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生死之间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剧烈的震荡之中我们的车子横着滚出了路面一直翻过隔离带才四脚朝天的躺在了人行道中间,几乎就在车身停稳的瞬间我就已经听到了警报声的响起。  这当然不是来处理事故的交警,就算中国再发展一百年警察也不可能有这种反应速度,显然这些警车如果不是恰好路过就一定是追着刚才撞我们的车过来的。

    现在必须赶紧把大家弄出来。  我转身抓住已经变形的车门猛用力向上一提,然后向外一推,随着一阵金属变形声。  我硬生生的把门给拆了下来。  先绕到对面拽掉前排车门,几个路过地行人已经跑过来帮忙把黄岗往外拖,我则继续拆掉了后排的车门,然后把后排的三个人依次拽了出来。

    我现在没空管他们,而是直接冲到了旁边撞我们的那部车前。  这车其实也不是罪魁祸首,它是被别人撞飞了出来后砸到我们地。  而真正超速的那辆车则翻在马路对面。

    副驾上的人显然已经救了,我直接插掉了后车门。  然后伸手把变形挤压在车体内的金属硬生生的推了回去,之后才把那个卡在坐垫内地孩子拽了出来。  先把他交给后面跟过来的一个年轻人,然后直接去拆前排的车门,但是这辆车变形过于严重,我猛的一用力却听到吱呀一声,门居然被撕下来半截。  剩下的部分太锋利,根本不好下手,而出口又过不去一个人。  我看了看前后车门之间的支撑梁,然后在刚刚帮我接孩子的那个年轻人震惊的目光中把支撑梁硬生生地扳断扭弯,然后把整个车顶像卷地毯一样向上卷了上去。  完成这些之后我抱住前排驾驶座,猛的向上一提,一阵牙酸的金属扭曲声中我把整个驾驶座从底盘上硬给拽了下来。

    看到年轻人明智的点点头。  我直接跃过马路到达了对面的肇事车辆旁边。  虽然连续撞了我们两台车。  但肇事车辆本身受的伤却非常之轻,因为它是部改装过的民用版悍马。  而且前面还加装了一组纯钢的冲撞器,别说撞车,就是撞墙也是墙倒霉,它绝对不会有事。  车里的人显然只是受了轻微震荡,只不过车门有点变形,好象打不开了。

    “别动。  ”

    “不许过来,我有人质。  ”劫持我地人大声喊着,警察们也立刻停了下来。  中国的治安相对很多国家来说都是比较好的,所以警察大多不带枪,这些追来的警察中到是有几只手枪,可惜他们看到罪犯有人质也不敢动了。

    “你给我闭嘴。  再吵马上嘣了你。  ”拿枪的家伙用枪管捣了一下我的脑袋。

    “嘿,你干什么?”旁边的四个匪徒一看我把拿枪地人给举了起来。  立刻拿着武器就想向我身上招呼,不过他们中只有一个人有支不知道哪搞到的手枪,另外三个人都只带着砍刀。  我直接拿手上的人当武器砸翻了那个拿枪的人,然后一侧身让开砍来的大刀,手指在刀背上轻轻一弹,大砍刀立刻断成两截。  后面的两个家伙两刀一起砍了下来,我一扭身再次让开其中一人的刀锋并弹断了他地刀。  另一只伸出去用两只手指捏住了另外一人的刀刃。  那家伙地刀瞬间被我控制住,不管他怎么使劲就是无法把刀从我的手指上弄下来。

    最先被我弹断刀刃的家伙和那两个摔成一堆的家伙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我猛的双手一展,身体前倾,单腿支撑地面,另一条腿对着后面一个上撩,正中后面那家伙的****。  背后那家伙立刻就传来了一声仿佛被掐住了喉咙的鸡发出的惨叫声,接着就弯的跟个虾一样倒了下去,脸都变白了。

    “哼。  一群废物!”我拿出证件向警察那边走去。  一个负责的警官过来看了下证件又递还给我,我拍了拍他地肩膀。  “这交给你们了。  ”

