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节风波恶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义府唱着美人歌把脚翘的老高,身子随着马车的颠簸四处摇晃,不知不觉的已经来到了西市,付了马车钱,李义府的口袋里已经一文钱都没有了,不过没关系,老崔一定会请自己吃饭,顺便叫一辆马车送自己回玉山的。

    老崔的表情很古怪,以前总是睁得很大的眼睛现在眯缝在了一起,没有寒光射出来,商人的胖脸上堆出阴险的样子显得更加的滑稽。

    “老崔啊,我今天过来没带钱,以后再结算如何?现在啊,二十头猪,十五只羊,如果你这里有不小心跌死的牛,也给书院送两头。”

    李义府说完话,就等着老崔恭维自己,然后给自己弄一辆马车回玉山,眼看着就要关城门了,再不走就晚了,等了一阵子发现背后没了声音,转过头看着老崔大声的说:“老崔,赶紧的,没工夫和你磨牙,我还等着回玉山呢。”

    “货有,钱呢?书院从来不赊欠商贾半分文,这是一项美德,您千万不要在小老儿这里败坏了。”老崔把这句话在嘴里咕哝了好半天才说出来。

    李义府愣了一下,仿佛不认识老崔般的绕着他打量了许久,才抬头问老崔:“怎么回事?有什么事?你是老崔?”

    李义府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大难临头,犹自质问老崔,老崔的这个反应实在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了,不管出自人情礼法,老崔都没有理由说出这句话,现在既然说出来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出意外了,出事了。

    作为智力十分杰出的人士。李义府在一瞬间就明白自己上了恶当,如果说有什么危险的话,必然和自己今日付出的钱财有关,谁要害我?

    老崔已经咣当一声关上了店铺的大门,李义府叫了两声,老崔虽然就在门里却充耳不闻。这时候解决事情才是第一位的,李义府没心情和这样的小人隔着门传情,从燕来楼拿回自己的钱才是真的,他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春天有了霜冻把秧苗都祸害了,那么这个夏天一定会酷热难耐,秋天就一定会多雨,冬天就会挨饿。他有过这样的经验,并且不想尝试第二次。

    想要重新让事情回到正轨,那么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在春天的时候解决掉霜冻的灾害,只要解决掉霜冻,秧苗就能扛过干旱,和雨灾,冬天才能不饿肚子。解决霜冻的法子很简单,就是在田地里点火。熏烟,让烟雾弥漫田地。

    匆匆的走在街市上,李义府在想自己的烟幕到底在哪里,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就说明事情在急转直下,可怜自己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虽然不知道敌人的名字。李义府却知道厄运的起因就是那一百四十枚银币,这是自己人生路上的一次大霜冻。

    老鸨子听说李义府准备要回自己的一百四十枚银币,笑靥如花的脸庞顿时变成了凶神恶煞的嘴脸,扯着嗓子朝燕来楼大厅里的恩客嚎叫着让大家评评理,已经给了姑娘的缠头居然有脸要回去。真是不知羞耻,做出这样无情无义丑事的还是一位读书的相公。

    不等老鸨子再说下去,李义府就落荒而逃,他看见燕姿姑娘悄悄地逃回了房间,也看见燕姿刚才在一个胖子的怀里扭动的样子,自己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燕姿应该知道,不过现在看起来她好像不知道。李义府已经很确定自己今天遭遇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这也是一种收获,现在只要找出倒霉的原因就成。

    净街鼓已经开始响了,李义府匆匆的往城外走,如果出不了城,自己就会被困在长安城,只要天光大亮,自己的厄运一定会如期降临。

    走出城门的一瞬间,李义府感觉自己好像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些瞅着他的守门兵卒,咬咬牙,又重新走进了城门,他不知道,就在城门外面,一个青衣奴仆抱着胳膊看着他在城门里徘徊。

    净街鼓响起的时候,正是倦鸟归巢的时候,坊门也随着最后一声鼓响缓缓关闭,那些武侯就像鬣狗一般从黑暗的角落里开始向街道蔓延,长安城的黑夜从来都是他们的世界。

    李义府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为什么会回到长安,到底丢了什么?如果自己违反宵禁的事情被武侯通报给了书院,等待自己的一定会是挑水的惩罚,虽然不算重,却也不太轻。

    想到书院的惩罚,李义府就停下了脚步,靠在一堵墙上,仔细的把今日发生的事情重新回忆了一遍,明明只是没有买到猪肉这样的一件小事情,自己为什么会感到如此的不安?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自己被狗咬之前,自己没有把这种警兆当成一回事,结果,屁股上至今还有两个巨大的压印,如果不是大哥拽着狗尾巴把狗硬拖走,自己屁股上的伤口不会这么大。

    李义府贴着墙脚走,不断地躲避那些游荡的武侯,恨恨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敲了两拳,奶奶的,老子是书院的学生,还是大唐将来的高官显贵,现在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所为何来?

