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反抗者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王汉上将。  ”玫瑰拿着名单看着。  “我在想之后该怎么解释!”

    “不解释吗?”玫瑰看向我:“王汉上将可是武爷爷的入门弟子,是在最喜欢的学生。  你把他干掉了,不知道武爷爷要伤心成什么样了!”

    小纯忽然道:“主人,紧急通讯。  ”

    “王汉上将刚刚带着家人离开了自己的住所,他的身边还有一支来历不明的小股部队。  ”

    我笑了起来:“你认为武将军在面临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会逃跑吗?”

    “那就是了。  王汉是武爷爷最得意的学生,那么他多少会继承一些武爷爷的风格,至少不会无谓的逃跑。  这不是逃跑,而是战略转移。  他们可能正在向某个特别的地点转移,甚至可能是军营驻地。  ”

    “也许就是特战部队呢?”我问道。

    小纯向天上一个方向指了一下。  玫瑰立刻抬头盯着那着那个方向。  然后她的瞳孔突然失去了焦距,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  与此同时,龙缘基地卫星站地监测员突然叫了起来。  “张工!快过来一下。  ”

    “卫星拒绝了我们的控制信号。  ”

    “发射过了。  ”

    “卫星回答接到了更高级别的命令,所以暂时切断了我们的指挥权。  ”

    “卫星正在变轨,好象正在跟踪什么目标。  动作非常频繁。  ”监测员一边操作着控制系统一边说着:“等等,我把上载信号复制一份出来看看。  好了。  出来了。  ”

    “这是谁在操作?怎么有这么频繁地命令条?他们难道在找蚂蚁吗?”一个监测员惊讶的念叨着。

    张工赶紧跑过去道:“把他们看到的东西同步传输一份到大屏幕。  数据组去分析信号强度和来源。  应急对策组分析下是不是别国的入侵行动,如果不是就别管控制信号。  ”

    “真是添乱!”

    我疑惑的调整了眼睛上的光学变焦系统,抬头看天,很快就在远红外波段发现了几个亮点,稍微进行下辅助处理就确定了那是两枚卫星。  “呦!美国人的间谍卫星。  大家一起来,帮我烧了它。  先盯住那枚低轨道卫星。  ”

    “是什么信号?”一个主管问道。

    他喊晚了点,基地的大屏幕瞬间变的一片雪花。  停了两秒,大屏幕上恢复黑暗,左上角一个绿色的光标闪了两下后打出一排字:“无法追踪卫星。  ”

    大屏幕上很快又显示出了图象。  画面中是一枚正在不断的闪着电火花的卫星。  一个技术员眼睛发直地念叨着:“好可怕的电磁强度,难道是太阳爆发?”

    北京郊外的大巴上,我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不错,算他们识趣。  那枚卫星就不动他了,把美国人惹毛了也不好。  玫瑰,找到我们的目标了吗?”

    “拜托。  大姐。  我开地是工交大巴。  不是法拉利,这破东西最快速度就八十,你要我怎么办?”

    一个铃音骑士自觉地蹲到车尾举起一只手,另一只手在地上画圈圈。

    玫瑰道:“想追上他们也简单,一是我们加快速度。  二是他们减慢速度。  我们现在大概是快不起来了,不过我可以让他们慢下来。  ”

    “发什么信号?发给谁?是地面那个控制信号地来源地吗?”

    “不是卫星车。  ”张工心知肚明地道:“别问了,这是机密。  继续跟踪卫星吧。  ”

    “怎么搞的?”一个特战队的连长从车上跳了下来。

    “打不着了吗?”

    “少说话多办事,上车给我发动车子。  ”

    车队很快重新上路,但是只跑了不到五百米,其中一辆车地发动机盖却突然弹了起来,接着就是浓烟滚滚。  黑烟遮挡了视线,车子在路上一路蛇行起来,最后轰的一声撞上了路边的防护栏,彻底不动了。  其他车上下来的人赶紧把车里的人拖了出来,人到是没什么。  就是车撞烂了。

    就这么一路故障不断的走了不到五十公里,车队剩下的车再也装不下这么多人。  就在他们绝望的时候前方居然开来了一排部队的卡车,把队长给乐坏了。  这些车就是来接他们的,调个头一路向回跑,他们很快就到了一个位于山口后面的军营区。  这边显然是个秘密基地,因为普通战略地图上根本就没标这个基地的位置。