    我回到路这边的人群中,赵志平依然坐在地上,脸上的血也擦掉了,好象基本是鼻血,脑袋上的伤不太重。  我过去在他的腿上摸了一下,他疼的叫了起来。

    “没伤到骨头,只是肌肉挫伤,这两天可能会有些肿胀。  过两天就好了。  ”

    “不。  我们先去找简凡,然后去龙缘基地。  那边的设备比医院好的多。  ”

    简凡看到我们开着警车浑身是伤的样子明显愣了一下,但也没多说什么,上了车之后我们才和他说起了刚才地情况。

    黄岗在我的指引下把车开到了一所龙缘分公司,然后让公司的人帮忙把警车还回去,顺便借了部宽敞的商务车回到了基地。

    “当然,既然叫基地自然是带有保安目的的地方,不然就直接叫南京分公司就是了。  好了,都别傻站着了,都进来,她们女孩子比你们可快多了。  ”

    玫瑰特地点了几种特殊地酒类,然后在我们的劝说下不管男女多少都喝了一点。  其实这所谓的酒根本就不是酒。  里面的酒精含量按度数算顶多两度,其主要成分是一种神经松弛剂,能够有效的放松紧张的精神和身体,而且还不至于引起大脑迷糊的现象,是基地研究人员最喜欢地饮料之一。  当然,我们点这东西是有特殊意义的。  这种酒虽然不醉人,却一样有着酒后吐真言地作用。  你要硬说它是拷问药剂到也不算错。

    黄岗说的东西还真有,不过不是独立系统,而是女娲的一个分支功能。  以前国家曾经打算让龙缘承包国家计算机系统代替现在的政府管理模式,但后来因为很多人事上的原因就不了了之了。  但这套系统的基础架构当时已经完成了,后来这套主机网并入了女娲的控制范围下,再加上国家户籍管理系统和档案系统以及交通管理系统、个人信用系统和犯罪监控系统这几大主系统之后就有了现在这个全国范围地人员亲善度系统,基本上等于就是提前对每个国民进行一种大致的行为监测,并在需要是从中选择合适的人选出来做对应的事情。  当然,龙缘从来就没对外承认过有这套东西,因为这玩意本身其实已经违法了,它实际上已经扩展到了个人**权的问题。  但因为外人都不知道这系统到底是不是存在,所以也没拿我们没办法。

    一顿饭吃完我和玫瑰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把他们七个人带到了基地入口地电梯处,搞的他们都不明白我要干什么。  我一改从见面开始就一直维持着的笑容和和蔼的态度,声音冷肃的说道:“之前的谈话也进行的差不多了,我想我对你们的大致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了。  ”

    我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遍,然后喊道:“林晓。  ”

    林晓似乎也知道自己的缺点,只是点点头站到了一边。  玫瑰安慰他道:“别担心,你们几个能被单独接到这里来就说明已经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了,所以即使被淘汰了,龙缘依然会在你们毕业后邀请你们加入公司。  林晓你虽然性格软弱了一点,但处理技术层面的东西还是非常合适的。  ”

    黄岗也是愣了一下,最后还是挠了挠头。  “没想到我也被淘汰了。  ”

    “其实我也知道,但我就是这性格,实在没办法啊!”说着他也站到了一边。

    “为什么是我?”赵志平的反应明显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能平静地接受现实。  就他不能。

    “我……!”

    “他们的缺点?”

    被我说了这么多赵志平的脸色可谓是相当难看,但我并没打算对他多做关照。  能帮他找出缺点实际上已经是在帮他了,至于他自己接不接受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  我们龙族只会授人以渔,却绝不会授人以鱼,那些非要等着我们给鱼的人就直接饿死算了,我们是不会怜悯这些人地。

    七人第一次筛选就挂掉三个,我也算是大刀阔斧的裁减了。  按照女娲给出的建议,这次只要一个人就可以了,不过女娲也提到可以选择两个做为后备人选防止万一,所以这四人中至少还要淘汰掉一个,剩下的三个也必须选出主次来。

    还算不错,四个人都一次通过。  这本来也是正常情况,毕竟这些人都是从海量的志愿者中层层筛选下来的,光是政审就过了N遍,我估计最后我拿到资料的这七个人的祖宗八代的人际关系都被全部审查过,要是这还能混进间谍那搞政审的难帮人就该准备回家吃自己了。

    四个人都是经过层层筛选出来的,反应也果然非常不错。  他们即没有冲动的马上走进来也没有真地被吓退,而是各自思考了一小会。

    文蕊用她那很清亮的声音说着:“加入龙缘本来就是我地愿望之一。  至于说退出,这个我从没想过。  只是我很想知道龙缘集团特殊科研部队是什么单位。  为什么我们不是加入研究计划而是一支部队?”

