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节首领的痛苦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刀疤其实不是很在乎,妖孽他见过,右手为何少了三根手指这与他喜欢看美女有关,没事干攀附在美女的车窗往里头看是一个极度错误的选择,因为那些美女因为害羞或者其他原因会猛然间关闭车窗。

    云家碧油车的车窗更是碰不得,一个凶狠的大嘴巴小丫头会把檀香木制成的车窗猛地关上,窗户闭合的时候坚硬的木料像刀子一样轻易地就把三根手指绞断。

    受了伤也没有办法报复,旁边立刻会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家将冲过来,将你拎到角落里痛揍,想起这些事请,刀疤就感觉自己的胃部又开始疼痛了。

    那个美得不像话的小娘子,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刀疤就觉得为她去死实在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得罪了这位美人,才是最恐怖的。

    都已经投降了,也哀求了,可是那两个壮汉的大拳头依然雨点般的落在自己的肚子上,开始吐中午吃下去的锅盔,然后开始吐早上吃的土豆,接着吐胆汁,最后开始吐血,刀疤已经认为自己今天会被活活的打死,没想到那两个家将却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就不要说什么胆量和骨气之类的东西了,那两个家将的拳头很硬,打人很疼,不管他们交代下来任何事情,刀疤都只需要点头答应就好。蠢货才会在这个时候说场面话,装汉子,尤其是当刀疤不小心看到了小丫头手上绣着云纹的手帕,他就答应的更加快了。

    自从答应之后,人家就不再理会自己,刀疤自己都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侯府的人怎么可能会用到自己,想想都有些滑稽。于是,这事就抛到了脑后,直到昨日那两个家将找到自己头上,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承诺。

    见一次面就挨一顿揍,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不适,李义府凭什么能偷袭自己一板砖。大爷才是用板砖的好手,想到了那个小娘子,再看看李义府,刀疤玩味的说。

    “没关系,你如果想要首领的位置你就说一声,我拱手相送,千万不要玩阴的,我刀疤胸无大志,就想让自己和手下的弟兄们混个肚子圆。您有雄心大志尽管使出来,我们替您奔走,只要在您完成雄心大志之余能给我们一口饱饭吃,我刀疤发誓,绝对不会背叛。“

    这个首领当得太痛苦了,刀疤巴不得李义府能够接手,把自从痛苦的深渊里拯救出来。

    李义府嗤的笑了一声说:“就凭你手下的这群乌合之众?刚才是谁听到有银子可以赚,就迅速的抛弃了你。去替我办事的?这样的土狗,我还不稀罕。“

    刀疤嘿嘿的笑了一声拍拍手。就见从门外,窗户外,甚至房梁上出现了七八条汉子,刚才那个毫不犹豫出卖首领的家伙笑嘻嘻的坐在窗台上对李义府说:“我们没去,就是想听听您和扛把子还有什么话说,说不定还有更大的好处。“

    “我这个首领当定了是不是?“李义府坐回座位上。半眯着眼睛瞅着刀疤。

    “我带着弟兄们不管多么努力,混到现在还是只能像你说的那样干些贼偷鼠窃的勾当,欺负一下那些暗娼,勒索一下小贩,每天忙得脚板朝天。还是只能勉强吃饱。

    我听说刘邦当年没有萧何,张良他们帮助以前和我们一样是浪荡子,现在天上掉来个军师,我们要是放过才是傻蛋,你们书院的学生只要一出师,那些贵人府邸,巨商大贾就会重金延聘,那些人都是人精,他们既然肯出重金,就说明你们值这个价钱。

    我们没钱,但是我刀疤看得出来,你有麻烦,很大的麻烦,如果不用这个机会请你帮我们出谋划策,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和你坐在一起谈话了。

    我说过,你是胸有大志的鲲鹏,我们这里是一个烂泥塘,留不住你,我就算跪地上磕头也留不住你,不过,事情是公平的,我们帮你摆平麻烦,你帮我们富裕起来如何?那些暗娼也是我们的乡邻,盘剥她们的那点卖肉钱,我们也臊得慌,就等着您在这里大展宏图呢,让我们这些地老鼠也看看书院到底有何手段让天下读书人趋之若鹜。“

