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失踪?绑架?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东西确实不错,要是造价便宜点可以大量装备部队就好了。  ”

    斯哥特忽然从旁边的箱子里翻到个戒指拿了出来。  “主管,这是什么东西啊?”

    “戒指放在我们盔甲的箱子里干什么啊?”

    斯哥特拿着戒指好奇的看着:“这是微型炸弹还是玻璃刀啊?这么厚的防弹玻璃它能弄开?这个看起来不就是很普通的男式大方戒吗?”

    斯哥特拿掉盔甲的手套把戒指带上顶在玻璃上,但是没有任何变化出现。

    斯哥特轻轻把戒指向玻璃压了一下,这力量非常柔和。  应该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事情和大家想的并不一样。  乒!一声脆响吓了我们一跳,斯哥特直接向后跳出了七八米。  那面玻璃墙仿佛突然崩溃地冰山一样碎裂成无数碎片,玻璃渣子掉了一地。

    维娜忽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了。  是超声波破窗器,不过这个功率好象大了点。  ”

    我从自己手里的三枚戒指中找出了一枚最大的。  这个戒指地环非常宽,而且似乎还有些厚度,戒指顶上有个比较大的宝石,里面好象还有东西在流动。

    “那我们自己怎么办?”

    凌拿着地三个戒指道:“那这个是什么啊?”

    我立刻问道:“我们脑袋里地辅助芯片怎么办?那可是电子系统。  ”

    斯哥特恍然大悟的道:“我说怎么自己不怕电呢!”

    “为什么?”

    其实主管这是在保护我们地自尊心,我知道为什么不给我们配备热兵器。  主要原因恐怕是因为射击训练的成绩,维娜他们的枪法怎么练都只能达到一般人标准,根本没办法精确射击。  反正打不中,干脆不装算了。

    “你这到是好办法,也不用回去设计了,基地就有现成的材料,你们等会我马上让人去做。  ”弓这东西也没太多技术含量,主管离开不到十分钟就跑回来了。  手里还多了两张弓。  “快来试试,我就做了两张。  你们先感觉一下,要可以我回头让他们精加工一下产几把好的出来。  ”

    主管尴尬的换了张弓过来。  “这个是500公斤地,你再试试。  ”

    主管立刻道:“要不你先试射一下,我让他们马上去加工更强地弓。  ”

    玲玲不好意思的吐吐小舌头:“意外,意外。  这是游戏外第一次射箭,而且这弓太强,没把握好力度,我再试几下。  ”

    “好家伙,跟火箭炮差不多了。  ”

    “好强的弓!”后面的研究员都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玲玲用650公斤地弓一口气射穿了23层板并炸飞了24和25两层。  这个爆轰能力取决于箭翻转后地剩余力量,和开弓力量关系不大。  所以强弓不一定轰的就多。  但是强弓肯定穿透力更强。

    玲玲把这些弓全都试了一遍,7张弓都拉的开,但是1000公斤的那张有些费劲。  最后玲玲用一张800公斤的弓射穿了29层板并把第30层和第31层直接炸飞了。

    之后我们大家都测试了自己的拉力。  铃音骑士中的男性全都用了850公斤的弓,而女性铃音骑士则清一色的800公斤标准。  魔宠中晶晶和玲玲一样选了800公斤,其她魔宠和维娜都选了700公斤的弓。

    大家选择好重量后又通过脑波头盔直接在屏幕上画出了自己希望的弓的造型,之后精加工时会尽量按照大家爱好设计外观。  我告诉主管弓最好也用生物材料。  弓箭方面最好可以用重一点的金属,而且要做几种不同类型的箭杆,这样可以根据情况让我们自己选择使用哪种箭。

    “喂。  ”

    “接过来。  ”真是奇怪,玫瑰出去这么久竟然不给我个电话,反到是她朋友先打电话过来了。

    “我是。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啊!她前天早上和我说要帮一个朋友办点事情,当时说晚上回来,结果后来又说要昨天中午回来,可是到现在了还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找她帮忙的朋友啊?”

    “她不是去给你帮忙了吗?”

    现在不光是这个芮兰兰。  连我都开始焦急起来了。  “你们最后什么时候失去联系的?”

