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云府夜宴(3)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把批评自己的人当做自己的敌人这是中国人的传统,当然,程处默这种带着强烈的关中特色的批评,还是要克制一下的。你不能因为他哼唧的时间长就把腿给打断,所以皇帝陛下大怒,将程处默找了回来,准备把他的腿也给打折。

    这话是在安慰那位可怜的刺史,回到京城程处默就被放回了家,没人再问这件事,连挨揍的那个刺史都当做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能让皇帝给你脸面演双簧,已经是莫大的面子了。

    “烨子,清河很担心,有空让辛月去家里劝劝,我这是故意的,如果不这么做,我还要留在婺州那个地方发霉,你说说,那里没有叛乱,没有外敌,最过分的是那里连盗贼都没有,民风淳朴的一塌糊涂,都是遭过难的人,知道好日子来之不易,都一门心思的种地收庄稼,我带的府兵,除了打猎屁用没有,留在那里做什么。不如回家,我爹还说我做的不对,希望我多熬两年,有了资历再回京师不迟。”

    几年不见程处默,这家伙活脱脱的变成了第二个程伯伯,大胡子宽肩膀,就是把程伯伯遗传给他的心眼都喂了狗。

    “长孙冲也回来了,岳州任上绩优,见虎也快回来了,吏部给的考评是干吏,宝林也快回来了,虽然大河改道,将他的运河计划彻底的摧毁了,但是涿州上下对宝林五年时间清洗了近十万亩的

    盐碱地非常的肯定,涿州地方上的万民书就要到京师了。

    你也回来了,结果不一样啊,处默,大不一样啊,你一心想在沙场搏命。成就自己的不世功业,可是你看看大唐周围,还有你用武的余地么?

    高丽已是日薄西山,吐谷浑的大长老不日就要进京,薛延陀独木难支,成为羁縻州已经不可阻挡。回纥,突厥,昭武九姓的残余他们正在筹粮,希望能获得大唐的支持能让他们迁徙到遥远的西方,靺鞨一族平服了雪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大唐入驻雪原,李道宗在南诏前期会吃一点小亏,随着大唐开始正眼观瞧南诏的时候,他们也就大难临头了。

    吐蕃这一次如果配合大唐作战也就罢了,胆敢拒绝,苯教就会立刻获得大唐最强有力的支援,松赞干布在吐蕃的统治就会岌岌可危。

    你看到了没有,文治已然开始了,武将的作用正在被削弱,杜如晦现在坐稳了兵部尚书的位子,文人开始充任武职。这意味着什么?你会不知道?大唐武备被一减再减,文人们鼓吹的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就要开始了,这个时候给人口实,非常的失策。“

    程处默听完云烨的话之后涩声问道:“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云烨摇摇头拍着他宽厚的肩膀说:“刚才说的都是道理,是事实,却不是心里话,你性格刚烈。忠义无双,渴望金戈铁马,渴望战场的雄风,大唐开国时的刚烈义勇之气还没有从你身上消退,这很重要。每一个帝国经历极度强盛的时候马上就会面临衰败,歌舞场最是消磨英雄心,衰退之时,那些吟风唱月的文士只能抱头鼠窜而已。

    咱们等,西域商队传来的消息说萨珊王朝正在步入灭亡,强大的大食人正在挥舞着弯刀横行,他们对土地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等到我们促成那些突厥人的西征之后,让他们打头阵,彻底的把遥远的西域搅得天翻地覆之后,我们再动手,突厥人西征失败之日,就是我们西征的开始,这一战,必须让每一匹胡马都不敢探望大唐。“

    程处默奇怪的看着云烨不做声,停了一阵子才张嘴问:“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说话的?”

    云烨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这是这两年养成的坏毛病,永远准备好两套说辞,也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官当得久了这种本事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现在这毛病越发的严重了,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总之一句话,现在吃好,玩好,做好准备,我们迟早有一场艰苦的战争要打。”

    程处默点点头端着盘子去找吃的,走了半截又回来了,烦躁的对云烨说:“明明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你废话半天,累不累啊,你那个破官不当也罢。”

    云烨拿了一个盘子紧紧地跟上,云家厨子最近开发出来几种新食物,得给他讲清楚,这家伙见不得海鲜,只要吃了海鲜浑身就会起疹子,今日的大虾炸的和鸡腿一样,千万不敢误食了,这家伙是一个死不悔改的性子,只要是吃的就会往嘴里塞,根本不管自己能不能消受得了。

