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糟糕的结果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观看完了舞蹈,云家的院子里彩灯高悬,厨子见大家已经吃饱了,就从巨大的笼屉里取出一碗碗清水一样的汤水,让仆役给每位宾客送过去,装汤的碗都是白瓷,透过汤水可以看见碗底的那朵牡丹花,一只同样精美的汤匙放在小碟子上,闲的富丽堂皇。

    喝汤之前仆役会要求宾客漱口,在别的场合这样做非常的失礼,但是在云家没有人感到奇怪,在云家吃饭的规矩多,等宾客们用清水漱了口,每人面前就多了一套精致的牡丹小碗和汤匙,汤非常的热,但是却没有热气冒出来,那是因为汤上似乎飘着一层晶莹的油花,它们隔绝了水汽的散发。

    云家的仆役把汤碗放下之后,就做了一个请用的动作,而后就离开了,宾客面面相觑额,谁都没有先动手,担心弄错了以后出丑。

    李泰是喝惯了的,见大哥李承乾有些踌躇,就走到大哥面前,把汤匙探进碗里,轻轻地搅动,勺子搅动一下,一股白色的热气就会冒出来,他边搅边对李承乾说:“大哥,这是松露汤,上面是一层奶油,不知道云家是怎么弄成透明色的,我上一会吃的时候里面还有鸡丝和别的蘑菇,现在统统不见了,估计是被扔了,您慢点喝,非常的热。”

    李承乾笑着接过汤碗,自己慢慢地搅,搅一次就有一股子浓浓的香味散发出来,还没品尝,就已经觉得这道汤水已是人间美味。

    高阳尝了一口汤,几乎舍不得咽下去,想要说话就看见襄城瞄了她一眼,就继续低下头喝汤,喝了三口实在是忍不住想说话。就把头转向身边的云丫,她忽然发现了不同之处,那就是云丫的汤碗特别的大,比自己的汤碗大了足足四五倍,正在很没风度的胡乱搅动,还把一大块锅盔掰碎了泡进汤里。

    高阳愤怒极了。这么好喝的汤云丫居然拿来泡饼子吃,太不公平了,她刚才还想张嘴要几碗带回家请公婆,大哥,大嫂尝尝。

    云丫瞟了气冲冲的高阳一眼说:“不服气?这是我家,我一向都是这么喝松露汤的,我大哥都没说我,你算那颗葱?”

    辛月宠溺的在云丫脑袋上拍了一下,柔声对高阳说:“你不要在意。都是被她哥哥宠坏了,她那样喝汤是不对的,你要是喜欢这汤,我让厨房再给你蒸几碗。”

    高阳见辛月都这么说了也不好计较云丫的无礼,重新端起自己的汤碗慢慢喝,心里面暗暗发誓,以后房家一定要比云家更加的讲究才成,谁都请。就是不请云丫。

    程处默的肠胃不知道是什么打造的,把汤搅几下。咣当一口就吞下去了,看的坐在他身边的李治眼睛都直了,刚才他喝得急了些,嘴唇都被烫的火辣辣的。

    程处默都把汤吞下去了,才抓住厨子说:“味道不错,再熬上一罐子。我走的时候带走。”他在云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厨子连忙答应,有人开了头,自然就不断地有人跟风,除了薛万彻。几乎都有这样的要求。

    好吃的吃过了,美味的汤也喝过了,胡姬的表演也欣赏过了,长孙冲摸摸自己的短髯,觉得诗性大发的厉害,瞅着天上的月亮就打算赋诗一首。

    诗没念成,因为个酒坛子飞了过来,单手抓住,拔开塞子猛猛的喝了一口,喊了一嗓子好酒,然后就冲进人群找那个拿酒坛子砸自己的混蛋。

    大家都装了好久的高贵人,酒过三巡之后就再也装不下去了,于是好好地晚宴就变成了斗殴场和斗酒场,其中以薛万彻,程处默,长孙冲最为豪迈,李鹏程拼命地眨眼睛,老天才知道自己的眼窝为什么会挨了一记重拳,李承乾牵着李治在混乱的斗殴场闲庭信步,不时地闪避过飞来的杂物,李泰抱着一棵树,两条腿却被别人扯得笔直……

    云烨只记得酒宴的开场,却不知道酒宴是何时结束的,第二天醒过来之后觉得脑门上疼的厉害,让辛月拿过镜子自己看了一眼,还不错,有点像独角鬼王,这些混蛋根本就没长大,十年前是什么德行,十年后好像还是没什么变化。

    “这些天杀的,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他们还拿酒壶砸您,您身子弱,以后少和这些杀才来往。”辛月看一眼云烨的脑门上的独角就擦一把眼泪。

    “呵呵,你是没见陛下请客,只要不是正规的饮宴,拿着兵刃厮杀的都有。咱家算不得什么事,对了,客人都走了?”