    “你在哪里?我们见面说吧,看起来事情有些麻烦了。  ”这个女人真是的。  居然说她急。  她不过是在等消息,大不了就是事情办不成,我却是老婆不见了,失踪可不是小事情。  不过按说玫瑰也不可能有什么意外啊!她本身在特工部受过简单训练,后来又学了太极游,要是遇到歹徒什么的七八个应该是小意思。  难道是交通意外?不会的!玫瑰出去时开的是基地的车,除非有人用火箭弹袭击她,否则交通事故是不可能伤到她的。只要她不受伤就该给我打电话啊!对了。  车。  玫瑰开的是基地地车,应该有跟踪器的。

    “好的,我十五分钟左右到。  ”

    还别说,斯哥特真是深得我心,车子一路像发疯似的狂飙着向学校门口进发。  路上我看了下定位仪,这个东西能显示的信息很多,并不单单是定位而已。  我把自己地手按在指纹锁上,这样可以打开最高功能。  在这种状态下我可以遥控汽车运转,相当与遥控玩具。  只是体积大了点。

    确认位置后我选择了车内监视器,汽车中央车顶地监视器亮了起来同时然后把画面传输到我这里的跟踪器上。  驾驶座空着,车内没有人。  我控制摄象机转了一圈。  车子很正常。  没有受损痕迹,门也是锁着地。  但是车里没人。

    车没事至少证明不是交通事故。  调用车况记录显示玫瑰昨天下午两点十七分把这车停在这里就没有回来过,也就是说玫瑰应该还在这里。  知道这些我心里放心多了,至少玫瑰应该没出事。  不过奇怪地是她为什么不给我们回个电话呢?

    “是我,神林。  我已经到门口的小广场了,你在哪?”

    她这么一说我立刻向花坛边上看了一下,果然,花坛边上总共就五个人,其他三个都是男的。  有个穿着绿色绒面套裙的女孩正坐在花坛边上打电话。  旁边一个穿身牛崽套裙的运动型女孩正在她旁边搂着她。

    她们两个抬头看看我立刻明白过来跳上了车。  我拉上车门把追踪器丢给前座的辣椒让她指挥斯哥特往别墅区开。  我对那个绿色衣服的清秀女孩道:“你就是芮兰兰吧?我是神林,这些是我……同事。  我已经知道玫瑰的车在江边别墅区了,你们知道她去那里干什么吗?”

    维娜插嘴道:“这么看来是这个萨贝使坏?”

    我摇摇头:“这我到不担心。  以蓉蓉的能力,不是那么简单被算计的人。  再说了,这么多人知道人进他们家了,他们怎么说也要注意点,哪怕要报复也不可能在自己家动手啊。  傻瓜才干那种事情呢。  ”

    我对前面地辣椒喊道:“还有多远?”

    “差不多够了。  ”我对辣椒道:“把跟踪器给我。  ”

    兰兰和圆圆都惊讶的看着我,我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们的眼神。  因为我很紧张。  现在已经快九点了。  玫瑰除非熬夜,很少这个时候还不起床的。  也就是说她大概不是在睡觉而是昏迷。  什么人能让玫瑰昏迷?

    “他们家开公司地,好象叫什么衡伟实业。  ”

    女娲这样的电脑反应速度和一般计算机是不能比的,我刚问完她就回答道:“是一个叫萨德的49岁男性和一个叫康中的43岁男性。  ”

    “吴芳华,女,47岁,广安夜总会老板。  另外还有一座小型酒店。  传闻作风不好,人员也极差,曾因酒后架车并袭击交警被拘留过15天。  其子萨贝23岁,和你在一所学校,不过他读的是文艺表演专业。  ”

    “萨德和市公安局副局长薪有德交往密切,我在城市安全监视器上曾多次看到过两人一起进入一所叫龙川地高级会所。  这所会所是本市一黑帮背后支持,怀疑有不正当服务项目,市局曾突击检查过一次但是没有收获。  吴芳华本身没有什么势力。  但是怀疑她和本市另一伙黑帮头目有染,但未经证实。  ”说到这里兰兰和圆圆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晕!女娲还真够直接地。  要命的是维娜还补了一句:“女娲,你怎么知道谁怀孕谁做人流了啊?那种小医院也有记录吗?”

