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高山羊子的投降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公主,您不必进入唐人的军营,这一次还是由奴婢去吧。”一个貌似高山羊子的侍女拿着梳子轻轻地梳着头,小声的向躺在床榻上的公主建议。

    “蒙混不过去的,卢承庆这样的色中饿鬼,他能一眼就看穿你不是处子之身,这样会招来最恐怖的报复,我身为皇后却还是处子,这已经是唐国勋贵宴会上的一个笑谈,瞒不过去的,秀美,这些年如果没有你帮我,我的处子之身保持不到现在。

    说来真是一个笑话,我半点都不在乎这些,却偏偏成了贞洁的烈女,我看上的男人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我讨厌的男人却像苍蝇一样挥之不去。

    女人的身体是武器,也是价码,需要获取最大的利益的,我至今没有找到与我身体相等价的利益,现在或许有了,岭南水师就值这个价码,我只想知道云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不会气的吐血,毕竟这是他的心血。“

    高山羊子说着话向秀美招招手,秀美乖巧的仰面躺在她的膝盖上,刚刚拢上去的衣衫又滑落了下来,一对饱满的胸膛就暴露在昏黄的烛光之下,美得让人窒息。

    “我年纪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喜欢女人的女人,她就有一对这样的乳房,我当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喜欢女人,当她抚摸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因为我能感受得到,她抚摸我的时候,占有欲是多么的强烈。”

    高山羊子涂了蔻丹的指甲轻轻地在秀美的胸膛上打转,最后用一根手指挑起秀美的下巴,嗤嗤的笑着说:“我到现在才发现,女人的身体真的很美。”说完话就俯下头在秀美的嘴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片刻的欢愉过后,秀美赤裸着身子给高山羊子穿衣。船队现在就飘泊在泉州港的外围,黄昏之时,卢承庆发布了命令,天色已晚,所有船只不得入港,所有交接事宜需要等到明日清晨才能进行。

    “公主。我们一旦进入了海港一切都不由我们做主了,您此去真的很危险。”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会让我们解除武装,然后将我们分散打入每艘船么?秀美,这就是我需要的,不分散上船,我们的人没有机会靠近唐国的那些战舰的。”

    泉州港的港口,二十余艘岭南水师的战舰并没有入港,攻城凿上闪烁着寒光。箭杆上的火药引线也已经被抽了出来,只要高山羊子有任何的异动,迎接他们的就会是铺天盖地的打击,海港内的战舰也随时做好了起锚的准备。卢承庆多少还记得李二的叮嘱。

    高山羊子一夜无眠,一遍又一遍的推演各种变化,直到天色大亮,她才肯定的认为没有破绽了,天衣无缝了。这才重新收拾了妆容,穿上自己最华丽的衣衫。敛去了豪雄的本色,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态,一夜的无眠让她显得格外的憔悴。

    卢承庆那个高傲的副将上了高山羊子的座舟,大喇喇的打开手中的文书,宣读了对高山羊子的任命,一袭诰命夫人的冠带就轻飘飘的剥夺走了高山羊子所有的骄傲。

    虹裳霞帔步摇冠。

    钿璎累累佩珊珊,一条长长的彩色挂带,每条霞帔宽三寸二分,长五尺七寸,服用时绕过脖颈。披挂在胸前,下端垂有金或玉石的坠子。高山羊子着服之后显得更加的明艳动人,不可方物。

    副将情不自禁的喝了一声彩,这个女人配上这件衣衫,确实相得益彰,本身就出自皇族,一身的气质断然不是寻常妇人能比拟的。

    高山羊子抚摸着衣服上绣着的雉鸡,心中冷笑连连,自己的衣冠本该是九龙四凤的皇后冠带,现在穿上这身雉鸡服,是对自己最大的羞辱,却不知高建武,渊盖苏文更衣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心思。

    “将军辛苦,高山羊子感激不尽,来人啊,将礼物抬上来,妾身可是听说过,报喜的喜官绝没有空手而还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请将军笑纳。”

    副将也很高兴,的确如此,给人家报信的喜官从来都是有红包拿的,哪怕是宫中的中使也不例外,这个海盗婆子骤然得到了四品的诰命头衔,必然得意忘形,收点礼物也是应有之义,当他看到两个壮汉抬上来的箱子之后,还是吃了一惊,小小的箱子里居然装满了金沙。

