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都水使者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人掉进井里的时候,云烨一般不往井里扔石头,但是当他掉井里的时候别人似乎并没有对他表现出足够多的宽容,尤其是辛月,不但大哭,还要再跳一次井。

    事情要从昨日说起,云家后花园的水井从十天前忽然间不出水了,没过三天,井里的水就不见了,这口井的水很好,云家全家喝的水就来自这里,没水了,这就非常的糟糕,恰好来家里做客的袁天罡掐指一算,说云家今年命犯小人,导致这口上好的水井水脉断绝,在风水上属于大凶征兆,必须请老君观的道德高士念经才能辟邪。

    为了安抚老奶奶和辛月,云烨出了一百枚银币请老袁出马,这就念上一段经文,赶快把井水催出来拉倒,家里还等着井水做饭呢。

    老袁也不含糊,亲自在水井边上走了一遭,经文念了,法事也做了,银币也拿走了,可是井水就是不见出来,云烨的钱想被糊弄走难度很大,神仙也不能只拿钱不干活,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不劳而获是不对的,在云烨拽着袁天罡袖子要自己的一百枚银币的时候,辛月已经羞愤得要投井自杀,满大唐能干出这种事的就自己的夫君。

    云寿,和云暮自然站在爹爹这一边,也帮着爹爹向别袁天罡讨要自家的银子,辛月拿夫君没办法,但是对于两个小的哪里会客气,一顿鸡毛掸子就把两个孩子撵跑,并且哀求丈夫不要再丢人了。

    云烨没法跟辛月讲道理,自从热气球上天了之后,自己就变成了福禄寿喜一样的喜神,袁天罡哪里会在乎一百枚银币,他在乎的是这一百枚银币出自云家这件事。能拿到这一百枚银币,他就能把故事说成一部新的传奇故事。

    经不住辛月的哀求,还是让袁天罡得逞了,老道走了,家里水井的问题依然没有的都解决,刘进宝去了井底下。上来说水井底下没水了,挖出来的过滤水质的沙子都已经快变干了,水脉已经跑的不知去向了,需要重新找水脉打井。

    水脉能跑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地底下的地质发生了变化,至于发生了什么变化云烨心知肚明,家臣们挖的地道看样子已经到了花园附近。

    那些忠心耿耿的老头子一天都没有停止过为云家的将来考虑,他们卖身卖的非常彻底,不但自己是家臣。将来自家的子孙也必然会是家臣,大唐如今在打击勋贵们拥有部曲这回事,云烨的五十户部曲如今被削减的只剩下三十二户,

    非军功者不可得爵,这是硬性的条件,这两年从来都没有新面孔加入,但是今天,李绩却在家里大肆的庆祝一位新的勋贵加入军方这个大家庭。

    云烨不去。躲在井底下研究水文条件也不去欢迎新同僚的到来,无他。只因为这位新同僚就是黎大隐,爵封苍梧县县男掌都水监印把子的强力人物。

    都水监就是负责水利,包括航运、桥梁等工程计划、施工、管理的中央机构。它和主管水利行政的工部及其下属水部虽有联系,但没有隶属关系。

    都水官的设置起于秦代,汉代沿袭秦制。秦汉所设的都水长、丞,管理山、泽、苑、池、河、湖、水泉。农田灌溉和渠道堤防的修守,隶属于中央机构的太常、少府、水衡都尉和大司农。

    西汉在关中曾设三辅都水,成帝(一说为武帝)时设都水使者,统一管理各种机构中的都水官。东汉取消都水使者,将都水官改属地方。在都江堰即设有都水掾长。芍陂也设有都水官。西晋时立都水台设都水使者。萧梁时曾改都水台为大舟卿。隋初沿旧制称都水台。后改为都水监,主管官为都水使者,大唐也不例外。

    据云烨所知,都水监挂在少府名下,云家当年清理长安河道,设置水陆码头的时候云烨没少和都水监打交道,都是不错的老实人,是学问人待得地方,都是些清廉的技术性官僚,给上几十贯钱就能帮你出死力,那里的官员书院可没少挖。

    此都水监和彼都水监大大的不同,现在管理山川湖泊的权利已经下放到了州府,都水监已经是一个名存实亡的部门,这样一个清闲的不能再清闲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派一位正牌开国男爵来统御。

    云烨不断地翻看了都水监的官职条例,把现在的和以前的做了一个对比,惊讶地发现了新的都水监多了一项监察的天下舟桥河道,湖泊,山林的权利。

    这就对了嘛,不监视怎么行,大唐朝里朝外全都是些魑魅魍魉之辈,少了百骑司这样一双眼睛,你让皇帝如何安心?

