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围困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身为英法行会反骚扰部队的首领,这个家伙也算高手中比较厉害的人物,虽然战斗力不是最强的,但他依然是平均水平之上的人物。

    这种危急时刻他依然毫不慌乱的做出了正确地反应。他用自己地长剑贴着自己的脖子伸了上来。

    这样那根缠上他脖子地金属丝就等于连他的剑也一起包括了进去。正常情况下脖子被绕上了丝线就是打算勒脖子,只要里面垫上柄金属武器丝线就不起作用了。

    不过今天他的常识是用不上了了,这根看似很细的丝线就是我的龙筋索,尽管我一直拿它当绳子用,实际上这个东西却是一种标准的攻击型武器。

    向龙筋索内注入魔力之后整根龙筋索都发出了一种磨牙一般的声音,哧啦一声,我毫不费力的把龙筋索拉了出来,而那个骑士和脑袋和半截长剑则一起跟着掉了下来。

    龙筋索本身就是由多根魔力强化并收水压缩过的龙筋绞和而成,在每根细如丝线的龙筋之间都有一些微小的间距。

    当我向索内注入魔力时魔力能量会顺着这些丝线一般的龙筋流动,并在每根丝之间形成高速震动的魔力异常区域。

    这就像等离子震动刀的原理。丝线在高频震动中完全就是根钢丝锯,就算被锯的东西比索线坚硬也一样会被锯断。

    这就是为什么龙筋索平时能当绳子捆东西,只要一注入魔力就削铁如泥的原因。

    肩膀中箭的人自然是无法再追击我们了,但是我刚拉动背后的钢索打算回到夜影的背上时,忽然发现钢索不承重了。  仅仅轻轻一拉本该是我自己向上升,可结果却是钢索掉了下来。  我惊讶的回头看那个肩膀中箭正在下坠的家伙,他脸上的笑容已经说明一切了。  “**,果然是高手!”恨恨的抱怨了一句,只能发泄心中的郁闷,却无法帮助我重新升空。  我之所以能飞依靠的是魔龙套装中附带的飞翼部件,这个东西仅仅是提供有限的飞行能力,不是真的给我在空中作战飞行的,所以性能不是很好,以这对翅膀我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大部队的。

    这支敌军等级不高数量却不少,大群飞马和狮鹫把天空挡的严严实实地。  我们很快被逼到了一起,大群敌人飞了上来把我们包围在了中心位置。  对方中带头的那个骑士笑着对我们道:“我已经说过。  你们是跑不掉的,我们已经充分研究过你们的战术特点了,不要以为这种小小的战术活动就可以对付我们的大部队。  实力的觉得差距是无法用战术来平衡地。  ”

    “不过如此。  ”火焰突然被一只白色的翅膀扇飞,那个天使族骑士的坐骑已经被爆炸击落,他自己扇动着巨大地白色羽翼冲了上来。

    听到我的话之后大家立刻主动迎上了敌人。  虽说这些敌人都是高手,但是我们这里的高手在单位素质上要略高一些。  况且一个人就那么大,就算敌人有几万人,打架的时候也只能一次上几个而已。

    看到他冲上来之后我翅膀一收,整个人立刻向地面坠落。  骑士立刻跟着我向地面冲,但是他刚一转弯就发现背后有东西高速逼近,猛回头的时候只看到一只燃烧着火焰的蹄子对着他的面门踩了下去。  慌乱中的骑士连忙用手护住脸部,夜影一蹄子踩在了他的胳膊上,他自己地胳膊向后回弹依然把他的脑袋撞的一阵眩晕。  没等他完全从眩晕中恢复过来,我已经从背后贴了上去。  这个家伙感觉到了背后有人靠近。  慌乱中想转身隔挡,结果我先一步贴上上去。  他只感觉脖子一凉,一根极细的金属丝绕上了他的脖子。

