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赌局,又见赌局!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别的公廨里面冷的像冰窖,兵部的公廨就温暖如春,宫里面负责炭火的太监,才拉着一车车的煤炭送过来,云烨就蛮横的截留了很多,一天的量足够兵部衙门烧好几天的,至于别的衙门有没有煤炭烧火取暖,云烨认为这不关自己的事情。

    家里的好茶也拿过来,没个公事房都分一些,烤着土豆,喝着茶,兵部上下一团和气,闲聊之余轻轻松松的就把公给办了,武选清吏司的姜选看不惯云烨一团散漫的兵部作风,拂着袖子走了,对于方正的人,云烨从来都是尊敬的,不愿意也不强求。

    没指望一点煤炭和一罐子茶叶就能收买人心,这位的心思也太重了,房玄龄到了兵部检查的时候,都笑眯眯的坐下来喝口热产,烤会火,虽然他的房间里从来不会有寒冷这回事,亲民的样子却老房做得十足。

    雪下得没样子了,开始担心开春的时候会有旱灾,现在大家都在担忧天晴之后,在春风的吹拂下这些雪全部化了会不会出现水灾。

    大清早一开门,两尺厚的雪墙就出现在门口,仆役们忙碌了半天才把家里的雪清理出去,早朝是上不成了,坊市里的积雪都被清扫干净,朱雀大街上的雪却堆得半人高,旺财在雪里撒了一会欢,云烨就不得不命仆役们把困在雪里出不来的旺财救出来。

    兴化坊里的取暖设备最好,许多的大佬冬日里都喜欢住在兴化坊,魏征,杜如晦和云烨一样皱着眉头看着雪墙犯愁。

    “魏公,杜公,咱们一个月的钱粮不见了。真是可惜啊,原本还指望那点钱粮给儿子买件春衣,现在泡汤了。”

    魏征瞪了云烨一眼,对于云烨尖酸刻薄的话就当是耳旁风,加强官员的纪律性是魏征提出来的要求,他认为官员散漫成风。需要加强管理,只要一次早朝不到,就会扣钱粮,这已经是官员中最著名的笑话,谁家官员是靠那点俸禄活着的?

    云烨打算回家关门继续睡觉,魏征却打算解决朱雀大街上的积雪,十几天出不了门贫寒些的人家说不定就会饿肚子。

    御史大夫的威信还是非常高的,一声令下,云家就剩下家主带着旺财瞎溜达。其余的仆役不论男女都被老魏借走了,不干别的,就是打算在朱雀大街上开出一条道路来。

    唐人很喜欢干这些公益劳动,只要有了一个人动手,全长安的人都开始动手了,开路的速度远比云烨预料的要快,刚刚睡了一个回笼觉,刘进宝就禀告说路已经挖通了。他说话的空气似乎还有一点鄙夷的成分在里面。

    跺了刘进宝两脚,自己这个主人还没有感到不好意思。你一个仆人难堪什么,不就是老魏他们奋战在挖路的第一线,自家侯爷回家睡觉了么,有什么难堪的。

    再见魏征的时候,老家伙靴子上沾满了泥水,没有一点官员的样子。不像云烨浑身上下整齐的不见半点泥水,见到云烨过来,老家伙笑着说:“还好,还好,没耽搁云侯上早朝。真是天大的幸事,咱们这就上路吧!”

    老不死的穿着泥靴子去上朝就是为了向皇帝表功,泥靴子可以证明自己多么的辛苦,云烨恶毒的揣摩老魏的心思。

    不过在雪墙里走路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很有一种地道战的感觉,调皮的孩子甚至在雪墙上胡乱雕刻出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书院的冰灯大家都见过,雪墙上雕刻点东西不稀奇。

    走了一路这才知道魏征他们在一个多时辰以内居然把道路全部挖通了,自发的这么干的人可不光是魏征一个,皇宫里的军队也参与挖掘,如果云烨这时候站在热气球上面往下看,一定会发现整个长安如同蜘蛛网。

    今天朝堂上的议题就是赈灾,这场大雪漫卷覆盖的可不只是长安城,说不定整个关中都会受灾,现在道路被堵死了,外面的灾情朝堂上一无所知。

    朝堂上死一般的寂静,这场灾祸小不了,大唐人喜欢住木头房子,好些人家是草棚,房子被雪压塌乃是常事。

    云烨不太在乎,云家庄子全部是砖瓦房,而且都是这几年新盖的,讲究些的人家甚至都用了水泥,这点灾祸不会对云家庄子造成灾难,说不定庄户们把这样的灾难看成老天爷给的休息日了,这时候很适合坐在暖炕上吃火锅。

