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老狐狸也会吃亏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荣华女是哀求也罢,是威胁也好,把文章作到天上去也无法改变大唐固有的运转节奏,就像这连续十天的晴天,让地上的雪化了好多,其实也没有多少变化,只不过转化了一下形态而已,雪变成了冰。

    变成冰就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人可以出行了,虽然一天能摔好几百个跟头,好歹外面的消息能传进来了,云烨看着面前这个鼻青脸肿,吊着胳膊的信使,接过他手里的公函,验看过火漆之后就让疍吏带他下去休息,顺便治治伤。

    没有好消息啊,开门就没有好消息,李道宗兵败龙王岭,三千前军逃回来的不过百数,李道宗在公函里说蒙舍龙有巨象相助,打了唐军一个措手不及,他准备亲自前往龙王岭,不把那里的土人杀光不足以泄愤。

    “蠢!大树将军马援平定南诏的时候就和大象对过阵,诸葛亮进南诏的时候也和大象对过阵,为何他们都能战而胜之,唯独我大唐就要丧师辱国?李道宗进入南诏之前没有防备过南诏的大象么?“

    长安和外面取得了联系,李二立刻恢复了往日的气势,空旷的大殿之上只有他一个人在咆哮,原本以为能轻松取胜的战役,现在被人家崩掉了大门牙,脸面丢光了。

    “云烨你熟悉南诏,你说说,大象很难对付么?“李二咆哮了一阵子,安静下来之后见群臣都不做声,就亲自点了名。

    “微臣没有和大象直接对过阵,只是在岭南玩了一次山神打鼓,那些大象似乎非常的害怕火药爆炸产生的巨响,至于战象是不是害怕,微臣不知。“

    听了云烨的话。李二更加的愤怒拍着龙案大声地说:“身怀利器却不知道使用,李道宗空负名将之名。大雪围困了长安大半个月,这封战报最后的拟定日期乃是三个月前,现在龙王岭的第二次战役恐怕已经结束了,胜败先不说,必须全力支援。兵部从武库中拨取火药,支援李道宗。”

    李二就是这样,自家人犯了错总是骂得很凶,处罚起来却很轻,李道宗走的时候已经把武库里的火药拿光了,现在那里有火药再给他,五万斤火药李道宗就算是吃也能吃一阵子,干嘛还要给他。

    “陛下,武库里的火药只有五百斤。这还是微臣从岭南水师份例里面硬扣下来的,主要是我为了好看,微臣现在还欠着十六卫的军械呢,实在是无力支援。”

    实话实说就好,仓库里空的可以饿死老鼠,就是兵部武库清吏司的现状,没什么好隐瞒的,按理说李二应该清楚才是啊。怎么还下这么没脑子的命令。

    看见房玄龄的嘴角抽了一下,顿时就明白了。老家伙把自己给皇帝的折子给黑掉了,看他如何向皇帝解释。

    李二瞅了一下云烨和房玄龄,居然不再纠缠此事,而是命令李泰直接把火药拨付给李道宗的大军,这是皇帝给房玄龄颜面。

    退了朝,看到太监们又在分发煤炭。这几天的天气冷的不像话,如果再不多给一些,那些疍吏的手脚就要遭罪了,抢煤炭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干,在兵部疍吏们灼热的眼光中。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再一次拿脚踹走了宦官和杂役,连煤炭车子都截留了。

    烧开了水,茶还没喝一口,断鸿就匆匆赶过来了,云烨还以为这家伙不满意自己分配煤炭的方式,才要破口大骂,就听断鸿说:“陛下召见。”

    去了万民宫,李二正在吃午饭,杨妃在一边伺候,李二一口把粥喝完擦了擦嘴,对云烨说:“听说你这个兵部当得非常嚣张啊,自打你主政兵部以来,兵部都成恶霸了知不知道?左右骁卫告你跋扈,你不给人家军械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把人家乱棍打出?

