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落网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是的。  这就是我们守护的魔镜,它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分别藏了起来,刚才的仪式就是解除封印将其彻底融合。  现在,只要你带着它离开这个空间,我们就自由了。  ”得到肯定答复后我迅速的带着守护者们走出了空间通道。

    “里面情况怎么样?”二郎神拉着我问道。

    “哈哈,这次大轮冥王那只笨鸟要倒霉了。  ”朱雀笑的很得意。

    “放心吧,这是能量吸收阵,以他们俩的修为。  回去吃两颗仙丹也就补回来了,不会有太大问题地。  不过一会你可得站远点,这东西的吸力很强,你这样的冒险者被粘到很可能会掉回新手区去的。  ”

    一口气拉着二郎神跑到百米开外我才停下来。  “喂,朱雀小姐。  你往旁边站点,别挡着我啊!”

    “我怕被误伤。  ”

    布阵的众神仙把法阵准备好之后就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而我们也紧张地蹲在远处等着那两只即将撞树的兔子。  那个镜像空间地坍塌速度比我们预想的要慢不少,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突然发现镜面一阵抖动,这是里面有人要出来的前兆。

    所有神仙都同时闭眼开始念咒,地面上的巨**阵亮起了明亮的黄色光芒。  而且其中央的太极图还在缓慢的旋转着。  现在这个阵已经处于激发状态了,不需要人再去控制,这个时候任何东西只要进入阵法范围就会被困在里面。

    “靠,不是大轮冥王!”我们已经看清楚了跳出来的人。  这个家伙我不认识。  但如果斯哥特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告诉我这就是之前被他们逼进了镜子里地那几个玩家之一。  只可惜现在斯哥特并不在这里,而且之前他也忘了告诉我有这么一回事了。  镜子是斯哥特他们抬回来的,我并不知道那些玩家在镜子里,还以为斯哥特把他们干掉了呢!

    “不能停。  ”我大声阻止了那些神仙们的动作。  “大轮冥王可能就在后面,你们现在停下还能马上发动吗?”

    我的话音都还没落镜子里就又接二连三的滚出来六个人,结果没有一个是大轮冥王,但是和之前那个家伙一样,这些人全都被黄色的电弧打的在那里直抽抽。  用来镇压大轮冥王这种级别高手的法阵哪是普通玩家能抗的住的呢?那几个家伙眼看着身上的装备开始一件件的向下掉,身体也变地越来越虚弱,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挣扎就是完全无法移动身体。

    “当然会有事,而且是大事。  ”那个神仙道:“这种法阵会吸收能量,大轮冥王那样地高手当然能顶的住。  只要不是被连续封印个几千年。  一般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可是他们不同,他们只是普通人。  法阵会把他们的法力逐渐吸干,然后他们就会不断的掉级,直到不够二十级被送回新人区。  ”

    我正在帮他们祈祷却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女声:“土裂斩。  ”

    一声惨叫中一名不知名的神仙被一劈两半,连元神都没保住。  袭击我们的是大轮冥王的女儿不动冥王,别看这丫头长的俏丽可爱,实际上一点不比她娘差,绝对是个杀人如麻的主。

    不动冥王地第二次攻击跟着到达,但是在我的提醒下圣兽已经反应了过来。  朱雀移了半步挡在了攻击路线上,手里地红色长枪直接打在剑气上。  那道蓝紫色的剑气立刻被弹飞了出去。

    我本来还以为青龙要冲上去砍人,谁知道剑尖却突然一闪,射出了一道仿佛激光炮一样的巨大光柱,沿线的任何障碍物都无法抵挡这光束哪怕一秒的时间,所有被擦过地东西全都瞬间汽化,其威力实在是让人头皮发麻。

    我不知道朱雀释放的到底是哪种攻击,反正我只看到一大片绿豆大小的红色光点像暴雨一样飞射而出,不动冥王完全没办法阻挡这些东西,瞬间被打成重伤撞断了几十棵大树后还欠进了一块巨岩之中,她的周围到处都在冒烟,仿佛刚被陨石袭击过一样。

    其实刚刚的攻击不止命中了灵儿,她身边的地面也和她一起,满地都是小窟窿。  而且密集程度非常的可怕。  就连她躺着的那块石头也满是小洞。  简直跟蜂窝一样。  这么猛的攻击我真是无话可说,四圣兽的实力太恐怖。  我们这些玩家和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人工湖和太平洋的区别。

    “哼!这种妖魔死不足惜。  ”

    “靠,比你高十倍,那还是人吗?你直接说拿不下来不就得了?”

    青龙说的也是实话,我想了一下还是给她带上了头装,然后把药也塞进了她的嘴里。  “对了青龙大哥,这头饰会限制到什么程度?是变成完全没有力量的弱女子还是具备一定战斗力?”

