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坑人的《越人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烨子啊,你怎么也要赏哥哥一口饭吃啊,这件事还有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没有,你好不容易减肥成功,现在又肥成猪了,还吃啊?不要打搅我听歌。“

    “怎么样啊,我从越地找来的美人唱《越人歌》好听吧,不过听这首歌兄弟间要牵着手听才有趣味,来,把你的手给哥哥我牵着。“

    云烨费劲的甩掉何邵肥腻腻的猪蹄,喝了一口葡萄酿,闭着眼睛欣赏这首动人的歌曲,话说,这首歌真的好美。

    “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越女唱这首歌确实是绝配,歌声婉转动听,一波三折,将一个女子爱慕男子的心意表达的淋漓尽致,云烨躺在锦榻上认真听着这首歌,拿手打着节拍,嘴里不断地跟着越女一起唱。

    “烨子你要是喜欢听这首歌,我把这四个越女送给你,听说你家的胡女跳舞也跳得非常好,什么时候见识一下。“何邵的大脸总是在云烨的脑袋跟前转悠,鬼才知道他是怎么和龙虎山的天师教纠缠到一起的。

    自从张道陵在龙虎山炼丹传教以来,那里可以称得上人才鼎盛,东方有张角,汉中有张修,把一个孱弱的汉家天下搅得流贼四起,终于大厦倾颓,有这样黑历史的家伙何邵怎么敢和他们搅到一起哟,不知道李二对造反这种事非常的敏感么?

    何邵这家伙自从去了岳州,那可真的就是蛟龙入海,雄鹰飞天,他一个小小的闲职伯爵在长安过的连狗都不如。但是在岳州依靠云烨的威名,迅速的将自己的生意布满了东南之地,龙虎山声名赫赫,向来喜欢和大人物走一起的何邵不知怎么的就搭上了关系,到处为龙虎山寻找朱砂,从云家的商铺里知道云烨手里有巨量的朱砂之后。坐着船就来了。

    “想多了,我喜欢听这首歌,但是对美女没兴趣,我家的胡姬也是正经的舞姬,光负责跳舞,其余的什么都不做,有胆量你去找辛月要,你看她会不会打折你的胖腿。“

    “弟妹的性子确实凶悍了一些,哥哥我还是不要去触霉头。但是朱砂你怎么也要匀给我一些啊,我听说长安没人能吃下你的那些朱砂,不如给哥哥我,我一口吞了,价钱随你开。“

    云烨拿这个记吃不记打的家伙实在是没辙了,翻着白眼把那张胖脸揪过来大声说:“如果你要拿朱砂去赚钱,我一定会给你,全给你也不打紧。但是你要拿去给天师教,我一粒都不给。怎么就忘了前段时间遭的罪了啊?

    五斗米教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的宗旨听起来非常的诱人,但是汉末的那场灾难,张角他们要负大部分的责任,如今皇权鼎盛,陛下的威能无人能敌。你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先考虑陛下的喜恶,知不知道,南诏出事了,陛下现在要的不是平定南诏,而是点名要蒙舍龙的脑袋。霸道到了如此地步,你还敢上杆子去找龙虎山,要是陛下那一天看他们不顺眼了,立马就会连根拔起,知不知道啊,我们现在都在看陛下的脸色活人呐。“

    何邵的脸色立马就白了,嗫嚅的说:“陛下不是信奉道教么,我拍龙虎山的马屁,不就是拍陛下的马屁么?“

    云烨兜头就给了何邵一巴掌,大吼着说:“陛下信奉的不是道教,陛下信奉的是老子,那是他家的祖先,他给老祖先上香,不是就说他相信道教,香是上给老祖宗的不是道教的,要分清楚啊。

    你拐着弯的拍马屁,拍龙虎山的,不如拍我的,我是陛下的半个女婿,还是娘娘的学生,只要愿意,天天都能和他们一起生活,拍我的岂不是要比拍他们的要好一千倍?“

    何邵的脸色立马就恢复过来了,哈哈大笑着说:“确实是这个理,拍自己兄弟的马屁没负担,干嘛要去看那些死人脸,把朱砂给我,我去给咱们赚一大笔钱回来,说实话,那些老道确实有钱,咱们不和他们纠缠,赚钱没问题吧?“

    云烨见何邵想明白了,这才躺回锦塌说:“要高价,货是我朋友的,我不抽成,你把你的利润抽走,剩下的买些店铺,会有人和你交接的。“

    何邵点点头,没问这个朋友是谁,这一点非常的讨人喜欢,刚才吓坏了的越女在云烨的示意下继续唱那首越人歌。

    日子这样过就对了,家里三个老婆伺候的殷勤,在外面和狐朋狗友喝个小酒听个曲也舒坦,浪荡一天回到家,孩子们会抱着腿喊爹爹,要礼物,明明知道丈夫在燕来楼喝了一天的酒,辛月还带着笑脸问今天累不累?这样的日子夫复何求。

