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节掐掉萌芽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

    总账丝毫不差,不但这三本账簿的总账能核对上,我手里的这一份也没有问题,出了多少钱,收回多少货物,义府兄确实费心了。

    只是玉海想问的是,买家的折扣那里去了?在义府兄接手账目之前,我用同样的价格买到同样的货物,交易结束之时商家必须给我一定的折扣,玉海没心思享用他们的吃请,总是把这部分折扣,让商家折算成货物,虽然少了些,想到同窗们能够多吃到一两口肉食,玉海也就接受了。

    所以,我的这本账簿后面总是有多余出来的一些货物,义府兄,我想问的是这部分的货物哪里去了?一个人将百十斤肉食一次吃光,你就不觉得撑得慌?“

    庞玉海此话一出,众人无不哗然,书院学生不同于国子监那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学子,居家理财为必修的课程,对于折扣这类东西他们很熟悉,如果李义府借用大宗采办的机会吃掉了折扣,确实不容原谅,好多的贪官也是这么做的。

    李义府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庞玉海说:“折扣确实有,我把那些钱安排了其它用处,玉海兄,难道李义府的品性就如此的不堪信任吗?”

    裕民小声的说:“李义府,你如果能说清楚那些折扣的去处,我们不会追究的。”

    “裕民兄此言差矣,李义府最近缠绵于花丛,钱财何来?燕来楼的燕姿姑娘身价不菲,据说见一次的缠头不会少于五头猪的价钱,老天爷,他现在只要遇到休息日就去燕来楼,一次五头猪,两个月下来。至少三五十头猪不见了,李义府,燕姿的三尺软红就是你给那些折扣安排的去处吧?”

    话说的阴损古怪,却没有人发笑,谁都知道事情严重了,男儿最讲究的就是守信。抱节,书院里的学生相处的融洽,兄弟情义深厚,这种感情最经不起欺骗和隐瞒,一旦在这上面犯了错,李义府从此再无操守可言,庞玉海下手极狠。

    云烨站在外围瞅着孤零零站在人圈子中间的李义府,这些人里对李义府最有信心的其实就是云烨,一个名垂千古的坏蛋。一辈子都在生死间游走,没道理摆不平庞玉海仓促发动的计谋,在有些人的身上,发生一些古怪的事情是非常平常的。

    果然,李义府昂起了头,对周围的议论声毫不在意,拧过头看着庞玉海说:“玉海兄如何看法?既然我兄想要置李义府于死地,只有这点证据可不行吧?不妨全部拿出来。让小弟开开眼,李义府喜欢眠花宿柳乃是本性使然。虽然出身贫寒但是对于美好的事物总想多拥有一些,这并非过错。

    你玉海兄出身名门,去采办之时大多找的是那些买办和豪商,借用你庞家的名头,一分钱买两分货乃属寻常事,李义府不同。没人愿意现在就给脸面,一分钱只能买一分货,所以也就没有多少折扣。

    说来惭愧,昨日我把银钱全部给了燕姿,因为她说有豪门相煎。自己不欲进入豪门等死,古怪的事发生了,我倾尽全力帮助燕姿,事情过后收获的却是白眼和羞辱,虽说婊子无情,但是这样无情也未免太古怪了一些。

    然后我想去找平日里相熟的商家赊购一些猪羊,结果大大的不妙,李义府报出书院的名号竟然无人肯赊购给我,同窗们今日的膳食万万不能耽搁,三天一顿红烧肉的传统李义府不敢让它出现差错,好在李义府也有两位友人,帮着我典当了祖传的玉璧这才凑够了购置猪羊的银币。

    玉海兄,我昨日的遭遇可谓一波三折,短短一日间尝遍了人情冷暖,受益可谓良多,却不知道这些事情,玉海兄知不知情?“

    云烨听的满脸欢笑,好一招连消带打,庞玉海的身份是他最大的骄傲,也是他最大的软肋,既然庞玉海想用折扣来打击李义府,李义府就果断的说出身份不同得到的待遇也不同,从这一点下手,至少已经引起一部分贫寒学子的同情,然后再如实说出自己昨日的遭遇,引发更多的人开始揣测庞玉海,就非常简单的扭转了风向。

    庞玉海也是一个狠角色,见自己已经受到质疑,立刻对裕民拱手道:“既然李义府质疑我的公正性。那就请裕民兄主持大局,现在要洗刷污点的不光是他,我庞玉海也需要洗刷陷友于不义的恶名。”