    “多谢了。  ”我明白了青龙的意思。  把灵儿地力量控制在这个水平上对天庭就没有威胁了,而且我留着她也能当个帮手。  大家都好说。

    “真君。  ”布阵的一个神仙忽然喊了起来,我们一起转身跑了回来。  “怎么啦?”

    不等他们说完二郎神就叫道:“我来补位,告诉我要怎么做。  ”

    “那怎么办?”

    我忽然想起来金币好象会玄天阵,以前还真看她玩过。  “你们在这等着,我知道一个人会,马上就让她过来。  ”

    “明白。  ”我赶紧转身启动了爱之环。  “玫瑰。  ”

    “知道金币在哪吗?”

    “十万火急。  ”

    “快。  我们这边急等。  ”

    玫瑰很快就用爱之环传回了通讯。  “老公,找到金币了,不过她正在日本和敌人混战,乱军之中想把人捞出来可不大容易,你们又这么赶时间!”

    “坐标是001.XXX.XXX.XXX。  ”

    “最前面的是星面代号,地球表面就是001,后面三位是等高差坐标,最后两组是经纬网坐标。  ”

    “我们尽量吧!”

    走出这座小城市的传送阵才发现战场其实就在城里,周围已经乱成一片了。  看样子是我们国家的玩家正在攻占日本人的城市。  而且已经突入城市内部来了。

    仰头看了下天空。  好象没几个人飞到空中的,大概空军在战斗开始前就被拼的差不多了。  没管再次冲上来的两个日本玩家,我轻点地面跃上了旁边一座比较高点地建筑,但是我刚上去就看到一只人形甲壳虫挥起巨大的拳头一拳打了过来。

    轰的一声响,甲壳虫在命中我之前的一瞬间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坦克比这家伙大了起码三倍以上,力量也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跳上坦克的背,四下看了起来,只见城东面的城门口各种颜色的光芒闪个没完,一看就知道是大型法术造成的。  我指了下东城门。  “坦克,冲过去。  ”

    我们到达城门口地时候只看到这里地小广场上已经到处都是死人了,金币这丫头和真红一起正在那大开杀戒呢。

    “紫日?”金币一道天雷把冲向她地一个日本玩家变成了非洲烤鸡,然后转身飞向了我这边。  坦克用身上的火炮进行小威力地点射。  连续干掉了几个日本玩家的集群才彻底把城市里日本玩家的最后防线给打跨了。  金币落到坦克地脑袋上问道:“干什么?很急的事情吗?”

    “带路吧。  ”

    看到我带着个人出现那些神仙都松了口气,我们要是再晚点到可就麻烦了。  金币被我推上了那个重要的连接点,她本来就会这个阵法,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不用教马上就运转了起来。  金币一把自己这个点支撑起来阵法立刻就稳定了下来,周围的神仙全都舒了口气。

    “是误闯阵法的玩家,不过我们现在不能停下阵法,所以也没办法了。  大不了等事情结……小心,大轮冥王出来了!”

    跟在大轮冥王后面出来地是那个佛门的家伙,不过他也很大轮冥王一样,刚一出来就一个跟头摔了出去,然后就扒在地上完全无法移动了。

    二郎神和青龙也反应过来了。  一起冲上来帮我一起把镜子转了个方向。  几乎就在我们刚完成这个工作白虎就从里面飞了出来。  一下把青龙给扑倒在地。

    “快下来!我帮你免灾自己却遭殃了!”白虎一边跳了下来一边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一看到那个阵法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天啊!我今天是招谁惹谁啦?玄武你这个秤砣快下来,我快被你压死了!”

    “你们这些混蛋快放了我。  ”大轮冥王在阵法内拼命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她迈着艰难地步伐撞向了阵边的一个神仙,可是她离那个神仙还有两步的时候却再次被压回了地面上。  不过这家伙还真是倔的很,就是不肯老实趴着,依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再次撞了上去。  那个神仙操纵着阵法根本不能动,被撞也没办法躲,好在大轮冥王也用不上多大力气,但依然把他给撞的喷了口血。

    主持阵眼地神仙道:“不是阵法的问题。  是你来之前我们在缺少一个人的情况下强撑法阵已经快脱力了,所以现在阵法威力下降的很严重。  ”

    “延伸?怎么延伸啊?”这些神仙显然都不会这个东西。

    “好吧。  ”

    “麻烦四位圣兽进去代替阵眼的能量。  这样就可以以你们的法力强行把大轮冥王给压下去了。  ”

    巨大地压力让大轮冥王和那个佛门成员已经无力反抗了,但是金币他们并没停下。  为了防止万一必须把他们的力量完全榨干,否则一旦失去阵法的控制。  再想抓他们就难如蹬天了。

    这个想法本来是满好地。  不过我们却忘了点事情。  这座山可是就在妖魔据点的旁边,这么长时间的工作泄露出的法力波动对妖魔来说就跟雷声一般清晰,要是没有妖魔注意到这边才叫奇怪呢。

    树林一阵晃动,从山里走出了大把地妖魔,从气息上判断这些都是妖魔中级别较高的存在。  而且这个数量实在是有点吓人。  好死不死的大轮冥王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力气说话。  “快……快干掉他们……救我出来!”