    此时地卫星站内,所有人都在惊奇的看着卫星传回地画面,现在卫星已经回到他们的控制之下了。  从画面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从没在地图上标出过的军事基地。  而此时基地内正忙碌的在准备着什么,明显是在防御什么人的进攻。  正当他们好奇的观察着时,画面突然一闪变成了黑色,接着屏幕上弹出几个大字。  “机密画面,禁止阅览。  ”

    控制台的人全都把手拿了起来示意清白。  “是总部来地控制信号。  ”一个检测员叫道。

    北京郊外的公路上,我们的大公交车还在缓慢的爬行着。  不过基地已经近在眼前了。  我们此时并不知道远在南京的基地内,军方的一群代表正在看着我们。  老爸是以基地镇压为口号提出让这些老大们来看现场直播地,当然,老看的人就等于他默认了这次袭击行动。  老爸对人性地把握可是很少出错的。

    玫瑰站起来指挥大家道:“把头盔调整到低频辐射波段,注意地雷。  ”

    有了眼睛里的辅助显示。  我们可以非常简单的绕开每个爆炸物,雷区对我们来说也就是障碍物比较多而已。

    旁边地上尉道:“不可能,要不然他们就不会触发第一枚地雷了。  这些人的头盔有古怪,他们肯定是能发现地雷。  ”

    其实我们绕来绕去也不过是在帮国家省钱,这要是在别国,我们会用电磁场把这些雷直接引爆,这比来回的绕圈子可要方便多了。

    基地内突然有团红光一闪。  一枚子弹以七八倍音速直射而来,目标正是我的脖子。  这是个高级狙击手。  初级射手打胸口,因为那里目标大。  中段射手打头,因为比较容易一枪致命。  最高级的打脖子,因为这里通常没有防护设备,而且只要中了就没救了。

    我提醒周围的人:“有狙击手。  ”

    小龙女道:“哇。  好多狙击手。  起码有三十几个。  ”

    正说着。  又是一阵火光闪现,前方嗖嗖嗖的飞来一大片子弹,全是狙击枪弹,而且目标几乎不是脖子就是脑袋。  我们面前闪出一片光圈,子弹全都被挡了下来。

    中校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知道了,剩下地我来处理。  ”

    “右边的。  ”

    叮。  尽管装了消音器,但是这种小型狙击炮的声音还是相当大。  而且和一般枪的声音区别很大,仿佛是用铁锤砸钢板的声音。  基地门口的反坦克炮刚被架好,突然就听到当地一声响,同时整门炮都飞了起来,撞飞两个炮手后还飞过了半个操场。  站在旁边的上尉惊讶地看了看门外。  “他们拿的什么枪?”

    另外一个狙击手道:“我看好象不是狙击枪,口径超过太多了。  应该是按照狙击枪结构射击的一种小炮。  ”

    中尉问后面的少校:“是不是请直升机中队支援一下?”

    小口径野战炮地弹道足够弯曲,对方可以直接射击我们所在的位置。  炮弹很快就落了下来,但是根本就没有一发炮弹能命中我们。  直射武器速度够快,这个我们没办法躲闪。  榴弹炮的炮弹飞行速度连音速都不到,连普通的士兵都能在听到炮弹飞行的风声后再卧倒躲避。  我们有这么长时间早跑出爆炸范围了,根本没有命中的可能。

    没了满天乱飞地子弹,我们立刻开始向基地靠近。  出城时间太长,现在天已经亮了,隐蔽袭击是不可能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强攻。  反正这也不是大型基地,没多少人。  我们正想着要强行突击进去,没想到基地大门却再次打开了。  呼啦一下从里面冲出十几辆坦克。

    我耸耸肩。  “鬼知道为什么。  斯哥特,挡住他们。  ”

    白浪扭头看了眼斯哥特,然后又看向前方的坦克。  坦克已经把炮塔转了过来,白浪立刻一个起跳消失在原地,下一秒白浪站的位置已经变成一片火海。  坦克手还在到处找目标,白浪已经落在了坦克顶上。  武装背包哗啦一下展开,两枚导弹一左一右的飞了出去。  第一枚导弹直接开始垂直爬升,然后在上升到五百米高空后开始俯冲。  另外一枚导弹则绕了个圈贴着地面。  以距离地面不足二十厘米的贴地高低直接撞上坦克的最后一个负重轮。  轰的一声,坦克地履带被直接炸断。  负重轮也变形成了一堆扭曲地金属。  坦克失去行动能力后,另外一枚导弹正好从天上对着坦克的顶装甲扎下来。  轰地一声导弹在坦克炮管上爆炸了,直接把炮管炸成了一个奇怪形状的金属条。

    坦克车长叫喊着:“装穿甲弹,我就不信打不穿它。  ”

    那个下令开炮的车长下巴差点掉下来。  “穿甲弹打不穿它?这么近的距离,震也该震死了!怎么会没事呢?**,再装弹。  ”

    炮手指着前面结结巴巴地道:“他他他他在我们外面!”

