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失落的神器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接下来的大屠杀我并没有参加,龙族对人类的战斗不能叫战争,应该叫狩猎更合适一些,因为双方在战斗力方面存在本质区别。

    幸运带着自己一家子冲在了战场的最前线,在没有重武器威胁的情况下他们比我们更可怕,我第一次认识到龙炎这种面杀伤性武器的威力居然有这么大,被火焰直接喷到的人还好点,一下就结束了,反到是那些靠的太近又没直接被碰到的人,往往是烧的满身大泡最后皮肤脱落,非常的凄惨。

    基地虽然在郊外,但毕竟旁边有条公路。  如果是有人看到火焰引起的浓烟或者听到爆炸声,还是很可能会过来看个究竟地。  虽然我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但一旦消息传出去,则很可能引起全面战争和国内的大动乱,到时候死的人只会更多。  一个是杀掉这一百多无辜者,一个是等着全世界范围内死几亿人,做个减法其实很容易。

    我向发信号地人传讯道:“全部带进山来,注意别让更多的人看见。  我会派保安部队的人去外面阻止更多的围观者进入。  ”

    战场之上已经趋于平静,没有人跑掉,我们成功的拦截了全部的敌人,而此时在某处的办公室内。  一名须发全白的将军无力的关闭了监视器。  他从办公桌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只小巧地手枪,然后顶在了自己的嘴里轻轻扣下了扳机。

    “死光了最好,省得总给我们添麻烦。  ”维娜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们地人几乎同时扭头看向了声音的方向,那里正站着一大群人。  从服装上看只是平民。  声音的来源是其中的部分女性和少数男性成员,至于他们尖叫的原因,从他们的视线中很容易找到答案。

    一个生活在现实中的人突然看见一个集装箱那么大的脑袋凑到自己面前,尖叫已经属于正常情况了,即使像其中几位躺在地上的女士那样也不算奇怪。  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龙,即使是我也会有些眩晕感,何况幸运这家伙还凑这么近闻人家地味道。

    我向那些人身后的队员喊道:“把他们带过来。  ”

    人群中还保持着理智的人全都仔细的打量起我来,毕竟我的铠甲外形最奇特,而且明显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我又不是警察,你犯法关我什么事?况且你也没犯法。  ”

    我用手指在周围的那些大家伙身上比画了一圈。  “因为你看到了他们。  ”

    “这个我还没想好,不出意外的话会变成实验品,然后死在某次实验中。  ”

    青年还没喊出来旁边就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上来交涉道:“我是TBT集团亚洲地区首席执行官,市长和我地关系也很不错。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人体实验违反国家法,而且我是美国籍,不是中国公民,你们无权这样对我。  ”

    对方点点头:“按照国际关系准则你们不能随便对我使用刑法。  ”

    “啊……!”尖叫声迅速在人群中响了起来。

    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女人颤抖着站了出来。  “我……我是韩国留学生。  求……求你别杀……!”

    那群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连本来在尖叫地都安静了下来。  大概是吓呆了。  我再次转向他们。  “那么剩下的就都是本国人了吧?”

    “过了过了,我又不是恶魔,有必要这么害怕吗?”我向那个之前作为代表出来交涉的青年人招招手。  “你很勇敢,这至少说明你具有献身精神。  当然。  也许你只是雄性激素分泌量超标。  不过,我依然觉得你是个很勇敢的人。  ”说着我拍了拍他地肩膀,他两腿一软差点跪地上。  我轻轻一提就把他扶了起来。  “别往下瘫啊!你抖什么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

    我回头朝幸运挥挥手:“一边玩去,人肉不好吃,别在那乱滴口水,地板烧坏了不要钱修啊?”幸运地唾液有酸性。  虽然腐蚀性不是特别强。  但也不算太差。

    我笑嘻嘻的看着这个家伙。  “别怕,他吓你玩呢。  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的,所以只要你们配合一点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外国人没有忠心度可言,所以没有留下的可能,但你们不同。  ”

    “这个大概不可能马上实行,具体什么时候可以放了你们那就没准了,不过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

    “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这么说来你爸官不小吗!说来听听,说不定真能撤了我呢!”