    我的一击克敌实际上对敌人的实力影响不大,他们有好几万高手在这里,死一个队长实际上也没多大损失,不过这个场面给对方的心理压力卓识不小,大部分敌人当时就蒙了。

    十几个敌人突然从我上方拿了张大网罩了下来。  这帮家伙难道还打算活捉我不成?永恒剑一抖,天空地大网立刻四分五裂变成满天碎片,那帮家伙却来势不改的继续下落,同时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向我砍了过来。

    六片半月加上无数红色小光球越转越快。  从外面只能看到红色的一片,密集的根本看不出哪里是刀刃哪里是空隙。  仿佛我被一个巨大的红色蚕茧包裹在其中一样。  我头顶上的几个人同时落下,八柄武器同时命中红色巨茧的表面,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能砍进去的。  随着一阵叮当乱响,巨茧表面火星四溅,八个人全被弹了出去,而他们地武器则全都仿佛被绞过一样拧成了麻花形。

    看到反弹魔法没起作用。  干脆咔拉一声把背后作为后备用的魔龙枪取了下来。  将枪杆一接,轻轻一转,枪身咔哒一声锁死。  保持原环状地半月自动飞到我的面前,我将长枪从圆环中心塞了过去,圆环的周围立刻伸出几十道蓝色的能量锁链连接到了长枪的尾部。  我抓紧枪尾向后拉,那些能量锁链被逐渐拉长。  仿佛是弓弦一般。  对准那个刚才阴我的法师,把枪身拉到极限,然后突然一放。  能量锁链迅速收缩回原,魔龙枪杆却像箭一样飞了出去,

    魔龙枪忽视防御。  这种东西拿盾牌和盔甲是挡不住地。  想拦截它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武器架开枪尖让它转向。  硬挡是没有用的。

    现在不是吸收能量的时候,我抓住枪身直接当标枪又把魔龙枪扔了出去。  那只袭击冰冰和冰凌的巨型石像鬼一般的怪物正要咬冰冰,但是他刚要闭和的嘴巴却突然张的老大,并且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喉叫声。  这声巨吼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再一看怪物的下半身就全明白了。  魔龙枪本来就是一支长枪,当标枪只是被我临时使用的,何况我本来也不是投枪手,准确性是没法保证的。  刚才情急之下扔出的魔龙枪居然正中那家伙的****,看那位置大概是命中了那个很不雅的要害器官,难怪这个家伙叫的那么惨绝人寰呢!

    丛林里什么生物最危险?有人说是熊,但是老猎人会告诉你丛林里受伤的熊最危险。  着只魔兽也一样,受伤之后变地无比狂暴。  刚开始他还疼的死去活来的。  完全被阉割之后反而没用感觉了。  不过虽然不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但是这个巨型怪物对我这个伤害他的人是肯定不会客气的。  怪物完全不再去管身边的人,而是直接朝我冲了过来。

    受伤发狂的怪物完全不知道要去躲闪我的攻击,九道剑芒全部命中,砸的怪物身上一阵血水飞溅,不过这个家伙的血水稍微有些麻烦。  石像鬼应该是没有血的,而我面对的怪物虽然长的像石像鬼。  但是体积比石像鬼大很多,而且它有血液。  飞散而出地绿色血液刚一洒到空中就自动蒸发了,接着我就闻到了一种类似尸体腐烂般的恶臭。

    我也想跑。  可是怪物完全没有放过我的打算。  刚才甩出地飞刃只能在怪物身上造成几条比较大的伤口,但是似乎远不至于影响战斗力。  这只怪物怎么说也是行会级战斗兽,它不是玩家的魔宠,按说应该和我们行会的红炎以及魂是一个级别的,但是怪物之间也是有差距的,它显然远没有红炎他们那么厉害,不过这依然改变不了它是行会级战斗兽的事实,我是不太可能轻松战胜他的,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

    我地咒语根本没来及完成就突然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这种战场上无所知觉的被敌人接触到身体可是极端危险情况了,我本能地想用法杖去敲对方。  但是对方先一步按住了我的法杖,而且对方也闪到了我的面前。

