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神秘人物

作者:雷云风暴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

    “哎呀!”刚才看的太入神,一个僵尸爬到了我的旁边一口咬上了我的腿。“别以为死了我就拿你没办法!”抓起这个尸体丢向空中,“炎爆!”一个火焰飞弹飞向被我丢出去的尸体,两者一接触就发生了大爆炸。好歹我也算半个法师,这种入门级的魔法飞弹还是会用的!

    地上的其他尸体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惨死而犹豫退缩,它们依然冲了上来。我上去一脚踢飞一个僵尸,一击勾拳拍扁一个,回身一拳又打穿一只。这些东西本来就已经被杀过一次,浑身破破烂烂,大部分还缺胳膊少腿,加上它们行动缓慢没有什么技法,所以非常好对付,我几乎每一拳都可以干掉几个僵尸。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不对了,僵尸们被我打飞之后会再次的爬起来向我靠近,我的攻击对它们伤害不大,虽然震飞了跟前的僵尸,但是很快会有心的补上。

    “坦克!”我回身叫最后一个帮手。正在和僵尸激战的坦克听到我的呼唤立刻爬了过来。“用你的强酸,把这些东西都给我喷上!”

    接到命令的坦克立即开始象撒水车一样喷射着酸液,一片绿色的黏液喷的到处都是,这些烂肉行动缓慢根本谈不上闪避的问题,几乎瞬间全场都被酸液覆盖。整个广场立刻变的象倒了水的热油锅,一阵微弱的嘶嘶声中周围升起一片白雾。

    尽管被酸液沾上,但是那些僵尸依然不屈不扰的向我靠近,一些破烂一些的尸体首先倒下,最后剩的几个相对完整的尸体走了几步突然腿部断裂开来,但是它们依然在向前走,直到大腿也软瘫下去却依然用双手向前爬,直到最后整个尸体被烧的只剩一只手了它还在向前爬!

    要不是我小时侯在老爸公司的实验室已经习惯了,现在看到这个场面肯定先吓死了,三千多尸体在你面前化为脓水的壮观场面可不多见!

    白色的酸雾散开之后小日本仍然没有一个人进入广场,我对着场外大喊着。“什么人装神弄鬼,出来见见面吧!”

    声音突然响起,但是却来自四周,我完全听不出来声音的方向。“怕了吗?这只是开始呢!真正的好戏还没有开始呢!”

    “那个不敢见人的懦夫,你不敢出来不会是因为你长的很丑吧?听说你们国家对帮助弱小很积极,好象最近还在搞什么大东亚地区生物共荣计划。你不会是你们国家的女性和别的什么生物联谊出来的新品种吧?你先别出来,让我猜猜令堂是什么物种!哦!猜到了,一定是野猪!我猜的对不对?早就听说日本朋友喜欢帮助弱小,现在才知道果然如此,为了保护濒危的野猪族群你们居然直接帮忙配种,真是有牺牲精神啊!佩服佩服!”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广场的边缘,这人一身道士一样的长袍。但是他的袍子底色是白的,中间的八卦则是黑的,中国地区的道士穿的一般是蓝袍,身上也很少出现八卦,即使有也是很小。面前这个人很可能是中国道士职业的什么分之传到了日本长时间演化而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就应该是语哲说过的日本阴阳师。

    现在面前这个人已经被我气的快要吐血了,从他紧握的拳头来看他实际上很想上来和我打一架,但是他毕竟没有冲上来,看来小日本的阴阳师已经完全演化成法师类职业了,不象中国的正宗的道士即可近战也可远攻。

    “支那人,我是大日本帝国首席阴阳师田中正太,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侮辱我的后果。我要杀了你然后操纵你的尸体在城市里裸奔,然后在截图下来发到论坛上,让全世界都看……怎么可能!”扑通,田中正太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他没有能说完,因为两支长长的羽箭先后从他的两个眼睛里射了进去,在他的后脑上两个箭头都露出三寸多长的一截,红白混合的液体顺着箭头滴了出来。

    “废话这么多,你以为你是战士啊?还跟我骂场,活够了早说啊!”我忽然发现倒下的田中正太的尸体旁边有东西闪光,与此同时我看到一只飞爪被甩了上去挂住了这个东西。

    我立刻知道了那是田中正太身上爆出来的装备,周围死了这么多小日本,装备爆了一地都没人管,这个田中正太只爆了一件东西出来小日本这么急着拿回去,这说明他身上的东西不是特别好就是有特殊意义。不管那么多,小日本想要的东西就不能让他们拿到。我手腕一抖,龙筋飞索射了出去。飞索前端的箭头准确的打在正在收回的飞爪,叮的一声脆响飞爪被我打掉了,装备掉在了地上,从形状上看象个金刚降魔杵(chu第三声,形状象两个叉子柄对柄的接起来,长度大约一尺左右,天空战记里面修罗王拿的就是这东西)。

