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云烨的师父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每个人都缺少一个导师,小偷也是一样,李义府是国朝的大盗,这一点只有云烨知道,现在不论谁看李义府都会说他是一位至诚的君子,云烨从他对待父母兄弟的一些细节上发现这个这个家伙的虚伪是长在骨子里的,想要怕磨灭掉恐怕不容易。

    野草除不掉,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的给野草施肥,让他长得更加的高大,一支高高大大的野草长在田地里傲视群伦,毁灭也就会接踵而来。

    算计自己的学生是不道德的,所以云烨把施肥的过程看做是一种对弟子的关爱,项羽起了野心结果推翻了大秦王朝,不知道李义府起了野心会不会干掉大唐?这种猫一样的人物一生实在是太精彩,就不知道在李二的麾下能不能大放异彩。

    刘进宝最大的野心就是把自己的养子弄进书院,十二岁的小少年不断地在侯爷的眼前晃悠,于是不耐烦的侯爷就把这个小少年送进了玉山书院的小学堂,放在眼前非常的碍眼。

    至于此事坐在云家大堂上的家伙,最大的野心就是能统一阿拉伯海域的海上贸易权,他为此准备了很久,不断地强调自己能对大唐的海上贸易提供足够的保护,如果可能,也可以为大唐干掉一些不该存在的势力,当然,岭南水师必须给他一定的保护。

    胡同海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他总是看着大门,只要发现不对他就想跑,因为云烨已经看了他两眼了。

    “你看,云侯,我张仲坚从来都不说虚话,海上的事情终归是要在海上解决的。您就算是要养贼自重,我张仲坚也比那个倭国婆娘来的有威胁,我完蛋了,大唐的远航船只就没了保护,您在京城也坐不安稳吧?”

    云烨玩味的看着虬髯客说:“谁给你的底气让你跑来和一位帝国的侯爵商讨海洋管辖权的?在岭南水师的账簿记载上,你这个时候应该在那座荒岛上钓鱼生孩子。如果你有本事繁衍出一个种族出来,我佩服你,你不但没有去繁衍种族,反而在这个家伙的帮助下竟然越狱了,我不相信高山羊子敢打劫大唐的货船,至于大食人我在螃蟹岛上杀掉的有点少,只要在大食海域再找一个小岛插满了人棍,我想大唐的商贾应该没人敢碰才是,你的条件并不吸引我。海洋的权利是属于帝国的,不属于我私人,也不属于你。”

    “大食海域不属于帝国,云烨,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虬髯客也不是好欺负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句话你忘记了?至于你好不好欺负总要欺负过才知道,自从你拿鞋底子抽了我的脸之后,我就一直想要欺负你。在李靖家里不方便,如今你好不容易跑到了大海上。我不欺负你欺负谁?”

    “就因为我扔了你一鞋子,你就记恨到现在?”虬髯客的身子有些发抖。

    “不光是你扔了我一鞋子,我们的仇恨由来已久,陇右的荒原上你还踹了我一脚,你难道已经忘记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云烨的心眼很小,你怎么敢忘记?“

    说起陇右。虬髯客就抱着脑袋嘶吼起来,他到现在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去陇右荒原,这件事情就不该有,可是他能清晰地记得自己在荒原上的一举一动。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自己掠过一大丛青草。穿过一片灌木林之后就清楚的看到了一间简陋的茅屋,很奇怪,茅屋的周围都是干枯的荒草,一个白发白须的神仙般的老人就坐在茅屋前的棚子底下,一个惫赖的少年正趴在芦席上听老人说话,等自己走近之后,老人抬起头笑着说:“你来了?“

    自己不认识老人,老人却似乎认识他,小少年给自己倒了清水,就好奇的打量自己的背囊,并且偷偷地打开往里面看,自己玩笑般的踹了那个少年一个屁墩,后面,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虬髯客猛烈地敲击着自己的脑袋,可惜一无所获。

    如果没有见到云烨,他会认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云烨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并且能描述出梦里的一切,那个梦也就不是梦了。

    虬髯客嘶吼一声之后,就狠狠的在自己的大腿根捶了一拳,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下子变得清明起来,抬头看着云烨说:“你们师徒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云烨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吐掉了喝进嘴里的茶叶才对虬髯客说:“我的小心眼是遗传自我师父的,他老人家的心眼比我还小,从小到大,我师父都没舍得打我一下,闯了再大的祸,也没受过惩罚,你倒好,狠狠地踢了我一脚,所以……嘿嘿嘿。“

