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好狠的李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军队是一个最讲究团结协作的地方,战友永远是你最坚强的依靠,只要有战友在你背后,你就能不管不顾的去厮杀,不用担心背后有人捅刀子,不管是那位将军,最讨厌的就是自己正在厮杀的时候,一支暗箭忽然飞过来让自己含恨沙场。

    裴度拒绝皇帝的要求,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皇帝最多将他革职,要是没了战友的庇护,自己还打个屁的仗啊。

    李二嘿嘿的冷笑着走了下来,一脚就踹翻了裴度,恶狠狠地说:“杀人?三十几万全杀掉?你觉得朕是桀纣之君么?谁告诉你朕要杀人?一群杀才,就知道砍砍杀杀,脑袋掉了安不上去,三十几万人能给大唐带来多大的收益,怎么能杀掉?”

    裴度听皇帝这么说,立刻就爬起来说:“微臣等为陛下鹰犬,自然要为陛下解忧,只要不去杀那些手无寸铁之人,玷污大唐军队的名声,陛下的吩咐微臣无有不遵。”

    “好啊,户部要重新厘定河南地的牧场,为了预防不测,你就带着右威卫去弹压,所有的牧奴都必须登记造册,不入户籍,需要另外造册。

    云烨,兵部的行文也要下发给当地的府兵,哼哼,三十余万青壮都被塞到朕的眼皮子底下来了,一个个想发财,想疯了?国朝的安危都不顾了?你们看看地图,河南地到长安十个行军日就会抵达,中间还没有险关要塞,当年颉利就是从河南地直趋泾州的,你们想让朕再来一次白马之盟?“

    现在知道李二为何要要把大将军都找来万民宫了,是在警告这群手握兵权的家伙,你要的富贵他能给你,你要的权利他也能给你。但是不要自己去讨要,自己去找财路,这一次的经济打击,让文官们吃尽了苦头,现在轮到武将了。

    空壳子将军他不在乎,但是站在大殿里的二十几个人他必须给出警告。这些人乱起来才是最麻烦的。

    云烨立刻就写好了行文,吹干了墨迹,就捧给李二御览,李二瞅了一眼,就随手递给了裴度,让他明日去兵部盖章,走流程。

    一群人出了大殿,找到自己的战马准备回家,裴度可怜兮兮的朝大家拱手道:“诸位哥哥也看到了。兄弟我实在是迫不得已,陛下这是铁了心要拾掇河南地了,安西的老乔也要倒霉了,诸位哥哥如果能给相熟的兄弟去封信替兄弟解说一二,裴度在这里感激不尽。”

    “老裴,这事怨不得你,河南地的那些人把事情做得过头了,陛下的忧虑不是没道理。关内道啊,怎么就敢放三十几万胡子进来。那些人大部分跨上战马就是兵卒,咱们十六卫是守卫关中要地的力量,一旦有变,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这些人做事不讲究,把压力推给我们来担。你这次去河南地一定要管束好这些胡子,你放心,事关我们十六卫的利益,弟兄们都会帮你,他们好好地接受管束也就罢了。如果不接受,动刀动枪的十六卫怕过谁来。”

    云烨摇着头说:“不妥,军伍里起了纷争,没得让文官们看笑话,再说了,那三十几万人留在关内道,迟早都是祸害,咱们需要想个办法,把这些人分出去,不能让他们留在关内道,多留一天,我们就多一天的麻烦。”

    “老云说得对,你是出了名的聪明人给兄弟们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一群人小声的商议着离开了万民宫,直接到了兵部,去商议一下对策。

    云烨站在巨大的沙盘边上,拿着竹竿点着河南地说:“这里绝对是塞上江南,全部用来养羊可惜了,书院农学院的先生说过,河南地乃是一片风水宝地,黄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大湾,这一代水网密集,灌溉便利,气候湿润,听说种稻子都没问题,全部用来养羊过于可惜了,这几年关中的土地已经趋于饱和,耕作的过于频繁,以至于土地变得非常的贫瘠。

    弟兄们是武将,对这些民生的门道不清楚,就听小弟细细讲来。

    国朝在建立之初,就制定了均田令,军队沿袭了前隋的府兵制,永业田,口分田每个大唐子民都有份,且不论男女,土地这东西是没办法再生的,你多分一点,别人就会少分一点,整个关中就这么大点,怎么够分啊,你们看着,不出十年,关中就会无地可分。