    我们这边可谓高手如云,但问题是高手全都困在阵里了,能动的人也就我和二郎神两个,这么多妖魔要我们可怎么挡啊?大群的妖魔从四面八方向我们冲了过来,我和二郎神站在法阵两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挡下这么多妖魔。  就在我们以为这次要阴沟里翻船的时候,突然,一个金黄色的光圈从天而降。  只砸在了我和二郎神地前面不到一寸地地方。  光圈落地之后立刻弹了起来。  停留在离地一米五的高度之后光圈突然扩大,仅仅只是一闪就不见了。

    “看来我来的还真是及时啊!”银雪非常幽雅的从天而降,我和二郎神同时呼出了一口长气。

    “你以为我不想吗?”银雪指了指头顶。  “看上面。  ”

    “你说呢?”

    “好主意。  ”我赶紧道:“那就麻烦真君尽快了!这边我们大概也挡不了多久。  ”

    二郎神迅速用法力凝聚成了一小块玉挂到了啸天犬地脖子上,然后拍拍他的脑袋。  “快回去报信。  ”啸天犬长啸一声,一转身就不见了。

    “通天教主好歹也是成名高手。  欺负一条狗,未免有些下作吧?”虽然打不过通天教主。  但是我能说的过他,打嘴仗咱还没怕过谁。

    靠,居然敢看不起我。  我很打度的笑了笑。  “听说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乃是师出同门,都是洪钧教主坐下弟子,但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连玉帝这样力量明显不如教主阁下地神人都可以执掌三界。  而通天教主你却只是个妖魔。  ”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今天看了通天教主的表现,觉得你一点都不冤。  ”

    “我只想告诉你,和洪钧教主以及元始天尊或者老子,甚至是玉帝和天庭地任何一个神仙比起来,你都有不如,而且是大大的不如。  因此人家可以位列仙班,你却只能是天地共诛的妖孽。  ”

    “我当然怕死,只是并不怕你,因为你还杀不了我。  ”

    “哈哈哈哈……!”我故意笑的很放肆,愣是把通天教主笑的满脸青筋才说道:“知道狗熊怎么死的吗?”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看通天教主又要发怒。  我立刻抢先说道:“你还别不高兴,说你笨一点也不冤枉你。  我地实力你清楚的很,你自己的实力你当然更清楚,可是你却要我和你过招。  ”

    “所以我才说你傻啊!你要杀我,我难道就要伸着脖子让你砍吗?”

    “对啊!既然你知道不会还让我上去?不是你傻又是什么?再说了。  你好象是很看不起我是吗?”看他又要说话我再次抢先制止。  “别争辩,你争也没用。  我知道你为什么看不起我,就因为我的战斗力不如你,如此而已。  但是这天下就真的是靠个人实力说话的吗?天庭和已经被打残的佛门都看不起你,可以说见你就打。  而人间也没几个崇拜你的。  可是我。  这个被你看不起地人,却是一方霸主。  在人间。  我有自己的行会,数百万人供应驱策。  在三界,管你是牛鬼蛇神,都得给我三分面子。  你说我们俩到底谁更强?”

    二郎神在我侧面偷偷向我伸出了大拇指,明显正憋着笑呢。  银雪也非常得意。  “第一次看到通天教主被气成这样却无处发泄,这种感觉真不错。  ”

    连着听了我近一个小时的指责,几乎把通天教主说的一无是处,连还在操纵阵法的那几位都听的目瞪口呆。  通天教主最后的理智终于彻底消失了。  他指着我大吼着:“我不和你们做口舌之争,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  光靠嘴皮子是说不死人地。  ”

    “你这混蛋就知道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通天教主自以为得到了一个反击地机会。

    银雪升到了通天教主对面地高度,然后开口道:“以你的智商大概是理解不了这么深奥地东西了。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紫日的意思吧!从你出现开始计算,你已经在这里白白耽误了一个多小时。  而从和你吵第一句话时开始紫日就已经利用自己的召唤生物通知我们帮忙看着援军的情况,而刚刚援军已经到了。  也就是说紫日完全没动手,只靠一张嘴就把你拖在这里长达一个多小时。  而现在……!”

    “哼!即使他拖到了你们空出手,难道你们认为我现在就跑不掉了吗?”

