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七家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一叶扁舟带着九位戴着锥帽的丽人缓缓而至,两个穿着倭国服饰的清秀少年将小船的缆绳抛上了岭南水师主帅的座舟。

    这足以让其他人啧啧赞叹,就连五蠡司马也觉得这样做对大唐和岭南水师没有坏处,男人征服女人不一定要在战场上,在他们看来,在床榻上征服的女人比在战场上征服的女人更加的温顺,不以一眚掩大德,卢大将军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唐的利益着想。

    这个时候在海上穿梭的扁舟不止这一艘,海面上到处都是这样的扁舟,今天是岭南水师按照惯例接受补给的时间,那些驾着小船的民夫不断地将各种蔬菜还有肉食送上战舰,因为有倭人,岸上的官府为了安抚海盗特意送来了一种难喝至极的酒,装在竹筒里送到了每一个海盗的手里,船长打开竹筒喝了一口就吐掉了,把竹筒还给自己船上的海盗恨恨的骂一句:“这他娘的就是马尿。”

    一条条长长的竹管还要将清水补充上去。穿着绿袍的官员站在码头上,不断地调度着逐一靠近码头的战舰,好让它们能顺利的接受大宗的补给,大唐的战舰上也有一些货物需要运送到岸上,比如卢大将军接受的财物。

    泉州是大港,这样的繁忙算不得什么,只是偶尔有一两个小小的误差,比如一位民夫就发现,他们不小心把火油当成清水补给给了一些破破烂烂的船只。

    官员谦虚的接受了民夫的意见,这样的错误以前不是没有出现过,算不得大事,官员固执的要奖励这个民夫,带着他去自己的官署接受奖励。

    过了不大的一会,那个官员回来了。笑着对其他民夫说王力因为发现了不妥之处,自己特意奖励他可以早些回去,那些破船也需要把运上去的火油重新运回来,不过啊,因为他们是降人,需要自己搬回来。用不着大家费力气。

    所有人都开心,只要有比自己还要倒霉的人大家都会开心,所以看着船上那些黑着面孔的家伙,就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了。

    官员上到船上,指着船上的倭人大声的叫嚷,那些倭人无不垂首低耳的不敢争辩,这一幕也不奇怪,唐人官员训斥异族人早就成为一种常态了,他们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这个官员是一个倭人。是高山羊子早年间带来大唐的遣唐使,经过多年的磨练,这些人除了不能担任主官之外,和唐人无异。

    “秦元先生,这一次突袭成功之后,您就和我们一起走吧,这里对你来说太不安全了,公主再三吩咐。您是难得的人才,不能为这一次的作战殉葬。”

    “鬼冢。我虽然在唐国为官,但是我的心从未忘记我出生的地方,唐国太强大了,我不明白你们这一次为什么会如此的鲁莽,一个岭南水师不值得公主冒这样大的危险,即使你们成功。如果公主身陨,在我看来都是不值的,圣德太子已然继位,日出之国需要公主这样的才智超群的人去辅佐,拿生命去换取这样的胜利。在我看来虽胜尤败。

    公主都已经不再怜惜自己的生命,我秦元载胜的生命又那里值得珍惜,请告诉公主,我在天国祝她取得胜利。“

    鬼冢想要拉住秦元,却听秦元爆喝一声:“放肆!”鬼冢立刻就拜伏于地,眼睁睁的看着秦元离开了码头。

    武器运上去了,秦元甚至想办法将火油装满了这三十余艘大船,既然公主要胜利那就干脆胜利的彻底一些吧。

    秦元回到了家里,对自己的倭国妻子说:“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你打算随着我一起去吗?如果不去,等待你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羞辱。”

    他的妻子完全是唐人的打扮,听到丈夫这样说点了点头,忽然又惊惶了起来,拿自己的身体堵住通往内室的门颤声说:“我陪你去,孩子不去!”

    秦元忽然笑了,他牵过妻子的手小声的说:“孩子当然不能死,我的身份是倭国人,你的也是,所以我们活不成了,但是,长田先生的身份可是唐人,咱们的孩子一会会被长田先生接走,起一个唐人的名字继续活着。你听,长田先生已经来了。“

    一个长须飘飘的瘦小男子敲开了秦元家的大门,一声不发的就把两个年幼的孩子抱在怀里走了出去,秦元夫妇站在大门里,看着马车远去,又牵着手回到了厅堂里……

    秦元夫妇在把死亡当成去赴宴,成九却在黑暗里瞪大了眼睛看着天空,不能再靠近了,这里已经是自己能够接近的极限了,岭南水师的巡逻舟楫准时的一个时辰一趟从自己的前方划过,几乎分秒不差。