    一个人类,在不改变体型的情况下,只要具备独角仙的肌肉强度,就可以举起三十五吨重的坦克健步如飞。  我们这些人地肌肉强度比独角仙还要高,所以理论上说我们是可以把坦克直接掀翻的。  不过这里是土地不是钢板。  我们力气确实够大,但地面架不住啊!我们的脚可没坦克履带那么大面积,压力太大会陷进去的。  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把坦克武器破坏掉。  硬砸坦克装甲太慢,再说就算砸的开,我们也会很疼的。  就算硬度一样,可我们身上长的毕竟是肉,痛觉还是有的。

    我一个纵身跳上了基地的院墙,里面的人全都惊慌的看着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我大声对他们喊着:“全体注意,我以国家的名义命令你们放下武器。  王汉上将正在做地事情不是国家授权的行为,我们是特别拘捕部队。  奉命拘捕王汉上将,如果反抗,我们将获准直接执行死刑。  你们是国家的部队,不要为个别人去作战,你们的生命只能为国家而牺牲,和我们做战,死了可是连勋章都没有的,说不定你们的家人还要受牵连。  你们最好马上放下武器。  到现在为止我们一个人都没杀,我不希望你们死在不正确的战场上。  ”

    一个少校走出来道:“阵前投敌是士兵地耻辱,但如果你们真地是拘捕部队。  那就是自己人。  但你们起码得想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否则我们宁愿一死也要战斗到底。  ”

    维娜突然把双手的食指和中指按在自己的头盔两侧。  “我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你们先睡一会。  ”

    维娜身子一软,差点坐到地上,多亏小纯把她扶住了。  维娜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呼!精神冲击真是不能经常用,头疼死了!”

    人类的大脑是以电为基本传导方式的,我们的每个想法都是以电形成的。  当手被针扎到时,手会传递一个电信号给大脑。  大脑接到信号后形成痛觉。  但有时候输入信号会比较强,这种信号很容易把脑细胞烧坏,这种时候就需要有一套类似断路保护器地东西来保护我们的大脑。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在遇到重大伤害时会晕倒的主要原因。  不过注意一点,这种伤害指的是**伤害,不是精神伤害。  精神受刺激晕过去的人是因为心脏供血的问题,不是神经信号出问题,不能混为一谈。

    我走到那个和我们对话的中校身边,他意志力不错,居然只是在地上哼哼。  我蹲下来递给他一片药丸。  他双手捂着脑袋,看了看我递过去的药。  然后又看了看我。  我干脆把他的嘴一捏,然后把药塞了进去。  “放心,是安眠药。  你这个头疼要过二三十个小时才能消失,睡过最难受的这段时间能减少痛苦。  现在这个时候你应该不用怀疑我们的身份了,如果是冒充地,我管你死活,反正你们也没反抗能力了。  ”

    绕过操场和宿舍区,后面就是仓库区。  十七号仓库就是最后一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  实际上却是地下室入口。  仓库里面东西不多,我们也能用电磁力感应到入口就在脚下,但是因为中校没能告诉我们启动闸门的开关在哪,害的我们找了好半天才找到。  那个该死地闸门开关居然在仓库拐角的一间厕所里,还被伪装成了一卷厕纸。  只要拉动那张厕纸,然后再松开,等它自己弹回去后整个厕所连带附近的一块区域就会整个降入地下。  要不是靠着电磁感应能力顺着电路摸过来,打死我们也想不到这东西就是开关啊!

