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黄泉是我家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我翻身趴在地上,双手使劲的扣住地面,但是吸力越来越强,不管我怎么抓,依然被倒托着向旋涡中心滑去。  幻影和斑侬枷兰都帮不上忙,因为他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女王控制着我的身体跑过来想帮忙,结果发现根本碰不到我。  我现在是灵魂状态,没有实体,根本就拉不住。  我指了下鬼手信长,对着操纵我身体的女王喊道:“别管我,去把他干掉。  ”

    鬼手信长慌张的向后躲,女王操纵着我的肉身冲到近前,永恒剑一抖,散成鞭形。  女王好象更善于使用鞭子,随手一挥,永恒的鞭身立刻卷了出去,啪的一声脆响把鬼手信长打飞了起来。  本来鬼手信长就受到吸力影响,人一离开地面立刻就无法控制身体了,整个人飞速向旋涡飞了过去,同时还大声叫着:“紫日,我会在下面等着你的!哈哈哈哈……啊?”

    忽然鬼手信长身上一个白色的影子脱离出来快速的被旋涡吸了进去,同时鬼手信长的肉身也放弃挣扎停了下来。  看来鬼手信长的灵魂已经被吸入了旋涡,下一个就该轮到我了。  就在这个时候山下忽然一阵混乱,喊杀声响成一片。  我看着下山的牌廊通道,自己已经被吸到了旋涡的中心附近。  斑侬枷兰和幻影一个都没跑掉,先后被吸入了旋涡中心,我也只差一点点了。

    “紫日。  ”牌廊那边突然一声喊,我抬头看了过去,只见凌带着大批魔宠冲了上来。

    就在我以为这个虚空会无尽延续下去的时候,周围突然一亮,同时我感觉到重力方向好象好倒了过来。  我刚刚明明是感觉自己是头下脚上地在向下掉,可突然的却变成了感觉自己不再是倒立的感觉。  重力方向怎么可能突然颠倒呢?

    幻影和斑侬枷兰都以人形出现。  并正一左一右的架住了我。  “你们……?”

    自然环境只能算是恶劣,暂时还不不至于有什么危险,真正糟糕的是面前的敌人。  鬼手信长就站在我对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而他背后却是成片的古怪生物。  这些东西长的奇形怪状,有些东西只有才噩梦中才看的见,如果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只能说是妖魔鬼怪了。

    鬼手信长面目狰狞的向我跨出了一步。  “哈哈哈哈,紫日,今天你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告诉你,这里的是黄泉鬼蜮,死后原地复活。  而且除非你找到回去的办法,否则就等着被我杀回零级吧。  哈哈哈哈!”

    “是小龙女!她来帮忙了。  ”幻影都忍不住激动的叫了起来。

    我指指前面。  “现在是没事,但是过会就不一定了。  ”小龙女是满厉害的,但是我们四个想对付十万妖魔是不可能的,强大也是有限度的。

    “一拼之力?就我们四个?”斑侬枷兰盯着小龙女道:“虽然我以前也很嚣张,但还没像你这么有自信。  ”

    她说完,背后的井里又是一阵骚动,接着一个黑色的人形突然从井里跃了出来,然后稳健的落在了井沿上。  那赫然就是我的肉身。  “特快专递到了,哪位是紫日,快点签收吧。  ”女王居然学会开玩笑了。

    跟在他们身后。  凌、夜月、艾美尼斯、小凤、瘟疫、小三、飞镖、白浪、夜影、开拓者、玫瑰藤、红刺、镰刀全都冒了出来。  鬼手信长看的眼睛都直了,但是跟着后面,钢牙和红翎也跟了出来,然后是铃音骑士和邪灵骑士。  别的还好说,邪灵骑士地数量着实有些多,我背后一下子也多了近一万人。  这还不算完,跟着后面又冒出了一个大龙卷,仔细看才发现它们是由大群的钢铁冥蜂组成的庞大队伍。  跟在冥蜂后面的是小妖精和幽灵虫。  这一堆东西跑出来之后井里居然又冒出两棵大树来,鬼手信长看的差点没晕过去。

    我指指自己。  “我是被吸进来的啊!”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也很好奇。  于是转头看向他们。

    女王操纵着我的身体道:“紫**可还有个代理阎王的职称。  黄泉界本来就是你职权范围吗!进都进不来还混个屁啊?”

