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寒冬记事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辛月知道丈夫和儿子正在那间小屋子里偷吃,回头没有看见旺财,就恨恨得咬咬牙,家里想吃什么没有,非要躲在小院子里偷吃?

    作为聪明女人,辛月自然知道自己最好装聋作哑,夫君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他这样的作为是瞒不住人的,见了鬼了,那个小院子是自己每天安排仆役丫鬟去打扫的好不好,她只是有些不满丈夫居然不带她。

    奇怪的男人,李容来的时候那个地方也去过几回,等到云欢长到了十岁说不定也会去,也就是说那个地方是属于男人的地方,至少云暮就从来没去过。

    “侯爷和少爷的饭食就不用安排了,他们已经吃过了,”辛月对丫鬟吩咐道。

    李渊死的确实不是时候,勋贵间的婚嫁全部都停止了,小东的婚事也停了,许敬宗派了三个媒婆过来解释,说许家非常的想把小东小娘子接过去,但是遇到国丧就只能把日子往后拖延,许家父子都是官员,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请云家不要多心。

    小东还好说,拖到明年就行,小丫的就麻烦了,被一竿子支到了两年后,该死的大丧,小丫都十七了,过两年就该二十了,辛月心急如焚,可是小丫却哈哈大笑,这对她来说是个大大的好消息,她一点都不想去齐州那个破地方。

    李佑的表现和别人不一样,坚持为皇爷爷结庐守孝三年,就这一个举动就赢得朝堂上下好评如潮,封地又往外扩了一百里,权万纪因为管教齐王有方,着进三级,阴妃也因此获得晋身一级的奖励。

    权万纪大醉了一场禀报皇帝说齐王佑已然循规蹈矩。恪守礼法,算是教养有成,无需自己再去教诲,请回弘文馆继续教书,帝允之。

    献陵周边四十里之内全部都是皇陵区,皇陵之内的民户都有看守陵墓之责。其实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们不用缴税,不管有多少收成都是自己的,而且皇陵内的收成越好,越丰盛,就说明大唐国隆昌,皇家还会奖励他们。

    李佑明白自己和李恪一样,血脉里都带着原罪,想要通过正规的渠道获得功勋几乎不可能,想要给子孙不留后患。就必须在孝字上下功夫,虽说困守三年皇陵,自己会遭不少的罪,可是在这三年之内绝对不会有人想起来弹劾自己,血脉的疑问也不能问,阴家就算是有滔天大罪,作为李家的第五子,正在皇陵守孝。只能赞扬,立于不败之地才是李佑最想达成的目的。现在目的达到了,封地也涨了一倍多,自己也不用提前离开长安,母亲也不至于孤单一人,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至于带着来探望他的小丫在皇陵区狩猎,那就纯属一种生活乐趣了。直到这个时候小丫才看到一个全新的李佑,他的剑法很好,一个人就能对付好几个家将,他射箭的本事更是高的吓人,游窜于树枝间的鸟雀都逃不过他的利箭。不知不觉间李佑已经满足了小丫对英雄的全部幻想,更何况,这个英雄还只属于她一人,于是她往皇陵跑的次数就更加的勤快了,吓得阴妃花容失色,唯恐两人在皇陵闹出笑话,特意派了红姑紧紧地盯着俩人,只要有逾礼的地方就会大声咳嗽或者有事禀告。

    云烨今日在书院处置了几个混账学生,因为他们在把半大不小的熊猫当球踢,虽然云烨也干过这事,那是自己恼怒的时候,平时绝对不会这么干,惩罚的很重,以至于洪城都感到莫名其妙,云烨把熊猫看成了国宝,但是在大唐熊猫绝对属于野兽,和树林子里跑老跑去的野猪没有多少区别。

    兕子公主平安的长到了十三岁,虽然脸上还是笼罩着一股子青气,身子也单薄,见到那只被人当球踢的熊猫一瘸一拐的围着她打转,平生第一次发怒了。

    全长安的人都知道兕子公主是一个玻璃人,触碰不得,一旦出事会被她强悍的爹撕成碎片,四个被罚挑水的家伙很有眼色的蹲下来抱着头,公主殿下一竹棍就抽飞了一个,一脚就把一个家伙踹的顺着上坡滚了上去,剩下的两个像是被公主的强悍的武力吓坏了,一翻眼白吐着舌头就昏过去了。

