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鹰嘴崖低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今夜注定无眠,李二隐身在一处幽暗的角落,看着灯火斑斓处的人群,满身满心都是平和,节日总能让人欢快起来,更何况今日算得上普天同庆。

    他看到李治用绳子拖着兕子的冰车在冰面上来回奔跑,兄妹俩都笑得很开心;也看到李泰揽着希帕蒂亚的腰身,一边给她讲解乘龙引凤的典故,一边偷偷的把手往希帕蒂亚的翘臀上滑;也看到小丫骑在一头冰雕的巨象身上大声欢呼,底下的阴妃一脸的惶急;也看到李黯和蒔莳一边一个簇拥着杨妃在灯河里漫步;他看到了勋贵们豪放的狂饮;也看到了贵妇们窃窃私语时的媚态;看到了长者的笑容;看到了幼童的欢乐;也看到了一个强大兴盛的帝国。

    他有些憎恶周围的高山,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不能看遍天下。

    “登山!”李二简洁的给断鸿下了旨意,他想站的更高些。

    皇帝登山,自有万民景从,李二却不愿意太多的人分享他这一刻的心境,只带着云烨,准确的说是押着云烨陪他登山,云烨不愿意去,鹰嘴崖上冷风嗖嗖的,能把人冻成冰棍,为什么一定要黑乎乎的登山?待在山下看看那些为了显示柔美的身段,特意穿的很少的贵妇们冻得乌龟一样的怪样子岂不是更好?

    山道上布满了禁卫,很可怜,穿着铁甲估计已经被寒风夺走所有的体温了吧,僵在山道上跟冰雕差不多,李二治军极严,严松更是一个吃人的恶魔,这些将士宁愿被冻死也不愿意和严松这个魔王打交道。

    看到程处亮挎着腰刀,手执铁槊威风凛凛的站在风口上鼻涕流的老长。云烨就把身上的三件轻裘脱下来一件给他披上,伺候皇帝就是一件苦差事。

    同样穿着铁甲站在寒风里的严松,立刻就把利刀一样的眼神就飙到了云烨身上,对这种威压云烨早就习惯了,李二的威压对自己都不管用,只能动用暴力。你一个禁卫统领算个屁啊,于是,又从腰上解下酒壶,还给程处亮灌了一大口。

    路过严松身边的时候小声说:‘我弟弟要是冻坏了,你看我怎么对付你。“

    严松的身子僵了一下,一般这种话都是他对别人说的,轮到自己头上就非常的不舒服,瞅瞅走在前面小轿里的李二小声的对云烨说:“倒要看看你怎么对付老子,回头就让程处默去鹰嘴崖守风口。“

    “好啊。那我就让你弟弟去最南方和昆仑奴一起划船,这两年大唐的人手不足,已经有奴隶贩子准备去远处抓一些,你敢让我弟弟去守风口,我就敢让你弟弟去火炉一样的地方待着,相信我,热起来不比冷起来轻松。“

    “我弟弟在鸿胪寺,又不在你岭南水师。你能将他如何。“

    “年轻人总想去报国立功,于是……

    “于是他就报了教化属国的漫游船队?该死的。不好好的待在长安,去什么大海。”严松恨恨的说了两句,就很聪明的不再讨论程处亮穿轻裘喝烈酒这件事了。

    寒冷对皇帝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事,一顶小煖轿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更何况暖轿里还有身材丰满的才人,估计李二取暖的方式非常的香艳。

    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鹰嘴崖。亭子早就烧起来火龙,李二从轿子里出来,背着手在灯火通明的鹰嘴崖上溜达了一圈子,伏在栏杆上看看脚下的那条灯河,果然如云烨所述。确实与天上的银河一般无二,一些闪烁的亮点不断地移动,那是挑着冰灯的人在行走。天上的流星也该是如此吧?李二看着九天上的银河这样想。

    想比灯河的璀璨,整个长安在今夜也是一座不夜城,围绕着城墙一圈的火把,在夜色中勾勒出整座城池的外形,龙首原上的皇宫更是灯火通明,李二能想得到今夜的皇宫会是如何的热闹,尤其是自己和皇后不在皇宫,那些妃子们一定会更加的愉悦。

    朱雀大街简直就是一条光带,在光带的下面定然是汹涌的人潮,每年的上元日,都是长安城最疯狂的时刻,酷爱舞蹈的唐人,这时候一定是在进行最疯狂的舞蹈。

    李二看不够这样的美景,还想看得更多,他想看看洛阳,看看晋阳,看看益州,看看扬州,看看岳州,他甚至想穿过群山看到最遥远的崖州,他想看看普天之下的王土,是否都和长安一样陷入了狂欢。

    站的高度不一样,想的问题也不一样,云烨的眼睛盯着云家庄子,今夜云家也有灯会,辛月带着全庄子的人在集市上搭了彩棚,云家也制作了七八座灯山,每家每户都有自己这个家主今晚应该和自家的庄户掌柜们待在一起的庆祝新年,而不是站在鹰嘴崖上吹凉风。