    凌道:“我是黑暗女神,能进入地狱很奇怪吗?”

    艾美尼斯连忙道:“我也是黑暗神殿的神,这个不算奇怪吧?”

    瘟疫也解释道:“我和小三都是黑龙,地狱可是我们筑巢的地方,家都进不来怎么行?”

    艾美尼斯帮不会说话的开拓者和玫瑰藤解释道:“开拓者是地狱蠕虫,我就是在冥界收服他地。  玫瑰藤本身也是这里的植物。  你们没发现他和这周围的植物颜色一模一样吗?”

    镰刀则解释道:“我们雷霆蜘蛛就是地狱生物,这也是我老家。  ”

    鬼手信长不能相信的指着我背后的邪灵骑士和铃音骑士问道:“那他们呢?”

    “那这些虫子呢?”

    “那为什么连树都进来了?”鬼手信长已经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了。

    鬼手信长本来地计划是满好的,可惜算错了太多的东西。  他本来心想自己是鬼族,在这里可以号令妖魔一起对付我。  而我掉下来就失去了肉身。  必然很好对付,而且神山封住了空间通道,我召唤不了魔宠,下来肯定光挨打。  可惜的是他没想到我的肉身居然能穿过地狱屏障,更让人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我的魔宠和召唤生物全都跑出来了,按说他们应该出不来的才对。

    我小心的退后问斯哥特:“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空间门不是被神山镇压住了吗?”

    我突然想起来了,凌是有忠贞之心的。  获得这个技能后,就算我战死。  凌依然可以代替我指挥魔宠和召唤生物作战。  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主人一死魔宠跟着死亡。

    “你说我在瑞士发现的那座移动神殿?”

    “你们这个圈子还真是绕的够大地。  ”

    鬼手信长有些疯狂地指着我们喊道:“我不管你们怎么进来的。  反正进来也一样。  你们的正规战力也才一万而已,那些小虫子根本不足为虑,我这边可是有十万妖魔,十比一,你死定了。  ”

    一个长着巨大犄角和长长蝙蝠翅膀的怪物走了出来。  “你别嚣张,我们妖魔也不是好惹的。  ”

    斯哥特向后比画了几个手势。  我们后面地军队瞬间变阵,大军自动向两边分开,我的魔宠和我一起向后退入阵中组成一道防线。  打仗地时候有没有合理的战阵是非常重要的,战阵可以让战士们的战力发挥到极限,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刀锋,同时也可以成为盾牌,互相掩护之下战力起码可以翻一倍。  现在这个聚灵阵的特点就是可以依托实力强大的个体组成一个个的小战斗集团。  不管被打散还是连接在一起都能发挥最大地杀伤效果。  当然,这个阵形中最中央的位置是我的,而且这里全部由铃音骑士组成防御线,可谓破坏力最强的狡杀中心。

    “鬼手信长。  不要以为你是鬼族我就怕了你。  ”我故意辱骂鬼手信长想把他吸引到我身边来,一旦他进入这个阵心,就算十个他一起出现也死定了。

    邪灵骑士们尽量控制着坐下地邪龙,可是战斗中根本没办法走位,阵形很快就完蛋了。  凌向天空发射了一红一白两个魔法弹,下面的邪灵骑士看到之后便不再保持队型,而是开始组成五人剃刀小队向前冲。

    战场上乱成一片,看起来毫无章法,实际上我们的指挥一点没乱。  阵形看着散,实际上都在控制之中。  鬼手信长本打算把我们冲散,没想到绕着绕着自己的传令兵就被冲的不知去向了。  他正在试图确定战场情况,忽然感觉背后有破风之声,猛的回身一刀,叮的一声磕飞了一个金属物体,也不知道打中了什么。  但是另外一方却又飞来了一个东西,吓的他赶紧躲闪,却发现飞来的仅仅是块石头。

    到现在鬼手信长要是再不知道我已经隐形他就可以去死了,慌乱之中他抓了把泥土洒了出来。  碎土在半空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形成了一个大概的轮廓,鬼手信长立刻把一把刀当飞镖扔了出来。  我一歪头让了过去,但是却感觉到背后又有杀气接近,再次闪身躲避却慢了一点。  那把刀居然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小口子,只差一点就把我的脖子给削了。