    听完解释之后文蕊立刻点了点头:“那么我决定加入。  ”说着文蕊已经走过我的身边进入了电梯内。

    最后剩下一个柳依伶,在另外三个人的身上扫了一遍后她又把目光集中到了我的脸上。  不过几秒之后她也走了进来。

    简凡边看边说:“怎么感觉像卖身契一样啊?”

    “你们两个真邪恶!”文蕊佯怒地说了一句。

    “不错。  ”我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地七号武器实验场,在基地里这只算是中型场地,一号实验场才是最大的。  ”

    “具体数字我也不清楚。  ”

    “因为用了电磁支撑系统和超硬超轻的特殊材料,所以可以支撑起这么大的空间而不用支撑柱。  ”

    “那山是假的。  ”我直接说道:“你们不要以为这地方好象看不到边际一样,其实空间并不太大。  我们龙缘虽然技术力量很强,但也还没到能无中生有的地步。  这个场地的实际面积大约等于十六个**广场那么大,中间以三千六百部电磁支撑系统拖起。  地面上铺有三十米厚地土层,可以基本模拟地面环境。  你们看到地草地都是真的草,那边地树木也是真的。  但只有前面几排。  后面的大片森林和更远处的山峦都是全析投影。  我们头顶上看起来像云的东西其实是水蒸气团,照明设备就隐藏在其中。  可以完全模拟日照情况,而且这里还有大型空调和喷淋系统,能制造出各种天气环境。  我们一般在这里测试各种车辆在极端天气下的道路适应能力。  ”

    “是的。  ”河里还有鱼,我上次还来抓过几条,比市场供应的养殖鱼味道好多了。

    简凡忽然问道:“你带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他这一问另外三个人也从兴奋中恢复了过来,都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我。

    “在这里能测试什么?难道是测试体能?”

    猛砸了几下之后几个人就放弃了。  他们都是层层筛选出来的精英,不会像普通人一样歇斯底里。  砸了几下发现门没有开他们也就意识到砸砸只是浪费力气了。  无法从大门离开的几个人虽然有些紧张,但却并不害怕,因为这里光线充足,而且周围视线开阔,并没有什么让人恐惧的东西。  但他们不表现出害怕地真正原因其实是他们认为我不会真的弄伤他们,毕竟这只是个测试而已。  不过很可惜,他们地想法完全错误。  这到不是因为他们的推理能力有问题。  而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一条关键信息,那就是只要动作够快,龙缘有能力救治除大脑损伤之外的任何伤害,包括砍头或者心脏受创也一样。

    四位接受测试者当然是不知道这些地,所以他们并不认为我会真的伤到他们,而我就偏偏真的敢伤他们,而且是伤到那种只要不救马上就会死的程度。

    当我从另外一条路到达位于测试区上空的观察室里时,下面的四位志愿者已经在空旷的草地上开始四处走动了。  不过他们并不是在瞎晃悠。  而是在顺着墙壁寻找出路,至少这说明他们面对问题的处理态度相当积极,这是个非常必要的特性,如果探险者对遇到的问题没有积极性,那还探个什么险?

    四个人都没注意到十几个无人飞碟一直在跟踪他们,我们为每个人准备了四架飞碟,确保能完整地记录下每个人遇到各种状况后的表现。

    “儿子,你先上,吓吓他们,注意别用太大劲,这些都是普通人类,不能像对主人那样,知道吗?”

