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节先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哪来的海量铜钱?为什么我不知道?李道宗虽然在南诏抢夺铜矿,但是现在战事胶着,松州,僠州都已经打烂了,铜矿还没有来得及开采,哪来的铜钱?“

    “有四个毕业于书院的混蛋在帮助陛下制定抢劫计划,现在已经到了收官的阶段,陛下对我下了封口令,所以我不能说,这段时间不去见你就是不想看到你焦急的样子,担心忍不住说出来被你爹拉去砍头,现在好了,尘埃落定了,那些贪心的财主们就算是想要回头也来不及了,总算是能告诉你了,这段时间把我憋坏了。“

    李泰嘿嘿的笑着说:“大哥,你这是当局者迷啊,蒙舍龙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能拖住我大唐军队的脚步,前些时候依靠大象小胜一局,现在李道宗已经有了准备,他的大象也就没用处了,对于僠州的战事,我从来就没在意过,一只装备了火药的军队如果还打不过一群野人,李道宗早就自杀了,您现在就是太依靠,也太相信文书了,那东西是人写的,总会出现偏差。“

    李承乾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浑身都放松了下来,把手枕在脑后,瞅着天上的云彩幽幽的说:“你们两都上过天了,我也想上去看看。“

    没工夫回答李承乾的话,长孙的大船开过来了,看样子没有停船的打算,更年期的老女人不可理喻,还是先逃跑比较好。

    云寿的体力很好,两只脚把踏板踩得飞快,抢先逃开,李承乾,李泰也很聪明仗着自己的船小好调头,围着大船转圈子。结果被船桨溅起的水花差点浇透,该死的,这就不是长孙的风格,小船上有孩子,长孙绝对不会这么干。

    果然,一张小脸从船头露了出来。原来是兕子,这个最听话的小姑娘怎么也开始胡闹起来了?不过,当李治的脑袋探出来的时候,李承乾,李泰,以及云烨就知道等一会该找谁算账了。

    这个混蛋和历史上胆小懦弱的李治完全不同,因为被自己的爹娘,哥哥,姐姐罩着。彻底的成了一个恶棍,再加上有好几个历史上出了名的狗头军师的帮助,现在活得风生水起,自在的就像脱缰的野马。

    大船总算停下来了,李承乾浑身湿漉漉的带着儿子和闺女上了船,命宫人给孩子们换干衣服,自己一脚就把媚笑着凑过来的李治踢得跌了一个屁墩,李泰刚才把儿子揣怀里了。所以孩子的衣服是干的,这个时候怒火万丈。李治才爬起来,就被他一脚踹倒,云烨连忙拉住准备继续动手的李泰,今天不适合惩罚李治。

    李治杀猪一样的惨叫起来,拼命地去搬云烨的脚,他的左手恰好被云烨踩在脚底下了。云烨等到李泰气消了,才离开李治的手,跟着其他人一起去给皇后请安。

    长孙今天可谓是盛装出席,以前这样的聚会都会在中极殿举行,今年在楼船上倒也显得风雅。不过往年的聚会邀请的都是命妇。今年邀请一群公主驸马不知道何意。

    曲江距离皇宫很远,所以云烨看不到万民宫的百官汹汹的盛况,在那里皇帝也在召开春日宴,堂堂的兵部左侍郎云烨是这群女婿里面官职最高的一位,像他这样的重臣本应该去万民宫而不是来到曲江,既然李二把太子,魏王还有自己都扔给皇后看管,不用说,那些参加春日宴的

    勋贵们现在的日子一定过得凄惨无比。

    李二不愿意让李承乾,李泰,云烨这些人看到自己无耻的嘴脸,特意把他们三个人调开,铜钱的改革事宜要是不在今日的宴会上宣布都出鬼了。

    云烨蒙头大嚼,云寿蒙头大嚼,李承乾酒到杯干,李泰亲自拿着小勺子招呼儿子吃羹,长孙冲坐立不安,屁股上像是长了痔疮,总想靠近云烨说话,每回等不到他说话,云烨就会和他碰杯,碰完杯子就走,半点的机会都不给他,那件事透露给李承乾没关系,要是透露给长孙冲那就是大事故。

    云寿非常的有胆量,问长孙他什么时候能把烟容娶回家去,惹得满堂宾客哄堂大笑,长孙也笑的花枝乱颤你,杨妃抓着云寿的手,在他的胖脸上扭一下说他小小年纪就想媳妇了好不害臊。她自己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你儿子真的想娶我闺女?”李承乾一脸得意的问。