    气咻咻的兕子这才满意的带着熊猫去找吃的,她一走,那四个混蛋就立刻活了过来,这是书院学生总结出来的对付兕子发怒的办法。

    没办法,兕子不顾自己的身体,非要在书院上课,别的公主可以不加理会,高阳之类的被小丫揍都是大快人心的事,兕子公主可不同,天生善良的人在那里都会招人喜欢,再加上身体不好,娇弱的像寒风里的小花,全书院对她都疼爱有加,都希望这个小姑娘能够再长寿一些。

    书院的气氛非常的适合兕子修养,为了能让她开心一些,去秦岭实习的学生会从山里特意给她挖来新品种的兰花,见到稀奇的果子也会带一些给她尝尝,自认为长相英俊才高八斗的家伙还会时不时的写两首歪诗赞扬一下兕子的美丽。

    兕子是孙思邈药庐的常客,老孙总想着先把兕子的身体调养的强健起来,可是发现这样也行不通,兕子的心脏太脆弱,承受不了过多的压力,想要身体好,首先就要有一个强健的身体,体重上去了,血液的总量就会增加,心脏无法承受,老孙只好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控制兕子的体重,目前看起来还不错。

    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了,书院的学生顿时就紧张起来了,每年期末考试之后总会有很多恐怖的事情发生,比如某某被自己的老子吊起来拿皮带抽,某某整个寒假过得惨不堪言,吃着猪食还要温书,某某的亲事都告吹了云云。

    云烨在考场里来回的转悠,他发现作弊这种事情大唐和后世几乎没区别,文科还好,文章没办法抄袭,见解也没办法抄袭,算学就不一样了,大唐的学生学习算学非常的吃力,李泰这种妖孽不能算在里面。

    一进一出两根管子的事情,硬是把这些学生为难成什么了,这个时候,咬牙者有之,切齿者有之,沮丧者有之,呆若木鸡者有之,这个时候,如果那个疯狂的水池管理员在这里,会被他们活活的掐死。

    唐人看世界都是感性的而不是理性的,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感性的看待这个世界,“白发三千丈,“”飞流直下三千尺“”鲸吞“”千杯不醉“就是感性到了极致产生出来的错觉,微观的看世界对他们来说是痛苦的,他们宁愿雾里看花,也不愿意接受残酷的事实。

    而算学一道恰好是要不得那些东西的,大概,可能,也许,这些词汇不属于算学,不把事情分派个清楚明白,就不是算学。

    他们的痛苦云烨看在眼里愁在心上,怪不得自己这种半瓶子水的人在大唐都能成为算学宗师,这没有什么好骄傲的,是一种悲哀,所以他看着这些学生的眼光就变得冰冷起来,而那些想要作弊的学生就显得更加的无助。

    “书,论,碑,记,序,表,传,赞,赋,檄,诏,疏”“这些文体你们都能娴淑的掌握,为何就对一个水池子毫无办法?因为那些东西是你们做官必须要用到的东西,而算学是可有可无的吗?

    告诉你们,你们想错了,今后做官数据也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想要浑浑噩噩的做昏官就不要重视算学,因为算学才能让你清楚明白的知道你们将来管理的地方到底哪些是优势,那些是劣势,现在给我静下心来仔细考虑,这些题目都是最简单的。“

    李纲先生从窗外看到这一幕,点点头满意的离开了,云烨能够沉下心思好好的教书这让老先生非常的满意,不再去蝇营狗苟的往朝堂上混,他认为这是在改邪归正,大唐的教育才应该是所有人应该重视的。

    关注期末考试的不光是书院,李二也非常的重视,每一次期末考试的名次表他都会亲自观看,并且做出重要的批示,尤其是操行那一栏他更是会重点关注,书院的评判还是十分准确的,每当李二想要用一个书院学生的时候,就会从书院调阅那个学生的档案,他不会只看表面,他需要对自己要用的人做一个全面的了解,如今,大唐的档案馆正在紧张的修建中,以后官员的履历不可能再放在吏部任由虫吃鼠咬了。

    他也不会因为学生的某一次考试没考好就轻易的舍弃一个人,他发现这样的表格非常的实用,于是大唐的官吏们的桌案上又多了一样奇怪的工作,那就是填表。

    大雪漫天飘散的时候,书院的寒假终于来临了,外地的学子继续留在书院,能赶路回家的学生就匆匆的赶路回家,书院再好,终究不如自己的家温暖。(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