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官场语言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辛月这些天非常的害怕,总是围绕在云烨的身边不去,只要看不见丈夫,就会急的团团转,甚至大声的叫嚷。

    云烨知道她害怕些什么,所以就尽量的不出门。只要有机会就会就会牵着她的手,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凉国公安兴贵的事情把她吓坏了,好好地一个姑臧世家,崩坏只是顷刻间的事情,云烨当初就不愿意和安家结交,是辛月一意孤行的交好了安家,李二从安家搜出来大量的书信,其中就有云家和安家来往书信,虽然只是一些生意上的来往问候信笺,但是在这个时候被找出来问题非常的严重。

    安兴贵和弟弟安修仁,李二给安上的罪名叫做“心存怨望。“所以爵位被一撸到底,封地被收回,只保留了原来的私产,宇文士及,钱九陇,李孟尝三家遭到牵连,也一同被降了爵位,封地也被重新瓜分,其中好大的一部分成为了官田。

    “夫君,要不,要不,要不你把妾身休了,这样咱家就不会被妾身牵累了。“辛月哭的快要死过去了,云烨怎么跟他说都不管用,说实话,这个破爵位云烨早就不想要了,只有辛月还把这东西当宝贝,问题是李二把谁家的爵位拿掉也不会拿掉云家的,云烨这段时间所表现出来的漫不经心,谁都看出来了,如果没了爵位,云烨会立刻把家搬到岳州,也说不定会去岭南,大海就是云烨的家,开着船跑了,失落的人是李二,长孙训斥过云烨好几回了,要他打起精神。不能浑浑噩噩的混日头。

    云烨站起来,给辛月披上外袍,辛月不知道丈夫想干什么,以为丈夫真的要带自己去官府办和离,所以哭的越发的大声。

    “住嘴啊,不知道的以为我在打你。不就是几封破信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这就带你去大理寺找戴胄要回来,要是不给,就问问他云家的爵位什么时候被革掉,我们还要忙着搬家呢,我们在岳州盖的新房子就住了一个多月,如果连岳州的房子都不给,我就带着你们去海外垦荒,休老婆?我云烨干不出那么丢人的事。“

    “可是您前段时间为了侯君集的事情才骂完戴胄。他要是不肯帮忙怎么办?“辛月抽抽嗒嗒的拉着云烨的手问。

    “去了不就知道了,屁大点事,至于整天抹眼泪,把全家弄成疯子。“云烨训斥完辛月,就拖着她上了马车,直奔长安城。

    坐在马车上辛月离云烨远远地陪着笑容说:“夫君,妾身这几天惹您烦了,要不就让铃铛伺候您几天?那日暮不成的。“

    云烨烦躁的把辛月搂在怀里说:“你是我妻子。自从你把头发铰下来放到荷包里给我挂上,那个荷包我一天都没离身。从那个时候起,我们的命就是连在一起的,享福也罢,吃苦也好。总是要在一起的,你是当家的大娘子,拿出点气势来。不要被这么一点小事吓住,放心,天塌不下来,塌下来也不要紧,我个子比你高些。抗住就是了。“

    辛月舒坦的把头往丈夫的怀里钻一下,一半的心思已经放了下来,就像夫君说的,了不起一起吃点苦头就是了,夫君那么聪明,总会有办法的。

    快到长安城的时候,辛月特意拿热毛巾擦了脸,补了一点妆容,她不能给夫君丢脸,怎么样也是堂堂的四品侯夫人。

    “哎呀呀,云侯到我大理寺难得,难得,怎么把嫂夫人也带来,却不知这是什么道理?不会是您看到了好的夫人不准,这就要和离?不成啊,云兄,您可以把人安排在外室,也不能和嫂夫人和离,嫂夫人是有诰命在身的人,法度不许。”

    现在担任大理寺少卿的是马三宝的大儿子马九户,前年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和云烨也是在长安混惯了的纨绔兄弟,人不错,就是张着一张臭嘴。这种人你别和他客气,张嘴就骂,骂的越凶,他就越开心,是纨绔中的贱种。

    “闭上你的那张臭嘴,哥哥我算是倒了霉了,听说和安家有书信来往的都要前来认罪是吧?这不,为了给朝廷省点事,我把婆娘带来了,老马一会给安排一个干净点的牢房,把我和婆娘关在一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大理寺的那点龌龊事,女子进了牢房就没听说哪一个能保得住贞节的,我老婆要是出了事,我能把岭南水师存在长安的火油都倒在你大理寺,然后一把火点了你信不信?“