    鬼手信长看到我要踩他,连忙一收腹。  弓身后倒,我就势落地,在地上轻轻一点,原地跳起,在半空中完成了一个回旋踢。  哧。  “哎呀!”鬼手信长捂着肚子摔了出去,他的腹部被我脚下的冰刀刃切开了一道口子。  这冰刀平时都是折叠在小腿后面地。  刚才我在半空中突然弹出来,他根本没注意到,所以吃了大亏。

    “呀……!”鬼手信长喉叫着再次冲了上来,半路上他突然被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侧面撞飞了出去,原来是变成坦克形态的艾美尼斯。

    鬼手信长简直快被我气疯了,跳起来保持着攻击姿态定住了。  先开始我还以为他在考虑什么事情,可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他的刀正在逐渐变绿,而且开始发光了。

    鬼手信长突然把两柄刀往一起一按。  两把刀居然结合成了一把。  样式到是没怎么变,就是刀刃变长了很多。  他就这么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把长刀对着我猛地横着一扫。  “岚切。  ”一道起码有七米长的绿色刀芒直接横着飞了出来。  吓的我赶紧躺在地。  刀芒从我面前飞了过去,背后几个邪灵骑士没来及闪开,全都被一打切了。

    我向后连翻了十几个跟头拉开距离,然后把永恒一握。  “逆流——龙卷剑爆。  ”**,又不是只有你会超级剑芒。  现在我有魔宠可以帮我补血,才不怕你呢!

    我的剑在聚集红光,鬼手信长的刀却在聚集绿光,两边的光芒强度都明显在快速上升。  凌还算见多识广,立刻对着周围我们的人传令:“快闪。  是拼命的招数。  ”

    凌果断地一指我:“斑侬枷兰,上去帮忙。  会魔法的辅助。  ”

    鬼手信长那边不甘示弱的也纷纷开始给鬼手信长加持魔法,可惜那些妖魔大多是自身战斗型。  没多少会辅助魔法地。  但他们的人数比较多,会魔法的比例虽然少,总量却不少。

    两道刀芒在双方地中间撞在了一起。  只听到了一声奇怪的仿佛是有人在撕钢板地声音,紧接着周围突然变的一片命令。  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我的头盔目镜瞬间变成了完全不透明状态,防止我的眼睛被烧伤,但我还是被光线闪到了眼睛,觉得眼睛疼的厉害。  强光之后就是冲击波,巨大的威力仿佛天地都在颤抖,我只感觉好象什么东西撞到了我身上,一口气没接上来。  然后自己就失去知觉了。

    “胸口好疼,感觉像被卡车撞了一样!”

    刚刚我和鬼手信长同时使用了攻击刀芒,我的自身攻击力略低于鬼手信长。  但辅助魔法方面颇为占便宜。  鬼手信长的自身战斗力有优势,辅助却不如我们。  最后那一击中我们这边的实际攻击力比鬼手信长要略高了那么一点点,结果就是我的剑芒切断了鬼手信长的剑芒。  但是我们地攻击方式不同,我是横着劈的,鬼手信长是竖着砍的,两道剑芒实际上是十字交叉着撞在一起的。  我的剑芒穿过鬼手信长的剑芒后继续向前。  由于是横向前进,所以威力覆盖了一大片敌人,差不多有近千妖魔被一剑斩断,鬼手信长也遭到了轻微地打击。  毕竟他的刀芒抵消了我剑芒中间部分的威力,所以撞上他的那部分没有什么伤害力。  我们这边则不一样,鬼手信长的刀芒是竖着飞过来的,仅中间被削掉了一小块,剩余的部分依然直线前进,然后差不多从头到脚把我整个人都覆盖了进去,同时在地上犁出了一道深沟。  我那下攻击等于是对对方全体。  鬼手信长的攻击却只针对我一人。  所以我被打晕了,鬼手信长却几乎没受什么伤。

