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庞准的买卖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躺在椅子上,看这外面的空地发呆,小儿子云欢躲在后面玩弄父亲的耳朵,不断地摁下去,然后看父亲的耳朵再支棱起来,他就是这样玩弄旺财的耳朵的,只要旺财趴在地上,他就对这个游戏百玩不厌,如今旺财站起来了,他够不着,于是父亲的耳朵就成了新玩具,虽然没有旺财的大,他依然喜欢。

    玩弄的时间长了,就对父亲的耳朵没有旺财的大就起了不满,于是他就抓着父亲的耳朵用力的一提……

    孩子哭了很讨厌,云烨只好抱着儿子去转悠,耳朵好像大了一圈,红彤彤的,顾不上这些,先把小祖宗哄高兴才是正经。

    刘进宝不愿意让小少爷蹂躏他的耳朵,找老钱有点不人道,云烨只好贡献出自己的两只耳朵让儿子继续抓住,这才让天下太平。

    儿子执拗的就像那个讨厌的李二,都说师父已经死了,怎么还是不放心啊,李承乾,李泰不愿意过来试探,就打发李治过来装着一肚子的好奇心问以前的事情,如果是李治问,云烨会把他向踢熊猫一样的踢进竹林里去,可是看李治尴尬的表情,要是再不知道是他父亲要问的话,云烨就太蠢了。

    自己不管怎么说,李二都会有疑问,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换了谁都不会太相信,再加上云烨的信誉并不是太好,所以可信度就很低了。

    恰好虬髯客要过来,李靖为了洗清自己特意清了内侍来监视这场谈话,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借虬髯客的嘴说出来要可信的多,谁知道这件事居然把虬髯客打击的很惨,时间久了。那段硬塞进去记忆如今牢牢地长在他的脑子里,越是琢磨,它就越发的真实可信,大脑会自动将漏点自动补充完美,如今虬髯客的悲哀,其实就是云烨造的孽。

    做了亏心事。总会有鬼来敲门的,李二这只鬼如同附骨之蛆,甩不掉,拿不走,只能被动的应对,很想对虬髯客说声对不起,当然,要说也只能在心里说说罢了。

    虬髯客的双拳带着风声,一拳拳的砸向李靖。李靖不断地闪展腾挪,眼看就要不支了,红拂跳进战圈,夫妻二人合力对战自己的拜兄,这才堪堪的稳住局面,随着体力的消耗,虬髯客逐渐平静下来,重重的一拳击打在地上散掉了自己全身的力气。

    “张仲坚自诩英雄。却被老翁稚子玩弄于股掌之间,此恨难平!”

    “云烨狡计百出。长安城里最难缠的人里面就有他一个,二哥想要出这口气,恐怕很难,他的家里面高手如云,今日观战的那个青年,恐怕是一个非常恐怖的高手。无舌早年就是陛下身边的内侍,如今年岁已高,但是却看着隐隐有返老还童之象,绝对不可小觑,云家背靠书院。奇人异士层出不穷,书院里面机关重重,小妹曾经去过一趟迷林,那片树林里毫无生机,乃是死地中的死地。

    书院最近也封闭了迷阵,不许学生再进去探秘,恐怕那里面也生出了大变故,不宜接近,好在他答应出兵大食海域,应该能对二哥的事业起到襄助的作用,一时之辱不妨放弃,建立自己的国度才是最重要的。“

    听了红拂的话,虬髯客回头对李靖说:“大哥,我以前就认为云烨是一个恶鬼,现在还是这么认为,他今天旧话重提,就想在我的心里种下一颗畏惧的种子,使我的武学再无寸进,荒岛两年,我与天争,与大海争锋,终于突破以前的桎酷更进一步,原想着这次回到长安,再见云烨的时候能降伏心魔,想不到,被他的几句话又打回原形,他就是我此生最大的魔障,

    小弟这就回大明寺,请恩师出手,为我消灾解难,顺便等着南海上的风波安定下来,我不是没想过向云烨讨还这个公道,只要心有此念,浑身就会有极大地警兆,这是我纵横多年却能平安无事的依仗,找云烨报复恐怕后果堪虞,走着看吧!“

    李靖既没有表示赞成,也没有表示反对,而是背着手转了两圈之后说:“我总感觉这里面有鬼,你和云烨说话的时候,我分明从云烨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歉疚,虽然只是一瞬,我却非常的肯定,他觉得对不起你!

