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楼兰没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书院的围墙从来没有停止过浇筑,没错,就是浇筑,在大唐如果说那个地方从来不缺少水泥,无疑就是玉山书院,因为它有自己的水泥窑,自己的砖窑,自己的煤矿,自己的瓷器作坊,自己的印刷厂,自己的田地,自己的码头,甚至还有一支自己的船队,至于骆驼,马匹,牛羊他一样都都不缺,皇帝下令,玉山为书院产业。

    军队已经开始入驻玉山,防卫玉山的力量等同于行宫,两年一换,指挥官由皇家亲自任命,能支使得动他们的,除了院长就只有山长了,也就是说只有皇帝院长和李纲山长能让这些十六卫的军人们低头,云烨这样的院判下的命令,小兵都不用理会。

    书院的围墙远远看起来和长城差不多,蜿蜒曲折的盘旋在山岭间,以前还有野猪之类的害兽跑下山祸祸庄户们的玉米和土豆,现在已经绝迹了。书院的后门只有在每年熊猫发情的季节才会打开,让那些在书院里吃的圆滚滚的熊猫从那个门里出去,去找山里面瘦骨嶙峋的熊猫交配,学生们把这道门戏称为鹊桥门。

    许敬宗和云烨骑着马在城墙上巡视,不骑马不行,方圆三十里的城墙走一趟会累死人,一丈多宽的城墙上不到百米就会有一座箭楼,楼上站着守卫的军士。

    山谷里的寒风没用多长时间就把俩个人冻得不轻,只好一头钻进箭楼里避避风寒,箭楼不大,人挤满了旺财就进不来,刘进宝就把那些军士都撵了出去,把旺财弄了进来,许敬宗叹了口气说:“云侯。你这重马轻人的习惯也得改改啊,很多人已经有非议了。“

    “谁说旺财是马?旺财是我兄弟,在外面是这样,在家里也是,不信你去云家把例份的账簿打开看,你会发现我家旺财一直都是领着份例的。谁爱说谁说,我没打算改。“

    云烨解下大氅披在旺财的背上,还掏出一把豆子放在手里让旺财慢慢吃。

    今年的雪少,除了入冬的时候下了一场雪,直到现在才慢慢有了一点下雪的意思,云家的庄户们已经在做储水的准备,修了好多的水泥池子,就等着下一场大雪好一次性的把水装满,无论如何。今年的大旱已经无法避免了。

    烤了一会火,巡视还要继续,前面已经没办法骑马了,都是台阶,俩人只好步行上去,许敬宗拍着水泥浇筑的墙体感慨道:“云侯,咱们书院的这道墙,恐怕比皇城的还要结实。传闻赫连勃勃修筑统万城的时候,以巨锤砸地。入一寸则斩工匠,不入一寸则斩军士,那是为了建立万世不拔的基业,你把书院的围墙的弄得固若金汤的做什么?”

    “也是为了建立万世不拔的基业,老许也就是咱俩在这里我才说,我唯一的期望就是王朝更替了。书院能够依然屹立不倒,这是我的一点私心。”

    许敬宗点点头说:“王朝万世不替还没有过,倒是书院很有可能长久的生存下去,既然抱着这种心思,修建的坚固些也不无道理。”

    走到了鹊桥门。许敬宗看着后山,指着几处冒烟的地方说:“那几处要害已经被陛下收走了管辖权,只见到大批的军队开了进去,水泥,砖石,木料的耗损惊人,难道说陛下要在后山打造一座堡垒不成?”

    “老许不要多看,我知道那里在干什么,但是不能告诉你,一旦告诉你了,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秘密知道的多了没什么好处。”

    和许敬宗相处的久了就会知道他其实真的算是一个不错的朋友,除了喜欢沾点便宜和出卖朋友之外,和他在一起你总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不论喝酒,谈天,和他在一起绝对不会错,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给你一个暗示,那就是把心里话全说出来,我会帮你保密的。

    小东到底还是嫁给他二儿子了,小两口被许敬宗打发到杭州新城老家去了,目的很清楚就是打算在江南给全家留一条后路,顺便依靠云家在岭南的势力,看看能不能向西南发展一下,娶小东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引起云家的反弹。

    云烨发现自己不知为什么会和好人处不来,但是和奸佞却能迅速的打成一片,有时候甚至还有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难道说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当坏蛋的料?

