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云府夜宴(1)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把大门关好,这几天谁都不见。“回到了家里云烨就下了关门的命令,辛月扯着云欢正在量衣服,听见丈夫这么说就奇怪的问了一句,得知原因之后,就笑的快要昏过去了,而且只要看一眼夫君就会大笑一次。

    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笑的泪流满面的抱着云欢出门去了,那日暮端着茶壶走进来,见辛月满脸都是眼泪小心的把茶壶放下后看着一脸恼怒的丈夫。

    “这几天离我远点,心情不好,辛月刚才被我揍了一顿哭着走了,你也小心。“那日暮哦了一声就匆匆离开了,夫君脾气不好的时候就离得远远的,这是家规。

    长安的风气很不好,只要是在长安有点名气的人都逃不脱闲话的侵袭,不过他们对魏王和云侯喜欢龙阳这件事都抱着宽容的态度。

    都是了不起的青年才俊,家里的娇妻美妾数不胜数,也许早就厌烦了,找点新的花头也无可厚非,这两个人还是不错的,平日里修桥补路不落后人,对待百姓也和善,没听谁说自家的闺女和他们有染,你情我愿的事情,不算大事。

    书院里的一些好事之徒还将古代唯美的同性爱情找出来大加歌颂,断袖分桃,锦被翻浪,花前月下,一时间,书院里再也见不到勾肩搭背同行者。

    被传得太恶心了,云烨总觉得嗓子眼里堵着什么东西,干什么都不痛快,何邵的皮肉这些天就没好过,只要云烨和李泰想起这件事,就会去亲自去他家揍他一顿,导致的后果就是何邵被下人抬着上了船,不顾自己的伤势。连夜带着朱砂去了岳州。

    寒辙瞅着云烨的眼神怪怪的,自从自己的仆役带着金币回去之后,他就蹲在书院的图书馆找书看,一两天不会来已经是常事了。

    “宾媚人就算是再能干,也不可能混账到你这种地步吧?“

    “少和我提宾媚人,那块玉佩你也看了。尽东之亩,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搞明白了没有,独角鬼王,应龙代表着什么意思?你从老头子那里就没有找到一点答案?“

    寒辙耸耸肩膀说:“老头子光说了你是宾媚人,最善于蛊惑人心,要我离你远一点,其他的没来得及说就被我气死了,我哪里知道,白石宫里遗留的记载少的可怜。我在白玉床底下就找出来一块玉佩和几本薄薄的册子,上面都是些稀奇古怪的记载,我家的玉佩上只有一个鬼头,再什么都没有,连水波纹都没有,只能当令牌使用。

    话说回来啊,咱们又不想着成仙,研究它做什么。按照书院的理论,人类从未停止过前进的脚步。现在的学问,必然要比上古时期的学问更加的适用,也更加的符合我们现在的国情,我这些天看了很多的古籍,结果发现,他们在记述事情的时候往往带有非常浓重的臆想成分。你我都知道,事情只要一经过臆想,就失去了本味,就像长安人在臆想你和李青雀到底有没有一腿一样的,古人的话靠不住的。我们白石宫凄惨到了这样的境地,你难道还不以为戒么?有些秘密当故事听远比亲自去证实要美丽,放弃吧,不管哪里有什么,都放弃,咱们还是想着如何把自己的族群延续下去吧,别的事情可有可无。“

    “话说的不错啊,如果不拿我和青雀举例子就更好了,你说得对,那些破烂就让他沤烂在某个地方吧,再也不提了,如果谁有兴趣,就送给他好了,我们不沾了。“

    寒辙的心思极为沧桑,不论他出于什么理由毕竟是自己亲手杀死了父亲,表面上看起来无所谓,至于午夜梦回时想到的是什么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云家家主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龙阳爱好者,特意在国丧解除之后,邀请了长安城大部分的勋贵去剧院欣赏自己家调教出来的波斯舞娘,晚宴也是云家最顶级的厨子亲手炮制,为了洗刷自己的污名,云烨把窖藏多年的好酒都搬了出来。

    有美人,美酒,美食,长安城里的勋贵都在等候云家的请柬,等他们拿到请柬就有些奇怪,上面的具名居然是云烨夫妇,也就是说夫人也会去那种乱糟糟的场合。

    男人奇怪,妇人们却丝毫不感到奇怪,纷纷去购买新首饰和准备新衣服,非常的积极,这个主意本来就是她们们怂恿辛月的,别人家敢这么做会被夫君一脚踢开,云家就没这顾虑了,听说云烨疼老婆疼的厉害。

    这下好了,云家的酒会过后,勋贵家免不得要回请,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谁都丢不起脸面,上一次都带着夫人去云家了,自己家请的时候是不是也需要邀请人家的夫人呢?