    河道显然被整理过。  周围的墙壁是用水泥平整过地,河里也没有什么怪石之类的东西。  在河岸边有个浮动平台,其实这东西就是在几个空汽油桶上面盖了一大块钢板,做成了简易的漂浮物。  漂浮平台没有螺旋桨之类的推进设备,在这么湍急的地下河里使用那种东西也不大现实。  平台实际上是依靠一根缆绳移动的。  这根钢缆被固定在河的两岸,由一台电动机带动绞盘工作,这样就可以把浮动平台来回拉动,比用螺旋桨节约能源的多。

    王汉和他的家人已经全部躲到了这里面,和他们一起进入地还有他控制的一部分部队。  这些人和外面的人不同,他们是死忠部队,其实也就和私军差不多,名义上是国家部队,实际上除了王汉本人谁也调不动。  现在他们全都躲了进去,我们在外面按不按门铃都一样,他们才不会帮我们开门呢。

    幸运在旁边道:“要是我的本体在这里。  一尾巴这门就飞了。  ”

    他们正说着斯哥特已经带着铃音骑士回来了,老远就听到斯哥特在喊:“没想到这里东西还真不少。  ”

    最后几个铃音骑士拿了两箱炮弹过来,斯哥特兴奋的撞了一发进去,然后开始调整方向。  “嘿嘿,这次看它开不开。  ”

    那道门是满厚地,但是反坦克炮就是专门对付这种东西的。  而且二十米抵近射击使炮弹威力大增,一炮就把那道烂门连门轴一起轰了下去。  守卫在里面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大门刚被轰掉就看见一堆手雷飞了出来。

    里面的人显然也有防毒面具,但是他们没有射线仪,催泪弹伤不到他们地眼睛和鼻子,却可以遮挡视线。  他们只能凭声音判断我们是否进入,听到脚步声他们就立刻开始射击,神奇的是居然还挺准的。  可惜我们不怕子弹。

    两挺机枪愣是打的对面哑了火,我们其他人就开始在这种火力掩护下向前冲。  这个地方肯定是专门为敌人突入做了防范设计,大门前面是块二百米的空地,二百米外是一排半米高地防护墙,从对方地姿势看,墙后面八成是条战壕。  他们就躲在那后面向我们开火。  我们现在借助火力优势硬是冲到了墙边,可是坦克的机枪却不和时宜地在关键时刻哑火了。  旋转机枪消耗子弹的速度和它的威力一样恐怖,尽管带了一大箱子弹,但还是很快就射完了。  毕竟我们来这里之前已经完成了好几个地方的突破,弹药早就不满了。

    其实对方是有榴弹发射器的,那种东西能从战壕后面把炸弹抛射出来袭击我们,只是他们不敢用。  之前手雷被全部弹回的情况已经让他们明白了这些抛射武器对我们根本没用。

    辣椒接过能量补充液刺入自己地胳膊,直接注射了进去,然后双眼闪烁出了红色的光芒。  对面的战壕内突然传来一声放电的声音,接着接连不断的电弧在战壕内来回穿梭,刚刚还死死躲在战壕里的人开始惊慌的从战壕里跳出来四散奔逃,跑地慢的都被电弧击倒在地。  其实跳出来地人也好不到多少,白浪的机关炮不比电弧好多少。  出来的人全都被打倒在地。  他们上上的防弹衣都是为防护子弹而设计的,对于机关炮的炮弹毫无防御效果。

    当我们穿过那片战壕的时候里面已经躺满了死人,所有被电弧击倒的人都以古怪的姿势蜷缩成一团,不少人的身体表面甚至已经出现严重的炭化现象。  强电流对人体的伤害作用实在太强。  这些家伙偏偏躲在一个用金属加固地战壕内,当然死的更惨。

    “你们还是来了!”王汉看到我们一点都不惊讶。

    王汉向那边的房子里招招手,几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些人中有四个男性三个女性。  男性成员分别为王汉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弟弟,女性成员是他妻子和两个女儿。  王汉是个大家族的成员之一,他只带这几个人到这里是因为这几个人都是他的同谋者。

    王汉把这些人叫到身边后转身看向我。  然后道:“我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  但是请让他们活下去。  ”

    王汉被我一句话说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当初反对我们时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利益计算。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的大儿子到是比他勇敢的多,这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站出来道:“哼!你们这些怪物,是人类都不会允许你们存在的。  就算你杀了我们,你们也迟早会被灭绝的。  ”

    “我不反对进化,但那是自然规律,不是你们这些人为生产出来的怪物。  ”说话的是王汉的小女儿,她才二十岁,比我还要年轻。  “不管自然如何选择,我们都是人类,而你们是怪物,用自然界各种生物基因杂交出来的咋种怪物。  就算个体实力再强,你们也不是人。  ”

    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