    宫里的柴炭司也在告状,说你们兵部就是强盗窝,每回分发柴炭的时候你们都在抢劫?鸿胪寺说你傲慢无礼,吐蕃人去你那里换通关文书,你给人家的文书上画乌龟算怎么回事?禄东赞已经指名道姓的要与你决战。

    如果是这些也就罢了,朕就当做你年轻气盛,初次执掌大权飞扬跋扈一些也是有的。“李二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朝着云烨狞笑一声又说:”抢劫徐昭仪又算怎么回事?给朕说清楚。“

    “不是我抢的,是小治抢的,我本来打算去荷花池摘点莲蓬回去熬粥喝,谁知道徐昭仪已经把莲蓬割光了,微臣这就打算回转回避一下,结果小治就冲上去抢了一把莲蓬回来,微臣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动手。“

    云烨想都不想的就把李治出卖了,小王八蛋尽给自己找麻烦,这时候不出卖他出卖谁啊,想到李治那张猥琐的脸孔就来气。

    李二一下子就被噎住了,他想不到堂堂的高官会和自己的小儿子一起去抢劫自己的小老婆,还只是为了一把莲蓬,杨妃掩着嘴轻笑着说:“云侯对于礼仪还是知晓的,至于小治,他还没有成年,都是小儿女之间的游戏而已,您何必动怒。“

    原以为李二会把自己在兵部的差事给开革了,韩瑗,卢承庆,杨弘礼他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总是拐弯抹角打听自己何时离开兵部。

    没想到李二挥挥袖子就说了一个“滚“字就继续吃饭,云烨直到被断鸿拖出万民宫都不理解自己已经这么胡闹了,李二为何还不把自己开革掉,要知道每天上班真的是痛苦至极。

    回到兵部,几位郎中就赶紧凑过来问是否被陛下责罚,主官受罚就意味着他们也会受到牵连,所以神经绷得很紧,一看到云烨回来了,就急忙问受了何种处罚。

    “受什么处罚啊,你们很喜欢受处罚?陛下就说咱们兵部现在成了强盗窝,然后就让我滚出去,这不,我就滚出来了。“

    四位郎中面面相觑,他们没办法理解皇帝和自己的上司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皇帝一向对高官们非常的敬重,能让皇帝从嘴里说出一个滚字很难。无从判断就不再判断,拱拱手就回到自己的公廨里继续思索。

    想做官,想担当大任的人被关在皇宫外面进不来,不想担当大任的家伙被牢牢的按在椅子上起不来,这就是李二的用人之道,你越是把那个官位看得比天大,他就越不会把官位交给你,就因为云烨不在乎官位,所以他才敢扣押十六卫的军械,就以为云烨一门心思的想跑路,所以他才会告诉李二兵部军械库空空如也的现状。

    没有隐瞒,也能按照最有利于国家的方式解决问题,现在他知道了,陇中,淮南这些地方的常备武装之所以能够照常进行演武,就是得益于云烨的这个决定,卢承庆,杨弘礼他们或许会更加稳重些,但是他们绝对不敢触碰十六卫的逆鳞,所以李二认为,把云烨放在那个位置上打熬几年,说不定就能派上大用场。

    李泰也去了云家,李二却不给云烨批假,热气球好了,他准备去实地看看,特意带上了徐惠,在李治看来这是父皇在防备云烨。

    云烨不喜欢光秃秃的兵部大堂,认为添加一点绿色就能让人心情舒缓很多,于是他在巨大的盘子里用清水养了很多的大蒜,如今已经长得半尺高了,没事干云烨就会把这些大蒜摆出各种造型,今天摆出一个巨大的桃心形状看起来非常的醒目。

    杜如晦站在云烨身后已经看了好久了,见云烨放下了剪刀,笑着说:“云侯好兴致,兵部主征伐,五行中属金,重威严积煞气,如今被云侯以东方青乙木中和一下,果然柔和了很多,国朝如今戾气太重,是该好好冲和一下了。”

    杜如晦才是兵部的真正主人,云烨虽然当了很长时间的官吏,对这些微妙的隐喻还是很不习惯,拱手施了一礼之后才说:“杜相过奖了,云烨和朝中兖兖诸公比起来不过是一介浮华小儿,那里有杜相这般的四海心思,不过是觉得大堂上色彩单调,养一些青蒜也就是为这里增添一两分艳色,既然杜相喜欢那就再好不过了。”

    杜如晦和云烨坐定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张文札递给云烨说:“这是户部今年重新调拨给兵部的预算,共计一百三十万枚银币,云侯以为,这些钱用在那里最为妥当?”

    “您才是兵部的主官,自然由您说了算。”不能簪越的道理云烨还是明白的。

    “不行,老夫倒是很喜欢做主,但是这笔钱烫手,既然钱是你要来的,还是你做主吧,老房的脸黑得像锅底一样,正在中书骂人,他好不容易刮掉了兵部的一点油水,结果你就狠狠地给兵部贴了一层肥膘,这一巴掌扇的老房晕头转向啊,所以啊,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吧!“杜如晦嘿嘿的笑着,似乎非常的得意,不管他是不是文官,只要他坐在兵部尚书的位子上就必须为军队考虑,这就是操守。(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