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海上明月生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侯杰的一句话把刘仁愿气的七窍生烟,水泥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带石头过来?这是什么想法,以为岭南舰队是什么?采石船?

    侯杰摊开手掌无奈的说:“我实在受不了那些土著拿着象牙,还有檀木做的锄头挖地刨石头了,一座安魂城建好以后,损坏的工具价钱就超过了这座城池本身的价值,所以我宁愿你给我运石头过来,也不愿意看着一群衣衫褴褛的败家子干活。“

    刘仁愿听了哈哈大笑,在侯杰的肩膀上拍了一把掌,很是为他高兴,这小子终于从父亲死亡的阴霾中走出来了,能在这个时候开玩笑的人一定能坚强地活下去。

    朝自己的护卫招招手,立刻就有一个大箱子被抬了过来,有从自己的脖子上解下钥匙拍在侯杰的手里说:“你马上要成亲了,老夫人特意早早的向长安城里的那些叔伯兄弟给你讨要礼物,都在这里了,别在我这里看,小心我起了歹心。好家伙,你侯家说到底还是驴死不倒架啊。“

    侯杰摩挲着手里的铜钥匙笑着对刘仁愿说:“这都是家父当年结交的英雄好汉,所以才有我们这些后辈享受不尽的福萌,我现在只希望我的子孙也能够得到自己那些长辈的祝福与厚赐,老刘,我们一起共勉吧。“

    刘仁愿嘿嘿一笑,并不说话直接送侯杰下船,他现在军情紧急,一定要赶在高山羊子越过海峡之前做好所有的防备,几处军事基地也需要逐一检阅。

    岭南水师的舰队和侯杰的舰队并行了一日之后就一个向南,一个向西,侯杰需要赶到安魂城开始按照云烨提供的模式建立那里的秩序,整个爪哇岛上的顺民和叛民需要区分出来,最重要的是要在这些土著中间制造出一个身份上的区别出来。

    如果只有唐人高高在上的统治。这样的社会迟早会崩溃,一个不能满足大多数人意愿的社会注定了无法长久,所以在唐人和土著人之间必须出现两到三个缓冲阶层,这部分人不需要很多,全部人口的三成足矣,权利不需要多大。能够奴役剩下的那些土著就足够了,从现在起,唐人就会收起自己带血的横刀,开始用笑容对这些土著表达自己的善意。

    以后的杀戮的执行者将会是那些最早跟随唐人征战的土著,他们不必受到什么剥削,他们全部都是利益的既得者,侯杰很想看到一位面目黝黑的土著操着一口流利的长安官话和书院的精英弟子辩论的场面。

    历史是健旺的,更何况这些土著还没有衍生出自己的文字,他们的语言也只有不多的一些字节。在大唐的优势文明的侵袭之下,用不了一代人他们所信奉的原始理念就会被同化的连渣滓都留不下,一个具备了初阶文明的社会,和野蛮的丛林文化就会成为死敌,不会因为个人的一直所转移,书院的社会学科里就有这样的简单描述,那位研究狼群的先生确实是一位大才,他能一眼看穿社会的本质。已经具备了宗师的气度。

    安魂城是这座岛上最辉煌的建筑群,虽然比不上中原稍微繁华些的郡治。但是在这片大地上,已经是神一般辉煌的存在了。

    唐人的主体依然是海商,他们在这座大城里互相交换着自己的货物,崭新的港口里密密麻麻的停泊着无数的船舶,侯杰知道,这里一定会有皇帝派来的探子。他并没有刻意的去隐瞒,安魂城想要和大陆做交易,根本就无法躲过皇帝那双比鹰隼还要犀利的眼睛,不必把勋贵们抬出去,只需要让皇帝知道这里是自己这样的罪人一拳一脚打下来的安身之地就好。

    大唐的势力到达不了这里。控制安南已经是帝国力量的极限了,皇帝也清楚这个道理,海洋上能有一座以唐人为主体的城市他也感到非常的荣耀,在他看来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只需要派出几名官吏就能完成对这座城池的掌控。

    他不了解的是,勋贵们已经达成了合约,那就是安魂城的官吏只能是出自勋贵子弟,其他人绝对不会有任何机会。

    安魂,安魂,安得不止是那些海商的惊魂,还要安抚那些在长安,在大唐斗争失败的勋贵们的魂魄,再不济也不会沦落到夫死妻女为奴的惨况。

    侯杰看着躺在床上的侯虎,不断地挠头,书院几乎教会了他所有的生活技能,唯独没有教会他安抚照顾年幼的弟弟,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根本就无法适应从天堂跌落到地狱这样的变化,看着瘦弱的弟弟躺在床上,面目潮红,不断地喊着娘亲,这让他根本就无法接受。

