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云府夜宴(2)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房遗爱已经给高阳画了八次眉毛了,高阳还是很不满意,认为这种兔眉不足以展现自己的高贵,好不容易求父亲把夫君从通州给弄了回来,他必须把不在家的这些帐全部还回来,笨手笨脚的房遗爱,虽然满头大汗,还是擦擦手心里的汗水,继续帮高阳画眉毛,在他看来,这事累死都没关系。

    高阳骄傲,任性,倔强,再加上美丽,这让长安城里的登徒子无不对高阳垂涎三尺,甚至还有美少年通过其她公主自荐者,李唐的公主最喜欢的就是美少年,姑姑们介绍的美少年高阳都收了下来,不过下场非常的凄惨,一辈子只能在伶人院里渡过了,高阳对责备她暴殄天物的姑姑们说:“我本是九天之上的金凤,非梧桐不栖,因何要落在烂泥地?”姑姑们大惭,掩面而退。

    无论高阳在性格上有怎样的缺陷,在房遗爱不在长安期间,执意搬回房府,恪守礼仪,对房玄龄夫妇的晨昏省定从不缺少,房玄龄老怀大慰,在李二面前对高阳赞不绝口,李二戏言道:“房卿当日说不聋不哑难做姑翁,而今为何耳聪目明耶?”君臣相视大笑。

    “遗爱,云丫欺负我,在书院她就打了我两回了,从小到大认识的人里面就数她讨厌,你说说我怎么才能争回这口气?”

    房遗爱拿着丝绢小心的帮高阳修饰着眉毛说:“她打你是出于妒忌,书院里挨揍是家常便饭,我还揍过小佑呢,他哭的那个惨哟,为夫是男人,不好和女子计较。不过啊,你只要素素的往云丫跟前一站,什么仇都报了,她就算是把云家所有的珍宝挂身上也不如高阳的一根小指头好看。”

    说完了还把镜子拿过来让高阳看,高阳欢喜的拍着手说:“今晚云丫去哪,我就到哪。天魔姬在上妆容课的时候说了,美人身边站个丑女,能让美人更美三分,丑人更丑。”

    房遗爱笑的气都喘不上来,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说:“阿娘知道你爱美,让我把这个给你,这是房家祖传的两件首饰中最漂亮的那件,虽然不太雅致,戴着这个东西才衬人。老物件才能显出你的不同来,你看看那些贵妇,头上,或者腕子上总有一件老首饰,你舅母的镯子居然是铜的,可是你看看,她老人家把那个镯子当命一样。”

    高阳诧异地说:‘那怎么能一样,那个铜镯子是长孙舅舅倒霉的时候给舅母买的。自然当命看,难道咱家的这件首饰也有说头?“高阳一下子来了兴致。

    “这两件首饰传了三百多年了。本来只能给长媳,我大嫂说你才是给咱家撑家立户的,她要了一方玉佩,给我大哥挂,这支簪子留给了你。”

    高阳最喜欢听别人夸奖自己,眼睛笑得弯弯的。任凭房遗爱给自己插上簪子,又照了一下镜子这才去房玄龄和老夫人那里见礼。

    房玄龄站在廊前看着一身青衣显得文质彬彬的儿子,又看看打扮的如同金凤一样的高阳,笑得非常的开心,大嫂羡慕的对高阳说:“你大哥是个死性子。和云烨他们走不到一起,要不然我也想去见识一下云府的奢华。”

    “嫂嫂想去就去,我就不信云家还敢不招待!”听了嫂嫂的话,高阳立刻就大声说。

    房夫人宠溺的摇着头说:“咱房家的脸面还要维护”。又帮着高阳正了一下发簪,因为云烨请的是房府的人,高阳的车架就不好动用,房夫人特意让马夫把家主的黑漆马车套上送他们去云家。

    日头偏斜的时候,无数的马车沿着新铺好的石板路向云家庄子疾驰,前后都是盔明甲亮的家将护持,任谁看到了,都知道这些都是勋贵之家,而非那些满脑肥肠的巨富。

    今日因为要迎接各路的勋贵,云家门前的集市只开了半天,云家庄子的庄户早就对勋贵们没有多少好奇心,平日里见得太多了。

    这并不妨碍其他庄子的百姓们过来开开眼,老天爷,都是神仙一样的人,尤其是那些戴着锥帽的贵妇,各个身姿窈窕,幻想之余看看自家的老婆,怎么就没长成贵妇人的样子,回到家里需要教训一顿。

    云家的花园今日乃是男人的禁地,当然称心自然不在此列,他端着一个硕大的红漆盘子游走在妇人中间,不断的向那些贵妇推荐自己研制的各种香水。

    称心在云家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经他的手研制出来的香水已经很有名气了。一些惫赖的妇人甚至会调戏一下称心,引的其它贵妇哄堂大笑。

    云丫非常的生气,因为不论她走到那里,高阳就会搔首弄姿的跟在后面,甚至会亲密的挽住她的胳膊,显得非常的亲密。

    知道她不怀好意,却不能很失礼的甩开她,一路上不断地听到其它贵妇夸赞高阳漂亮,气质高贵就来气,因为到了自己就一句话,真是一个好女子!