    金黄的炸羊排给他弄了一大块,酱牛肉给他切几片,程处默非常不满云烨的小气,掏出自己的刀子硬是切下来半寸厚巴掌大的两块,又拿手抓了四五个鸡腿,见云烨瞪着眼睛看他,这才很不情愿的拽下来两根芹菜放在盘子里,看到巨大的龙虾伸伸手不好意思的缩回来,叹口气端着盘子就去了暖阁。

    李泰明显就是一个会吃的,每一样都只有很小的一块,刚刚够吃一口,用叉子挑着吃,整个人都沉浸在美食的诱惑之中。

    柴令武是个聪明人,刚才马九户已经丢了丑,大骂厨子把青菜不弄熟,让他吃生菜叶子,厨子给他示范了一下,他才知道生菜叶子是需要卷着酸奶酪吃的。被大家哄笑了一顿。

    所以他就跟着李泰,李泰怎么弄他就怎么弄,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就文雅,厨子见了他都特意带着笑脸,给他介绍各种食物,所以他很快地就和厨子变成了好朋友。

    李鹏程在书院吃过一次这样的餐点,所以大致了解该怎么吃,但是非常的担忧自己的老婆,小门小户出来的妇人,要是出丑怎么办?不禁担心的朝灯火通明的花园看看。

    “别担心,妇人家对这些东西比我们熟悉,咱们兄弟很久不见了,找个地方喝两杯,你到了中枢,我们还在地方上溜达,这次回来的人这么多,不知道陛下是打算怎么安排我们,说说,我家老头子的口风很紧。”

    房遗爱把一块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食物放进李鹏程的盘子,自己的盘子里装满了水果,拖着李鹏程就去了帐篷,为了办好晚宴,云家在院子里搭了四五个很大的帐篷。

    伺候男人的全是衣着干净的男仆,端着盘子四处送酒,最受欢迎的就是云家的烈酒,一壶一壶的送上来一壶一壶的被喝干,至于葡萄酿几乎没人动。

    李承乾的身边永远围满了人,侯君集的事情整的他非常的憔悴,云烨知道他最近的日子不好过,就特意请了他过来,见见人没什么坏处。

    杜荷好像天生就喜欢挑拨离间,话里话外都是今日和往昔的对比,很难得,这家伙居然知道用数据来保证自己说出来的话的正确性。

    云烨把身子隐在黑暗里,观察着这些人的动态,这才是他举办这次晚宴的目的,他需要从这些人的表现里看看有没有新的事故出现。

    “一个个都滑成了泥鳅,就像你以前打的那个著名的比喻一样,每个人都披着一层人皮,你现在看到的和实际情况之间一定有误差。“

    许敬宗不知道是怎么溜进来的,云烨很确定自己没邀请他。

    “我是不请自来,你云侯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恐怕不会是单纯的想表现一下你云家的奢华吧,看这些人才是你的主要目的,一连三个月,你云家死命的往钱庄里存钱,魏王也在这么做,听说娘娘也在收缩自己的银根,秦家,程家,牛家,尉迟家,也在后面跟风,听说南方的巨商何邵也在这么做,什么原因啊,说说,我许家小门小户的经不起折腾,我感觉你正在冒坏水,这些人现在吃进去的,恐怕要百倍的还回来吧?“

    云烨不为所动,喝了一口葡萄酿看了许敬宗一眼,许敬宗接着说:“老夫发现你们几家的动作后,立马也跟进,家里除了买菜钱,其余的可都存进去了,就是心里不踏实,想听听你的意见,说清楚啊,都是儿女亲家了,别藏着掖着。

    “不关我的事,而是陛下很可能要有大动作,就是钱币上的,我这是在做预防而已,我只知道一件事,陛下取南诏最大的原因不是蒙舍龙,而是因为铜矿,我一直认为蒙舍龙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进攻羁縻州,现在铜贵银贱。世家大族把铜钱都收了起来,想把铜钱和银子的兑换价格打破,事实上已经打破了,以前两种面值的铜币在市面上兑换银子的价格是按照面值进行的,现在则不然,是靠重量兑换的,这样兑换以后,他们就会平白的多出了来两分利,想一下老许,全天下钱财的两分落进他们的口袋是个什么概念。你认为以陛下的脾气会容忍么?别人小小的咬他一口,他要是不狠狠地咬一条腿回来,他就不是大唐的天子,我只是奇怪,是谁在给他出谋划策?”(未完待续。。)

    PS:第三节还有一节,稍微晚一些,抱歉。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