    “走了,又是抢,又是拿的,牡丹碗都少了三副,还碎了那么些,都是些什么人啊,还有抢胡姬的,要不是刘进宝早早的打发胡姬去了后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都是娇惯下的性子,喝多了酒,性子发了,就不管不顾了,听说陛下登基那几年的时候,饮宴过后,连宫女都会丢失,刘弘基家里就有好几个。”

    “现在谁有那个胆子,也就欺负您是个软性子。”辛月还是非常的不满。

    “现在?给他们八十个胆子也不敢,我进皇宫都是战战兢兢的,除了几位长辈,见到别的妃子,我早早就绕道,或者低着头在路边等她们过去,陛下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新收的妃子都是小姑娘,也就十五六岁,比高阳她们还小,其中有一个叫做徐惠的小姑娘,长得瘦瘦小小,陛下居然对他万般的宠爱,凭着一首:朝来临镜台,妆罢暂徘徊。千金始一笑,一召讵能来。这样的歪诗也能从才人晋升到充容,为避免瓜田李下,我以后再也不去后宫了。”

    在云烨和辛月谈论皇帝和徐惠的时候,李二正在和长孙谈论云烨,一个清秀的小姑娘伺候在一边,正在研磨,李二很想把池塘上的枯荷画下来。

    “云烨有多久没进宫了?自从参加完太上皇的大典之后就再没见过他的人,他有进宫看望过你吗?”李二执起笔准备落笔,忽然停了下来问长孙。

    “没有,妾身也是在昭阳宫见过他最后一面,听说他现在整日的逍遥度日,昨晚还在家中大宴宾客,整天醉生梦死的好像要把自己泡在酒里淹死!”长孙只要说起云烨就怨念深重,自己慢慢地年纪大了,就想让子女晚辈围绕在身边,谁成想太子整日忙碌,青雀躲在地底下不见人,李治在书院上学,只有云烨清闲一些,还躲着不来。

    “嘿嘿,朕不以为然啊,聪明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聪明人,我看他昨晚的饮宴大有玄机啊,云家把所有的钱都存进了钱庄,哼哼,足足有四十余万枚银币,听清楚,是银币,不是铜子,他家的铜子大概都兑换成银币了,就等着朕开始大肆制造铜币的时候大赚一笔,居然还带着程家,牛家,秦家,和尉迟家,都是一样的作为,臭小子,等着朕给他赚银子呢,他现在一定很好奇,是谁给朕出的主意,那就让朕看看到底是你这个先生厉害,还是你的学生厉害,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正合吾意。”

    李二得意的说完,就在白宣上勾勒了一笔,徐惠待这一笔画完,见李二没有继续画下去的意思,就拿棉擦沾掉多余的墨汁,李二放下笔对徐惠说:“剩下的你来完成吧。”徐惠蹲身一礼之后就开始画这副残荷图,水墨画最早是离石根据云烨的水墨乌龟图引申出来的,现在已经为广大的文人墨客所喜爱。

    李二最喜淡墨,淡墨是墨韵的主要成分,水太少画面会干燥,水太多又会烂掉,要做到淡墨润而不烂,同时还要和空白、白纸、浓墨的对接、呼应,方可造成黑、白、灰和谐的整体。有时单独用淡营造阴雨、雾气、冰雪的气氛,更能发挥它的特长,妙不可言。

    生宣上作画讲究落笔为定,一旦画错就无法更改,李二刚刚想起了云烨难免有些浮躁,所以就画不下去了,长孙把李二的那把茶壶捧了过来,放在他手上说:“云烨是想偷懒,他现在是木头人,一拨一动,不拨不动,您要是再想着让他自己去主动做事,恐怕很难,这几年的朝堂变化,让他起了戒心,妾身甚至认为他在害怕。”

    “他怕什么,好好地做事有什么可怕的,像他这种聪明又明白人情世故的臣子才是朕最喜欢的臣子,治理天下有余,却没有反叛的能力,朕巴不得手下的臣子全是这幅摸样,不论他的功勋,就论这些年的情感,只要不是侯君集犯的那种错,朕都会原谅他,事实上,在朕的心里,他和承乾,青雀在朕心中的地位是一样的。”

    徐惠听到皇帝这么说,惊愕的停顿了一下,笔尖上的墨汁就把残荷的根部染黑了一片,她取过一支小毛笔,匆匆勾勒了几笔,那团印染就变成了一方太湖石。

    “他就是一个胆小的人,从小被神仙一样的师父宠着,到了大唐,又被程咬金,牛进达秦琼,尉迟恭他们宠着,后来有被妾身宠着,最后宠他的人就变成了您,十几年顺风顺水的没吃过亏,做什么都由着性子来,现在有了孩子,自然就不敢胡作非为,担心行差踏错战战兢兢地,其实妾身也最喜欢他这一点,不恃宠而骄,很难得。“(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