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长孙的气球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高丽人还没到长安,狄仁杰却要离开长安去遥远的楼兰,云烨带着特许出门的小武将这支五百人的队伍送出了长安。

    许敬宗嚎叫着说自己出了玉门关就回不来了,要求云烨照看自己的家人,他比队伍里所有的人都清楚这支队伍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危险。李纲的话在玉山书院是不容违背的,即使再不情愿,许敬宗也必须走一趟楼兰。

    寒风朔朔,没有杨柳可以折下来送别,程处默极度不耐烦的撵走了自己的弟弟,朝云烨挥挥马鞭子就当是告别了,暴烈的大喝一声,为首的探马轻骑就当先开路,

    相比别人送别时的愁云惨雾,狄仁杰和小武竟然笑意盈盈,似乎狄仁杰这趟不是去楼兰,而是去龙首原踏青,折枝桃花就会返回。

    回家的路上师徒二人并辔而行,小武摇着手里的马鞭不断地指着农田里忙碌的农夫向师父请教一些农事。

    “今年的大雪让关中的春耕往后延迟了二十天,这就意味着今年的粮食减产已成定局,夏粮收获的迟,秋粮等不到成熟寒冬就会降临,同样会大面积减产,你看看,一个偶然的因素就会导致一系列的灾难性反应,我们经常玩的那种骨牌,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小武啊,农事和连锁反应我们以后谈,师父很奇怪你和小杰的淡然,这一趟远去西域并非毫无危险。“

    “师父认为小武该有怎样的反应?“小武奇怪的回过头瞅着自己的师父,因为师父最讨厌的就是离别时唧唧歪歪的抹眼泪。

    “唉,你该像个正常人一样想问题,师父我当年远征塞外的时候,和你们现在的情形很像,你师娘给我绣了荷包。把自己的头发装进去表示不渝,自己把头发盘起来表示已经嫁了过来,穿着自己的嫁衣来送我出征,虽然好像傻了一点,但是你师父我对你师娘印象最深的一幕就是穿着嫁衣送我出征的时候,相比我和你师娘。你和小杰是不是过于平淡了?“

    云烨说完话,还从脖领子里揪出一个褪了色的荷包给小武看:“你师父我自从戴上从没摘下来过,丫头,感情这东西你最好不要隐藏,该浓烈的时候就浓烈,该显露人前就显露人前,这东西像酒一样越陈越香,人一辈子没有必要处处理智,总要犯一两次傻才行。“

    小武摇着头说:“我只是认为小杰不会有事。”

    云烨笑了一下。很明显,小武对狄仁杰的信心要比自己足的多,小武原来就不是个喜欢把心事外露的人,现在要她敞开胸怀有些强人所难了。

    小武没有跟随云烨回云家,她和长孙似乎天生就合不来,按照小武的说法就是感到喘不上气来,或许这就是一山不容二虎最真实的写照吧,她现在还有狄家可以回去。狄家的老仆已经带着马车在路边恭候,这是小武召唤过来。

    她还是没有感到安全。不但要经营云家这个家,她还想经营狄家这个家。

    路边的的泥地里已是葱绿一片,高高的玉山山顶依然白雪皑皑,呼吸一口冷冽的空气,云烨纵马狂奔,这种高原上才能出现的奇景。如今在关中遍地都是。

    长孙依然在做努力,她想让自己的热气球飘起来,辛月在旁边帮她,一群对热气球一无所知的妇人都在帮她,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强力的支援。导致长孙的气球无论如何也飞不起来,总想要发表意见的李泰,被长孙下了封口令,只好郁闷的躺在椅子上晒太阳。

    长孙有这样的想法是对的,朝廷现在已经把热气球过度神话了,其实它的原理非常简单,既然热气球的大部分组成部件是由妇人来完成的,如果再由她们来完成热气球的飞行,这对整个世界都是一次强烈的震撼,能够有效地减低百姓们对神的崇拜。

    一群妇人被热气球拖得到处跑,狼狈不堪,却没有半点要放弃的意思,这是长孙特意做的一个小的热气球,她们不是在玩,是想真的做些事情,看到长孙都包着头发在现场指挥,云烨就不愿意进去了,李泰是她的儿子,守在一边受活罪是活该的,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倒霉?