    王八蛋居然想把上任的第一把火从老子这里烧起,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你想不烧老子还不答应。

    辛月坐在云烨对面,那日暮也坐在旁边,铃铛绣着鞋垫也担忧的看着夫君,因为夫君现在的表情非常的可怕,眉毛一动一动的,每当夫君有这种表情的时候,就说明他的心里充满了怒火,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对彼此熟悉的可不只是身体。

    “备礼吧,我准备去为这位都水使者庆祝一下,顺便请他来帮咱家看看水井,家里都没有吃的水了,正是他这个都水使者该干的事情。”

    辛月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夫君从来都不会在人情世故上有所缺失,现在别人都去李绩府上祝贺,夫君要是不去就非常的失礼了,不但没给那个苍梧县男面子,很有可能连李绩都得罪了,升爵庆典对勋贵来说,就跟皇帝登基是一个道理。

    宴会上不但是一个寻找朋友的过程,也是一个看清敌人的好机会,一个连别人升爵庆典都不愿意参加的人,你指望他会和你成为朋友?

    “妾身早就备好了,您要是不喜欢那个都水使者,就在宴会上露个面,喝杯酒就回来,咱家不稀罕他这个朋友,但是也别得罪了,您看,妾身备的礼物正好不轻不重,任谁一看都是场面上的花活,那些接礼的管事们一看就知,自然就会告知主人,妾身保证那个该死的都水使者不会来烦您。“

    不轻不重的礼物正好一车,都用漂亮的盒子装上,显得很有档次,客气的有些过份,很有可能盒子里的礼物还没有盒子值钱,云家给老程家,老牛家,老秦家,包括给尉迟恭,李承乾,李泰他们送礼从来都不装盒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两三车,全是好东西。

    李绩家的外宅离云家并不远,就在灞河边边上,灞河上到处都是垂杨柳,李绩为了显示自己的儒将身份,特意给自己的庄子起名叫做绿柳庄,乃是长安不多的几处名苑。

    长安八景中的灞桥烟柳被李绩家占尽了,他有好功勋,自然就会有好景致,张亮家的骊山庄子被人家屠了,就是不知道李绩家的庄子什么时候也被屠掉。

    看到河岸上垂柳如丝,云烨嫉妒的快要发狂,关中的柳树长得就是可人,尤其是新发嫩叶的时候,整个枝条软软的垂下来,不是那种侵扰人心的浓绿,而是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鹅黄色,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位穿着淡绿衫子的美貌女子出现在这里,一定会激起雄性强烈的保护欲望。

    正在欣赏美景找美女,突兀的出现一个打扮的如同蛤蟆一般的绿衣汉子就活生生的把这里绝美的景致给毁了。

    “啊!云兄,小弟这厢有礼了。“蛤蟆男念着礼决,机械般的躬身施礼,一看就是昨晚才练过的,现在还不怎么熟,两只脚站成外八字再抱拳施礼弓腰,这个难度不小。

    “啊!黎兄,几日不见,我兄风采如昔,真是可喜可贺,闻听今日乃是我兄的得爵大典,小弟特意前来恭贺,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黎兄笑纳。“

    人家都用大礼了,云烨不得不把很早以前学过的那一套拿出来应付场面,你还别说,黎大隐还真的喜欢这一口,可能以前穷酸惯了,现在终于混出头了,就想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土包子一层,从衣着打扮到礼仪行走一样都不愿意和以前一样。

    从大门到大厅这短短的百十步路,这个家伙踱着方步走了半柱香的时间,有两步可能走得不太满意,他甚至都有回去重新走一遍的打算,见云烨一脸的不耐烦,这才打消了这个奇怪的念头。

    黎大隐确实是一个怪人,别人的窘态被看破,说不定会脸红,至于感到羞愧那是一种起码的感情色彩,黎大隐可没有半点难为情的样子,走到大厅门口又拱手对云烨说:“啊!云兄,小弟刚才两步路走的不太对,有失吾辈的颜面,且容小弟再走一遭如何?“

    重走一遍才是给所有两条腿走路的动物丢脸,一个长着外八字脚的丑人,怎么走都是那副样子,官员不怒而威的官风被他破坏的一塌糊涂,因为所有的人都在看着这个家伙学鸭子走路。(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