    “少臭美,是我儿子见不得烟容在你东宫遭罪,这孩子为了征得我的同意,二十篇大字的价码都开出来了,这对孩子来说使他能够开出的最高条件。

    老天爷啊,你的东宫现在都成战场了,那么些个女人玩命的想当太子妃,你是怎么熬过来的?烟容是我儿媳妇,到了我家必然就是宝贝,在你的破东宫,就是一个受气包,你老子娘没完没了的往你东宫塞女人,你烦不烦啊?“

    李承乾一点都不在乎嘿嘿笑着说:“你看不下去了?担心混乱的东宫把你儿媳妇教坏了?我的两个老婆都在冷宫里关着呢,你要是能帮我把她们弄出来,哪怕弄回来一个,东宫都会风平浪静。”

    “你老婆为什么要我救?又不是辛月被关进去,不干,你自己搞定,陛下最近看我不顺眼,总想找机会揍我,前段时间还要我陪他练武,不就是我家多换了一点银子么,那就是给家里的孩子打点吉祥的银饰做的准备,至于喷我一脸口水么?”

    “嘿嘿嘿,三十万枚银币确实不多,不知道我父皇在运作铜钱之前啊,我对你的这个举动感激的眼泪都下来了,你居然毫不犹豫的拖着四五家勋贵把储存的铜钱全部换成了银子,这对我来说是多么深厚的情义啊,现在才知道,你是在黑了心的捞钱,三十万枚银币够把你活埋上百次的,你打算给你家的孩子用银子盖房子?”

    两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长孙冲再一次凑了过来,他非常的想知道云烨在和太子说什么,最近长安城很不对劲,不管他家换了多少铜币,市面上的流通的铜币依然不见减少。还以为是太子从钱庄拆借的,所以又狠狠地购进了好多铜币,全是高价,就等着朝廷改变铜银之间的兑换比例之后再大量的放出去,好大赚一笔。

    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钱庄的铜钱也见底了,谁也不知道那些铜钱是从哪里来的,或许是太子说动了一些大户人家,放出来的存量。

    见云烨和太子不说话了,长孙冲连忙说:“别停啊,继续说,就当我不在,你说你的,我听着就好,如果能把一些我不知道的秘密说出来就最好了。”

    这已经是不要脸了,仗着人头熟套交情,说到对货币的把握,李承乾才是大掌柜,这一点必须承认,户部现在对钱庄又没了控制权,所以他老子也不清楚。

    李承乾哈哈一笑说:“看把你急的,也没说什么,就是在和烨子谈论降低铜银兑换比率的问题,现在一枚银币兑换六百枚大子这个兑换比率太高了,老百姓都没了铜钱使唤,正在想着是不是把比率调整到一枚银币兑换一千枚大子这个原始比率上。既然你要听,就说说你的看法。”

    长孙冲瞅瞅云烨,见他正在对付一条鱼,疑惑的说:“办法自然是个好办法,可是咱们大唐自古以来就缺少铜,您想把比率拉下来,那就需要大量的铜钱,咱们上哪去找那么些铜回来,再说了铸币厂,在咱们大唐只有两家,一家在长安,一家在岳州,没听说他们增加产量啊,想要铸币就必须经过三省六部,还有左右两台的协商,再加上陛下的亲笔核准,这是国之大器,任何私人想动这个权利,想必会死的极为凄惨。

    所以啊殿下,这条路行不通,没有铜说什么都没用,铜币的兑换比率下不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铜币的兑换比率,这样才有可能让那些人把手里的铜钱放出来。“

    云烨放下筷子不耐烦的说:“谁说没有铜,南海上有一座大岛,那座岛就坐落在一个巨大的铜板上,只要派人去挖就成,铜币的兑换比率已经被炒到天上去了,再这么下去,老百姓就没办法活了,听说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以货易货的原始情景,这个问题不解决,老百姓就不再相信货币了。“

    “你说的都是道理,没有错,你南海就算是有一座铜山,也是远水不解近渴,当下的问题如何解决?要知道有能力储存铜钱的都不是一般的人家,陛下想要动他们都要深思熟虑才行,咱们几个小辈能有什么办法。“

    云烨就想不通长孙冲为什么能够义正言辞的讨伐囤积铜钱这种恶劣的行径,一边又大肆的从民间购进大量的铜钱,他难道就没有一种矛盾感么?

    “既然虫子你也这么认为,我想一枚银币兑换一千枚大子应该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也不知道陛下现在把这道旨意下达了没有?”

    长孙冲闻言大惊,直愣愣的看着云淡风轻的云烨。(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