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风波起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矛盾和冲突只要存在,总是会爆发的,假如这种矛盾被很多人看在眼里之后,推动他爆发的因素就更多了,看戏如果没有一个好结果怎么行啊.

    看戏的人多了,就难免会有一两个希望自己能上去露个脸,李二,长孙自持身份不会这么做,云烨顾及到师徒情分也不会这么做,至于小武这种智力超绝,在轻松地打理完云,狄两家的琐事后,作为无聊人士想要看戏,结果发现剧情严重的拖沓,引起了她极大地不满。

    于是,青衣小帽的仆役施施然的来到燕来楼,眼睛像是长到了脑门上,看都不看老鸨子一眼,就说家里的要请人饮宴,只是场面上冷清,邀请燕姿去酬客,云家的仆役就是这副德性,他们不光是在燕来楼是这嘴脸,去别的地方同样如此。

    老鸨子知道,这种穿的素净,却高傲无比的仆人,也只有长安几位家世绵长的人家能有,才打算问问到底是谁家准备邀请燕姿去酒宴上的时候,就看见那个仆役不耐烦的哼了一声说:“麻烦,叫个歌妓去唱支曲子怎么还这么麻烦,好了,你吧燕姿唤下来,要是长得不错,声音能入得人耳,就买回家去。”

    燕姿是燕来楼的名妓身家绝对不菲,如今见这个仆役买个歌妓回家就像在菜市场买一只母鸡回家炖汤一样的随便,老鸨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样的人家自己得罪不起。

    最难受的其实就是得到音讯的燕姿,她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房间里瞎窜,歌妓一旦进入豪门就生死难料,因为主人不在乎,所以绝对不会珍惜,一旦失宠。就没听说进入豪门的歌妓有什么下场,倒是乱葬岗上经常会有艳尸出现。

    所以当李义府跨进燕姿房间的时候,就得到了燕姿婉转迁洄的侍候,这时候的燕姿只想用尽各种手段让李义府把自己买走,她宁愿跟着李义府过贫寒的日子,也不想被人家扔到乱葬岗上被野狗拖走。

    燕来楼上的那些歌姬其实都非常的讲情义。这个时候就算是和燕姿最合不来的人,也会倾尽全力的帮助她,包括老鸨子。

    于是,那个青衣小帽的仆役顿时就被淹没在歌妓群里,东抓一把,西摸一下,乐淘淘的仿佛身在云端,谁还记得自己刚才要做的事情。

    “檀郎救我!”燕姿跪在地上抱着李义府的双腿哀哀的恳求,李义府拿手抚摸着燕姿如云的秀发。心中得意非凡,这是燕姿第一回如此的低声下气。

    普通人和豪门争女人是不明智的,但是书院的学生却不在此列,他们把这种事情当成展现自己风骨的手段,豪门大多爱惜羽毛,和书院的穷学生争女人传出去只会为那个学生增添人望,所以,胜利者一般都是学生。

    一个豪门还堵不住一个学生的上进之路。除非像马周一样搞的天怒人怨,书院学生的上进之路靠的是皇帝的赏识。师友的提携,再加上自己的努力,李义府其实没有半点的心理压力,他唯一考虑的事情就是如何把价格压到最低,顺便将燕姿的钱财全部榨出来,说不定自己不用花钱。就能得到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

    “燕姿,我如何会不救你,只可惜我出身微寒,你的赎身价格昂贵,你叫我如何在短短时间内筹措如此大的一笔钱。”

    “奴奴也有一些私蓄。就差一百四十枚银币,不知您有多少我们两个凑凑,说不定会够,求您了,燕姿不想去豪门受死。”

    李义府哈哈大笑,美人蚀骨销魂的滋味他已经尝过,自己少年风流,正是好时候,夜间读书的时候,有一红袖添香也不错,一百四十枚银币,对现在李义府并不成问题。

    书院里的那些呆子,居然认为掌管钱财是一种极度粗俗的活计,庞玉海那种人居然认为银钱与自己的君子之风大是相悖,欺负自己在学生领袖群中是新人,这才故意的欺负自己,有谁会知道掌管钱财会有数之不尽的好处。

    给书院送猪羊的屠户会塞好处,给书院送米粮的粮商会送好处,就连送青菜的农户也会把最新鲜的蔬菜送给自己品尝,包括像燕姿一样的美人也会自动的投怀送抱,往日高傲的美人,现在就像一只惊恐的小兽祈求获得自己的安慰和庇护,这一刻李义府觉得自己高大无比,云侯的那句话说的没错,我能取而代之。