    “哎呀。  原来是肖翔军长的女儿啊!”女孩愣了一下,没想到我居然认识她爸,不过我后面的话却让她差点晕过去。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给你爸送葬了啊?你等等我让他们把你爸拼起来啊。  ”我说着转身对幸运道:“别在那撕坦克了,去把肖翔军长捡回来去。  ”

    我转身对那个女孩道:“哎呀不好意思,我的手下手脚太重,你看这多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搞了个尸骨无存!要不我把你也送下去。  我们今天一下送去这么多人,鬼差办入境手续也没这么快。  你爸这会肯定还在奈何桥前面排队,你跑快一点说不定还追地上。  ”说着我抓住女孩的肩膀把她扔了出去。  “小不点,送你点好吃地。  ”

    “哈哈哈哈,小谗猫,让你下次再嘴谗,给你长点记性。  ”说着我对玫瑰他们道:“那边那个穿校服的,还有这个、这个、这个、那边那个,最后一排那个长的很不错的留下,其他地带到实验素材仓库。  ”

    等那些人都被带走后这六个人都被聚拢到了我的身边,其中五男一女,年纪各不相同,最大地看起来有五十多了,最年轻地是那个女孩。  顶多才十六。

    其中一个二十几岁地青年很平静的道:“之前你这样说完之后就杀了好几个人。  ”

    “我又不是神仙。  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况且不管我说真假,你都可以决定我说的对错。  只要你故意反着来我就肯定错,只要你顺着我的话来我就一定对,所以不管我说什么,决定对错的都根本不是我。  ”

    几个人配合的报出了自己的情况,他们都是理智很强的人,知道这种时候抵抗对他们没有任何帮助。  我看了看六个人的资料,然后对那个五十几岁的人道:“真不好意思冯先生,今天的事情乱了点,你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应该能猜到些事情的内幕,我想你也明白出了什么事。  后面的东西我也不跟你说了,相信你知道怎么做。  ”

    “您能理解是最好的,我也没必要为难你,只要你能当今天什么也没看到我就可以当今天什么也没发生,明白吗?”

    我向斯哥特招招手。  “带他去装神经窃听器。  ”我转身对他道:“这是保险手段,毕竟不能只靠你一句话我们就什么都不过问了。  只要你不泄露这消息那芯片就不会对你够成任何影响。  但是如果你违反规定,那它就会使用强电流把你的神经系统全部烧焦,而且你根本就来不及把信息传出去就会变成植物人。  ”

    “那就好。  ”

    男子迅速拍了下女儿的肩膀:“快问好。  ”

    边上的凌和小纯他们一起放声大笑了起来,我尴尬的挠挠头。  “一不小心就变成叔叔了,我看起来有那么大年纪吗?”

    “不能这样分吧?你十六了吧?我也才大你八岁而已,叫叔叔太夸张了吧?大哥哥就差不多了。  ”

    “十八?”我诧异地看了看她,然后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捏住手腕。  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太阳穴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之后我惊讶的松开了手。  “你是强化生命体?”

    小姑娘看着我问道:“你说什么强化生命体啊?”

    中年人点点头:“我不想让她的人生变的太复杂,所以没和她说过。  这孩子是先天性小儿麻痹症,全身高位截瘫,生活都无法自理。  后来在她十岁的时候我升到了龙缘特种运输部高级主管的位置上,当时查看高级货物清单时无意间发现了我们公司居然还有这种药物,所以我就用自己的职务申请了一支,没想到还真批了下来。  后来这孩子不但恢复了行动能力,而且身体地运动能力还超出了普通人一大截。  连智力也变的很高。  像个小大人一样。  当时给我送药剂的那个研究员说我们很走运,我女儿对这种药物刚好是高度适应性体质。  所以药品效果比正常值要高出不少。  ”

    “龙族?”

    中年人想了下道:“你得问她自己,我没意见,但她不同意我也不会同意。  ”

    我打了个响指喊道:“都把头盔下掉。  ”等大家把头盔都拿掉之后我在小丫头满眼星星的目光中问道:“你看我们之中有一个比电影明显长地丑的吗?”