    二世具备我的全部个人实力,不算召唤技能的话他和我几乎没有差别。  艾美尼斯的特长真实镜像也是个实用魔法,此时她正以玲玲的面貌在参战,虽然玲玲进不来,有艾美尼斯复制的玲玲也不错了。  夜月就不用说了,上位神族直系后裔本身就不是假的,再加上她可以同时使用六柄剑,攻击速度和威力都很可怕。  而且她的石化术虽然无法完全封住鬼手信长,却能让他施展不开,不断的干扰他的行动。  最后小龙女的中国剑法玩的也相当溜,时不时还道术法术一起上,搞的鬼手信长焦头烂额。  被这四大金刚困在里面,一时半会是别想出来了。

    鬼手信长正在全心全意的应付我地四个魔宠,没注意到我的接近。  鬼手信长一个纵身跃到半空想攻击艾美尼斯,但是人群之外突然飞来一道套索拴住了鬼手信长的一条腿。  我猛的向后一拉,鬼手信长顿时失去平衡平着摔向地面。  他双手一称地到市没有摔成人饼,但是夜月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两柄蛇剑直插他的腰部。  鬼手信长一个翻身闪开两剑想站起来,但是我猛的一拉龙筋索又把他拽倒在地。  他挥起手里地长刀一刀砍向龙筋索。  我立刻向索内注入了魔力,龙筋索变成了削铁如泥的钢丝锯。  不过鬼手信长地武器也相当厉害。  这种情况下还是让他一刀斩断了龙筋索,不过他的刀上也出现了一个几乎让刀尖掉下来的大豁口。

    我愣神没什么问题,鬼手信长可不能愣神。  我们两个都在惊讶自己地武器出问题。  鬼手信长突然感觉背后有风压靠近,他赶紧一弯腰想躲闪那逼近的物体,结果这一弯腰却结结实实的迎上了一个膝盖。  咚的一声鬼手信长被艾美尼斯一个膝顶掀翻在地,夜月的大尾巴像条鞭子一样从天上砸下来,正中他的肚子,砸的他两头一翘又再次躺在地上。  二世飞到半空一剑刺下,鬼手信长避无可避,只好举刀对抗。  当的一声。  二世地武器被切断了。  虽然能力和我差不多,但二世毕竟没有我的装备,他的属性是自身带的,身上那套东西看起来和魔龙套装一模一样,实际上只是层伪装而已。  鬼手信长的刀可是货真价实的神器,这一刀下来硬是把二世手里地冒牌永恒给消断了。  刀身受力震了一下。  没能伤到二世。  二世武器上输人家一筹,但智力并不差,没了主武器立刻换上了备用武器。  双手刃爪呲呤一声弹了出来,吓了鬼手信长一跳。

    装备自我修复指的是修复,不是复制。  面具不是损坏,而是被拿走,这样鬼手信长地面具是不会再长出来的,除非他把面具抢回去。  鬼手信长愤怒的跳起来冲向二世,结果半路上被小龙女给截住了。  小龙女用剑在空中画出了一个符文印记。  “镇鬼印。  ”红色的印记立刻向前飞了出去。

    小龙女虽然被踢飞却没摔到地上,一个空翻就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夜月过来和小龙女互相击掌。  “下次的我请吧!看来还是你比较准一些,居然一剑就中大动脉。  ”

    噗……。  鬼手信长的伤口喷血速度突然狂飙上扬,血水像绝堤的洪水一般堵都堵不住。  鬼手信长的脸色几秒只内就变的一片煞白,连续在身上按了几下,然后吃了一大把药品才控制住了流血,但是这下伤的太严重,他连走路都有点发飘了。

    夜月刚要向前,前方山林之中忽然飞出一个红色光球在我们面前落地。  轰的一声我们几个全都被掀了出去。  等我们爬起来的时候地面上已经只剩我们了,鬼手信长居然不见了。  大屠杀那边的妖魔也纷纷四散奔逃,还真是兵败如山倒。  但是这个情况让我们稍微大意了一点,一个家伙混在逃跑的妖魔中接近到了往生井的边缘,然后扔了个东西下去。  我们虽然发现了这个家伙把他给干掉了,但是井里却是红光一闪。  等我们再看时井底已经不是我们来时的那种虚空,而是变成了坚实的地面,也就是说回去的通道没了。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