    侯家的男人都是铁汉子,这句话说出去容易,想要做到很难,侯杰认为自己和侯英绝对能当得起,但是对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少年来说,确实非常的艰难。

    自己和侯英都是从书院那座大染缸里泡出来的,早就被那个魔鬼书院调教的皮实无比,不管是富贵的环境,还是艰苦的生活都能适应,尤其是自己这样在书院垒过汗山的人,吃苦并不算多大的事情,可是小虎从小就被姨娘娇惯着长大,从来没有吃过一点苦,现在来到这个鬼地方,能撑到现在已经是父亲在天之灵庇佑了。

    环佩叮当,一个盛装的女子出现,从头发到裙边的丝绦都丝毫不乱,她在房间里等待自己新婚的丈夫,已经三更天了,丈夫依然没有到来,她有些伤感,知道自己不论身份还是容貌都配不上昔日陈国公的长子,侯家哪怕没落了,依然没有人胆敢小觑,更何况这个英武的男子,已经在海外打下了一片大大的疆域。

    她很聪明知道的很多,她甚至从侯家多嘴的姨娘口中听说自己的丈夫以前爱着的女人是长安城里最骄傲的一朵牡丹,镜子里的自己虽然一身盛装,再多的白粉也掩盖不了自己微黑的肤色,这是全家流放岭南带来的恶果。

    还以为丈夫在借酒浇愁或者在怀念自己往日的情人,咬紧了牙齿离开了新房找到了自己的丈夫,却发现他正在笨手笨脚的照顾弟弟,这让她立刻就高兴起来,多好的一个借口啊,原来他不是在怀念谁,而是在照顾弟弟。

    “夫人你来了,正好,小虎今晚多吃了一点葡萄酿就全身冒虚汗,你帮我看看,我实在是不会照顾人。“看到凤娘过来,侯杰如蒙大赦。

    “夫君,小虎的身体不要紧的,岭南本来就热,这里更热啊,葡萄酿里加了冰,小虎贪吃了几杯,他的脾胃虚弱,冒点虚汗是正常的,只要注意不要吹了风,明早就会无碍的。“凤娘俯下身子接过侯杰手里的毛巾轻轻地帮助小虎擦汗,手法捻熟无比。

    夫妻二人的新婚夜是在照顾弟弟的过程中度过的,看到小虎终于沉沉的入睡,侯杰这才松了一口气,倒了两杯葡萄酿递给了凤娘一杯说:“我们辜负了良辰美景,对不住,以后再补吧,如果在长安我们的婚礼要比这里热闹一百倍,也荣耀一百倍,可惜都是昨日黄花不可再提。“

    侯杰把酒杯往凤娘的酒杯上碰一下,一饮而尽,凤娘呆呆的看着侯杰不知是什么意思,侯杰笑了起来抓着凤娘的手,把满满一杯酒灌进了凤娘的嘴里,见她不停地咳嗽,笑得越发的厉害了,笑了一会,见凤娘羞臊的满面酡红,就止住了笑声说。

    “这是碰杯礼,书院里面很流行,你没在长安待过所以不清楚,以后我有功夫会一点点的教你,我是没机会回长安了,但是你有,长安我侯家还有一些产业都在叔伯兄弟手里,你还要去接收,和他们的内眷打交道免不了这些,现在先见识一下。“

    凤娘瞪大了眼睛,一个犯了谋反大罪被抄家的人家为什么还会有产业,那些叔伯兄弟难道不会趁机吞没么?

    侯杰见凤娘吃惊,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想法,坐在窗框上看着海上的明月说:“侯家的遭遇和你家不同,那些叔伯兄弟都是父亲的挚交,你家的财产会被别人吞没,侯家的不会,他们这样做还不够丢人钱,所以侯家的产业一定会好好地,该有的分红,利润一文都不会少,只要你去了,他们立刻就会一样样的清算给你,可能比原本该有的还要多。“

    窗外的月亮明晃晃的,侯杰忽然来了兴致,揽住凤娘纤细的腰身抱着她一起坐到了窗框上,凤娘本能的想要大叫,忽然想起刚刚睡着的小虎立刻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感受到侯杰滚烫的身体,全身已经变得软绵绵的。

    抱着爱人欣赏明月,这是侯杰很久以来的梦想,那个仙子一样的女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那就不妨放开怀抱抱着自己的女人看月亮,也不错。

    只有月亮里的嫦娥或许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吧。(未完待续。。)

    PS:第三节,圣诞愉快啊兄弟们。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