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刀枪入库的危险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老爷爷,这家伙总是叫唤,听得烦人,不如用棒子把他打晕算了,我也在药水里泡着也不见我叫唤。”

    “小子,你泡的是补药,我泡的是毒药,这两者能放在一起比么?”听到黎大隐和一个孩子斗嘴,小武怪笑着就钻进了左面的那间屋子。

    屋子里顿时传来了一阵惨叫声,云寿呼喝着让小武出去,云烨钻进屋子一看,不由得笑了,只见儿子光溜溜的坐在一个大木桶里,拿着一个毛巾护住了要害,小武笑嘻嘻的趴在木桶边缘看着云寿,还想把云寿的毛巾揪掉。

    木桶里的药水已经流光了,一个药人正在往云寿的木桶里重新注水,云烨撵走了一心想调戏儿子的小武,拿毛巾给儿子擦了两把后背后小声地问:“你这几天没回家,还跑到孙先生这里泡药水,是不是受了伤?谁打的?爹爹尊重你报复的权利,你总要告诉爹爹谁能把你揍得需要泡药水?”

    “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爹爹放心,吃了亏我会打回来,他们只不过仗着人多,又恰好在走廊上,我没法躲闪,要不然我捶死他们。”

    云烨没好气的在儿子脑袋上抽了一巴掌说:“娘娘既然要亲自教育你,咱家就没有办法拒绝,那些龙子龙孙没几个好鸟,你下手揍他们的时候不要下重手,教训一顿就好,一群草包,被打死了让你去抵命,咱家就亏死了,拿我家的宝贝去换人家的草包,这种亏本的买卖咱家不做。”

    “孩儿知道,所以我都是朝着他们的眼眶,鼻子。肚子这些软的地方下,他们就算是在我身上占了点便宜,回到家里,鼻青脸肿的又会被自家的大人惩罚了一遍,这是他们家白送给孩儿的胜利,您看着。只要这样的架再多打两次,就没人和我打架了。”

    给儿子擦干了身子,把他背到竹床上穿衣服,看着儿子身上隐约出现的青色於痕,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往外窜,十几个王爷,郡王围住儿子一个人殴打,李象居然躲在一边看着不敢动手,还没有他妹妹烟容有胆量。

    李承乾在做什么。连自己老婆的事情都搞不定,害的云寿总是受牵连,这不行,再这么下去老子的儿子身上有几块好皮让他们这么折腾。

    孙思邈这里有好宝贝,云家武库里也有好宝贝,这些东西都给儿子装备上,就不信自己的胖儿子总是吃亏。还担心满身伤痕的让母亲难过,专门跑到孙先生这里治好了伤才回家。云寿的眼圈还是有些发青,伤好的不彻底。辛月看到以后就活不成了。

    给儿子穿戴整齐,特意从头上放下来两绺头发,把眼角的淤青遮挡一下,父子二人就来到了黎大隐的房间。

    孙思邈拿着一把小刷子,正在给浑身赤裸的黎大隐清洗身上的蚁酸,只要看看他满身的红疙瘩。就知道他刚才忍受的痛苦是多么的恐怖了。

    “云侯,那个李义府我们都水监要定了,嘿嘿嘿,不要脸,还能心思缜密。是最好的探子,最难能可贵的就是这家伙能预感到危险的来临,而且不是经过思考的结果,完全是本能,这就难得了,当时他只要踏出长安城一步,就会没有回天之力,今天他就算是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那个庞玉海也不错,会长成一个标准的官吏,这样的人还是留在朝堂里吧,我们这些隐身在黑暗里的人不需要他的那些算计,狠毒,凶恶,卑鄙才是我们所需要的。“

    云烨奇怪的说:“你这里受罪,怎么也知道书院里的事情?你以为书院是什么地方,你最好不要胡来,我这样的人知道你的苦衷,你就不要指望那些夫子们也理解你你的苦衷,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你居然监视书院,我告诉你,陛下或许只有拿你的人头才能平息他们的怒火,李义府确实不错,但愿你能控制住,你要是稍微一松懈,我告诉你,到时候你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种猫一样的人,本事大,心思毒,手腕多,有你苦恼的时候。”

    黎大隐笑了起来,小心的把自己绑着夹板的腿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这才对云烨说:“都水监和百骑司不同,自从陛下决定将监察部门放在光天化日之下的那一刻起,我黎大隐就日夜盼着奇才的加入,如果您能来,最好不过了,可是都水监的庙太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既然您用这么奇怪的法子帮着都水监选出了人选,我老黎那里有放过的道理。