    闲来无事就去书院教两堂课,接收一下学生们投来的崇拜的目光,心生烦躁了就去岭南水师大营耍耍大帅的威风,拿鞭子抽两个犯错的将校两下,吃饱了撑的才会去皇宫低着头让长孙训斥。

    哼着越人歌推着老李纲满书院溜达这是云烨的功课,老李纲一般会很享受的让他推着到处闲逛,今天听了越人歌反应有点不同,朝云烨钩钩手指,示意他把脸凑过去,以为老先生有什么话说赶紧凑了过去,就见老先生努力的积攒了一大口口水,呸的一声就喷了云烨一脸。还在迷糊中就听见老先生破口大骂。

    “混账行子,《越人歌》也是你能唱的?知不知道是个什么典故?不学无术,丢人啊,我堂堂玉山书院怎么就出现了你这么一个蠢货,家里有妻有子的怎么就喜欢搞龙阳之术?把拐杖拿过来,今天不打死你这个混账东西不算完。”

    “等等,您老人家先说清楚了再动手,太恶心了,我唱《越人歌》怎么就和龙阳之好扯上关系了,何邵说听这首歌兄弟们拉着手听起来才有味道。”

    李纲先生气的直拿拳头捶脑袋,好半晌才安静下来一五一十的给云烨讲述了《越人歌》的来历,听了来历之后,云烨暴躁的只想杀人,太丢人,亏自己这几天还总是吟唱来着,难怪那些先生会奇怪的看着自己,已经开始躲闪了。

    《越人歌》有记载的出处,是汉刘向《说苑》,卷十一,善说篇,第十三段。

    故事讲的是楚国襄成君册封受爵那天,身着华服伫立河边。楚大夫庄辛经过,见了他心中欢喜,于是上前行礼,想要握他的手。襄成君忿其越礼之举,不予理睬。于是庄辛洗了手,给襄成君讲述了楚国鄂君的故事:

    鄂君子皙是楚王的弟弟,坐船出游,有爱慕他的越人船夫抱着船桨对他唱歌。歌声悠扬缠绵,委婉动听,打动了鄂君,当即让人翻译成楚语,这便有了《越人歌》之词。鄂君明白歌意后,非但没有生气,还走过去拥抱船夫,给他盖上绣花被,愿与之同床共寝。

    庄辛进而问襄成君:鄂君身份高贵仍可以与越人船夫交欢尽意,我为何不可以握你的手呢?襄成君当真答应了他的请求,将手递给了他。

    这他娘的就不是什么女子向男子求爱的歌曲,而是一首明确歌颂同性恋情的诗歌。云烨觉得天塌了,长安三害之首的云烨现在又沾染了龙阳之好的恶习,长安城现在估计已经传遍了吧。怪不得何邵那个不学无术的混蛋非要说这首歌要拉起手来听才有韵味。

    把拐杖递给李纲先生小声说:“您今天干脆一棍子把我抽死算了,活不下去了。”

    李纲气咻咻的说:“早年间叫你多读些书,现在知道丢人了?滚回家去闭门思过,给老夫把《楚辞》好好通读一遍,读不熟不准出门。”

    “学生遵命,但是在这之前,请您容许学生去杀一个人,就是这个混蛋把学生扔沟里的,不杀了他,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

    一只半大不小的熊猫不知死活的靠近了咬牙切齿的云烨,刚想抱着腿讨要点吃的,就被云烨一脚锛出去老远,连滚带爬的窜进竹林里去了。

    红着眼睛的云烨把李纲送回了办公室,自己骑上旺财,风一般的冲向何邵居住的地方,今天不把这个混蛋的皮扒下来一层誓不为人。

    咦?怪事情,管家居然说他家主人生病了,云烨此时那里顾得了这些,王八蛋就是得了麻风病也要先揍一顿出气再说。踹开房门就愣住了,何邵大概就剩下一口气了,脑袋肿的像猪头,身上到处是淤青,见到云烨进来,嚎哭着就从床上滚下来抱着云烨的腿说:“青雀疯了,到我家二话不说就把我打成这个样子,您帮我问问,为什么啊?”

    “青雀到你家的时候你也招待他听了《越人歌》?”

    “是啊,这么好听的曲子,好朋友怎能不分享一下。”

    “你也拉他的手了?我是说听歌的时候。”

    “南方人说了,只有这样才能享受这首歌的韵味。”

    “你忍着点,因为我实在是想揍你一顿……”(未完待续。。)

    PS:第四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