    那个抛飞爪的忍者看自己的飞爪被击落连忙急着收回飞爪再次抛出好把东西抢回去,但是他手工收线哪有我的龙筋飞索自动回收来的快,我只是意念一动,飞索立刻飞了回来自动卷入手上的护甲里,再次甩手飞索朝着那个降魔杵飞了过去,但是才飞到半路另一个飞爪飞了过来。我的索头和飞爪对撞之后居然缠绕在了一起,对方和我同时发力把绳索蹦的笔直,我从他仅露出来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他身边那个忍者已经快要把飞爪收回了,他心想的是只要拖住我,自己的同伴就可以把东西拽回去,但是他犯了错误。首先他低估了龙筋飞索的能力,我的飞索最主要的功能可不是当绳子用,它真正的用途是——切割!迅速的灌注魔力到飞索上,嘣的一声他的飞爪后面的锁链变成了N段铁环,突然失去受力的他猛的往后一踉跄差点摔了个跟头。而我的左手一甩,第二根飞索准确的缠上了他同伴扔出的飞爪,而我右手的飞索则是在迅速收回后再次射出挂住了那个降魔杵。

    轻巧的一带,降魔杵回到了我的手里,现在没时间看属性,先丢进手镯,看看周围的装备也不能留给小日本,我用狼人的超级速度开始捡东西。场外的小日本围着广场出口,他们怕我用魔晶炮击跟他们同归于尽,而且他们不知道我有无限储物手镯,按照他们的想法是我顶多就能拿几件东西,他们还不至于为了几件东西和我拼命。但是当他们发现半个广场都被我捡光了之后才意识到我似乎有什么办法可以装下很多东西。

    刚才围攻我的都是精锐,精锐们穿的当然都是极品,小日本怎么可能看着我把他们爆出来的东西都收走。一下子几百名小日本冲了上来。

    我等的就是小日本冲进来的这个时机,由于有人进入广场势必造成广场外围出现短时间的空隙地带。我一个飞纵从这些冲进来的人头顶飞了过去。守在远处指挥的松本正贺没想到我会从正门突围,他已经在周围的建筑物上隐蔽了大量的魔法师和弓箭手,只要我一离开广场就会变成刺猬。可是偏巧我走的就是没有任何人埋伏的正门,这里本来就靠刚刚那几百人守卫,现在守卫都冲进去了,门口反倒变成了真空地带,我直接越过了守卫的头顶更是让这些小日本没有想到。

    冲进广场的守卫立刻掉头追我,周围准备伏杀我的人也立刻冲了出来。但是我比他们可快多了,他们还要别人指挥调度,就算利用行会频道统一指挥,那也没有我指挥自己的手脚快,几个起落我直接跳上了松本正贺所在的那个钟楼,我的目标是不管跑不跑的掉再杀他一次,一天害他死4次我也够本了!

    我跳上钟楼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我傻了眼,松本正贺身前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名忍者,而且还是个女人!我直接跳上了钟楼的栏杆,但是女忍者的刀几乎在我到达的同时捅了过来。在空中的我毫无办法的被捅了个对穿,疼痛让我再也站不稳了,整个人向栏杆外倒了下去。飞在空中的坦克紧跟着我到达,在我摔下去之后他一头撞在钟楼上,整个钟楼轰然倒塌。直接摔在地上的我疼的肌肉痉挛,连站起来都没有力气了!

    一双手突然从背后把我抱住向下拉,我本能的想挣扎,但是却听到了一段标准的中国话。“想活就别动!”这绝对不是外国人学的中文,因为这句话明显带着山东口音,日本人是学不出这种带口音的中国话的。

    随着我放弃挣扎,背后那双手把我拉进了地下。我在临被拉下去之前招回了坦克,之后我就昏迷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敌人!”我惊叫着从梦中醒来,但是看见的却是玫瑰。“玫瑰?”

    “你总算下线了!”玫瑰看着我道:“无情、语哲他们在船上的复活点走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吓了一跳,你们到底怎么搞的啊?”

    我伸手适意她停下。“等一会,我现在情况也很乱。首先你要告诉我一些东西我才可以回答你!”

    “什么东西啊?”

    “你们看见紫月和红月了吗?”

    “没有,但是紫月刚刚下线告诉我他们已经倒了日本沿海并且把什么真理之门偷了出来。她让我们去接她们!”

    “那就好!紫月现在人呢?”

    “睡觉了,时间太长她也坚持不住了!你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啊?”红月焦急的问。

    “我掩护红月他们撤离之后和小日本打了一仗,我一个人对六千人!”