    “别用火焰魔法。  ”诺琳一张嘴就对我喊了起来。  “那只怪物叫鬼火兽,血液全都是高挥发性燃烧剂,你只要打出个火星就会把我们全部炸飞。  ”

    “所以它才叫鬼火兽,这个东西和凤凰一样能浴火重生,就算把它烧了也没用。  ”

    “父亲以前研究过各种魔兽,这种类型的也在其中。  ”

    “很简单,反过来就可以了。  ”

    “对。  ”诺琳边说着边拉动我突然拔高一大截,怪物从我们下面蹿了过去没有扑到我们。

    “那你小心点!”诺琳一转身消失在我身边,这个丫头不管在空中或者地面似乎都是快如闪电。

    那个怪物刚刚还发疯般追我,一看到我的变化居然迟疑了一下。  看来他果然是怕冰冻。  居然连看到都会起到效果。  不给他多想的机会,我一抬手,一支白色的冰箭射向了怪物的身体。  这其实是复仇者发射的羽箭,不过因为温度太低,所以外面包上了一层冰,结果就变成了霜冻的冰箭。  由于冷热温差很大,箭身在飞行时居然会在空中拉出一道白色地烟雾。  其实那就是水汽,和夏天冰棒表面飘动的白雾是一个东西。

    这下可把怪物吓的不轻,不过让它安心的是霜冻面积很快就不再扩散了。  对我来说这个面积差不多就和桌子一样大了,但是对它来说这不过是小问题。  霜冻箭毕竟就那么点大,不可能一箭就把整个妖怪都冰封起来,我仅仅是实验下效果。  现在看来实验圆满成功,而且效果非常的好,居然这么点寒气就能让怪物那么大一片区域的身体机能完全丧失。

    眼看着伤口一直覆盖到了这个家伙的眼睛,原本黄色的眼睛里突然开始发白,接着眼球内出现了大量的絮状物,最后它的眼睛居然整个从内部爆裂,眼球化为了大量灰白色的粉末从眼眶里飘洒出来,完全失去了生命物质的感觉。

    虽然臭味很浓烈,不过怪物这么做的打算显然不是为了让我们闻臭气那么简单。  胸口裂开了个大口子地怪物居然发出了一种类似笑声的恐怖声音,也不知道是它笑起来就这个动静还是因为肺部开口无法正常发音,总之我确定那家伙在笑。  就在大家快晕倒之时怪物突然从自己的嘴里吐出了两块石头,接着这个家伙用虚弱的双手扣出石头装在手上。  看着他拿的石头我立刻就明白这个家伙要干什么了。

    我虽然叫了出来,但是似乎有点晚。  怪物怪叫着把两只手里的石头撞向一起。  一个火星闪了出来,接着就是轰地一声巨响。  火焰瞬间吞没了周围的一切,冲击波仿佛镰刀一般扫过天空,不分敌我,全部地生命和非生命全都同等待遇。

    我在爆炸的最后时刻换到了银月这个小号上,并且启动了太阳召唤让自己暂时变身获得太阳神阿波罗的一小部分能力。  虽然只是借用一小部分力量,但阿波罗毕竟是太阳神,火焰伤害对他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名词。  我就是以这个状态逐渐挡在最前面阻挡了大部分地火焰力量。  接着第二道防线是我临时放出来的小凤。  人家可是凤凰,火焰这东西就是她本家,小凤战斗形态后巨大的身躯能吸收或者释放火焰,现在就可以用来吸收并阻挡火焰大幅度削弱火焰伤害。  第三道防线则是红炎的身体和翅膀组成的。  身为幽灵龙魂的红炎是不怕火焰的,而且他的冥火本身就能吸收一部分能量类伤害,火焰也算能量之一,当然可以被吸收,这就是第三层防护。  第四层是魂用自己地身体硬挡下来的。  前面三层削弱后的伤害已经不太强了,魂的防御又高,而且只要不一次被灭,之后就可以再恢复回来。  有了我们四道防护,真正能烧过来的火其实不多,连冲击波都被我么挡的差不多了。  不过考虑到冰冰和冰凌这样防御不高地辅助性人员。  观音还是支撑起了一个守护结界,这个东西防御力一般,胜在面积够大,过了四层保护的爆炸威力已经微乎其微了,只要观音这个结界够大能把大家都罩住就完全可以了,所以效果不重要,只要能挡一下就行了。