    云家是很多新事端的起点,他们家的仆役都比别人家的干净一些,你看看人家的帖子是怎么写的,“我有绝世佳酿,绕梁之歌舞待客,仆辈尚有有美食献上,君来否?“

    都是平辈,哪来那么多的客气,明明有好酒,非要说是劣酒,明明有好饭食,非要说是粗茶淡饭,最让妇人们受不了的就是,明明老婆明眸皓齿,光艳动人非要说是陋妻,脖子上挂的链子明明能买下百十亩地,那里陋了?

    最让这些妇人们的欢喜的就是长辈一个没请,辛月私下里说了能穿的多豪奢,就穿的多豪奢,能打扮的多漂亮,就打扮的多漂亮,要不然整天在家里低眉顺眼的伺候公婆,好衣服,好首饰都要发霉了,总得穿出去让人见见不是?

    “你给头上插那么多的簪子做什么?都看不见头发了,一斤多重的金环就没必要挂脖子上了吧?那是爷爷给你辟邪用的“

    李鹏程一声素素的青衣,去云烨家里赴宴,这一身最应景,可是婆娘就疯了,寝室里被翻得乱七八糟,三个丫鬟都不够婆娘一个人指挥的,恨不得把全部的家当都戴在身上。

    “哎哟,老爷啊,您不知道,您是男人家怎么穿都大气,云家的二娘那日暮是出了名的狗眼看人低,妾身要是打扮的连一个小妾都不如,给您丢人不说,会被人嚼舌头的。“

    作为学生,李鹏程无论如何也该提前到云家,这是礼数,可是从中午就开始等婆娘,一直到太阳都偏西了,还没有折腾好,长安城离云家还有几十里路要赶呢,脾气顿时就上来了,打扮一下有必要找胡姬来折腾么?

    正要冲进去教训一下,就看见卧室的门开了,一个娉婷袅袅的美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晃人眼睛,婆娘的姿容本来就艳,没想到被胡姬一收拾,居然多出几分贵气来,这一个多时辰等的还是值得,就是胸口露出白花花的一片是个什么道理?

    才要说一下,就见那个老胡姬笑了一下,把一条纯白色的披肩给婆娘围上,顿时,遮掩的严严实实,妇人见自己丈夫满脸都是欣赏之意,得意的挺挺胸抓着他的胳膊小声的问自己的妆容如何?

    李鹏程头一次对一场酒宴生出期盼之意,自从父亲去世之后,自家的好多门路都断了,虽然这是必然的事情,现在就要靠自己结交新的朋友和门路,夫人说不定也能助自己一臂之力,今晚能去云家的必定都是每家的当家娘子。哈哈笑一声,就把婆娘抱起来塞进马车里,自己跨上战马,家将吼一嗓子,立刻就向城外杀去。

    薛万彻拿着一卷书在看,不求长学问,只求别被人坑了,李泰和云烨被坑的太惨,龙阳之名已经臭大街了,薛家的名声已经被丹阳公主败坏的差不多了,自己为了孩子的将来,怎么样也要留点好名声。

    丹阳很久没有来过薛万彻住的小院子了,如果不是云家的晚宴名声太大,她有些意动,过来问问薛万彻云烨有没有邀请他们过去,否则她是不愿意过来的。

    进了门才发现薛万彻在看书,这就好笑了,一个粗人怎么也会想起来看书了,站在门口鄙夷的看着薛万彻问:“云家的请柬你收到了没有?“

    薛万彻抬头看了一眼丹阳,从案子上拿起一张烫金的帖子对丹阳说:“我兄弟在家里办晚宴,自然会支应我一声,不过我不打算去,我没有夫人可带。“

    丹阳刚要说难道我不是你的夫人这句话,就看见薛万彻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这句话硬是说不下去了,改口道:“我堂堂公主难道也去不得么?”

    李渊死了,薛万彻就不太畏惧丹阳了,拿书轻轻地敲着脑门对丹阳说:“今晚去云家的那些妇人,不管哪一个的身份其实都不比你低多少,更不要说希帕蒂亚,小武,这样的绝世才女,你去了和她们说什么?遇到豫章,北景,清河,高阳,兰陵你说什么?我这辈子已然完蛋了,你就不要去祸祸别人了,刚才你不是和那个马夫一起饮酒来着,过来做甚?”

    不管是再淫荡的女人被自己的丈夫看到自己的奸情,心里都不太舒坦,丹阳的一张俏脸涨的通红,恨恨的甩门离去。

    薛万彻把书收起来,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好人家的酒宴,你配去吗?老子虽然倒霉了一些,勉强还算得上好人,自然要去。”(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