    云寿孤零零的站在一大丛迎春花底下,鹅黄色的花朵落了一脑袋,依然笔直的站在那里,看样子正在受罚,云烨端着一盘子炸土豆条从他的身边走过,走过,云寿目不转睛,等云烨端着空盘子又从儿子的身边走过的时候,云寿还是站在那里,好像在研究面前的这丛迎春花。

    “还有多长时间?”看到儿子可怜的样子云烨有点不忍心。

    “还有半个时辰,爹爹,孩儿犯错了,您不要生气。”

    “爹爹没生气,犯了错就受罚,受完罚还是一个好孩子,爹爹以前也受过罚,当小孩子很吃亏,总要被长辈处罚,只要记住以后不犯就是了。“

    儿子犯了错,尤其是偷懒这种事情与其说是云寿的错,不如说是自己这个上梁不正,与是云烨就陪着儿子在院子里站着,不断地和儿子说话。

    离石先生站在窗前,窗外就能看到白雪皑皑的玉山,他面前的宣纸上已经有了一座雄奇的山脉,轻点两笔之后,一只翱翔的雄鹰就出现在苍穹底下,他忙着作画,对于在院子里窃窃私语的父子二人视而不见。

    半个时辰过后,长孙她们停止了折腾热气球,说实话,当年在宫里组建女子马球队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艰难,气球依然是瘪瘪的躺在地上,辛月小心的放下手里的蒲扇,想去问李泰到底是怎么回事,长孙瞪了她一眼,只好缩着脖子躲在希帕蒂亚的背后,那日暮出主意说只要骑上马,在热气球上拴上绳子,一定能把热气球当纸鸢一样的放起来,还保证说以前他夫君就是这么带着她放纸鸢的。

    长孙没好气的看了这个蠢女人一眼,这是热气球,不是纸鸢,哪怕热气球兜着风飞了起来,一旦剪掉绳子,还不是会掉下来。

    李泰实在忍不住了走上前刚要说话长孙头都没回就喊了一声“滚”!他只好再一次乖乖地坐回自己的躺椅,闭着眼睛装睡从他不断起伏的的胸膛来看,他已经快被自己的母亲气死了,不断地在心里发誓,这辈子都不和女人一起工作,太蠢了,太蠢了!

    云烨和儿子一人端着一盘子炸土豆条远远地从花园口经过,云寿瞄了一眼正在生闷气的长孙,奇怪的对云烨说:“爹爹,皇后奶奶和娘亲她们在做什么?早上就看见她们在折腾那个热气球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放起来?”

    云烨用手里的土豆条指指那个气球说:“你皇后奶奶她们的气球总是飞不起来,现在很烦恼,我们还是过去找不自在了,先生不是要你非礼勿视么?以后不要再看那些侍女洗澡就好,女人很麻烦,离远些有好处。”

    云寿一下子就把盘子扔的远远地,都已近气的快抽了,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愤怒的对父亲吼道:‘你刚才发誓不说出去的,我也不是去偷看她们洗澡,是小武姐姐把我的球踢进那间屋子里去了,我是去找球的。“

    云烨见儿子已经急眼了,连忙说对不起,想抚摸一下儿子的脑袋表示一下歉意,云寿执拗的把脑袋转了过去怒气未消。

    盘子扔了就扔了,为了道歉,云烨把自己的盘子塞进儿子的手里,抓了一条沾了孜然的土豆条放进儿子的嘴里,见他叼着土豆条不吃,就帮他按着下巴活动两下就当是嚼了。

    哄了好久,才勉强把儿子哄好,俩人重新和好,这样的不断犯错,不断道歉的游戏在父子间非常的正常,也只有父亲才能忍受不断犯错的儿子,也只有儿子才能相信父亲无数次的道歉,作为聪明人的代表,儿子很清楚自己这一次所犯的错误,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父亲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保证也绝对不可能当真,这样的游戏必然会延续下去,直到一方寿终正寝才会真正地结束。

    “爹爹,娘亲她们想要让气球飞起来,干嘛不去掉竹筐里的沙袋?不但不去掉压筐子的沙袋,还把一只羊放进筐子,她们到底是要气球飞起来,还是要让气球留在地面上?“

    云寿看一会就看出长孙的气球为什么会飞不起来,巨大的气球配了十二个沙袋,小气球也配了十二个沙袋,起球的体积减小了十倍,而沙袋的重量只去掉了一半,这样的气球能飞的起来才见鬼了。

    云烨不打算过去说,这时候过去说明之后,长孙一定会恼羞成怒的,李泰早该发现了,他到现在还没有把事情说清楚,把错误纠正出来,就说明这时候的长孙已经不可理喻了。

    希帕蒂亚不断地把鹤嘴阀往大里扭,火焰不断地咆哮,小气球努力的想要挣脱那些沉重的沙袋束缚飞往蓝天不断地左摇右晃。

    以希帕蒂亚的聪慧,只要低头看一眼就会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但是这个固执的女人坚持认为气球飞不起来与浮力不够有关。(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