    就在双方还在抱怨着那个怪物的可恶之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很多的红色光点。  这些小光点像红色的雪片一样纷纷而落,当它们降落到和我们差不多高度时居然突然向着中央冲去,光点迅速聚集成光团最后变成了个大光球。  就在我们惊讶的目光中光球居然再次幻化成刚才自爆地怪物地形象,而且现在的它已经完全没有任何伤口了,连被我阉割地部分都恢复正常了。  怪不然诺琳说这个家伙和凤凰一样能浴火重生,没想到真的这么厉害。  刚才我还一直奇怪这个大怪物明明没什么战斗力却被列为行会级强力魔兽,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道理的。

    我回头问诺琳。  “这个家伙可以自燃引发爆炸,而且可以借助燃烧复活自身还能修复伤口,这要怎么打啊?我刚刚不过是冻伤了他地眼睛它就自燃,这样下去我迟早被它磨死。  ”

    “什么?五十次?有没有什么办法不等他用完五十次先干掉它啊?真让它复活五十次我就该挂了。  ”

    “这家伙像小山一样你要我上哪找能释放那么大面积冰封魔法的人啊?”

    “从里面往外冻?”我想了一下就明白诺琳的意思了。  “好的。  你们先帮我挡住那些敌人,这次我一定干掉它。  ”

    “不用。  你不是战士系地,没有头盔,这样冲上去非被它的血熏死不可。  ”

    “那好,我们一起上。  ”

    说是一样上。  诺琳比我快多了。  这个小丫头直接冲上去装在了怪物的嘴上,怪物本能的张嘴要咬她,结果诺琳却不闪不避的在众人惊讶地目光中顶在了怪物的上下牙齿之间。  她居然只用一只是就顶住了怪物的上牙,同时双脚站在怪物的下牙上阻止怪物的嘴巴闭和。  我迅速跟上,从怪物的牙齿之间冲了进去。

    怪物因为我带着霜冻之星进入而剧烈的挣扎起来,看样子它又打算自残了,不过诺琳的配合非常到位。  她一脚把怪物的火石踢飞了一个。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怪物拿着一个火石也不知道该往哪拍。

    所有站在怪物外面的人只看到怪物先是突然不动了,接着怪物地腹部突然开始变颜色,接着一层白霜从怪物地腹部开始向上蔓延,迅速覆盖的怪物地整个身体。  就在大家面前,怪物开始向地面坠落。  诺琳意识到我还在怪物身体里。  于是立刻追着下落的怪物向地面冲了下去。

    我在怪物肚子里着急,外面的人更着急。  红炎和其他人都冲了下来想把我接住。  可惜我们坠落太快,他们始终追不上我们。  眼看地面已经到了,再过十几秒我就要和怪物一起摔地粉身碎骨。  就在这个时候,怪物的嘴里突然射出一道炽热的白色光柱,怪物的整个脑袋都在光柱之中融化成了蒸汽。  我骑在坦克头上从那个出口冲了出去,坦克一出来就张开翅膀减缓速度,怪物则迅速向下面坠去。  由于我们的主动减速。  红炎他们迅速追上了我们并拉了我们一把,最后大家一起安全着陆。  怪物的尸体却已经摔的粉碎。

    诺琳笑着道:“其实这不怪它。  这个怪物之所以会在冰冻后化成粉末是因为它的魔力属性和冰冻属性无法同时存在,但是你从里面开始冰冻。  怪物的内脏被冰冻粉化后就已经死了。  它一死魔力就没了,这个时候它的身体不过是团肉而已,当然是越冻越硬了。  ”