    “云烨,百姓遭灾你感到心情愉悦?”李二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刚才云烨得意的表情被他看在眼里,心中大怒。

    平日里李二是不会在朝堂上关注云烨这样的低级官员的,今天怎么了?薛万彻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云烨一眼,这时候大家都是一副死了老子娘的表情,就你高兴,不显眼才是怪事。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往外挪挪,希望李二不要认为他也在开心。

    李二最讨厌自己伤感的时候,别人开心了,当初他兄弟赵王李元景在李渊的葬礼上不小心笑了一声,好好地雍州牧,右骁卫大将军的官职就没了,变成了安州都督,至今还在受苦,听说亲王的俸禄都已经停了,必须找一个合适的托词啊。

    “陛下,关中遭了雪灾,微臣自然感到痛心,可是微臣刚才想到了如何查看灾情的办法,不由得喜不自胜,所以失态了,请陛下恕罪。”

    听了云烨的话,薛万彻立刻就把身子再次往外挪挪,这是在胡说八道,爬犁上了雪面也没有东西能拖着走,大雪把长安困的死死地。

    李二的眼睛却立刻就变亮了,云烨总能相处别人想不出的法子,疾声问道:“云卿有何良策,速速道来,灾情一日三变,半刻也拖延不得。”

    云烨笑着说:“回禀陛下,地面上走不成,咱们不妨飞到天上去,从天上走,即使不能飞出多远,登高远望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站在天上配合望远镜,长安周边的情形就会尽收眼底,哪里灾情重,我们就优先打通去那里的道路,这样救灾时就有了先后的次序,能把损失减少到最小。”

    “飞天?”房玄龄忍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不但他惊讶,满朝文武都鸦雀无声,飞天的梦做了不少,可是从没见过谁真正的飞起来过。

    “此话当真?”李二还没发话魏征就抢先问了出来。李二收回了要问话的打算,半眯着眼睛看云烨如何应对,他现在相信人确实能飞起来,李泰已经确实的证明了这一点,证明归证明,李泰的那一套离送人上天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现在只能把人送到西天去。

    房玄龄见到云烨脸上浮起一副熟悉的笑脸,顿时心中警钟大作,他记得很清楚,云烨讹诈户部的时候就是这副嘴脸,敲诈百官的时候也是这副嘴脸,把四根铁条卖了好几万贯的时候也是这副嘴脸,最近的一次见这幅嘴脸是他准备买长江口那座海岛的时候。

    果然,云烨伸出一只手对着满朝文武大声说:“打赌,一千枚银币为基数,我如果飞不起来,就赔出这些钱财,如果飞起来了,这些钱财云某就笑纳了。”

    李二看到云烨估计重施,立刻就放下心来,把身子靠在椅子上看他表演,只要云烨提出赌局的时候,李二就知道云烨已经稳操胜券了,虽然飞天这事夸张了一点,奇怪了一点,他依然认为这小子赢定了。

    “不可能!“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是李泰,这家伙已经有点抓狂了,他听说云烨也在研究飞天,从没当一回事,认为云烨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进度上超过自己,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资源群,没日没夜的搞到了现在也不过才有了一点眉目而已,距离送人上天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云烨整日里四处游玩,最近听说还在主政兵部,他凭什么能轻松的超越自己,不可能。

    “我和你赌,看在朋友的份上我押少点,就一万枚银币,这就立约!“李二见李泰这么说,又有点担心,旦心上不了天怎么办,因为要论朝堂上谁对云烨最熟悉,一定是李泰无疑,李二发现自己的儿子真的在发急,不是和云烨做戏。

    云烨有点气急败坏,拿勿板指着李泰半天说不出话来,李泰幸灾乐祸地说:“谁叫你吹牛,你能把人送上天这一点我信,我完全相信,但是在这个时候你口出狂言,那就是自作自受了,反正你云家钱多,多赔点就当是捐给灾民了。“

    朝堂上总有些恨云烨不死的家伙,比如令狐德棻老先生,这些年好不容易积攒了一些家当,准备好好地过日子,对于打击云烨这回事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没想到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云烨也有牛皮被拆穿的一刻。

    “老夫赌云侯无法在这场雪停的时候飞上天,五千枚银币!“老家伙非常的恶毒,特意在话语里把时间给钉死,免得出现云烨玩文字游戏的情形。(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