    “什么?”红月吓了一跳。“那你现在是怎么回事?挂掉了还是下线躲一会?”

    “都不是!我被人救了,但是我晕了。之后就不知道怎么搞的出来了。”

    红月看看墙上的钟道:“你大概是连续游戏时间过长被踢出来了,48小时内在线时间超过36小时就回被踢出来,三小时内无法再次上线。”

    “我有玩这么长时间吗?”

    “差不多了!”

    “现在几点?”

    “凌晨3点,为了你搞的我也到现在没睡!”

    “那正好,我们一起休息会,明早还要回学校呢!”

    “好的!呵……!”玫瑰打了个呵气很快的睡着了,看来也是累了。我还在想着是谁救了我,带着疑惑我也进入了梦乡。

    “快起来!”大清早的我被玫瑰拉着坐了起来,但是眼帘却是有千金重怎么也打不开。

    “再让我睡会啊!”我大舌头的说完又倒了下去。

    “快起来,太阳晒屁股了!”

    “没事!晒黑点省得老被当成女人!”我反正就是不想起床,3点多才睡,大早就要起,我可顶不住!玫瑰今天居然这么早就起来了,真是佩服!

    “快起来!要不然别怪我用毒招啦!”

    “你用吧!打死我都不起来!”

    “好,这是你说的!”玫瑰跑到冰箱里拿了一堆冰丢进浴缸,然后加了点水制造了一些冰水混合物。接着她把毛巾放进水中浸透再拿上来拧干,此时的毛巾可是只有零度了。玫瑰跑到了床边把我的被子一把掀掉,然后把零度的极冻毛巾盖上了我的胸口。

    “啊!”惨叫中我从躺着的状态蹦起来两米多高差点撞上房顶!回身猛然挥掌,半迷糊中大脑的判断有些失误,还好巴掌在玫瑰脸颊旁边一寸的地方停住了。

    玫瑰跪坐在床的另一半上,此时脑袋偏向一边闭着眼睛准备承受打击了。我刚才是睡迷糊了,突然被叫醒脑袋还迷糊着,现在已经回过神来了。看着玫瑰的姿势半天不动弹,我干脆把停在她面颊旁边的手章勾上她的后脑把她拉向我。一个长时间的法式热吻差点让玫瑰因为缺氧而晕倒。“这是惩罚,下次别用这么狠的招了!”

    满脸红韵的玫瑰突然扑上来又给了我一个超长的热吻良久才分开。“这也是惩罚,你再赖床就是这个结果!”

    “那我以后都不起来了,每天都要你叫!”

    “咳!”紫月站在门口敲着门假装咳嗽。“两位超级情圣结束了吗?我们要开饭啦!”

    “来了!”红月满脸羞红的跳下床跑进了客厅。

    我快速的洗漱完毕来到客厅,背对着我的玫瑰和紫月正在说着什么,林月抬头正好看见我进来,她手上的叉子当的一声掉在了碟子上。

    “怎么啦?”紫月和玫瑰一起看向她。林月张着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用手指着我。紫月和玫瑰都觉得奇怪一起回头看我,几秒中之后紫月先叫了起来。

    玫瑰紧接着发现了异状,单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指着我。

    我看到她们三个奇怪的表现,低头看了看自己,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啊!我穿的虽然是休闲装但是也不用看见鬼一样吧!

    玫瑰小声的叫着:“紫日?”

    “干什么?你们怎么回事啊?我哪里有不对吗?”她们越不说我越着急!

    “你没什么事吧?”回过神来的紫月看玫瑰也说不出什么来了,便接口道:“你还是你吗?”

    “什么我还是我啊?你们三个搞什么名堂啊?今天是愚人节吗?”

    “你最好去浴室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的眼睛!”

    “眼睛?”我疑惑的走回浴室,当我对着镜子时我傻眼了。“这怎么搞的啊!”我慌忙把脸贴到镜子上看了又看,双手拉住眼皮往上下拉开看看里面。“这是怎么搞的!”

    玫瑰她们都来到了浴室门口,我回头对玫瑰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我不知道!刚刚叫你起床的时候还是正常的!”

    “可是!”我说了一半又不知道说什么,回身再对着镜子,轻轻掀开了另一只眼睛的眼皮看了看。“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人眼睛吗?”

    林月挤了进来道:“我刚刚看到你就是这样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别告诉我你是吸血贵族啊!那种骗小孩的东西我可不信,你是不是带的隐形眼镜啊?告诉我哪里买的啊?好好完哦!我也要买一副回去吓唬人!”

    “我这不是隐形眼镜!”我焦急的辩解,其实我自己都很害怕,自己的身体居然发生了自己不能理解的变化!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