    李二的心思是上天,最好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云烨只想着快点下山,自己好赶回庄子,趁着孩子们还没有睡觉,带着他们多玩一会。

    “鹰嘴崖低了!”李二咕哝一声,就准备下山,他是带着畅想上到鹰嘴崖的,如今兴致已尽,只想着快点下山,那些将士们立在寒风里也太遭罪了。

    亭子里的山珍海味,各种果品一口没吃就要下山,人已经钻进煖轿里去了,趁着严松大呼小叫的安排护卫之余,云烨窜进亭子,温热的酒浆灌了一壶,左手提着一只烤鸡,右手抓着一只用荷叶包好的蹄膀,嘴里塞满了肉丸子,这才随着队伍下了山,寒冷的天气里不补充一点热量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走到半路见程处亮还是标枪一样的站在那里,很聪明,把那件轻裘绑在了腿上,所谓人暖腿,狗暖嘴,只要腿不寒冷,身体就不会冷到哪里去,皇帝要下山,他们还需要在这里值守到皇帝彻底的离开鹰嘴崖,云烨把蹄膀塞进了程处亮的胸甲上,自己一口鸡肉一口烈酒欢快的跟着大队行走。

    又回到了东羊河,此事已经是半夜了,唐人的宴游,可不是一两个时辰能结束的,通宵达旦才符合唐人的性格,云烨的两条腿已经在弹琵琶了,那些游玩了一夜的贵妇,贵女依然兴致盎然,也能想通,一年到头的被关在家里,难得可以出来玩一趟,自然要玩的痛快,春日里放个风筝都能怀念大半年的,遇到书院的灯会岂能不怀念一生,更何况那些漂亮的书院男子还总是吟诗……

    书院的厨子最是霸道,在河岸边上搭了棚子,还是大锅菜的油肥油肥的肉块子在锅里翻滚,红里透亮,土豆也炖的喷香绵软,一大碗米饭浇上肉汁,再堆上些肉块子,土豆块子,绝对是人间美味,更何况书院的红烧肉已经名扬四海了,不少长安的商家就靠书院红烧肉这块招牌活命呢。

    黄鼠家的菜肴做得精致,侍女也长得可人,但是今夜来东羊河的贵人,没有几个喜欢去他家的暖棚里吃饭的,大部分都喜欢抱着一个老碗,坐在粗糙的木桌上吃书院的红烧肉盖饭,这和身份没关系,几位娘娘也坐在那里进食,饭食都一样,唯一比他们多的就是一碗绿莹莹的蔬菜汤。

    长孙很习惯了,应为书院的饭食就是这样的,她已经吃过无数遍,杨妃看着碗里的肉块子发愣,长孙笑着说:“你常年吃素,对身体也不是很好,今晚就开开荤,书院厨子做的这道菜可是名菜啊,肉一点都不腻,即使不喜欢吃肉,也吃点土豆,比肉香。”

    杨妃皱着眉头咬了一口土豆,发现味道确实不错,咬着牙吃了一块肉,就喜欢上了这股子味道,确实和她记忆中的肉的味道大大的不同。

    兕子很想吃肉,李治只给她瘦肉,这让她很不满,偷偷的吃了一大块子五花肉,才发觉比瘦肉好吃多了,她认为以前被哥哥占了自己不少便宜。

    李二掀开帘子走进帐篷的时候,兕子立刻就抱着饭碗去迎接父亲,还向父亲告了哥哥不许她吃五花肉的恶状。

    李二制止了众人的见礼,笑着坐下来,看看自己家人的饭碗,回头就吩咐给他也来一碗,肉汁要多,肉味要足,不要土豆。

    云烨吃了一整只鸡,这时候打饱嗝都是一股子鸡肉味,要了一碗蔬菜汤压压,才要准备开溜,就看见李泰歪歪斜斜的走了过来,希帕蒂亚也是一个模样,两个人都喝高了,而且衣衫还非常的不整齐,天知道两人乱性了没有。

    “这边走,那边走,且饮金樽酒……李泰哼唧着云烨酒后独有的话语,一巴掌拍在云烨后背上说:“如何,我父皇飞天的梦想被勾引起来了没有?”

    云烨怵然一惊,立刻就想到李二在鹰嘴崖上说的那句话“鹰嘴崖低了。”作为整个灯会的幕后指使者李泰,他居然存了这种心思。

    连忙把李泰摁在座位上小声的说:“陛下现在就在帐篷里,你的设计非常的成功,明天你要是向你父皇汇报自己的飞天梦,一定会获得支持,现在闭嘴,把这碗蔬菜汤喝了,解解酒,要是再胡说八道,被你父皇听到了,你就入地去吧,还想飞天。”(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