    听云烨和虬髯客对话的人很多,李靖,红拂就在屏风后面,单鹰坐在云烨旁边闭着眼睛养神,断鸿正在饶有兴趣的观赏云烨客厅里的盆栽,这些人意外的听到虬髯客提到云烨师父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竖长了耳朵,连陪着红拂喝茶的辛月也不例外,她早就对自家的这位祖师爷爷充满了好奇。

    虬髯客握着茶杯的手一紧,整只茶杯居然被他捏碎了,他的手却毫发无伤,只有滚烫的茶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一松手,碎瓷片就掉在了地上,无力的对云烨说:“神仙中人就是这么对付俗世中人的吗?我虬髯客虽然一生杀人无数,自问杀的都是大奸大恶之徒,更何况我是去给你们送东西的,土豆该是我送的吧?你云家能有今日不就是依仗了土豆的功劳么?我一番好意为何会招来大祸?“

    云烨重新给虬髯客拿来了一个杯子,倒上茶水鄙夷的看着虬髯客说:“你可以不送么?什么时候你都有选择的余地了?就像大食海域一样,你有选择的余地么?

    你听着,还是那句话,只要一个海盗敢穿过海峡,我就会把他穿到木头上立在海峡边上,你可以和别的海盗相争,但是,大唐的商贾不能受到损害,最近,大食海域的强盗过于猖狂,岭南水师准备去剿灭一批,别被水师的战舰看到你,看到你一样会灭了你,只要是海盗就在他们的攻击范围之内,你也一样。“

    虬髯客明白这是云烨最大的让步了,胡同海甚至有些欣喜若狂,岭南水师要去剿灭海盗,只要自己这群人依然老老实实地躲在海岛上,就不可能受到波及,相反,那些高丽人,倭国人,大食人,还有一些杂毛海盗绝对会倒大霉,说不定这次战役之后,海上的势力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虬髯客目的达到了就向云烨告辞,临走的时候抽搐了一下脸上的肌肉对云烨说:“我此生最后悔的就是去了陇右一趟,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人控制,我宁愿永远不回忆起这段记忆,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耻辱,云烨,神仙就能为所欲为吗?“

    胡同海生怕云烨发怒,连忙拖着虬髯客匆匆离去,在他看来,凡人被神仙利用一次怎么看都不算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悲愤的不光是虬髯客,还有李靖和红拂,直到今日他们才知道,豪迈勇烈的虬髯客在云烨师父手里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如同布偶一样任人摆布,这对心高气傲的虬髯客来说确实是一个最大的打击。

    李靖今天特意向李二请旨,带着虬髯客过来和云烨商讨南海的事宜,李二认为,需不需要帮着虬髯客还要听云烨的意见,所以就派了断鸿过来,只让他带着耳朵听,不许插嘴,他也只想听谈判的过程而已。

    断鸿似乎发现了一件极大的秘密,那就是有关神仙的秘密,云烨师父到底是不是神仙满朝文武都在猜测,抱着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想法,他们认为云烨的师父逍遥子也不过是以为博学的鸿儒,绝对不是什么神仙,云烨也一直都是这么说的,现在,好像有了新的解释。

    虬髯客的身手如何断鸿知道的很清楚,如果是生死相搏,自己必定不会是虬髯客的对手,这样的高手在云烨师父的眼中却如同布偶,真是太惊奇了。

    李靖红拂连招呼都没有打就离开了云家,无论是谁被人家玩弄于股掌之上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所以连带着对云烨也就有了看法。

    断鸿笑嘻嘻的说:“今日才知道云侯在南海上的威风,虬髯客在你面前除了低头之外,毫无他法可想,谁能想到,真正绝定大海归属权的人在长安,而不是遥远的岭南,云侯真正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万里之外啊!“

    “有什么屁话就说,少说一些好听的,真正决定他们命运的是陛下,不是我。“

    “这是自然,只是奴婢很想知道云侯的恩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相信不光是奴婢想知道,陛下一定也很想知道。“

    “不光是陛下想知道,我自己都想知道,恩师对我来说就是恩师,一个善良的老人,一个慈祥的老人,一个睿智的老人,一个一辈子不为人知的老人。“(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