    要是一般人听说托塔天王只带了十八个人和七件宝贝来大概根本不会在意,但这里的基本都是内部人士,所以没有一个会怀疑这点人不够或宝贝太少。

    如果单是这十八天卫加四圣兽和一个护国神兽通天教主说不定还有逃跑的机会,但问题是托塔天王连天湖七宝都一起带来了。  这天湖七宝其实应该算一件宝贝,它们地作用就是抓人。  这七件宝贝本身是七面镜子,据说是天湖里生产的水晶制作的,所以叫天湖七宝。  当这七面镜子一起发动时可以形成一个类似防护罩的东西,如果镜面朝内,则这个东西就是困仙阵,许进不许出;如果镜面朝外。  则这个东西就是防护罩。  许出不许进。  现在当然已经摆成了困仙阵的状态,我们都被装在了这个巨大的防卫空间里了。  在不能离开这个区域的前提下通天教主想一挑十一简直是在做梦。  再说这里又不是只有四圣兽那种级别的存在。  托塔天王和二郎神。  乃至那些布阵的神仙和我本人都可以算是战斗力,就算不是他们那种级别的战斗力,在旁边放冷枪总可以吧?

    通天教主被银雪他们这么一说终于开始紧张了,他四下看了看果然发现我们被关在了一个巨大的半透明光幕内,在光幕地四周有七面古朴的镜子正围着光罩旋转着。  而那些镜子外面还站了一圈神仙在支持镜子的运转。  十八天卫已经摆出了六个三人攻击小队,这样可以保证最大限度的发挥他们的战斗力。  四圣兽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气息,磅礴的能量甚至在周围地空气中形成了肉眼可见的能量彩带,其中银雪地能量最可怕,她的能量全都像白玉一样包围在她的身边,显然已经完全实体化了。  凝聚力量到实体状态很多神仙都会,可自然释放的能量就能实体化。  这个实力实在是强的吓人了。

    “紫日仙友没受什么伤吧?”托塔天王控制住大轮冥王后一边往旁边的佛门成员身上捆绳子一边对我说着。

    托塔天王笑了起来。  “紫日仙友舌战通天教主的技术真是让我等刮目相看啊!”

    托塔天王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绳子。  “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捆仙绳也就是在人间传的厉害点,其实根本不算什么。  很多神仙都会解。  这根是洪荒十大凶兽之一璃魅的腿筋,根本不接受任何法力控制,被他捆住的人即使把法力修炼上天了也没用。  ”

    “当然。  璃魅就一只,一共也就四根腿筋,中途还做坏一根,只剩下三根,都让我带来了。  ”

    通天教主在天上紧张的转来转去,四周全都是个他差不多的高手,他的实力在这里一点优势都没有,说不紧张他自己都不信。

    “什么?天庭地宝贝都在你这里?”我和金币几乎同时转头看向了托塔天王。

    我和金币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邪笑着走向托塔天王。  “嘿嘿,我们不拿,就是先看看。  ”

    “那你总得让我们知道有什么可以用的吧?”

    我翻开目录。  用手指顺着目录表向下滑,当滑到第一页的底下时我和金币的眼睛突然同时瞪了起来。  然后迅速的同时回头看向托塔天王。  “东皇钟也在你这?”

    靠,这种星球毁灭仪一般的东西我可没胆子玩,继续向下翻,很快在第二面找到了一个我能用的东西。  “喂,我要这个。  ”

    “反正已经当上阎王了,难道还怕闹鬼吗?”

    我迅速在玉牌上用手指写下借据,信息被直接传回了天庭,反正他们也不怕我赖帐。  托塔天王从葫芦路倒出了一枚比乒乓球还要小一圈的墨黑色圆玉。  这块玉就是个正球体,其表面光滑无比,而且完全不会反光,黑的非常纯正。  除了黑之外这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冷,不过不是身体上的寒冷,而是灵魂上的寒冷,简直要把人的心和灵魂都完全冻结的感觉。  据说这东西是天地初开时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其中最污浊的那部分沉淀下来就形成了这东西,然后这玩意就一直被淹没在十七层地狱内的沉沦之海下面,至于后来怎么捞上来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这玩意就是天下间最邪恶最黑暗的东西。

    虽然只是暂借,不过能过把瘾也是好的。  我把永恒取下来变成了鞭剑形态,然后又弄出个凹槽把污玉镶嵌了上去。  几乎就在玉和剑结合的瞬间永恒就突然一沉,我差点没抓住。  “好家伙,怎么变这么重啊?”

    这到也是!我再次看了看手里的剑,除了变重了好几倍之外,永恒的表面还多了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而且剑身的温度也低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剑的周围出现了几十个白色的由雾组成的恐怖人脸。  这些人脸看起来并没有一般冤魂的那种痛苦的表情,反而带着一种得意和疯狂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恶灵,而且是嗜杀成性的那种极恶邪灵。

    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