    青衣小帽的仆役正在开心的时候,忽然发现身边的美人不见了,连倒茶水的龟公男都不见人影,脾气这就上来了,拍着桌子大吼。

    老鸨子立刻就端着涂满白粉的脸盘子笑嘻嘻的走了过来,非常客气的和仆役说话,仆役看看也没有什么便宜可占了,就要立刻把燕姿带走,不管是赎身还是去伺候歌舞,反正是不打算送回来了。

    “客人啊,您是不是再看看老身其它的女儿,她们的歌喉也很不错,嗓音像鸟儿一样婉转,身段儿也苗条,都是好闺女呢。”

    仆役顺着老鸨子的手指方向看过去,脸顿时就黑了,二楼的扶栏长趴着七八位歌妓,身材臃肿不说,每一个都恶行恶相,最离谱居然还有一位头发花白的。

    现在的燕来楼其实非常的不欢迎有人来赎买歌妓,大唐人现在金贵,想要找到一位色艺双绝的唐人闺女比登天还难,穷苦人家也不缺那口养活闺女的吃食,所以青楼只能接受那些被婆家赶出来无处容身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不值钱。

    老鸨子想要的就是李义府的承诺,至于那点钱财她是不会在乎的,燕姿只要多去贵人家伺候两场歌舞就能回本,没道理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放走一只会下蛋的鸡。

    燕姿也不愿意被赎身,她就是燕来楼将来的老鸨子,对于嫁人她早就没什么信心了,只想和自己的那些无家可归的姐妹们生活在一起,这样终老也不算是坏事。

    那些姐妹们的夫君自己也能拿来用,有了孩子大家一起养,说出去难听了些,但是对自己这样的歌妓来说已经是很好的归宿了。

    “老鸨子弄清楚,俺家要的人你敢不给?俺家老爷就不说了,信不信俺家少爷过来拆了你这间破窑子。”仆役大怒,恶狠狠地威胁老鸨子。

    “却不知你家主人是谁?学生很想知道,难道长安县衙,和大理寺是摆设不成?李义府不才,倒想问问,贵主人是如何看待《大唐疏律》的。如果他们父子对律法有新的见解,李义府倒想登门请教。”

    仆役闻声看着青衫飘飘自万花丛穿过来的李义府,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书院的学生是出了名的难缠,他们经常游走拜会各路大佬,因为挂着天子门生的大招牌,向各位宿老请益乃是他们的日常功课,而那些大佬们也乐意这些青年人来拜访自己,所以在长安城里,不时地有老一辈提携后进子弟的佳话传出来,这是勋贵群中最大的谈资,现在极度需要人才的不光是皇帝,家族里面也需要接纳新鲜的血液,家业日渐增多,增大,光靠家里人根本就管理不过来,因为如此,所以那些大佬们一个个都礼贤下士的厉害。

    仆役明明可以揍李义府一顿,因为他家的家将就在门外,如果架梁子的是别的勋贵,打一次架回到家里一定会受到主人的嘉奖,和学生打架会丢主人家的颜面,回到家里不受惩罚才是怪事情。

    李义府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仆役管事,只见他非常利索的站起来,指着老鸨子喝骂一声就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回来,把两枚银币扔给老鸨子,推开门气冲冲的走了。

    胜利者自然会受到欢呼,李义府很想和老鸨子谈谈自己的一百四十枚银币的去向,顺便再问问自己什么时候能把燕姿带走,却被老鸨子搂的紧紧的,老鸨子胸前的两团软肉骑在他的脖子上,让他的呼吸非常的不顺畅,难受,他也不愿意从椅子上起来,多难得的时候啊。

    李义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燕来楼出来的,醉陶陶的,被冷风一吹,脑子才有了一些清醒,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似乎答应了把那一百四十枚银币当做燕姿的缠头了,存在燕来楼的柜台上等着自己慢慢花用。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消不知数,少年人果然戒之在色,李义府回头看看高大的燕来楼,摇着头大笑了一声,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燕来楼的主人,银钱存放在这里,也不过是自己将提前购买燕来楼的钱,放在这里而已。

    今日的猪肉款项,老崔应该会赊欠给自己吧?自己以前一手钱一手货的时候,老崔总是说客气了,今日就和他不客气一回。

    李义府唤过来一辆马车,直奔西市,今日的时间有点晚了,再过一会,西市就要关门了,必须在西市关门前办好这些事,否则,书院明天就没有红烧肉吃了。(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