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野蛮到底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

    “快看看贫道口的情况。”科荷普拉叫了起来:“通知别的神灵,引导工作暂时更改到第二岔道上。”

    冥河岸边的众神忙得不可开交,大批神灵不得不把已经走上岔道的玩家给骗了回来,然后让他们走上第二岔道,因为第一岔道根本已经没有办法使用了。第一岔道的前两个难关中,悬崖底被灌了两个湖的水量,虽然远远没有填满,但跳到水里再爬上对面悬崖基本上大部分玩家都能做到。第二关更完蛋,湖水都干了,是个人都能走过去。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神灵们正在为我的行为而头疼,我此时正在忙着宰鱼。湖水被打干后两个湖里的怪物都无法发挥作用,但是入口处的那个湖中的鳄鱼好歹还能应付无水环境,但另外一边的巨型怪鱼可就倒霉了。虽然这些鱼已经不能威胁我的安全了,但我是不会轻易放过它们的。要怪也只能怪其中有条鱼太勇敢了。

    本来我打算直接离开的,但是那条鱼突然挣扎着跳到我身边张口咬我,结果就被我发现了它那一嘴洁白的长牙。这个家伙一口咬到了永恒上,结果崩掉两个牙,然后我发现这牙居然是非常高档的物品的合成材料。于是本着不浪费一分资源的精神,我让邪灵骑士们为这里所有的鱼做了拔牙手术。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邪灵骑士们无意碰掉了不少鱼鳞,凑巧又被我发现这鳞片的质量也不错,于是这些鱼又被做了去鳞手术。

    连续发现两种高档材料之后我觉得这鱼应该不会那么简单,于是用星瞳查了下它的属性,结果发现这鱼名叫龙鬼鱼,等级高达八百三十级。高等级的生物通常都像巨龙一样具备全地形适应能力,如果高等生物只适合单一地形环境,那它在这个环境中一定非常强悍。这种龙鬼鱼只适合水中环境,而且等级这么高。如果真的在水中作战。它们应该不会亚于低级巨龙的战斗力。不过很可惜,水被抽干了,目前这些家伙连只兔子都不如。

    高级生物,而且没有战斗力,这些科就是移动的材料仓库。知道它们的等级后我干脆宰了一条研究了一下,结果发现这鱼还真是有用的很。龙鬼的牙齿是武器合成材料。用它合成后的武器带水系伤害。龙鬼鱼的鳞片是盔甲和盾牌的合成材料,合成效果是30%抵抗水系伤害,且使装备在水中可以出现零阻力效果。他们的胆汗是高效毒药,用处自然很多。它们的眼睛中的的玻璃体能代替通光水晶用来制造魔光炮。它们地肉好象能当水系魔宠的饮料,效果是为魔宠增加水系魔法的攻击力。它们的骨头是造船用祝福徽章的好材料。同样的祝福徽章,使用龙鬼钱垢骨头雕刻,能增加10%的效果。

    这些家伙全身都是宝,浪费了就太可惜了。我一个没浪费全都让邪灵骑士帮我收集了起来。最后我居然其中有些龙鬼肚子里还有活的鱼子,考虑到长期利用的,我赶紧把这些鱼子也收集了起来,先用坛坛罐罐的装起来。等回去之后再找个游泳池培养起来,以后可以长期养殖,长期稳定地提供特种材料。虽然那些鳞片和牙齿什么的可有可无,但是它们地眼珠子实在太有用了。我们行会的魔光炮一直受到通光水晶产量的限制,既然这个鱼眼玻璃体能代替通光水晶,那其价值就非常可观了。而且鱼眼的大小是可以根据鱼的大小来控制的,我们想要造大型魔光炮只要多养段时间就以了。反正游戏内怪物生长速度都是以天为单位的。不长时间就可以收获了。

    阿奴比期站在魔法景象前看着已经变成屠宰场的湖床,气得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打干了我的湖也就算了,居然连怪物都杀光了,这个紫日还真是有惹事的天赋!”

    特图笑着道:“你年轻的时候不也一样?”