    当学生们分成两派纷争不休的时候,李纲先生坐着熊车走了过来,问裕民要过四本账簿,转手就交给了厨子,吩咐他们点一堆火,就地烧掉。

    小武有些无奈的看着老先生,没戏看了,老先生一出现就彻底的没戏看了,因为老先生持的观点必然就是各打五十大板,学生们已经有了分裂的迹象,这是书院所不能容忍的,果然,他老人家既没有问原因,也没有分派谁对谁错,处理的非常的果断。

    眼看着账簿变成了一堆灰烬,李纲看着这群学生饶有趣味的说:“书院现在还是书院,不是朝堂,你们一个个也都是年轻的俊彦,一群小马驹子关在一座棚子里还会互相的撕咬,更不要说你们这些聪明的小家伙了,一个个一步三计的老头子实在没精力去判别谁对谁错,书院里的孩子太多,老夫能用的手段不多,没精力,没心思去判断对错的时候,难免就会用到马棒,谁叫唤,谁就挨马棒。

    玉海,你一心想做名臣,想要万古流芳,那就要对别人宽容一些,咄咄逼人并不是君子的行事准则,你去担水十天以儆效尤,给你这项惩罚不是因为你有什么过错,而是要磨练你的性子,你看那劈开水流的巨石,能一往无前者唯不动而已。

    李义府,你一次次的凭借自己的聪慧躲过一劫,这是你的长处,也是短处,书院里的聪明人很多,为了一己之利就分化书院的同窗,你是第一个,心思过于自私,这一次老夫不打算追究,如果让云烨,或者希帕蒂亚,疑惑小武他们来,定能给你们分派个清楚明白,老夫相信,你们两人的小心思一定会大白于书院,想要在他们面前耍小聪明,世上没几个人能办得到,老夫不愿意自己的学生斯文扫地,干脆就来个老糊涂判糊涂案子,这样最好。

    所以,你一定要学会迎难而上,面对困难的时候不能躲,也罢,老夫就给你制造第一项困难吧,去垒一座假山吧,汗山也好,泪山也罢,老夫只希望你能把这座山垒到自己的心里,有了这座假山压底,你做事就不会过于轻狂了。“

    庞玉海,李义府躬身受教,自己去了洪城那里领受责罚,李纲先生又朝着裕民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裕民走过来弯下腰等候先生训斥。

    李纲拍着他的肩膀说:“唉,你还是不要出仕了,留在书院教书研究学问吧,烂好人没办法去官场混,一不小心就把大好的年华浪费了,不如定下心好好做学问为上策。”

    裕民高兴的说:“这正是学生期望,能留在书院教书育人一辈子学生非常的愿意。”

    李纲满意的捋着胡子示意裕民和自己一起去办公室,熊车在路过云烨师徒的时候李纲先生重重的哼了一声,就扬长而去。

    “师父,您说老先生会不会知道是弟子挑起来的事端?”小武担心的问云烨。

    “当然知道,人老成精说的就是老先生,别看他整天眯着眼睛睡觉,他老人家现在就是一只老蜘蛛,书院就是他的网,只要有半点的风吹草动他都会知道的。

    不过小武啊,师父看戏是准备从这两个人中间挑一个送给陛下当赔礼,你这么胡闹所谓何来?就是因为看热闹?“

    “才不是呢,弟子在研究人心,结果发现庞玉海和李义府之间的纠葛很深,如果不提前引爆这颗炸弹,任由他们发展下去,不需要很长时间,再来半年,李义府就会被书院开革,庞玉海也会被李义府弄死,咱们书院好不容易出了两个精彩些的人,不能毁了啊。”

    云烨呵呵一笑,小武说的没错,在这个时候把事情挑开,远比等他们两个人成了生死仇敌自然爆发要好很多。

    戏看完了,师徒两就去孙先生的药庐去看黎大隐,远远就听见黎大隐的嘶吼声,也不知道孙先生又在拿他做什么实验,听起来好像非常的痛苦,竟然让黎大隐这样的一条硬汉子都扛不住。

    “慢慢来,你的骨骼正在愈合之中,老夫把你的骨骼上长出来的骨刺都清除掉了,这样长出来的骨头才会健康有力。”

    “孙先生,黎大隐不在乎疼痛,可是这些蚂蚁身上流出来的东西,让我痛痒难当,难道这也是治病必须的流程?”

    “这个不是,我只是想看看人的精神能不能抵抗的住这种蚁酸侵蚀,如果能抗住,我准备把它合进药方,对于风湿骨痛非常的有效果……”(未完待续。。)

    PS:第一节,还有两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