    幸运和白银小心的藏在树木之后,为了不暴露目标他们还不得不紧贴地面趴着,因为一旦站起来他们就会超过树木的高度,那时候就没办法隐藏了。

    小不点缓慢的匍匐着移动到了森林的边缘,四个人却还在各自寻找出路,完全没注意到有个大家伙靠近。

    “啊……”柳依伶和文蕊同时发出了比小不点的音量还要大的尖叫,震的小不点都不得不退了两步,嘴里还在嘀咕着怎么这俩人类嗓门这么大。

    在尖叫了几秒之后文蕊率先停了下来,看起来她地心理素质比柳依伶要好的多,而柳依伶则是连续叫了近一分钟,然后突然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小不点非常的聪明。  接到我的命令之后没有立刻冲上去,因为这样就显得目地性太强了。  我的意思是不让他们知道巨龙其实很聪明,要不然这些人就会想着求情而不是拼命抵抗了。  小不点用戒备的姿态慢悠悠的走到了晕倒在地的柳依伶身边,然后在柳依伶身上闻了闻。  由于他的体型很大,所以吸气的声音其他三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闻过气味之后小不点突然张嘴对着柳依伶就要咬下去,曹恩却喉叫着冲了上来。  小不点一扭头对着曹恩喷出一团火焰,滚滚热浪硬是把曹恩逼了回去。  看到曹恩退后小不点立刻再次低头一口咬在了柳依伶的腹部,然后用爪子按住她的身体猛地一撕,柳依伶立刻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惨叫声伴随着飞溅地血水把剩下的三个人全都吓瘫了。  小不点抬头看了看其他人。  然后叼起再次昏迷地柳依伶向森林方向跑了过去。

    小不点的声音恐吓行为持续了几分钟后剩下的三个人就反应了过来,我和玫瑰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三个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商量了起来。

    “毕竟是筛选了这么多次才选出来的几个宝贝,当然比普通人的素质要高出不少,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动手能力如何。  老公你不打算送点武器给他们用吗?”

    “那你打算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起码要给点初始装备呀?”

    “可是巨龙太强了,计算是小不点,不用任何手段就可以把他们玩残,这还怎么发挥啊?”

    凌把一块三维激光器递了过来,然后一列列的生物就出现在了半空中。  玫瑰也凑过来看了看,然后指着一只看起来很像鼻涕虫的生物的问我:“这个怎么样?”

    “就是要造型古怪才能尽可能的模拟出外星生物的形态。  相信等他们过去遇到地生物会比这个更可怕。  ”

    放下电话之后我又开始观察起位于实验区内地三位志愿者,他们显然已经商量完了,只是好象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解决方法,不过至少他们暂时明白了需要一件武器,而且他们也已经认识到了我之前说的挑战生存意志不是在和他们开玩笑,因为他们刚刚“亲眼”看到了柳依伶被可怕的“怪物”所“吞食”的恐怖画面。  至少他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好象在折树枝,大概是要做武器。  ”凌回答道。

    “用来打鼻涕虫足够了。  ”

    “你知道就好。  ”柳依伶边哭边恶狠狠的说道。  “你这是犯罪。  ”

    “我怎么能想到你突然要让一只怪物过来吃我们!”

    “我要是万一被吃掉了怎么办?”柳依伶生气的质问道。

    “你……!”

    “什么叫不过是当时的疼痛而已?”柳依伶愤怒的吼道:“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疼吗?我把你的肉从身上活活撕下来你试试?你们这是在践踏人权!”

    柳依伶对我的鞠躬完全没有任何感触,依然生气地喊叫着:“鞠个躬就算完啦?那杀人犯都不用枪毙了,杀了人就去给死者上个坟鞠两个躬不就完了?”

    “我要……我要你们赔偿精神损失费,要你公开这次的行为,要公开向我道歉。  ”

    “哼,你也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了?快让我出去。  我要告你!”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

    “你要杀人灭口?”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自杀?”

    “你说进来后我们的生活会不一样。  ”

    “还有什么?”

    柳依伶好象是想起来了之前我确实是说过这么一段话。  “不,我不要死。  ”

    “不,我不离开了。  ”

    “什么病毒注射?”

    “你要拿我做实验?”

    “你……你……!”