    “去吧老崔带回来,我有些问题要问。“李义府也不再客气直接对刀疤下令。

    “疤瘌,人你们应该已经弄回来了,拖进来,请先生问话。“刀疤喜笑颜开,李义府既然不再拒绝,就说明交易成功了。

    那个脑袋上布满疤瘌的家伙立刻就从院子里拖进来一个麻袋,解开麻袋以后揪着麻袋的底部一抖,老崔就从里面滚了出来,眼睛上绑着黑布条子,嘴里也塞了一颗穿了绳子的核桃,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俺们装作武侯去找这家伙的时候,他正在数银币,弟兄们没客气,就把人和银币一起带了过来,先生问完话之后,咱们把他剁碎了,往玉泉观的荷花塘里一沉,这是立刻就成了无头案。“

    李义府无奈的瞅了疤瘌一眼说:“你知不知道只要有尸骨,书院的人就能把他整个人复原出来?至于蒸骨,渗血这些手段你们听说过么?知不知道书院里的变态只要查到蛛丝马迹,就能大致推断出事情的起因和结果?

    杀人藏尸也是需要极高的技巧的,崇文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晚上穿墙入室的,除了武侯大概就剩下你们了吧?我敢说不出两天,长安县的衙役就会找到你们头上,这种蠢主意也敢胡乱出,你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现在你们出去,我来问老崔一些事情,如果他能让我满意,我们就把他送回去,权当是做了一场噩梦,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有的是办法让他消失在人世上,不留半点的痕迹。“

    刀疤他们刚刚出去,李义府解开了麻核桃,老崔立刻就大声说:“不关我事,不关我事,庞公子要我不许卖猪羊给你,我不敢不答应。“

    有了这句话就足够了,就像李义府所说的一样,只要有了蛛丝马迹,自己当然能够把事情的大致轮廓还原出来。庞玉海?当然是庞玉海,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老崔被送回家了,他的银币也送了回去,李义府只想确定自己的想法,没打算杀人,再说了,现在杀老崔风险太高,杀人这种事请一定要谋定而后动,仓促进行只会带来更大的隐患,解决目前的危机要比杀人重要的多。

    人手多的好处立刻就显现了出来,当李义府帮助刀疤他们拟定了街道上的那些小买卖保护费的标准的时候,刀疤就带着几大车已经洗剥干净的猪羊回到了自己的老窝。

    为了这些猪羊,李义府特意请刀疤敲开了当铺的门,将自己的一块玉璧当给了当铺。一百四十枚银币,他己签订了合约,保证在一个月之内拿着两百枚银币前来赎当,他其实当的是书院弟子的名头,而非那件玉璧,只要他是书院的弟子,就算是拿着一个石头过来,那个精瘦的掌柜也会立刻同意。

    “这段时间,你们先要尝试一下,不要总是黑着脸进人家的店铺,好多人家之所以愿意给你们这些钱,不是因为害怕你们,而是因为怕麻烦。

    面子是需要相互给的,人家店里有客人的时候就不要进去,如果你手头有生意也可以介绍给人家,摆出一副笑脸进去,不贪图小便宜,只要你刀疤能在崇文坊里建立你的信用,你会发现钱财开始跟着你的屁股转了,现在要做的就是这些。

    什么?告诉你,给暗娼拉客也是你们必须要干的一件事,人家做的虽然是皮肉买卖,那也是买卖,只要是做买卖的,谁不愿意顾客盈门?

    以前只有在东西两市才有买卖,现在所有的坊市里都开始有买卖了,这是你们的机会,抓住了,争取弄个富家翁当当。“

    李义府匆匆给刀疤交代了注意事项,就匆匆的带着五辆大车往城外赶,只要自己的速度快一些,还能赶上给厨房供应肉食,自己也能赶上半天的课业,至于缺少了半天课业的事情,李义府认为自己确实应该受到惩罚,也确实该接受教训了。

    马车经过燕来楼的时候,他朝那座死气沉沉的高楼看了一眼,这个时候那些歌姬和恩客们正在睡觉,是这座楼一整天里最安静的时刻。

    他干呕了两下,就把目光收了回来,这座楼塌掉或许更好一些,李义府小声的自言自语,想到自己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把这里当成了温柔乡,几乎快要忘记了那句,彼能取而代之的豪言壮语,这座楼将来一定会塌掉的,李义府握紧了拳头对自己说。

    车队出了长安城没有半点犹豫直扑玉山,一夜的时间太短,他来不及做更多的准备,回到书院定然不会安生,这已经可以非常肯定的事情了。

    路过云家的时候,他正好看到武媚先生的马车使出了云家,还没等他打招呼,武媚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庞就出现在车窗上,看着那些被绳子捆的结结实实的猪肉,笑了一下,车夫就迅速的赶着马车抢先一步离开。(未完待续。。)

    PS:第一节,已经回到家,明日起大爆发,求最佳作品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