    “将军您也知道,妾身此次归降,就打算上岸去长安,素手调羹再也不理这些军中事,可是妾身这些年能纵横于大海之上,多亏了手下这些忠心耿耿的兄弟,妾身别无所求,只求将军垂怜,给这些兄弟安排的好一点,他们都是常年横行于海上的好汉,对将军一定有用,海上的谚语说,风吹浪打三年,才能出一个合格的水手。都是有用的人才,希望不要让他们抵辱于奴隶人之手。”

    副将含笑点头,高山羊子还是识情知趣的,知道不可能让他们重新单独成为一军,所以只央求自己给这些归降的海盗一点照顾,这让他感觉非常的舒坦,都是手心里的事情,指缝稍微松一松也就过去了,算不得大事,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解除他们的武装,解除了武装他们才能变成砧板上的一团肉,任自己宰割。

    不等他要求,那些海盗就自觉的将自己的兵刃扔在岭南水师将士的脚下,看着他们恋恋不舍的神情,副将也感觉惨然,都是武士,自然知晓将自己吃饭的家伙扔掉是个什么感觉。见那些人连海上必不可少的手插子都要扔掉不由出言道:“手插子就留着吧,吃饭的时候总要用到,在海上没有这东西可不行。”

    高山羊子珠泪涟涟,每当一个海盗走过自己身边就点头示意,海盗也红着眼睛跟着岭南水师的军卒被打散了分派到别的船上。每艘船最多分配五个人,而且那些军侯还尽挑精壮的,那些身上有残疾,年纪偏大或者幼小的统统都被留在原地,岭南水师从来没有打算把所有的海盗全部接收,那样一来,会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卢承庆没有亲自出面,听了副将的禀报,见高山羊子如此的听话,也就大度的给高山羊子留下了三十艘船,那些海盗想要谋生,无论如何是离不了船的。

    高山羊子固执的和自己手下的那些老弱病残待在一起,只给自己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钱财,卢承庆对那些钱财也不眼红,他从来都不会把事情做绝。

    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财宝,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这些海盗也太肥了吧,就这些财宝,足足能抵得上十个卢家的家产,如果他们不是到了生死关头善财难舍之下,想要让他们交出来一定很难,哈哈,云烨栽树自己乘凉,确实让人得意。

    “大将军,这些都是要上缴国库的,末将现在还没有来得及登记造册,大将军如果想欣赏也只能是今日而已,明日录事参军和五蠡司马就会过问,再想要看就千难万难了。”

    卢承庆嘿嘿一笑,他是识货的人,随手指指象牙,犀角,还有一箱子宝石,看着那些珍珠想了一下,摇摇头,又在两块很大的玳瑁上面敲击了两下,就算是看完了,副将的手一招,立刻就有亲卫过来将这几箱子宝贝抬进了卢承庆的房间。

    “我卢承庆也不是小气的人,既然有我的,就一定会有大家的,仲方,将这些宝物分出一成出来,去泉州变卖之后将金银发放给将士们,你们几个不妨多拿些,千里做官只为财,更何况我们来到了这万里之外,都松快些,我不是云烨那个小家子气的,有财大家发才是长久之计。”

    众军官见卢承庆都毫不避讳的先拿了,自然不会担心被主帅拿住痛脚,众人的情绪顿时就高昂了起来,卢承庆听着不绝于耳的阿谀之词,不时地哈哈大笑两声表示豪爽,军中就兴这一套,大将军给大家找钱,是在造福所有人,日后就算有谁和大家不对付了,也绝对不会拿这事作伐,因为那样做就会成为公敌,而公敌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到那里去。

    卢承庆在等朝廷的宣慰使,只要宣慰使宣慰过后,那些看不上眼的海盗就会分散进入各州府落籍,高山羊子的势力就会彻底的烟消云散。

    忙碌了一整天,又到了日落时分,整个岭南水师上下喜气洋洋,高山羊子的人除了妇人还有那些老弱病残之外,全部被瓜分一空,新的兄弟到来自然有一番庆贺,表面上的文章还是要做的,卢承庆下令不得歧视那些海盗,但是自从那些海盗上船,船上最累最脏的活计都会留给他们做,岭南水师和高山羊子作战多年,难免有军中的兄弟丧命于这些海盗之手,现在海盗落进了自己的掌控,那里还能给他好日子过。

    高山羊子的座舟上隐隐约约的传来歌声,没唱别的,就反复来回的就一句话“愿苍天保佑我苦男儿,”这一句云烨唱过的歌词被高山羊子唱的委婉多情,又凄惨绝伦,声音拔到最高几乎要冲破天空的云霞。

    那些穿着破衣烂衫跪在甲板上擦拭甲板的海盗,将自己的头垂的更低,唯恐自己眼中的恨意被那些高傲的军士发现。(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