    前些年马周闹得那件事大家还有印象吧,他就在忧虑这个问题,想要解决这个办法,大唐就必须有足够多的土地,土地哪里来,还不是需要咱们去打天下,抢别人的。

    关中再次分流人口是必须要进行的,好地方不紧着自己人怎么行,既然河南地适合农耕,我们就建议用关中多出来的人口去填河南地。只有这样,咱们兄弟才没有这么大的压力,才算是从源头上解决了胡人威胁京师的问题。“

    “不行啊老云,那些狗日的赚羊毛钱已经赚得眼睛都红了,咱们这么一搞,他们说不定会造反,那样罪过就大了。“

    “如果羊毛不赚钱了怎么办?或者说羊毛的价格忽然间大幅度的往下掉怎么办?那个时候宝贝就会成为一个赔本的黑窟窿,你说那些边军会如何做?“

    骁卫的老姜年纪大些,拍着桌子说:“这很难,羊毛织出来的布料现在很抢手,我婆娘家就是做这一行的我清楚,肥着呢。“

    云烨嘿嘿笑着说:“诸位知道春分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吧?大家或多或少的都倒霉了吧,家的钱财是不是少了很多?“

    “狗日的,头一天一枚银币还兑换六百个大子,谁知道一天之内,就变成一千枚兑换一枚银币了,俺家里存了好几马车的铜钱,一瞬间少了一小半,老云,这和河南地的羊毛有什么关系?”说话的是金吾卫的梁建方。

    云烨拿出一枚银币放在桌子上道:“铜币的价值回到了原位,这就是说,陛下这么做一下子就把大家伙家产里的水分给挤出来了,现在没人敢打铜币的主意,大宗的交易变成了金币和银币结算,很可惜,钱庄现在不给大家银币,只给铜币,益州的造币厂恨不得把所有的铜都变成铜币,现在啊,铜币泛滥了,你去西市看看,抹脖子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也就是说没人能买得起他们的羊毛,用铜币买羊毛,他们的利润就少了四成,铜币和银币的折算现在是一枚换一千,我相信,少了这四成分红,他们也就没利润了。

    大唐最大的纺织作坊是皇后娘娘的,他们要是敢抬价纯粹就是在找死,说白了,这一次陛下就是在惩治那些屯集铜币,想喝百姓血的家伙,没见陛下连皇亲都没放过。“

    梁建方捶着脑袋朝云烨嚷嚷:“你直接说怎么才能把胡子轰出关内道就行,不要说这些,听着头晕。要是单纯的轰出去也不行,说不定就成了马贼,危害更大。”

    “陛下的意思还没听出来啊,那些牧奴不上户籍,就说明他们还是奴隶,只不过大唐没这么个说法了,陛下把球踢给我们,就是要我们去当恶人,那些胡子一定是要走高丽战俘的旧路,那就是拿去挖矿或者修路。

    房玄龄他们在年初设定了一个庞大的道路体系,规模不比秦朝时期的驰道小多少,兄弟我本来不想说这个杀千刀的注意的,被你老梁这么一逼不说不成了,先说好啊,出了这个门我可不认,那些文官们各个要脸皮不想把陛下的注意捅破,咱么也需要脸皮啊。“

    裴度吸着凉气艰难的对云烨说:“也就是说哥哥我成了大唐最大的监工头子?”

    “没错,我前面说的那些事情一定会发生,羊毛开始掉价,关中开始移民,中原开始大修路,蜀中开始凿天堑,岭南开始修驰道,河北开始挖运河,陛下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把这次积敛到的钱财花出去,要不然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这样的一个大计划陛下一定琢磨了很久,等到陛下将这些目标全部完成,嘿嘿,大唐江山就真的成了铁桶一个,隋炀帝也想这么干,但是他太蠢,拿自己百姓的人命往进填,这不是找死么?陛下就聪明多了,那外族的人填坑,自己的百姓干活还有钱赚,谁会反对,巴不得多修几条路,多挖几条河,多盖些宫殿。“

    “娘咧,这大兴土木还兴出功德来了。”老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对啊,现在谁要是敢挡陛下的路谁就是傻瓜,书院派遣到西域的调查团,就是这件事情的开始,说不定陛下给他们的任务不是什么调查楼兰消失的谜团,而是去调查那里的人口,看看那里还有多少壮丁可用。”

    云烨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的后背都发凉,满屋子的大将军一个个都坐立不安,这他娘的也太狠了,怪不得突厥人,吐谷浑人,薛延陀,昭武九姓的人宁愿去和西方的蛮子厮杀,也不愿意留在原地接受大唐的羁縻。(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