    云烨此人是一个真正的怪人,你说他仁慈,也对,你说他酷毒,也没错,他的心很软,但是手段却异常的毒辣,我感觉他就是走了两个极端,这种人心思不定,善恶难分,做事没有前一刻你还见他在忧国忧民,下一刻他就会摆出一副奸商的嘴脸,你大哥我阅人无数,这样的极品还是头一次见。

    我总觉得他和大唐格格不入,难道说他真的是从神仙地黜落到了凡尘?二弟你再想想第一次见到他们师徒时候的情形,我们再做判断。“

    虬髯客烦躁的摇着头说:“前一刻的记忆里,我还在大海上,下一刻我就到了陇右,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那里是陇右,我就是知道,踩倒了一丛青草,穿过了一片灌木丛,在一片枯草滩上,我见到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在宠溺的给一个童子说着什么,老者的脸我似乎看不清楚,见我过来也不吃惊,只和我说:”你来了?“

    但是云烨的脸我却看得清清楚楚,很顽皮的一个少年,蹦蹦跳跳的走到我跟前给我倒了一杯清水,然后去翻弄我的包裹,被我踹了一脚,然后我就和老者说了很多的话,我记不得了,一点都不记得了,下面的记忆就是我带着兄弟们和海浪抗争,山一样的海浪就压了下来,刘订古掉进海里的惨嚎声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听完虬髯客的讲述,李靖彻底的迷惑了,云烨当初在大殿上说见到虬髯客的时候还是十五年前,李靖记得云烨当时讲的每一个字,两相印证之下,这件事确实发生过,如今虬髯客也证明了云烨的话,但是,包裹是谁让虬髯客送的?

    “二弟,对于包裹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不记得,完全不记得,完全不记得那个该死的包裹到底是怎么到了我的肩背上,我甚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去陇右,我只记得荒原,却不记得自己走过的那些市镇,难道说我一夜之间就跨越了万里之遥?“

    虬髯客又暴怒了起来,如果云烨在这里,就会知道这纯粹是一种癫狂症状,李靖却认为这是虬髯客在发怒,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只好温言安抚自己的兄弟。

    进长安的虬髯客豪情万丈,此时的虬髯客只想快快的跑到扬州大明寺,请师父给自己念无数遍的清心普善咒。

    犯愁的不光是李靖,李二,长孙也在倾听断鸿的讲述,这段讲述断鸿已经讲述了三遍了,依然一字不差。

    长孙叹了口气问皇帝:“二哥,你不是已经不在纠缠云烨的师门了吗,为何现在旧事重提,这不是您做事的原则。“

    “朕不想知道云烨的师父是谁,朕只想知道白玉京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和我们作对的那个白石宫

    最近换了主人,就是那个叫做寒辙的,他们现在已经舍弃了超然的世外地位,开始全面的融入大唐社会,岳州传来消息说,大商人何邵受云烨所托,向龙虎山出售了寒辙带来的朱砂,给白石宫在岳州置办了十六家店铺,最近已经开始由一个叫做庞准的河洛商人接手,你知道庞准以前是做什么买卖的么?

    人皮!表面上他是专门做珠宝生意的,可是暗地里他们向中原的巫人运输人皮!用来制作人皮鼓,听说他们运送的人皮制作的非常的精良。“

    “该杀!这样的畜生陛下为何还要容忍他活在这个人世间,万死不足以赎其罪!“长孙霍然一惊,站起来大声的向皇帝建议,她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发抖,自己的子民被人家剥皮贩卖,这样的人杀一万次她都不觉得解恨。

    “杀不成,因为那些人皮都是吐蕃的上师亲自制作的,在吐蕃本来就是一种灵物,一种商品,我命密探们仔细勘察,只要那些人皮里有一个唐人,朕就会把他碎尸万段,可是啊,皇后,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汉人不合格,只有最虔诚的教徒的人皮才能有资格制成人皮鼓,一般的人皮根本就不能用,这在吐蕃是非常忌讳的,每一张人皮都是价值千金的稀罕东西,每个巫人都以拥有一面人皮鼓为荣。”

    长孙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听见皇帝这么说,重新镇定下来说:“哪怕如此,依然该杀!”

    李二嘿嘿笑着说:“皇后这就不知道了吧,被剥皮的那个人是自愿的!我特意问过禄东赞,禄东赞尽管非常不愿意提及此事,最后还是告诉朕,确实如此,被剥皮的那些人确实是自愿的,他们认为这是把自己献给天神的最佳途径。

    出于对剥皮的忧虑,朕必须搞清楚,白玉京和白石宫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如果白石宫真的开始转化,朕会给他们一些优待,如果是恶毒的宗教入侵,朕会立刻将他们连根拔起,杀个寸草不留。“(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