    “至少我没这么贪心。”

    “人家这叫合理利用资源。反正湖水也干了,等着它们躺在那里烂光不如拿来送人。”

    阿奴比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但是他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比赛场中他们是不允许插手地,所以他生气归生气。却也拿我没办法。

    我现在可是高兴得不得了,拿了一堆材料之后查了一下箭头指示,方向应该是前方的森林。六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小时三十五分钟了,剩下的路必须加快了。但这条通道的设计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人通过,所以即使是看起来很普通的森林也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通过的。

    我刚进入森林就遭遇了成千上万的昆虫袭击,这些小东西数量之多简直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对付一般玩家,上百亿上千亿的昆虫绝对是非常致命的,就算你能战胜一条神龙,面对上亿的昆虫时一样会显得束手无策。不过这对我不是问题。轻轻地抚摩了一下邪龙守护戒指,戒指上缠绕的巨龙双眼突然红芒一闪,接着我身上立刻蹿起一丈多高的黑色火焰,大批的昆虫冲过来也只不过验证了一句成语—飞蛾扑火。

    地狱火的攻击力非常之强,对大型生物也有烧伤效果,何况是小虫子。这些东西根本就没办法近我的身,对我的行动完全构不成任何影响。不过阿奴比斯也不是白痴,他早就考虑到会有这种情况,所以森林中并非只有这些小虫子。

    在森林中跑了一段路后前方出现一个横向的河流,越过河流后森林里的昆虫突然一变。

    小型的昆虫不见了,这次来的全是长度在两米以上的大家伙。仅用地狱火对付这些家伙显然有些费劲,我直接招唤出了所有幽灵虫散出去和昆虫们混战在一直,钢铁冥蜂和小妖精也加入了战局,森林里瞬间爆发了一场昆虫大战。

    幽灵虫和坦克一样具备吞噬进化能力,只要吃到的东西都可以吸收其属性发生进化,这里虫子这么多,幽灵虫简直像掉进染缸里一样,因为吃了不同的虫子而向不同的方向发生了进化。刚开始幽灵虫还是白的居多,后来就变成五颜六色什么样子的都有。搞的我连自己的虫子都认不出来了。

    阿奴比斯站在魔法景象前傻傻地看着。特图在旁边道:“看起来你的群虫战术像是在帮对方进化一样,这个森林过去,紫日的虫子就能当正规军用了。”

    “我看未必。”科荷普拉道:“我们虫族地进化是有界限的,无限进化并不真正存在,只不过进化机会太少,没有人发现昆虫会进化到极限状态。以我的经验看。紫日的虫子再这么进化下去,很可能会全军覆没。”

    “圣甲虫是认为那些虫子进化导致死亡?”特图问道。

    科荷普拉摇摇头:“不是死,而是叛变。这些幼虫的进化一旦超越了其母体,母体对其的束缚能力将直线下降,最后这些虫子虽然进化到了很高的境界,但它们已经不再接受控制了。所以对紫日来说他的虫子不是进化,而是等于全军覆没了。不归他控制的虫子,进化地再高等对他也没任何意义。”

    “但是我想您说的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了。”科荷普拉转头看向说话的特图,结果发现特图正看着魔法影像。于是他也转过去看了下魔法影像。

    画面中的我正捂着脸在森林中的地面上打滚,而我的额头处则是一片闪烁不停的红光。突然随着我的一声惨叫,一对巨大的红色光芒组成的翅膀从我的额头上抽了出来,然后舒展开来。巨大的光翼起码有二三十米长。而且并非实体,它们穿越了大量的树木和昆虫,却没有任何效果。

    随着光翼的展开,一段光洁的脊背。从我的额头上浮现出来。就像光翼一样,这脊背也是由小到大从我的额头内伸展开来。脊背的主人似乎是从水中坐起来一样,逐渐脱离我的额头浮现到空中。这下所有神灵都看到了那个生物的全貌。这是个和小妖精长的差不多的女人。她有着一对巨大的光翼和一个完整的女性躯体,不同的是她完全是由一种红色的光芒组成的影像。并不具备实体。

    这个女性生物很美,同时也很妖异,但是要说从她身上感觉到什么的话,那就是威严。

    女王。这个女性应该是女王,她不用说什么,只要站在那里,就能用自己的气质向外传达着自己的身份。

    飞到半空中的女王突然开始收缩变小。刚才她已经成为了很巨大的个体,但是现在又收了回来,变成了正常人一样的大小,而且翅膀也变小收拢在背后。她开始朝地面落了下来,当她脚尖接触地面时,一个红色的光圈瞬间向四周扩散出去。光圈速度很快,周围的昆虫全都没有要躲的意思,实际上也根本来不及躲。