    每当有人这么说的时候,高阳就会非常认真地点头附和,并且会把这句话重复一遍,只是她自己的脑袋仰那么高做什么?

    一身闺女装扮的小武出现,立刻就让好些妇人目瞪口呆,小武好像打扮的非常随意,就在脖子上挂了一串粉红色的珠链子,但是天生的丽质根本就无法掩饰。

    “这是云侯的二弟子,听说已经许给了狄之逊的大公子,也就是云侯的三弟子,自幼就被云侯收归门下,她学的学问,乃是真正的神仙学问,听说在学问上已经和希帕蒂亚先生不相仲伯,娘娘已经亲自向陛下进言,给她封官,是真正的官职哟,可不是我们这些娘们的官职,原本早就该履任的,因为遇到了国丧,没办法成亲,这才给耽搁了,要不然我们今天都要称呼她武先生,成婚的女子用本名的就她一个人。”

    小武一出现,高阳的风头立刻就没了,云丫侧过头小声的对高阳说:“我知道我长得不如你漂亮,有本事你站到小武跟前试试。”

    高阳也知道小武是妖孽,人不能和妖孽相比,当初父皇已经在考虑把小武许给自己的那个儿子,却被母后严词制止,认为这样的女子嫁入皇家,不是皇家的福气,这才作罢,母后给父皇选才人的时候,特意避过了云家庄子和书院,高阳知道,其实就在避开小武。

    瞅着小丫的翘鼻子高阳又开心起来,紧紧地缠住小丫让她带着自己参观一下云家的花园,路过称心的时候还嘻嘻哈哈的在称心的脸上扭了一把,在书院的时候这就是高阳最喜欢的游戏之一,从书院里出来给高阳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只要长得过于漂亮的男人,她都认为这些人和称心都是一路货色,看惯了称心的绝色,那些土鸡瓦狗哪里能入得了她的法眼,一个个软塌塌的想想都恶心,那些骑马佩剑替国征战的汉子才是男人。

    兰陵十五岁就嫁给了窦怀哲,今日的窦家和往日的窦家有大大的不同,云烨到现在都不知道窦家的家主窦忠乃是何许人也。仅凭李二舍得把兰陵嫁给他家的大儿子这一点就知道窦忠这个人很不简单。

    他们家非常的低调,兰陵除了把自己的奶糖生意往大里做了之外,也很少和别人来往,不过她现在好像看中了称心制作的香水,两个人站在竹林边上嘀嘀咕咕的交谈。

    襄城公主嫁给了萧锐,丈夫生性活泼,幽默多智,襄城却完全是一个闷葫芦,但是对于礼法却非常的重视,李二亲自下旨宣慰襄城为诸位公主之师。一身宝蓝色的袍服规规矩矩,正在劝解高阳和云丫,两个人又闹起来。

    辛月出来的时候,高阳就已经很开心了,因为云丫被天魔姬叫走了,那些将要舞蹈的胡姬还需要小丫和她们沟通,胡姬说的大唐话非常的怪异,目前只有小丫能听得懂。

    “高阳殿下,您今日真是明艳,蜀锦的掐丝袍子也就您穿上合适,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穿上怎么看怎么别扭,哎呀呀,了不得啊,这是老房家的祖传的宝贝吧,您看看,上面的老相半点都没遮掩,妾身头上的这些新首饰算是没脸见人了。”

    辛月还没有说话,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妇人就凑了过来一连串的马屁就拍了过来,马家的媳妇拍马倒也说得过去。

    有外人在高阳立刻就表现的矜持起来,任凭马九户的老婆如何恭维,也只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听着就是了,好些话当不得真,一些人来云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说好话的。等到马家的妇人也得到了高阳的几句恭维离开后,高阳就立刻拽着辛月的袖子告状,云丫刚才走的时候狠狠地踩了自己的脚背……

    云烨笑的嘴都歪了,因为程处默的官丢了,他把人家刺史的腿给打折了,你一个折冲都尉和刺史八竿子打不着,就因为人家说话喜欢拖长腔,程处默学着那个刺史说话,声音古怪之极,满堂宾客笑的不成了样子,至于程处默把官丢了这事,谁会认真?(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