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没名堂的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气球飞起来了,一不小心飞到了云层之上,效果是非常好的,完全证明了人可以飞天,以前只有在佛陀的壁画上,能够看到那些抱着各种乐器,在天上载歌载舞的妙人儿。

    这里的飞天,意为飞舞的天人。在流传很久的的神秘学说中,天指苍穹,但也认为天有意志,称为天意。而这些人之所以能在空中翩翩起舞,就是因为他们的美妙舞姿感动了上苍,是一个特例。

    在佛教中,娑婆世界由多层次组成,有诸多天界的存在,如三十三天、兜率天等,这些天界的众生,玄奘把他们称之为,天人,个别称为天神,常简称为天,飞天即此意。道教常称作天仙。在中华漫长的历史记录中,天人之王亦常省称为天,如“大梵天”、“功德天”等。飞天多画在佛教石窟壁画中。飞天是歌神乾闼婆和乐神紧那罗的化身,原是古印度神话中的歌舞神和娱乐神,他们是一对夫妻,后被佛教吸收为天龙八部众神之内。

    唐人活泼喜欢幻想的浪漫主义真是害死人,长孙家的人还没有找到,谁知道掉在了什么地方,事情过去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那三个人依然杳无音讯。

    但是关于飞天的歌舞已经出现在了教坊司,曼妙的女子穿着最美丽的灯笼样的胡人纱裤,把一个琵琶当做自己舞蹈的道具,云烨最喜欢反弹这一招,如果表演者是身材丰满的女子就更加的绝妙,双臂后伸做弹琵琶的动作的时候,饱满的乳房会把衣衫撑出两座令人触目惊心的浑圆,每每表演到这个时候,以云烨为首的这些纨绔们立刻就会爆发出潮水般的掌声,向这些美丽的伎乐天表示自己最深的崇敬之情。

    那些刚刚表演完佛家最高奥义精神的舞蹈家。在鼓声稍一停歇的时候,就会顺势倒进某一个看起来顺眼些的纨绔怀里,美人香汗淋漓,纨绔也是怜香惜玉的好人,拿着手帕帮这些劳累半天的舞蹈家擦汗,自然。没人会去理睬那张汗津津脸孔,他们认为那对饱满的胸部才是最需要自己照顾的地方。

    云烨进出青楼也不是头一回了,对于姐儿爱俏,老鸨子爱钱这句话很不赞同,最爱钱的就要数这些注定一生孤苦无依的歌姬,不幻想爱情就不会有爱情,从没见过那个穷小子能获得那些美丽歌姬的垂青,她们一般最喜欢的就是黎大隐这样的牲口。

    从晋阳来的豪门子弟,人长得非常的猥琐。但是出手大方,那个倒在他怀里的歌姬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他的嘴里用舌头掏出一枚指头蛋大小的一颗珍珠,向所有的歌姬炫耀性的展示自己的成果,至于黎大隐满嘴的烂牙自然不会在乎。

    黎大隐笑着拍了一把歌姬丰满的臀部,示意让她离开,自己坐好了之后拱手对云烨说:“早就听说云侯的才智无双,今日相见果然名不虚传,暂借鹏程兄的场子且容小弟敬云侯一杯。饮胜!“刚刚把话说完,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并且把杯子底向云烨亮一下。

    今日的场子乃是李鹏程招呼的,云烨原来不打算过来,架不住李鹏程的以死相逼,万般无奈之下来到了这座新开的富贵楼,除了一众熟悉的纨绔之外,就多了黎大隐这么一个活宝。

    人长得极为猥琐。但是举止言谈却极为风趣,只要看这个一嘴黄牙的臭家伙能够和长孙冲讨论半天的《韶乐》,又能与萧锐在经学上辩论好久,最难得的就是,他还能和李怀仁讨论一下拳脚发力的一些难点要点。

    丑人多作怪。这就是云烨对黎大隐的评价,能把李鹏程,长孙冲,萧锐,李怀仁一起抓来演戏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云烨笑一笑,一口喝干了面前的那杯酒,却不和黎大隐说话,在大唐,只要是勋贵对于晋阳过来的人都不敢过于怠慢,这些人非常的麻烦,人很土,势力却非常的庞大,以云烨目前的身家地位都只有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和他交往。

    李二现在最喜欢使用晋阳的人,严松,贺天殇都是来自晋阳,虽然官位不显赫,实际权力却大的惊人,贺天殇最近就不太到云家去了,一来他似乎非常的忙碌,二来,听李泰说,老贺在皇帝的眼中,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因为沾染了过多的庸人气,变得不再纯粹了,这是皇帝的原话,也就是说贺天殇开始有私心杂念了,而一个有私心的人是不值得信任的,这家伙最好的结果就是去一个折冲府充任都尉。