    光圈扫过之后我只听到了一声清脆的提示声,我居然升级了。大号紫日升级到九百级,小号银月升级到七百九十二级。在我升级的同时,那些被扫到的昆虫也发生了变化。所有袭击我们的昆虫突然全都剧烈地抽搐起来,那些昆虫发出了巨大的吱吱声,同时身体抖个不停,从它们的关节和身体连接处可以看到体内有红色的光芒在闪烁着,那大概就是它们抽搐的原因。

    突然一只巨型蚂蚱的眼睛里喷出了一尺多长的火焰,接着它的身体各处关节连接处全都向外喷着火,那只蚂蚱也终于在火焰中倒了下去,身体变成了一堆黑色的焦碳,还在燃烧着火苗。其他的虫子也陆续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各种虫子全都从体内喷出了火焰,惨叫着被烧成了焦碳。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那些属于我的虫子们,但也不是完全没变化。

    钢铁冥蜂和小妖精的确是不受任何影响,但是那些变的奇奇怪怪的幽灵虫却全都有了变化。这些家伙吃了太多不同型号的虫子,全都进化的稀奇古怪的,但是在接触到光圈之后它们全都开始了向回进化。不过也不是完全的进化回原来的样子,仅仅是形态变回幽灵虫的样子,但体积依然是比以前大了不少。

    魔法影像前科荷普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精选进化?”科荷普拉自言自语地念叨着。

    “什么是精选进化啊?”阿奴比斯问科荷普拉。

    科荷普拉先是晃晃脑袋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才解释道:“我刚刚说了,虫族的进化潜力是有限的。但那只是一种形像的说法。实际上虫族的进化能力是无限的,但问题在于虫族自身无法选择进化方向,只能被动地接受外来刺激而进化。但进化的结果未必就是好事,所以很多虫族会进化到歧途上去,以至于最终彻底毁灭自身。但是有一种进化是完美的,那就是集体智慧下的精选进化。这种进化要求一个虫族集群中有一个王。这个王要具备高度智慧,同时能控制自己和部下们的进化方向,当进化出错的时候,王可以将进化方向逆转,而当进化出现岔道的时候,王也可以用智慧选择出最适合的进化方向。刚才那些小虫子明显是进化过度了。一些虫子浑身长满了腿,明显变得不适合生存了。要是普通虫子肯定会就此死去,但是有领导者的虫族集群却可以把进化逆转回来。

    “这么说那个后来从紫日脑袋里钻出来的女人应该是那只虫族的王了?”

    “对。而且现在看来,这个女王虫的特性非常地强大。我在她身上至少发现了两样连我都不具备的能力。第一。她具备了进化属性保留能力。按说逆向进化应该是完全退回到本阶段进化之前的形态才对,但这些小虫子虽然恢复了形态,力量却明显提高了不少,也就是说他们这阶段的进化虽然不成功。却并未完全浪费,至少他们吸收了基础属性。有这样一个女王存在着,这支虫族的进化只会越来越强,永远不会走回头路。第二,她具备筛选后进化能力。你看那些小虫子,他们在这个女王出现前就发生了过度进化,然而女王一出来就是正常形态。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她没有和幼虫一起进化,而先看着幼虫进化,等幼虫全都进化完之后她再根据实际反应的效果决定借鉴其中某些进化能力,而放弃一些不适合的能力,之后再帮自己的子民把不对的进化方向也修改回来。这就相当于双保险,如果进化的毁灭性很强,至少女王自身不会有问题。她等于是先用幼虫测试过可行才会去跟着进化。而这样一个虫族分支,只要女王不死,就绝对不会灭亡,照这样进化下去,再出个圣虫第二也不是不可能。”

    特图道:“科荷普拉大众担心她会超越你?”

    科荷普拉点点头:“不是担心,而是肯定会。我当初只是一只小虫子,因为得到了父神努地青睐,所以才成为了现在的样子。但是她不同,她本身就是女王虫,先天高我一个等级,要是她再进化到和我相同的级别,依然会因为女王属性高我一个等级。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处于同一个级别,她就肯定比我强。”

    阿奴比斯问道:“需要我先下手干掉她吗?”

