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大帝号出征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天亮的时候,云府门前已是人嘶马叫,云烨给老奶奶请安之后,就跨上烦躁不堪的旺财,率先向秦岭山口奔去,刘进宝跟着侯爷寸步不离,赖传峰大呼小叫的押着粮草在后面压阵,府兵和民夫喊一嗓子就缓缓启动。

    书院的学生不甘心的跟在后面奔跑,除了三个高年级的学生,云烨谢绝了所有的学生,庞玉海,李义府,裕民三个人激动地脸庞发烫,这是真正的出征啊,自己三人能被大总管遴选为记室参军,这是天大的荣耀,书院里的那点破事实在是不值一提。

    秦岭山口,也是一大群人,老程,老牛,老秦,尉迟恭都来了,就连许久不出府门一步的李靖,李绩也出来了,长孙冲抱着一个酒坛子塞进云烨怀里说:“知道你喜欢葡萄酿,这是家父窖藏多年的好酒,送你了,愿你百战百胜。”

    云烨伸手抱住长孙冲,在他的后背上拍了两下,请他照顾好云家,程处默,李怀仁都不在,李承乾又不方便,只能托付给他了。

    “放心,在你回来之前,我会小心的,断然不会出事。”

    老程就爽快得多,把顶盔掼甲的程处亮往云烨的身后一推,就送上来一盘子酒,云烨拜谢了所有的长辈,就将盘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如果张仲坚阻碍了你的军略,不必顾忌老夫的颜面,尽管放手去做,南海不容有失。”没想到李靖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云烨点点头,然后拱手向众人告别道:“南海危机刻不容缓,云烨这就告辞,他日得胜还朝再去诸位长辈的府上致谢,云烨去了。”

    牛进达在旺财的屁股上拍了一把。旺财就哎呀呀的叫着当先向山口奔去……

    云烨行军的速度很快,三天的时间就冲出了金牛道跨上了直通汉中的驰道,只要走三天的驰道,就会拐进褒斜道,七盘关旧址上,云烨下令休整。上一次走褒斜道下了七天的雨,这会走褒斜道怎么又遇上下雨,还是那种不大的小雨,算上民夫两千多人的队伍呢,云烨可不敢冒险,一队斥候冒着雨就钻进了褒斜道,安全第一啊,这个该死的时代,有条路走就阿弥陀佛了。谁还能顾得上危险不危险。

    这条破路乃是关中联系汉中的要道,商贾往来不绝,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过来的商人,说不定这里面又发生了塌方。

    傍晚的时候斥候传来消息,路没断,就是有老虎出没,这算是什么理由?老虎可能会让商贾担心,对于军队来说它就是一盘子菜。程处亮高兴地嗷嗷叫。他早就想杀一头老虎给他老子做一条褥子了,在军队里。胆子最小的裕民也不认为老虎是一个威胁。

    天刚一亮,大队人马就继续前进,为了不让斥候被老虎叼走,云烨派出的斥候都是以十人为一个单位的,而且都给他们配备了强弩。

    蓝田县的县令很贴心,知道侯爷的喜好。把武库里的强弩全部拿了出来装备给了府兵,基本上做到了每人一具。

    果然有老虎,走在狭窄的山道上两边不时地传来阵阵的虎啸猿啼,没工夫去为往来的商贾驱除祸患,快些赶路才是正经。

    走到曹操写字的地方。褒水还是那样汹涌澎湃,这是好现象,说明汉水的水量非常的充沛,自己行船没有任何问题。

    自己给刘仁愿的将令是装备好大帝号,不是将大帝号完全装备齐整,只要军械全部上了船,这一路上就能迅速的装备好,走水路不可能有人比自己快,陆路上云家的家将已经日夜不停地赶往岭南,封锁梅岭古道势在必行,只要给自己争取十天的时间,云烨相信,京城勋贵们的消息绝对没有自己出兵快。

    旺财的毛似乎都立起来了,不断地回头看云烨,这就是说危险临近了,当年横穿大山的时候,要不是旺财有这个本事,都不知道死了几回了。

    从鞍袋里抽出强弩,看着身边的林子,刘进宝低低的吼了一嗓子,云府的家将立刻呈半圆形将云烨护卫在中间,到现在云烨都不敢相信老虎会偷袭大队兵马。

    草丛一分,从里面窜出来的就不是老虎,而是一头大熊,该死的李二上回在这里杀死了一头熊,抢走了两只熊崽子,现在人家的同类过来报复了。

    第一回发现狗熊跑的如此之快,他没有冲着云烨过来,而是冲着后队去了,赖传峰开心的嘴都合不拢了,站在马车上操持着八牛弩,等到狗熊靠近了才突然发难,八牛弩太强大了,赖传峰为了保持这张熊皮的完整性,是冲着嘴巴射过去的,结果弩枪把整个熊头都给轰击成两半了,赖传峰跳下马车懊恼的踢了狗熊一脚,没了熊头的熊皮不值钱。