    我立刻伸出道:“恭喜你做了一个很明智的决定。  ”

    “不会那么快的,基因再调整需要大约一年地时间,你会慢慢变漂亮起来,不过说实话你现在也不错了。  ”

    “你是女孩不是女人。  ”

    处理完这些目击者之后我命令大家迅速打扫战场。  新闻部的人开始编写掩盖事实地宣传信息。  虽然目击者都处理了,但重武器的动静太大。  不掩饰是不行的。  我们的官方解释是实弹演练,这个借口比较容易混过去。

    除了空口的许愿之外,上头到也真的给了些实际好处。  龙缘附属基地地损失国家全部负责,而且第四特区的开发问题全面放开,以前一直被限制的开发速度这次终于全部解除了,而且除了国家战备实验室要保留一份资料外,其他第四特区出来的东西我们都可以全部利用起来。  最后,南京基地得到了整整一列火车的原子分离机。  这就意味着我们的超级神龙太空战舰有望提前完工。

    下午老爸陪高层去吃饭开会,我却带着大家回实验室接受了全身检查,然后又再次接上线。  现在我没心情和他们搞政治,还是多用《零》给国家和龙缘多捞点钱才是真的。  转移经济负担这种国家之间的大招可是屡试不爽的必杀绝技,好好利用可是能不战而屈人的,和乐而不为呢?

    我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被困在阵中的大轮冥王和那个佛门人员,事实上不光他们两个,连那个阵图都不见了。  那些布阵的神仙到是都在,只是全都倒在一起,看样子伤的不轻,怎么叫都没反应。  通天教主和大轮冥王一样也不在现场,可是我很奇怪为什么没看到金币和银雪,难道被抓了?可是不对啊!这里有多少高手啊?能把这么些个老大级的人物全部干翻,那得强到什么程度啊?就算是洪钧教主和元始天尊对上这些高手也只能被*挺。  根本连还手都没机会,什么人能在这样地包围中反败为胜呢?这不和逻辑啊?再说地上这个大坑是怎么回事呢?就算四圣兽战斗力强悍如此也不可能炸出这么大个坑来啊?

    想了想我还是跑到了拖塔天王身边,手刚一碰他就被感应电打了一下。  看来雷击是直接命中的,要不然拖塔天王身上也不会残留这么多的电能了。  试则再碰了一下。  这次电流小的多了。  用力把他翻过来才发现拖塔天王的脸上满是伤口,好象被很多小刀划出来地一样。  在他的身下还压着一个葫芦,分明就是之前装天庭法器地那个葫芦,还好这东西没丢,不然事情可就大条了。  虽然这葫芦里的东西我没法私吞,但在归还之前到是可以暂时用一下,应该没多大问题。  毕竟我这也算是保卫天庭财产吗!

    “咳咳咳……!”拖塔天王咳嗽着动了一下。

    “水,还有水吗?”

    喝完水之后他才咳嗽着说道:“呼!多亏我带了这么多宝贝。  差点就没命了!”

    “不,我不知道!”托塔天王说道。

    “那到不是!”托塔天王道:“对方不止一个人,其中有个人携带了一件和东皇钟差不多的宝贝,双方打了一会之后我就敲响了东皇钟,而对方也启动了自己那件宝贝,结果双宝齐鸣。  突然爆发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发生了大爆炸。  由于威力太大,我们全被震晕了过去。  不过,我的记忆中并没有这样一群人存在,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袭击了我们。  ”

    “只有白玉麒麟比对方的人员略强一些,其他人都是旗鼓相当,再后来两边的法宝就撞到了一起,跟着我们就晕了过去,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了!”

    托塔天王虚弱的点点头。  “我没事。  ”

    “阿嫡娜、小纯。  出来帮忙。  检查下他的伤。  ”

    阿嫡娜点点头道:“我检查的结果和小纯一样,他的伤确实太重了。  ”

    “那倒不至于,多少他也算是比较厉害的神仙,即使不能马上恢复,死还不至于。  ”

    青龙发现抓住的是我立刻就松了手,他想坐起来,但只支撑起了一点点就突然没有一皱又倒了下去。  我赶紧扶住了他。  “怎么样?伤的很严重吗?”

    “唔……我这是怎么了?”

    “奇怪,我怎么晕过去了?”