    “不行。”科荷普拉道:“就算她有可能达到和我相同的级别,你们也不能动她。这个紫日强到这个程度,我不信别的文明的主神们没有注意这个家伙,至少我在他身上发现了好几种神力的残留。这个家伙肯定经常出入高级神堂,所以才会沾了那么多神力在身上。如果我们对他下手,会把别的神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这里,那非常不安全。拉现在失踪,我们的力量已经损失了很大一部分,要是现在再过早地和别的的神族闹翻,对我们非常不利。”

    阿奴比斯点点头:“那就只能便宜那小子了!”

    科荷普拉倒是很看得开。“也不能说是便宜,毕竟是他自己的实力。那些虫子进化是他的能力所致,又不是我们送他的进化项目。再说,我们要是对这个紫日好一点,说不定他将来还能帮我们做一些我们不方便出手的事情,这样的话我们不但不用和起冲突,反而等于多了一份力量。”

    “好是好,就怕他不肯加入我们啊!”特图道。

    科荷普拉道:“加入肯定不可能,这样强的人不会轻易加入某个势力的,但让他帮我们打零工是绝对没问题的。”

    “您为什么那么自信他会帮我们打零工?”

    “因为他走上了这条危险地道路,一个为了奖励就敢冒险走高难度路线的人。只要给足够的好处,绝对能让他帮我们办事。”

    阿奴比斯点点头。“以他这么贪的性格,科荷普拉大众的话的确是很有可能。”

    那些大神在讨论对我的政策问题,我却在研究面前的女人。她从落地之后开始身体就已经实体化了,而且红色的光芒组成的身体也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肉体。不过不要想歪了,她不是裸体的。女王虫虽然长的很像人。但她依然是只虫子。在她的腰部以下有着超短裙一样的红色甲壳,胸部也有一圈闪亮的红色甲壳保护,看起来就像游戏里很流行的性感短裙,我们行会不少女孩子都有那种盔甲,虽然由于面积太小防御力不高。但诱惑力绝对比什么都不穿还要强。

    “女王?你怎么跑出来了?”女王以前在我的额头上也是可以和我沟通的,但完全实体化离开我的身体还是第一次。

    “再不出来就要乱套了,你怎么能放任他们随便吃呢!”女王很生气地道:“万一进化过度,该多危险啊?多亏有我有保护措施。不然就真的完蛋了。”

    “不好意思,我以为他们可以随意进化呢!”

    “进化也是讲方向的,不是所有的进化方向都是合适的。不过既然已经控制住了,那就算了。而且你运气不错。我居然受到幼虫的影响进化出了进化选择能力,另外就是这个身体,没想到能获得独立活动的能力。”

    为了节约时间,我和女王边走边聊,我从中得到了关于女王的一些能力特性。女王的新身体对我来说类似一个魔宠,以前她仅仅起到幼虫们的遥控器功能,立→eIn。.现在却可以实际性地参战。而且还有一个非常意外的收获,那就是女王她拥有——不死之身。

    女王虽然看起来和我分离了,但她依然是寄生体,离开她是无法单独活下去的。真正离开的只是一个肉体,女王的核心晶核依然留在我的身体里,所以女王的要害都在我这里,她只是个战斗躯壳。就算被打烂也没有任何意义,在我身体内的这个核心可以无限次地再生出新的躯壳,外面的躯壳根本不用在意。

    除了不死的特性之外,女王的物理攻击力也是相当恐怖。这个身体看起来像人,却依然是虫族,她的力量大地惊人,速度和攻击力都非常完美。唯一的缺点是女王不会魔法,仅有少量的几种类似本能的特殊攻击手段。不管怎么说进化总是好的,平白多了一个近战猛将也算不错了。

    离开森林之后根据指向器的指引,我走到了一座悬崖底下。这里的崖壁上有个洞口,指向器直指洞内。我刚踏进去就听到了阿奴比斯的声音。“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能到达这里!”

    “你什么意思?”

    阿奴比斯的声音回答着:“实话告诉你,从你选择了这条路开始,你的任务实际上已经失败了。但是你的实力稍微有些超出了我的预测,本来以为前面三处障碍可以挡住你的,没想到居然还是让你过来了。”

    “嘿嘿,和你想法一样的人很多,不过我向来是创造奇迹的人。你开始不是曾经说过走上这条路可以拿到额外的奖励吗?该不会是为了把我骗到这条路上而说的谎言吧?”