    听了云烨的话,马九户的脸都抽在一起了,他知道云烨的性子,看起来平和,犯起二劲来真的能把大理寺烧成灰烬。

    “哎哟,我的哥哥呀,安家的事情和您八竿子都打不着,那几封信不过是平常的过往问候,谁家还没有三五个亲朋,要是这样,长安城里的勋贵就不剩几个了。“

    这话一说出来云烨的怒气就上来了,没看过信怎么知道那是寻常的问平安的信笺,证明这些人还是打开看了,上前一步揪住马九户的脖领子上恶狠狠地说:‘你个狗日的还是打开看了,马九户,我这就把你打成马加户。“

    马九户本来就生得瘦小,被云烨一抓就努力的挣扎,正在纠缠间就听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云侯好大的官威,这里是大理寺不是你岭南水师大营。”

    云烨松开马九户嘿嘿笑着说:“戴胄,戴正卿,我和马九户的事情,打一顿就算完事,过了还是兄弟,你居然私拆云家的信函,意图诬陷,这个理你倒是给我说个清楚明白,你现在砍勋贵的人头是不是砍上瘾了,时不时的就要弄出来一个拉出来立立威风,人都说你大理寺现在是阎王殿,我看也就这么回事。”

    戴胄气的须发乱抖,辛月担心的拉一下丈夫的袖子,担心他真的闯出大祸来,好半晌戴胄才平息下来惨笑一声说:“也罢,老夫明日就辞官归隐,云侯,如此一来你可满意?”

    “戴老头,你辞官那是你受不了了,不要赖在我身上,你当不当官和我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云家的信笺你瞧够了吧,如果里面没有串联谋反,大逆不道的字句,还给我如何?我老婆的私信落在疍吏的手里要是被篡改了,那就麻烦了,听说你大理寺很擅长这一手。“

    云烨字字诛心,听在戴胄的耳朵里就像是炸雷,云烨这分明在向自己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勋贵们对自己已经极度的不满了,大海的浪潮总是要要起起落落的,李二处理完十六家李渊的旧部,这就是涨潮,马上要进行的必然就是大规模的安慰勋贵,这必然是落潮,毕竟自己治理江山还离不了这些人的支持,而现在就到了李二退让的时候了,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一样适用于朝堂。

    云烨说的很清楚,安家的事情和自己无关,你戴胄马上就要成为替罪羊也和我云家无关,把你手里的云家信函还给我,我就回家去睡觉,不踩你,但是也不拉你。

    官场之上对你发怒不一定是在生气,说不定正在准备奖赏你,骂人也不一定就是在骂人,说不定正在进行善意的劝说,云烨这些年没学会别的,这一手学的溜熟,许敬宗真的是一位良师益友,这些东西,李纲先生可教不了。

    在马九户惊愕的目光中,平日里不畏权贵的戴胄居然命自己把云家的信笺找出来,还给云烨,老家伙这是怎么了?难道说云烨还有不为人知的恐怖一面?戴胄都不敢得罪?从后堂拿出信笺交给云烨,眼睛里却一直都闪烁着狐疑的神色。

    辛月看了看那几封信,朝丈夫点点头,云烨嘿嘿一笑对戴胄拱手说:“戴先生,长安路山高水长,我们必能相见,保重了。“说完就拖着辛月出了大理寺。

    马九户把云烨夫妇送了出来憋了半天才问出一句:“云兄,马加户何意?“云烨奇怪的瞅了一眼马九户说:”好好地当驴子吧,不要想的太多。“

    云家的马车沿着朱雀街走了,马九户颓废的摇摇头自语道:“还是没老子的份啊,但愿新上任的大爷不要太难伺候。”

    辛月笑的脸上开了花一样,上了马车就急不可耐的把那几封信撕得粉碎,投进马车里的小炉子,小心的拿火筷子把纸灰全部捣碎,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几天她都不知道是怎么煎熬过来的,幸好夫君一直陪着自己,要不然那种恐惧感都能把人逼疯了,以后还是好好地听夫君的话,朝堂果然不是妇人家能参与的。

    辛月再一次美美的伏在丈夫的怀里,手从夫君的领口探进去,抓着那个熟悉的荷包,心里舒坦的像是融化了一般,抬头看看并不是很帅气的那张脸,觉得怎么也看不够。

    云烨心里却在叹息,走马灯一般的朝堂,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下来,大家好好的过日子不好吗?安家这些年已经老实的快像哈巴狗了,怎么就不能赏他一口饭吃。(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