    “我们到底出什么事啦?”朱雀拉着我问道。

    我这么一说四圣兽才注意到自己原来是在坑底躺着,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这个坑的面积实在是大的吓人,而且地面已经明显出现了很高程度的凝结化。  这是高温后快速冷却的结果。

    “哦,我让铃音骑士去。  ”

    我们把大家集中之后又试图唤醒那些神仙,结果是毫无作用。  这些神仙不象四圣兽那么厉害,又没有托塔天王的法宝保护,好在当时他们都处于法阵范围内,那个法阵有吸收能量地特性,所以伤害被吸收了大半,不过剩下的那部分也依然把这些家伙给彻底放倒了。

    小纯道:“身体上的伤到是的不太严重,但元神受损比较厉害。  以后的法力肯定是要打折的。  好在天庭有能恢复实力的仙丹,他们又属于工伤。  回去吃颗仙丹就没问题了。  ”

    青龙道:“我只知道和我们交手地那四个家伙有和我们类似地能力,我们怎么打都没用。  不过他们全都穿着黑色的紧身服装,而且服装内似乎还有盔甲,只是外面罩了层紧身服,所以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地外貌特征。  再说他们也未必就是本体出现,说不定和我们一样也是变化的人形。  ”

    青龙忽然道:“对了,白玉姨娘呢?怎么没看到她和你们行会的金币?”青龙是黄金天龙和碧凌的儿子,碧凌和银雪又是好姐妹,所以银雪可以算是青龙的姨娘。

    “你怎么知道是去追敌人?难道不可能是被抓走了吗?”朱雀问道。

    “我们还活着关这什么事?”

    “这么说来我们难道还占了上风不成?”

    我刚说完就看到天空突然飞来一团彩云,跟着上面就飘下来一大群人,我一看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金币第一个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玉帝和一大帮神仙。  连元始天尊和老子以及洪钧教主都跑了过来,看来这次是真的让他们紧张了起来。

    “咳!”二郎神突然猛的咳了一声,身子一挺喷了口血出来,然后就边咳边坐了起来。  洪钧教主用同样的方法给四圣兽检查了起来,老子则去检查了十八天卫和托塔天王,至于那些神仙则有另外的人在检查。

    托塔天王道:“那好象也是口钟,大概有这么大。  ”托塔天王比了一个家用电饭锅那么大的体积。  “钟身的颜色很复杂,灰中带绿。  侧面还有个洞。  下面的开口处有不少豁口,钟体表面还能看到很明显的裂纹。  简直就像是在风雨中挂了几百年的破钟一样。  ”

    我觉得事情似乎还有内情,于是开口问道:“请问三位仙圣,这口破钟到底是什么法宝呢?”

    “呼,好险!”托塔天王吓了一跳,没想到大家都差点魂飞魄散了,这可是比死亡还要糟糕的事情,尤其是对神仙来说。

    我疑惑地看向了金币。  “难道你去求援地时候银雪还在吗?”

    “这么说来那次爆炸你没事喽?”

    “那么你离开前看到敌人还剩下几个人了吗?”

    我点点头:“这么说来就是在金币离开之后对方才逃跑的,而且银雪似乎占了压倒性优势,所以才敢追了上去,只是万一她追进了敌人大本营可就麻烦了。  ”我说着转向了洪钧教主。  “不知道各位有什么线索没有?那口破钟的拥有者你们应该认识吧?”

    我试探性的问道:“有没有可能是佛门余孽?”

    “这样瞎猜不是办法,我看还是让紫日去查比较好,他找东西的水平比我们可厉害多了。  ”二郎神果然够兄弟,这种时候还记得保荐我出来。  找人可是我们行会的强项,而且天庭向来出手大方,给他们办事绝对有赚头。

    玉帝补充道:“你从我们这里借的那块污玉就做为你的酬劳,另外我们还可以给你一件正常宝贝和一件限制级的宝贝,你可以自己来选。  你要是同意的话我们就这么决定了,如何?”

    玉帝想了一下道:“那好,我可以给你们行会每人一枚凝神丹,服用之后一个月内个人实力提升速度翻倍,而且在服用的当时就可以永久性的提高一级。  ”

    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