你真的很伟大。  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一生中做了那么多地事情。  但是我从其中也看到了你的内心深处,那里藏着一个非常伟大的目标。  主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帮助你走到那个地方的。  ”

    “嘻嘻……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夜月突然推开我站了起来。  “放心吧主人,以后我会很努力的。  ”

    “主人,她怎么办?”凌指着地上躺着的那位问我。

    我把事情都通知了玫瑰。  善后的事情全都交给了她来处理,我自己则带上魔宠和简凡一起送那个不明生物去戒律之城。  至于曹恩和文蕊我已经派了鬼差去接他们了,相信很快就能回来。

    在曹恩和文蕊被送到我这里来之后不明身份者也醒了过来,事实证明我是过于担心了。  她除了一如既往地对夜月表现出超呼友谊的亲热之外,几乎就像个孩子一样。  不管我们问她任何问题,她都只是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看着我们,但是对我们的问题她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如果由夜月来问她问题,她就会冲着夜月笑,但依然不回答。  由于这期间她曾发出过几个单音。  所以我们确定她的发音系统是正常的,问题可能出在语言上。她很可能不会说话,至少不会说我们能听懂地话,而且她似乎也听不懂我们的话。

    “试试意识连接怎么样?”凌忽然道:“艾美尼斯的光学幻象加上我的心灵传输再配合辣椒的念动力场我想突破精神防壁直接进行意识对接因该没问题。  ”

    “不如让我来试试?”辣椒主动请命。

    我让夜月把那个不明生物扶到了房间正中坐下,然后辣椒站到了她的对面。  我们看着辣椒缓慢的闭上了眼睛,接着对面正看着夜月笑的很灿烂的不明生物却突然眉头一皱,跟着就见辣椒惨叫一声整个人都道飞了出去,轰地一声墙壁被撞出了一个大洞,辣椒直接飞到了房间外面才落地。

    “你没事吧?”

    当我们重新回答房间里时靠在夜月怀里的她突然坐了起来瞪着辣椒,她显然是把刚才的渗透行为当成了某种攻击行为。  夜月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把她再次揽入怀中安抚了起来,对方似乎感觉到了夜月的意思,又重新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笑嘻嘻的看着夜月。

    “我到觉得我们因该先去查一查当初看到的那座巨型雕塑。  ”夜月建议道。

    当我们到达雕塑旁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不少人了。  事实是军神这家伙果然没有人类神经,他在那么混乱的情况下居然还有空派了些人来这里看看到底里面连着什么地方。  他派来的人当然是发现了那座巨型雕像。  然后在军神的通知下本行会的首脑们就集体跑来这边瞻仰伟大的人类祖先了。

    玫瑰虽然不惊讶,我却很惊讶。  而经验地原因不是发现这里站着一大群人,而是眼前的雕塑居然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如果不是周围的建筑以及这尊雕塑的体积让我确定它真的无法移动,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进来把那尊超级值钱的东西给搬走了又换了一个伪劣产品回来充数。

    “它被人换掉了?”凌看到眼前的雕塑时也想到了和我一样的答案。

    我点点头同意了小纯的观点。  “替换掉原物地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尽量长的时间内不让失主发现物品已经丢失,可这尊雕塑和原来的那尊差距太大,所以根本就没有替换的意义。  如果偷窃的人只是想把东西偷走,那他为什么还要放个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假货在这里呢?”

    “《零》可是魔法类游戏,不能排除有这种可能哦。  ”

    “你想怎么证明?”

    “否决。  ”我一句话就驳回了凌的想法。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它干瞪眼?”

    “那就这么办吧。  ”

    当我们把事情和夜月说完之后夜月立刻把那位不明身份者给带进了棺材里的特殊空间。  对方对夜月可谓是言听计从,只要夜月有办法能正确传达自己的意思对方就肯定会配合。  只是这次对方却表现的有些出呼我们的意料,到不是说她看到那口棺材后不愿意进去,事情恰恰相反。  她在看到棺材之后居然表现的非常兴奋。  然后反过来拉着夜月跑了进去。  我们一直认为她既然从里面跑了出来就应该不想回去才对,没想到她反而表现的这么兴奋。  这和我们的推论根本就是完全相反。

    “她怎么了?”

    听到我们两个的对话,凌忽然插嘴说道:“你们这么一说我到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

    “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把事情给想复杂了。  ”看我和其他人都摆出一副等待解释的样子,凌立刻开始解释了起来。  “我们从一开始就把这次事件当成了与某位大人物有着紧密关系的重要事件,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尽量的在把事情往复杂的方向去想,这导致了之后我们的一连串错误。  首先是我们可能错误的理解了她的想法。  她从箱子里出来并不是要对我们不利,而可能纯粹只是好奇。  从她到我们这里这么长时间的表现你们就应该看出来了,她的行为表现的很像个孩子,也就是说她可能根本就行不成过于复杂的想法。  我们可以试着把她想象成从雕塑中生出来的某种生命体,她可能是刚刚才形成意识,至于离开那口棺材可能纯粹就是因为对外界的好奇,这一点从我们抓住她的地点就能看出来。  如果她是带着目的来的,为什么要跑到埃心格天空城的外围区域去?停在核心区不是能发现更多的秘密吗?所以说她离开那口棺材进入艾辛格之后的行为可能纯粹只是孩子般的探险行为,至于她的隐身状态,我想那只能算是一种自我保护本能吧!如果是你们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肯定也不希望自己暴露在大家面前,躲藏是最基本的生存本能,不能被认为是敌对行为。  ”

    “这都说的通,但现在她在干什么呢?”

    “那就别让她再费劲想了,我们带她过去吧。  ”

    “这算什么?魔宠召唤?”

    夜月颤颤巍巍的说着:“好……好象是生命塑造!”

    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