    阿奴比斯立刻不论道:“我没有说谎,奖励确实存在,但前提是你必须拿得到。虽然我们当初安排这个比赛分支的时候就想好了这条路不让任何通过,但是你只要能过去,奖励不会少了你的。”

    “那么你现在来有什么事?难道就是为了表扬一下我到了这里?”

    “当然不是。我来是按照规定在玩家到达最后五公里的时候通知一声。”

    “什么?前面再有五公里就到终点了吗?”

    “不相信吗?”阿奴比斯反问道。

    “不是,我只是感觉路线似乎太短了。离最后的时间不是还有三个小时吗?五公里无论如何也用不到三个小时吧?”

    “哈哈哈哈,初生牛犊啊!这个具体情况只有你自己去体会了,相信你会很满意我的安排的。顺便告诉你一下,所谓的奖品就是通道中阻挡你的那些东西,你可以试着破坏几个试试,会很爽的哦”

    “很爽?”我疑惑地问了一下。但是没有得到回答,阿奴比斯显然已经不在了。

    终点距离这里只有五公里,时间还剩余两小时五十三分,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但是,阿奴比斯的口气,这五公里应该非常地不好走。或者有一种更糟的情况,那就是阿奴比斯说的五公里是直线距离,而我真正要走的路可能会绕到很远的地方。

    从通道口看过去,前方至少有三公里长的直线通道,完全没有拐弯。通道非常宽敞。跑火车都没问题。看起来貌似这里很适合调整移动,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担心。五公里路,三小时时间,中途还是直线通道。这明显不和情理。

    三公里之后全是岔道?或者说通道里有机关?要么会出现很长的弯路?

    我越想越觉得拿不定主意,接着我突然反应过来了。这个该死的是阿奴比斯,还真不是一般的强。这个通道的存在本身就是个智力陷阱,我仅仅是在这里估算铖就傻站了十分钟。要是再不反应过来,我甚至有可能要在这里站到失败为止。

    管他三七二十一,想不通的东西我向来都是蛮干,这个通道又能把我怎么样?

    一伸手召唤出大地之门。“邪灵骑士,向前冲。占是踩地也给我踩出一条安全通道来。”

    反正邪灵骑士不会真的死亡,我现在九百级,能如九千邪灵骑士。就算通道内全是机关陷阱又怎么样?九千人都被机关最暗算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什么机关存在了。

    冥河岸边阿奴比斯刚回来后还在为自己的行为而长时间,因为他觉得终于摆了我一道。看到我在那里苦思的时候阿奴比斯知道我上当了,神灵也是看得直摇头,但是直到刚才,阿奴比斯下巴突然再次掉了下来。

    特图在旁边幸灾乐祸地道:“哈哈,看来我们的选手又打算使用正常突破法了。”

    阿奴比斯咬牙切齿地道:“紫日,你这个混蛋!”

    “阿嚏!”我在通道口突然打了个喷嚏。“奇怪,怎么感觉谁在说我坏话啊?”

    斯哥特走过来对我道:“前面的通道看起来很安全啊!为什么要强行突击呢?”

    “因为没时间了。你马上组织人手去强行突破,速度更快。哪怕伤亡大一点也无所谓,反正邪灵骑士每天有一次复活机会。”

    “明白了。”

    斯哥特带着邪灵骑士迅速地组织起了小型的试探队伍,因为我的要求是不惜一切代价地取得速度优势,所以斯哥特也不考虑什么安全问题了,一切问题以速度为第一优先考虑。

    三公里长的通道果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的。探路队伍走了不到三米就遇到了一个陷坑,还好后面的人反应快,把前面几名邪灵骑士拉住了,不然我们直接在三米处就要开始有伤亡了。那个该死的陷坑下面是两只顶在一直的滚筒,两个滚筒都在缓慢地旋转着,其原因和矿石粉碎机差不多,谁要是掉下去肯定会被两个滚筒绞进去碾地粉粹。

    陷坑宽度不大,刚刚幸运没掉下去的一个邪灵骑士直接纵身跃了过去,但是他刚在对面落地,脚下的石头却突然向下一陷,他低头看了一下,岩石只下沉了一厘米都不到。我们看到他并没有掉下去,刚想松口气,正前方的洞顶却突然打开了一块板。接着一面巨锤从顶上荡了下来。那名邪灵骑士没反应过来,被重锤直接打飞了回来,砸倒了一群人才被接住。

    斯哥特抱怨着:“靠,这什么通道啊!才走了三米就这样,后面要怎么过啊?”