    站在风口上很显然不适合两个奸佞之徒的胃口,这种晚来欲雪的天气里,不喝上两杯,谋算几个人与自己的身份不符,于是断然结束了巡视的工作,原路返回,一个时辰之后就回到了书院,还没有开始饮酒,就被李纲先生揪过去开书院的大会。

    大屋子里坐满了人,云烨惊讶地发现希帕蒂亚和小武也在,不光是他俩,李承乾居然也坐在后面,看他一脸的严肃,就知道有大事件发生了。

    果然,云烨和许敬宗刚刚坐定,就听到一个惊天的大消息,楼兰城消失了,一夜之间人去城空,皇帝问书院对楼兰的消失有什么看法。

    金竹先生在这方面是最权威的存在,他犹豫了一下,首先拱手问太子:“殿下,要问楼兰为何消失,老臣首先要问我大唐的军队在楼兰么?”

    李承乾不明白金竹先生为何要这么问,云烨却很清楚,繁华的城市一夜之间成为了空城这种事情也发生过几次,比如高昌,比如昭武九姓的都城,这些城市消失之前都有一个征兆,那就是大唐的大唐的军队恰好在经过了那里恰好发现了空城,将领们回报说城里一个人都没有,然后在河套一代,就会出现大匹的牧奴和农奴。

    想要弄清楚楼兰城为何没人了,必须把西域最大的祸害,大唐军队这个因素刨除出去,否则就是一个巨大的玩笑,西域的将领的胆子很大,杀掉西域三十六国的一个小国王,就像杀掉了一只鸡,反正每三年一次的大朝觐,那些国王的面孔总是不同。

    汉人喜欢杀掉那些小国君这是传统,从班超时期就开始这么干了,最后到傅介子干掉楼兰王,每个人都被史书夸赞一番,所以那些将领没事干就想杀几个国王,想看看史书上会不会有自己的记载。

    别看那些将领回到长安一个个都是慈眉善目的,见到庄户问安都会拱手回礼,一个个和善的一塌糊涂,但是,只要出了玉门关,一个个就把好人脸扒下来收在口袋里,换上一副强盗面孔,烧杀抢掠几乎无恶不作,突厥人,昭武九姓,回纥人实在是没活路了,这才打算背井离乡的打算去西征,给自己和自己的族人搏杀出一条生路。

    弄清楚了原委的李承乾有点尴尬,拱手对金竹先生说:“请先生放心,孤保证楼兰的怪事不是我朝大军的手笔,汇报这一情形的乃是一家商贾,他们自大食回来的时候路过楼兰,原本想停伫下来休整一下,结果进城之后才发现那里一个人都没了,好些人的家里,都是整整齐齐的,有的人家似乎正在吃饭,桌子上的碗碟尚在,就是人没了。”

    “楼兰古城曾经是人们生息繁衍的乐园。它与大汉朝几乎同时建国、它东起阳关附近、西至尼雅城、南至阿尔金山、北至哈密。它身边有烟波浩淼的盐泽,它门前环绕着清澈的河流,人们在碧波上泛舟捕鱼,在茂密的胡杨林里狩猎,沐浴着大自然的恩赐,更是大唐去大食和极西之地的咽喉锁钥。

    想要他一夜间消失,老臣认为不外乎几个原因,第一那就是被大唐军队攻伐所致,既然殿下说不存在这种可能,那么就只有瘟疫和宗教因素了。

    玄奘在自己的书里说楼兰国笃行佛教,乃是小乘教派,所以宗教之说也能说得过去,而老臣认为最大的可能性是因为缺水所致,据郦道元《水经注》记载,东汉以后,由于当时塔里木河中游的注滨河改道,导致楼兰严重缺水。敦煌的索勒率兵千人来到楼兰,又召集鄯善、焉耆、龟兹三国兵士三千人,不分昼夜横断注滨河,引水进入楼兰,缓解了楼兰缺水困境。但在此之后,尽管楼兰人为疏浚河道作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和尝试,老臣以为,楼兰最终还是因断水而废弃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测,需要实地查验,如果陛下有心探明真相,老臣愿意带着学生走一趟楼兰,去实地看看,如果是意外因素导致楼兰消失,我们也好早日想出应对之策。“

    李承乾点点头说:“先生说的在理,楼兰消失必须查验清楚,如果是军方所为,这一次定然不能饶恕,如果是天灾,我们需要知道原因,孤王这次过来,就是奉了陛下的命令,准许书院组织一队人马出塞,去查个究竟,此事不得大意。左武卫会派出护卫力量,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就了现在天怒人怨的后果。“(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