    今天的天空上被阴云笼罩的死死地,等到涨潮的时候就是自己出动的时刻,最精锐的海盗都在自己的身后,作为对岭南水师的最后一击,成九心中很有把握。

    卢承庆未饮酒已经半醉,美人如玉,虽然不是高山羊子伏在自己的怀里,但是这个酷肖高山羊子的女人却已经噙着酒杯要将最醇香的美酒灌入自己的自己的口中,怎可辜负美人恩,卢承庆不但接住了那个小小的酒杯,连美人的樱唇都一起用大嘴接纳了。

    呼出一口气,卢承庆将嘴里小小的酒杯喷了出去,指着高山羊子说:“夫人啊,卢承庆确实痴心一片,为何您总是要搪塞我呢?“

    高山羊子娇笑道:“自古以来都是男人负心,我等女子只能逆来顺受,得到的就不值钱,这个道理羊子还是知道的,至今为止,您的诚意都不过是说说罢了,难道大将军以为羊子乃是无知的女子,您的两句甜言蜜语就能让我自荐枕席不成?“

    卢承庆的酒意似乎在一刹那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推开怀里的秀美,亲自从一个锁着的箱子里拿出一个檀香木的盒子,推到高山羊子面前道:“这就是我的诚意,其间还有长安城里贵人的保证,不知道这样的诚意够不够。“

    “如果是珍宝就算了,羊子虽然只是一个倭人,但是珍宝也见过几样,还不会被一点珍奇所迷惑,您说呢,大将军?“

    卢承庆坐直了身子指着盒子严肃的说:“这是给你的保证,里面是京城七个人家的令牌,有了它,你就能接手这七家在岭南的所有人手和生意渠道,这是我们仔细商议之后,在我的大力推动下达成的一致意见,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七家在岭南的大掌柜,任然可以带着船队在外海纵横,只不过规模必须消减,绝对不能超过五千人,我们计算过,有这五千人足够你在外海折腾了,另外,海峡只对你们开放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以后你若有难,我可以准许你退进海峡休整,但是绝对不能越过海峡一步,这是我们的底线,夫人必须接受,这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

    如果夫人在钱财方面有要求的话,我们还能继续商量,总体的原则绝对不能更改,而且你的人日后可以去高丽,倭国,或者羁縻州居住,我们会给你安排,一定会是富贵终生,唐国本土不许进入。“

    “这是为何?难道我们不是在为大唐效力,怎么连居住在大唐的权利都没有?“高山羊子勃然色变质问卢承庆。

    “夫人想多了,您还没有资格为大唐效力,您是在为我们七家效力,我们得到钱财,你得到保护,或许夫人还不明白,为了能把在下安插到岭南水师统领这个位置上我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云烨有多难缠您是有数的,我们付出了一个兵部尚书的职位,才能救您于水火之中,难道夫人就不该投桃报李?“

    “救我于水火之中?“高山羊子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

    卢承庆摇着头又从箱子里拿出一张军事布置图扔给高山羊子道:“好好看看,这是云烨剿灭海盗的兵力布置图,你再看看执行的日期,你以为你躲在外海就能安然无恙?“

    高山羊子看着手里的图,哀叹一声,匍匐在地向卢承庆拜谢,如果云烨的布置能够施行,自己的势力会立刻被摧毁的七零八落,想要重新崛起,只有从头再来的份。

    卢承庆亲自扶起高山羊子,一只手非常自然的搭在高山羊子的腰上,两个指头弹一下,他的贴身侍卫就全部退了下去,高山羊子也挥挥手,除了秀美,剩下的侍女也躬身告退。

    待船舱里只剩下自己三个人的时候,卢承庆长笑一声一把就抱起了高山羊子,就准备登榻,这一刻他已经等得太久了。

    秀美轻声的对卢承庆说:“公主殿下还是处子之身,还请大将军怜惜。“

    “这是自然,卢某不是一个辣手摧花之人,自然体贴,不过对你就用不着了吧?哈哈哈哈。”卢承庆抱着高山羊子直奔那个松软的床榻,秀美娇笑着解开了重重帷幕,将内舱和外舱隔成两个世界。(未完待续。。)

    PS:第三节求票,苦逼在这里继续求票,一个小时之内被人家的大盟爆菊爆的惨不忍睹,不但月票榜被爆,最佳作品榜也被大盟爆的稀烂,不过,我是不会屈服的,我会回来的,请我的兄弟姐妹们帮我,不睡觉了,明日接着四更……求最佳作品票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