    两三次都想冲出去,表明身份,这样如同窃贼一般的溜墙根,实在不是李义府的本意,太丢人了,可是那种让他心悸的感觉依然徘徊不去,他只好低下头继续和武侯捉迷藏。

    从万家灯火一直躲到了漆黑一片,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躲在墙角歇息一阵,满是汗水的衣衫被初春的寒风一吹遍体生凉,为了不生病,李义府只好站起来继续走。

    刺骨的寒风让他的混乱的脑子逐渐清醒下来,他忽然想起一个有趣的传闻,是关于马周的传闻,说这个人用书院学生的道德感绑架了整个书院,让他们为自己鼓吹《土地兼并论》成功的获得了皇帝的赏识,他现在虽然是高官,却生活的无比的艰难,听说老母过寿都没有几个人去祝贺,这样的官做的哪来的什么滋味。

    说到了道德,李义府浑身抖了一下,书院里最鄙视的不是马周这样的行为,至少有一部分人认为马周是在为万民高呼,所有人最鄙视的却是贪污,民脂民膏这种东西不能侵占,只要侵占了就会被其他人鄙视至死。

    书院教学生的第一个本事就是如何生存,如何从市面上赚到足够养活全家的钱财,书院这些年出去了上千名学生,听说有滥用职权的,有营私舞弊的,有酷吏,有庸官,但是唯独没有出现过贪官,着实一个都没有啊。

    李义府的上下牙齿开始打架,不是因为寒风,而是因为从他的心头升起了一股寒意,这个时候如果还不知道是谁在算计自己,李义府的政论就白学了。

    “庞玉海!”他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三个字,想到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心安理得的接受那些商贾的礼物,和各种宴请,就后悔的想要那头撞墙。

    燕姿的笑容很美,伺候起自己来也如同小兽般温柔,但是情人间那种温情的对视却一次都没有,燕姿在心虚啊,早就听说燕姿是庞玉海的情人,这只是一个传说,自己也以为是一个传说,现在看起来,确实如此。

    一百四十枚银币是自己第一次用书院的钱来办自己的私事,庞玉海一定会在今晚开始查账的,如果明日没有猪羊到达书院,自己的贪污之名就会坐定了。

    书院的钱粮出手从来都该是两个人来做这件事的,一个负责做账,一个负责钱粮的经手,都是两两相互负责,自己一个人不但要管理账目,还要负责银钱的交易,这太反常了,从一开始,自己就一脚踏进了庞玉海的圈套。

    事情清楚了,李义府也就不再担心,如果不知道这些阴谋,明日必然会是自己身败名裂之时,现在自己清楚了,事情就非常的好办,只是百十枚银币的事情而已。

    奶奶的,好狠的庞玉海,硬是把老子逼到了向勋贵求援的地步了,一辈子让人家抓着自己的把柄动弹不得,李义府生气的快要发狂了,一拳就砸在墙上,准备再骂两句,眼前忽然一黑,一只麻袋就罩在自己的脑袋上,身上也多出来两个绳圈,刚好把自己捆的结结实实,为了脑袋上不挨一记闷棍,李义府果断的停止了挣扎,任由自己被两个人扛着走……

    小武很晚了都没有睡觉,直到丫鬟给自己送来一张纸条这才准备宽衣就寝,丫鬟唤头把她的头发从睡衣里拉出来,嘀咕着说:“您就是不愿意早睡,刚才我去给您端水的时候侯爷还在问你的小楼上为何还亮着灯?”

    “师父也没睡?”小武靠在被子上问唤头。

    “侯爷正在批阅公文,听刘进宝说好大一摞子,估计到四更天才能批阅完。”

    小武叹了口气说:“师父总是不愿意让我帮他批阅公文,其实那些东西有什么难的!“(未完待续。。)

    PS:第二节没办法,火车上传不了稿子,以为手机能传,结果……这是昨天的稿子。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