    看到柳依伶圆睁的眼睛,我已经把转椅转了过去。  玫瑰发现我失去兴趣之后立刻对那个实验员挥了挥手。  “带她去实验室吧,我们还要看看这三个人的情况呢!希望可以成为同伴。  ”

    看到柳依伶想跑。  却被凌顺手一指点在了脖子上。  结果她立刻就软了下去。  凌向实验员挥了挥手,实验员立刻把柳依伶抱上病床推了出去。

    柳依伶被推走之后我们地注意力又回到了实验场中。  生物实验室的限定版“鼻涕虫”已经被运了过来,通过简单地生物遥控芯片我们可以非常容易的操纵这种神经结构相当简单的生物。  不过我们的三位志愿者看到这家伙时感觉就不一样了。

    当然。  龙缘不会胡乱培育没用地生物的。  《零》这款游戏就是我们最大的测试平台,游戏中的很多怪物本公司都有现实对照样品。  实验部门一般是先研究出基因序列,确认可行后培育出一个实体,然后测试出各方面性能后把数据输入游戏,用玩家来测试该生物的实际作战效能,如果觉得效果不错就在现实中开展深入研究准备量产,如果效果一般就干脆废弃。  一般玩家只要在我们基地的实验区转一圈,很可能就会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下线了还是还在游戏里。

    我们的三名志愿者显然也玩《零》,看到这东西他们都是一愣。  简凡最先反应过来。  “你们说这会不会就是游戏里地鼻涕史莱姆?”

    本应该反应最大的文蕊这次居然奇迹般的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而是很镇定的说道:“我在游戏里打过这种鼻涕史莱姆。  不过不是一般的小怪,而是鼻涕史莱姆中地大*OSS,好象是三百多级的怪,不算很难打。  ”

    文蕊忽然道:“《零》是龙缘做的,这东西也是龙缘的,你们说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联系?”

    简凡摇了摇头:“我看恰恰相反,龙缘是先设计出了生物兵器。  然后把它们编入游戏测试战斗数据。  ”

    文蕊对两个男生道:“如果真像简凡说的,那我们最好还是小心些。  之前吃掉柳依伶地那只怪物明显就是巨龙,只是体型小了很多。  这只鼻涕史莱姆虽然没有巨龙那么厉害,但如果它真是生物兵器,那也绝对不是那么轻易能对付的了的。  ”

    “不太可能。  ”简凡指了指其中一个方向,曹恩顺着那个方向发现了我们的监视飞碟。  “神林他们在看着我们?”

    曹恩有些生气的道:“龙缘也太狠了,测试还要死人,真拿我们不当人了吗?”

    “那就试试看吧。  ”简凡抬头看了看那只正一伸一缩向自己这边爬来的鼻涕史莱姆。  “游戏里这东西用什么方式攻击来着?”

    “试试就知道了。  ”曹恩这个家伙性子比较直,胆子也较大。  他最先跑到了那只鼻涕史莱姆身边,然后用手里的树枝从地上挖了块泥用力的向鼻涕史莱姆砸了过去。

    树棍命中鼻涕史莱姆的感觉就像在用棍子敲一团软胶,虽然刚开始能砸下一个很大的坑,但很快又被弹了起来,根本毫无效果。  就在曹恩想继续打的时候简凡突然摆出了投射标枪的姿势冲了上来,然后猛的把手里的树枝扔了过来。  这根树枝显然经过简单处理,虽然尖端还不算尖锐,但起码比一般的棍子要锋利多了。  然而它毕竟还只是根树枝,光靠惯性是根本无法穿透鼻涕史莱姆的身体的。  但是曹恩却勇敢的抓住弹到地上的棍子猛的插向了鼻涕史莱姆,随着噗的一声,鼻涕史莱姆的皮居然真的被插穿了。  一股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树枝上立刻开始冒烟,曹恩也迅速退了回来。  鼻涕史莱姆疼痛的满地打滚,却反而让棍子整根都插了进去,但它的腐蚀特性太厉害了,棍子很快就被烧光了。

    “有办法杀死这东西?”曹恩惊讶的问道。

    玫瑰看到这里便转头对我道:“看来这个实验体已经没用了,要不要试试别的?”

    “我估计他们过不去这关。  ”玫瑰对我的话不太相信。

    “算我一个,输了的请客。  ”

    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