    对了,小公子挨揍的事情看样子你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是吧?“

    “咦?这时我才做的决定,你这就知道了?难道说你长了千里眼和顺风耳?“云烨很是奇怪,把黎大隐的脑袋扒拉两下看看有什么不同。

    “我闻到你身上有生漆的味道,您是用不着这些东西,只能是给贵公子准备的。您手下留情,不要真的伤了那些贵人才好。“

    “福祸本无门,尤人自招取,他们不欺负我儿,自然就会安然无恙,既然要欺辱我儿,我们为什么还要对他们客气,老子这两年脾气收敛了好多,真的以为我是泥捏的不成。“云烨越说越气,眼前就有一位皇家的狗腿子,正好拿来泄气,桌子上有一碗黑乎乎的东西,随手就拨拉翻,黑色的汁液溅在黎大隐的胸腹上开始冒泡,于是,黎大隐再一次大叫了起来。

    云烨带着云寿还有小武慢慢的往家走,见师父走得远了些,小武神秘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在云寿的面前晃一下小声说:“小胖子,借你的脸蛋给姐姐扭一下,我就把这瓶子药送给你,这个是我找孙公公求来的哟,有了它绝对没人再敢欺负你。“

    “用不着,好男儿赤手空拳纵横天下才是本事,借用药物算得什么本事。“云寿很大气,小武翻着眼睛说:“你是打算使用师父给你准备的生漆?告诉你,一点都不好,那种刺鼻的味道是个人就能闻到,不如姐姐手里的这瓶子好,别人要是沾上了,半个时辰之后才会发作,是你洗脱罪名的好机会。怎么样?答不答应?就扭一下子。”

    云烨管不了他们姐弟两胡闹,出神的看着眼前咆哮的东羊河,往日静若处子的东羊河现在变成了一头巨兽,消融的雪水给它增添了无数的力量,张牙舞爪的向下游倾泻,河堤上不断地有人在巡视,再有两尺,河水就会溢出河岸。

    不光是东羊河如此,关中的大小河流都是如此,积雪融化了总要找到一个出处,听说下游地势稍微低一些的地方已经遭了灾。

    云家庄子的优势非常的明显,地势高,东羊河又处在山谷中间,只要加高一小段河堤就能安然无恙,几个小吏坐在棚子里喝茶,神态悠闲,现在已经是东羊河水位最高的时候了,再有七八天,水位就会恢复正常。

    忧国忧民现在已经成了云烨的一种习惯,不管是不是归自己管辖,都要先忧郁一下,然后就能心满意足的吃晚饭了,官员都是这个样子。

    一边流眼泪哀叹民生之多艰,一边大口的往嘴里塞山珍海味,这是一种境界,忧国忧民之心和吃喝玩乐勾搭在一起,显得和谐无比。

    政务就是一团糟,不管是谁的政务都是一团糟,处理政务也远远的没有云烨想的那样艰难,那些贴心的属下早就拟定了文稿,想出了解决办法,自己只要觉得可行,就大笔一挥同意即可,说到官员劳心劳力,纯属扯淡,劳心劳力的是那些蚂蚁一样奔忙的小吏。

    拒绝了长孙家的歌舞晚宴,云烨打算在家里再忧一阵子国,总是白拿俸禄不干活这样也不好,至少表面上要为国家考虑一下才行。

    “夫君,您好像不喜欢长孙家?“辛月坐在蜡烛底下装勤快绣花,消耗的蜡烛钱都比她绣的刺绣值钱。

    “长孙家的上进心过于旺盛了,咱家现在需要的是不思进取,我其实想不明白,长孙家为何要全力支持禄东赞,害得我到现在都不能对他们下手,还有李靖,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也在全力支持张仲坚,岭南的冯盎听说最近也有很多的盟友,现在朝堂上对高丽人的看法也在改变,不就是看中了海里的高山羊子么?

    我递上去的请求剿灭海盗的折子,一到中书就杳无音讯,问老房怎回事,他居然说:天下太平,就息息刀兵,给天下人一个喘息的机会,享受两年做人的快乐,这是什么话,难道海盗也属于天下人?没有中书加盖的印章,陛下的批红,岭南舰队就不能越过海峡一步,原以为能够轻松达成的目标,现在被这些老家伙搞得困难重重。

    如果等到岭南水师吃了大败仗,那个时候想要警醒,就太晚了,海上的形势瞬息万变,短短三年时间,海盗的战舰就更换了三代,尤其是西方的那些海盗,他们进步的速度惊人。

    我今天看到东羊河水不由得想到了大海上漂泊的将士,如果有可能,我想趁这些海上豪强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掐死他们。“(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