    “云侯,俺黎大隐也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只要您和俺相处的时间久了就会清楚,俺的为人四海,最喜欢结交朋友,只要我们兄弟齐心合力,定能在长安横着走。“

    如果黎大隐没说出这句话,云烨最多把他归类为一个初到长安,就想迅速融进纨绔圈子,一心想要享乐的人,这句话一说出来,整个人就变了味道,这个王八蛋要不是李二的密探才他娘的出鬼了。

    就算是密探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密探,能把话说得如此直白的密探,云烨还没见过,见到这样的人,云烨就不得不想起那个在边陲小镇上卖羊肉的瘦小的汉子,这一遭结束以后,无论如何也该给他一个交代了。

    刘进宝是最熟悉自家侯爷的脾性的人,见侯爷站了起来,就把斗篷给自家侯爷披上,云烨这就打算离开,这个黎大隐目的不明,还是躲远些为好。

    李鹏程的脸色变了一下,赶紧走过来问云烨:“云侯这就要离开?听说怀化娘子的墨舞乃是不可多见的绝技,为何不多留片刻,欣赏了再走?“

    云烨拍拍他的脸庞笑着说:“我主要是不喜欢横着走,横着走的都是螃蟹,人家都有两只大螯,我没有,还是躲回家中调教儿子比较好。“

    黎大隐的笑容有点尴尬,云烨却不必给他面子,六品的小小水门都监不管他的来头有多大,都不必给他留什么颜面,该整严松的时候云烨都没有手软过,他算得什么。

    云烨主仆离开后,李怀仁,长孙冲,萧锐自然也不会留下,整间大厅的气氛就变得凝重起来,黎大隐笑嘻嘻的在歌妓的胸口抓了一把,那些歌妓就迅速的全部退下,都是人精,岂会看不出来黎大隐已经恼怒之极。

    李鹏程自云烨走后就坐在自己的桌案上喝酒,他有点理不清眼前的形势,一道水监令牌命他全力配合黎大隐,却不知道配合他做什么,从这短短的时间里,傻子都能看得出黎大隐是在针对云烨,能在大唐长安城横着走的除了皇族,谁有这个这个资格,或者胆子。

    水监难道不该是管水的官员么?六品官在长安城多如牛毛,他黎大隐为何就能在自己这个从三品的侯爵面前耍威风?

    “鹏程老弟,不要多想,你马上也要加入我们都水监了,云烨其实也在考察之列,他既然不喜欢,那就不要管他了,迟早会收拾他,你看看京城里还有那些少年英杰可以介绍给我。“黎大隐揽住李鹏程的肩膀又恢复了那副笑嘻嘻的样子。

    “我没打算加入什么都水监,你能让郑公下令,命我全力配合你,我能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分清楚,这是公事,你我的交情还没好到称兄道弟的地步。“李鹏程喝了两口酒就想清楚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做,蹭的一下就扶着案子起来,甩开了黎大隐的胳膊,这是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也是一个没名堂的人,既然云烨,长孙冲,李怀仁,萧锐这些比自己聪明的人都认为此人不可深交,自己还是离远些比较好。

    不一会,诺大的大厅里就只剩下了黎大隐一个人,这家伙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嘴里不断地嘀咕着这些混账行子,也不留下一个人来付账,自己这个六品官怎么能支付得起这些费用,好在这些女人都是教坊司的女子,都水监的令牌或许能顶银币花花吧,想到这里,黎大隐就一拳砸在桌子上朝着门口低声说对自己说道:“老子在荒野里啃了三年多的咸菜,一事无成已经是都水监里的大笑话了,老子就不信你就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墙,就算是变成老鼠打洞,老子也跟你耗上了。”

    云烨今日休沐,原本就该早早回家,只是架不住李鹏程的苦苦哀求才去教坊司青楼小坐片刻,那里的女子都是犯官的家属,云烨从来都不会去那里寻欢作乐,地方,场合,人都不对自然要早早的离开。

    骑着旺财在泥泞的小路上看初春的景致远远胜过了躲在屋子里欺负那些歌妓,黎大隐给他留下的印象很糟糕,这就是一个超级的混蛋,下回如果再敢来纠缠自己一定把他的腿打折,奶奶的,看老子能看的如此贪婪,这家伙还是第一个。(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