    我自言自语地道:“现在我算是明白阿奴比斯是什么意思了。”

    此时的阿奴比斯正在魔法景象前长时间地道:“哼,我的机关可不是人多就能过去的。这次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站在坑边,我看着这个两米多宽的大坑和对面正前后摆的重锤,心里则在想阿奴比斯的话。他让我破坏掉几个阻拦我的东西试一下,难道说这些东西就是奖励?这个奖励也太特别了吧?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决定试一下。

    邪灵骑士站这么多也帮不上忙,我让斯哥特他们在把受伤的邪灵骑士先抬了回来。然后留了十个人下来,接着把凌、夜月、晶晶、玲玲和白浪都救出来帮忙。凌是魔法顾问,夜月是全能型生物,晶晶擅长防御。玲玲擅长攻击,而白浪则是机关高手,有他们五个帮忙应该能少遭点殃。

    把多余的人先收回去,然后我开始着手破坏第一个机关。先让大家到远处躲好。然后拿了一捆已经预告装备好的炸药丢进了那个大坑。扔完炸药之后我也赶紧回身跑了几步纵向跳到了洞外。巨大的钢铁滚筒带着炸药缓慢地转动着,炸药被滚筒送到了两个滚筒中央,然后两边的滚筒继续带着炸药向下,同时因为需要通过滚筒靠近的部分,于是压力陡然增大。轰的一声巨响,通道里一阵浓烟喷了出来,等我们进去的时候两个滚筒已经歪歪斜斜地躺在坑底了。炸药的威力还是不错的。

    几乎是在看到那个破败大坑的同时我听到了奖励提示,这个滚筒居然有经验值,炸掉它得到了经验值不亚于一个小型练级区刷一次怪物的全部经验值。原来这就是奖励,破坏这些机关能得到超越一般怪物百倍以上的经验值。

    确认了提示后我笑着看向了上面那个还在来回晃悠着的大铁锤。“玲玲,把那东西砍下来。”

    玲玲动作好快,只看到剑光一闪,轰隆一声前面的打铁锤就掉了下来。锤子柄上有个光滑的横切面。

    解决了两个障碍后剩下的部分又要开始邪灵骑士探路了。两名邪灵骑士在前面小心并快速地移动着,走了不出十步,轰地一声,一道千斤闸突然在他们两个的前面落下把路给截断了,他们两个刚要回头和我说什么,又是轰地一声巨响,另外一道千斤闸在我们中间落了下来,他们被封在了前面那段通道中。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墙对面传来了轰隆降的声音,我们听到里面整体上个邪灵骑士好象在砸墙求救。

    夜月过来向我和玲玲伸出手:“把你们的剑给我。”

    我把永恒递给了夜月,玲玲也把圣剑递了过去。夜月抓着两把剑走到千斤闸前乱舞了一通,然后突然收手摆了个造型。等了不到两秒,前面突然轰隆隆一阵响,那面千斤闸在我们面前碎裂成了几十块碎片掉了一地,两名邪灵骑士赶紧闪了出来。在那段被封着的通道内,两侧墙壁居然都在向中央靠拢,要是我们再慢一点,两个邪灵骑士肯定会被压成薄饼。

    两面墙壁在邪灵骑士出来后几秒就轰然合拢在了一直,夜月上去又是一阵剑舞,然后转身把武器递给了我们,那两面合拢的墙壁和那边的千斤闸一起变成了无数的碎片。

    魔法图像前阿奴比斯看着我们的过关方式简直是目瞪口呆,他倒不是惊讶我的速度,而是在惊讶夜月的剑招和两把武器的锋利程度。要知道那两面千斤闸可是神力加固过的钢铁闸门,况且其厚度已经超过了三十厘米,没道理被两把剑给切碎的,后面那道墙壁就更不对了,两米多厚的整块岩石硬度毫不亚于前面的闸门,何况后面那道闸门明明没被砍到居然也碎掉了。看这情况,这剑的锋利程度也太夸张了,而且考虑到实际的破坏属性,剑上还带有强力的魔力属性,不然一米多一点地剑就算再锋利也至于把一共三米厚的障碍一次性全给切碎了。

    通道中我拿着永恒边走边问夜月:“你刚才玩的那招叫什么啊?”