    金币看着天空道:“就算没摔死,我看我们也快死了。  ”

    我们跟着她一起抬头,结果只看到天上大批的敌人追了下来。

    “一个战术反复用,效果就不大了。  先干掉他们中的几个特级存在,然后我们闪人。  ”

    刚刚在半空中我们已经干掉不少敌人了,这次下来地敌人虽然多。  但是真正的指挥型人物已经没剩多少了。  我们行会的战斗方针向来是以斩首为主,干掉对方的战场指挥官一直就是我们的习惯,所以刚才天上那一会交战就把敌人的指挥型人物扫的差不多了。  这会一落地敌人立刻分成几个部分,没有指挥能力的人都在后方,指挥型人物反到聚集到了前排。  这不是敌人故意把指挥型人物送给我们杀,而是他们地指挥混乱。  指挥型人物知道要到前面布置战斗,可那些非指挥型人物却完全不懂这些,只能在后面跟着他们让他们来协调大家的攻击,要不然一个战士冲上去就有可能被后面自己人的箭手伤到。

    人群一动起来,那有限的几个指挥人员就忙不过来了,敌人的队伍逐渐开始乱套。  高手云集地队伍是把双刃剑,凡是高手都很厉害。  但同时高手们都不好指挥。  本来这里的指挥人员够多还能勉强玩转这个队伍。  现在可就不行了。  高手们都有自己的战术套路,除非老搭档。  几乎很难和别人协同作战,相比之下反到是天上那些普通的飞马骑士和狮鹫骑士纪律性更好。

    刚刚和我对上的是个指挥官,我老远就看到他指挥着一群人怎么作战,这样能文能武的高手必须优先消灭。  对方也知道自己的位置很重要,看到我主动的向他冲过去,他也立刻开始主动避让,并且把一个又一个的人派到前面来挡我。  刚刚拦截我地是两个战士,全都是敏捷形,速度非常快。

    两名快剑高手一招都没挡住使那个指挥型人物非常吃惊,他自认为这些都是精英高手了,没想到居然一击也顶不住。  不过指挥型人物有个特长就是能分析。  敏捷型快剑手不起作用,这个家伙立刻换了个战斗力惊人的高级近战型人物。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家伙,然后手指微动,永恒慢慢缩短成了永恒球被我放入了手背上的凹槽,而霜冻之星则放回了手臂上的镶嵌槽内。  摆出一个中国工夫的起手势之后我死死的盯住了他。

    我的双手迅速开始走起太极图阵。  “左手乾,右手坤,天地合击之术,双龙断击。  ”我的双手同时推出,那个家伙本来还以为距离这么远我够不到他,没想到我双手推出的同时居然有个太极图从我的双手刚才画过的区域飞了出去正中他的肚子。  这个家伙仿佛被汽车撞了一样轰的一下飞了出去,连续撞倒两个人才停了下来。  不过这个家伙毕竟是近战精英,双龙断击居然没有一次搞定他。

    “哦,那么你再试试这招。  ”我突然几步助跑冲了上去,快到他跟前之时我纵身跃起从他头顶飞了过去。  这个家伙还以为我要从他背后攻击,没想到我身体是过去了,腿却把他的脖子一夹。  “翔龙空杀。  ”腰背部一用力我就把这个家伙整个带飞并扔了出去。

    连续二三十个起落,这个家伙愣是一直无法落地被我活活给打死在半空中。  这是我第一次连这么多招才干掉一个人,这家伙的防御还真不是盖的,不过很可惜,防御再高也只是辅助力量,不能反击连续挨打,挂掉就是时间问题了。

    可能是受到的震撼太大了,这个家伙愣是直到我冲到他身边才反应过来要别人来挡。  就这样他脸上还是被我手臂上的刃爪抓出了三道血痕,险些连眼睛都被挖掉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我的盔甲上原来有这么多机关,他们这些人之前就研究过我的特点,但是他们从来不知道原来我的盔甲会有这么多辅助物品。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