    兰兰也顾不得奇怪了。  现在她除了哭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圆圆现在是又担心蓉蓉又心疼兰兰。  也没时间疑惑了。

    几个保安看见了我们的车已经跑了出来站在路障前面等着了。  这种小区的业主都有遥控器,回来时直接按开关路障会自己收起来。  但有时候会有客人来访。  保安需要上来询问登记。  因为是高级别墅区,出入地都是些有钱人,保安自然不可能让他们下车去保安室填写登记。  虽然大家都讽刺保安狗眼看人低,可站在保安的立场,你还不得不这样做,除非你工作不想要了。

    圆圆从后面伸出头道:“我们是萨贝的同学,现在要去萨贝家。  ”

    我拉开门跳下车走到保安跟前把他拉到一边,他疑惑的看着我道:“我去帮你们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些读卡器是公安部统一强制购买的,所有有保安的单位都必须购买。  这种读卡器识别时不会读出详细信息,只读出简单等级信息。  用这种读卡器时会同步向公安部网络发送信号留下电子存根,一来防止有人冒充国家军、警人员,二来防止警察以权谋私滥用职权。  有这个记录你想跑都跑不掉。

    保安立刻紧张的问道:“要我们怎么配合?”

    “是,明白了。  ”保安赶紧转身还打开路障。  其他保安也听到了读卡器地声音,当然二话不说开门。

    虽然已经基本可以肯定玫瑰在这里,但是没有确切证据,目前还不能太莽撞,万一真是冤枉人家那就不好说了。  这年头记者比苍蝇都多。  连军事机密都经常被他们搞到,更别说我们这点事情了。  那要是暴光出去龙缘损失可就大了。

    圆圆立刻道:“我是萨贝的同学。  ”

    圆圆立刻回敬道:“你这个老女人别太嚣张,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我不知道什么楚蓉椰戎的,快给我滚。  ”画面突然切断了。

    “楚蓉昨天下午来你们这里就没有回去,你别狡辩,非法禁锢国家机要人员地罪名可不清。  ”

    我以近懒得和她计较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了。  先确认玫瑰是不是在这里才是第一。  “我老婆的车昨天到这里就没有再启动过,难道她会丢下车徒步从这里走回市区吗?”

    圆圆还要按通讯器,我阻止了她。  “斯哥特,把追踪器递给我。  ”

    这种大铁门就是个摆设,人可以踩着上面地艺术雕花翻过去。  车能撞倒它,其实什么都挡不住,就是个象征。  大门被轻易冲开,保安和公安线路同时收到无声警报。  保安知道我们进来就是到他家,看见了也当没看见。  公安部的线路需要女娲中转,女娲当然直接就屏蔽掉了,所以根本没人管。

    兰兰吓的缩在车子里面像瘫痪一样,圆圆虽然紧张但还不至于影响自身活动。  斯哥特把门撞开后就和其他人一起下车了,凌把小白也牵了下来。  对方看我们也带着狗立刻就把藏熬的绳子松开了,这些猛犬刚一脱离绳子立刻就冲了上来。

    那边地保安开始还跑地挺起劲,小白干掉藏熬之后对他们一呲牙,那些人全都定格了。既然这些人养藏熬,肯定知道藏熬的厉害。  一条能在20秒内干掉8条藏熬地狗代表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  小白虽然名字叫小白。  可它一点都不小,这小家伙真正小的是年龄,他的体积比藏熬明显大几圈,简直就像小北极熊。

    这些保镖虽然知道小白厉害,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工作还是冲了上来。

    小白虽然不能说话。  但是它能听懂,得到命令后它立刻冲了上去。  凌对着那边看了一眼,两个保镖突然莫名其妙的拿电棍去捅身边的人。  被凌操纵的人能看到自己的行为却控制不了身体,两个家伙突然叛变的行为先是搞地大家一阵疑惑,接着在他们两个不断攻击下终于开始反击。  凌反正不在乎,打的不是她自己,倒了两个再换两个。

    我转身走向主楼,吴芳华稍微有些惊讶。  但是她并没恐惧。  我想她要么属于不知死活的人,要么就是身边四个保镖是高手,她有恃无恐。

    我亮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卡。  “我刚才说了我们是国家机要人员,你非说我和你开玩笑。  你们这里的保安都有电瓶车,如果不是接到通知不要出动,你以为他们会这么长时间还不出现吗?”

    “你一个老巫婆知道什么叫社会啊?”玫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主楼的三楼。  我抬头一看玫瑰竟然站在阳台上向我招手并用开玩笑的声音喊道:“我的王子快来救我,把下面这个老巫婆干掉。  ”

    玫瑰笑着道:“我被老巫婆囚禁了,你还怪我。  ”

    吴芳华已经气的七窍生烟了。  女人最恨别人说她丑,特别是像吴芳华这种明明已经年老色衰还打扮地跟个老妖怪似的女人。  都快五十岁人了,竟然还穿了套开叉到腰的紧身旗袍,那肚子上的肉跟米齐林轮胎人差不多一圈一圈的。

    本章1万1千,差1千合并到明天的章节里。猫扑中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