    “灵蛇舞。”

    “是吗?”玲玲很感兴趣地问道。

    夜月道:“可以算是舞蹈。不过更确切点说应该是一种攻击性的舞蹈。用做表演确实也可以,但只能是独舞,因为一旦舞蹈动作完全展开,剑气就控制不住了,靠的太近会被剑气绞成肉丝地。”

    “好危险的舞蹈。”

    “因为本来就不是观赏性的舞蹈嘛!”夜月嘟囔着:“你们是没见过女娲娘娘用的彩姬舞,那才真是开天辟地的威力。一旦使用出来,方圆百里之内剑气纵横,就算是天庭那帮神仙也得有多远躲多远。”

    “你见过?”

    “没有直接见过,但我看过水晶球里记录地影像,真的很厉害。一座大山。仅仅被刮到一下就拦腰断掉了,真是可怕。”

    “行了,我们是不用指望那种威力了,还是先想办法帮我把前面这段通道过掉再说吧!这都十分钟了。我们总共走了不到二米十,按这个速度中坚力量说三小时,就是三十个小时我们也来不及了。”

    “其实我有办法快速通过,就是需要冒点险。”夜月语出惊人。

    “你有办法?快说说看什么办法?”

    夜月道:“其实很简单。这里的陷阱基本都是针对步行通过的人设计的。但如果我们直接飞过去呢?这里的顶棚只有五米多高,应该不会有禁空领域吧?”

    凌试着飞了一下,然后道:“的确是没有禁空领域,但飞行未必就不会触动机关。”

    “但只要飞的够快就一定不会被机关算计到。”夜月一句话就让我明白了她的意图。

    机关从被触动到完全启动通常都是有时间间隔的,这个间隔有长有短,长的像那个大重锤,延时三秒多才启动。快的像那个滚筒陷坑,几乎是踩上的瞬间就启动了。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间隔不管长短机关肯定都是存在间隔的。只要我们的动作能快过这个最短的间隔,就一定有希望安全并快速地穿越那个通道。

    凌沉思了一会道:“如果真的用这个方法的话那就只有飞鸟能做到了,如果由他使用超音带突击带着主人穿过这里,那就应该可以安全通过。飞鸟的速度一秒就可以飞过四百米左右,当机关被触动的同时他可能已经飞过去了。等机关真的开始发挥效力的时候实际上已经被远远地抛在身后了。况且这个通道的前三公里这么直,飞过去绝对不成问题。夜月的想法应该是可行的,评价你可以考虑试试。”

    我想了想道:“那好,你们先回凤龙空间,我来骑着飞鸟试试。”

    “不。”夜月阻止了我。“不是让你去试,而是飞鸟自己飞一遍。先由他来突破一次,这样所有有可能被飞行生物触动的机关应该都已经启动过了,之后你再坐守护长枪过去就可以了。”

    “说的有道理。”

    我立刻开始按照夜月的想法执行。飞鸟先退到洞口,然后使用超音带全力冲刺,速度瞬间就提了上去。我们只感到一股劲风从我们面前刮过,飞鸟唰地一下飞了过去。

    凌说得果然不错,阿奴比斯设置的机关并不简单,即使飞在天上也会触动机关,这一路上的机关几乎是三米一个,而且中途根本没有间隔,密集程度绝对能让人疯掉。真要像扫雷一样一个个破解过去等到了那头估计就该是下星期的事情了。

    飞鸟一路以超音速猛冲过去,各种机关在他的身后根本来不及启动。阿奴比斯在魔法景象前看的眼珠子都快看冒出来了,特图则在旁边笑话他精心设计的机关都跟摆设一样没用。

    飞鸟速度太快,一段飞箭通道,被触动后间隔个零点一秒才开始发射飞箭,而此时飞鸟已经在三十多米之外了。另外一段机关通道,几十把千斤铁斧横在通道里像摆钟的摆针一样来回晃动,不过飞鸟过去的时候虽然触动了这些机关,但那些巨斧从顶上掉下来的时候飞鸟早就飞出七八十米之外了,别说碰到了,根本连沾边都别想。相比这这些横断通道的机关,地面机关更完蛋。飞鸟在空中,地面的陷阱等于没用,这些东西会因为飞鸟飞行的气流而启动,却无法让天上的飞鸟受到任何影响。

    特图越看越好笑,最好忍不住拍着阿奴比斯的肩膀道:“哈哈,看来你是碰到克星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