    “熊皮归你,熊掌归我,”上一会问李二要熊掌被羞辱了一顿,他自己吃熊掌的时候也没有招呼云烨,这一回,队伍里自己是老大,可以随意的安排战利品。

    路过上次遇到泥石流的地方特意看了一下那段路,人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巨石,看来褒州的地方官也认为用人铺路实在是有碍观瞻。

    兵马在云烨的催促下,很快到达了南郑,在钟祥的码头上,云烨给民夫签发了回执,有了这个回执,民夫们就算是完成了徭役,三年之内不必再受朝廷的指派。

    汉江这一段水浅,只能坐竹筏子前行,云烨不讲究这些,上了竹筏子就命南郑的民夫玩命的赶路,这些巨型竹筏上面插了船帆滑行的非常快,一日甚至过了百里。

    到了大冶汉江就显得辽阔许多,真正的有了大河的风范,在春秋战国时期,楚人最早掌握冶铁技术和使用铁器,世界第一炉生铁锻炼是楚人,而且当时楚人的金币、银币——郢爰陈爰迄今为止还是大唐勋贵们争相收藏的珍品,黄金最早被引入流通领域执行了货币职能的就是楚人。

    大冶最出名的就是铜冶炼,失蜡法这一古老的技艺,至今还在被大唐人引用,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发明。

    云烨到了大冶,又需要换船,由于自己走的比朝廷的驿马还快,所以大冶的官员还不知道自己需要给云大总管准备座舟,程处亮带着文书亲自跑了一趟官衙之后,码头上就乱成了一片,无数的民船被征用,民夫不管民船是用来干什么的,把所有的物资装上船,立刻出发,云烨现在缺少的就是时间。

    从大冶顺流而下,汉江的水面越来越宽广,江面上白帆点点,从岳州过来的船只将无数的货物运往汉江上游,再由褒斜道进入关中,这是一条繁忙的水道、

    五牙大舰听说已经有一部分被拆毁,还有一部分被商人制成了画舫,如今在洞庭湖水面上晃荡吗,整日里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一代雄伟的水上霸王,沦落到如此地步引来无数的文人墨客的悲怜,有几首不错的曲子已经成为这些画舫上必可少的压轴之作。

    回到了船上,云烨反而心安了许多,或许自己的命脉已经是大海所吸引,我心安处是故乡,激荡不休的舰船似乎能给云烨带来无穷的力量。

    江夏江口,见到了久违的大帝号,虽然当了一阵子的货船,他彪悍的姿态依然没有丝毫的改变,恒垣在大江之上依然威风八面,只不过现在的大帝号上宛如一座繁忙的工地,无数的工匠正在忙碌的恢复大帝号的武装,这艘水上霸王想要恢复往日的雄姿还要等待一阵子。

    刘仁愿过来接云烨,查看了各种文书之后就悲伤地对云烨说:“我们会能赶得及么?”

    “我相信一定可以,按照我的计算,高山羊子正在来广州的途中,以卢承庆的自负,他断然不会前去迎接高山羊子,他想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势等候自己的仆人朝见,他只是不知道高山羊子断然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奴仆的,她天生就是要做主人的。

    只要我们能迅速的控制岭南水师,高山羊子的末日就会到来,我不相信她这一次能在大帝号的弩枪下逃生,我不喜欢变化,也希望卢承庆不会自甘堕落的带着岭南水师去迎接高山羊子,如果岭南水师有半点的闪失,我会把卢承庆撕成碎片。

    “咱们这就走,没必要在那些无聊的礼仪上浪费时间,将士的休整可以留在船上进行,大帝号上非常的平稳,你带来的又是水上的悍将,我们也用不着磨合,直接杨帆南下,现在正是长江水量最充沛的时候,顺流而下必然非常的快速。

    我们必须抢在那些吃里扒外的贱人通风报信之前,赶到南海,将这些心怀不轨之辈全部撕成碎片。“说到对岭南水师的感情,刘仁愿比云烨更加的浓厚,他常年累月的统御着这支舰队,岭南水师早就融进了他的血脉里。

    号角响了起来,大帝号巨大的石锚缓缓地从江底升起,五面巨帆张开了两张,大帝号沿着长江水道开始缓缓地航行,不一会速度就变得飞快,冬鱼掌握着船舵,哇啦哇啦的喊着什么,显得非常的兴奋。(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