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不关我事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人去世四到八个时辰内,神识逐渐离开躯体,此时逝者的感觉宛如老牛剥皮,异常痛苦,一丝轻微的触碰都会令逝者如千刀万剐,生大愤怒,一般在八个时辰之后神识完全离开,此时方可搽试、换衣、化装等,也有少数人十二个时辰之后才会完全离开。

    所以独孤老夫人才不允许你触碰太上皇,陛下也不将太上皇身体放倒,这是有大讲究的,老道现在正在等候陛下的召唤,准备前往昭阳宫为太上皇祈福。“

    道左相逢袁天罡,两人攀扶着马车窗户交谈,秋雨之中说鬼事倒也应景,说完鬼事拱手相别,一个只想远离死地,一个却趋之若鹜。

    云烨觉得自己家也应该办一场大法事,现在一天到晚的总是死人,都和自己有关,非常的晦气,侯君集死的时候没有将星坠于野,李渊死的时候不知道紫微帝星有没有掉下来,隔着厚厚的一层阴云,看不见,这让袁天罡少了很多的本钱和谈资。

    一天一夜没睡觉精神健旺的要命,只是四肢酸软,晃晃悠悠的往家赶,一路上碰见了四五十拨戴着重孝的快马,不用说他们是在把太上皇大薨的消息传遍四方,李二必须让全天下人知道,他老爹是自然死亡,不是他弄死的。

    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魏征这些重臣都需要去昭阳宫给李二作证,相逢也不过是匆匆一揖就擦身而过,王室宗亲快马疾驰,头上身上胡乱裹着重孝,没人选择坐车,全部都选择骑马,兴冲冲的往昭阳宫疾驰。那层悲伤地面皮底下,不知道是一颗怎样兴奋的心。

    人死如灯灭,云家的灯笼却高高的挂起,往日的大红色灯笼,变成了惨白色,屋顶也有一支招魂幡被高高的挑了起来。帝王死,天下缟素!

    辛月把打麻将过度的丈夫掺下马车,回到暖和的澡堂子里边试探水温,一边小声的问:“太上皇是怎么死的?夫君您一直在和太上皇赌钱知不知道啊?“

    “一说就来气,你夫君我输光了,也不早死,偏偏摸了一手大三元才死的,这让我以后连找回来的机会都没有。“

    辛月赶紧捂住云烨的嘴,这样大不敬的话语。要是被御史听到,贬官,夺爵不在话下。云烨推开辛月解着衣服说:“御史能耐再大,也到不了咱家的澡堂子,要是别人问你太上皇是怎么死的,一定记得要说是摸了一手大三元笑死的,没有别的原因。“

    辛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估计八卦之火正在熊熊燃烧。李渊这么神奇的帝王的死因怎么也要轰轰烈烈才行,打麻将打死了比死在阴谋诡计之下强多了。

    在云烨昏睡的时候。满长安的人都已经知道太上皇死了,官面上说太上皇年高德劭无疾而终,死亡之时面带笑容,无惧无憾。但是大家都比较相信某位消息灵通人士放出来的消息,太上皇在和其他三位巨富豪赌一场之后,眼看就要输的清洁溜溜。依靠地毯缝子里面遗留的一枚金币大杀四方,最后居然摸出麻将中难得一见的天牌大三元,欣喜若狂之下,心脏受不了,一口气没上来就此故世。

    官家的解释没人信。死在大三元之下才是长安人所喜闻乐见的,官家也没有出来辟谣,就连史官记录大行皇帝最后事迹的时候,上面写的都是,巨赌,胜之,狂喜,薨!

    程夫人不许程咬金再打麻将,他认为有太上皇的前车之鉴,速来喜欢大喜大怒的老程根本就不适合打麻将,如果有一天也是这种下场该如何是好,程咬金不以为然,认为只要能在临死前大杀四方赢得天昏地暗就是笑死了也值,于是,赌风大变,变得豪迈不羁为所欲为,直到被长安麻将圈子拒之门外,方才消停。

    太上皇死了,饮宴,歌舞娱乐全都停止,唯有麻将未被禁止,天南地北的诸侯国,属国,羁縻州,各个府县向大行皇帝敬献了自己的最后一次心意,这也是李渊的尊号最后一次出现在文牍上,从此之后,云烨再也没有从邸报,文牍上见过太武皇帝的尊号,三原县的献陵将他的一切功过是非掩埋的干干净净。

    “太上皇的陵寝几乎不可能被盗掘,去多少人死多少,方圆一里的流沙巨石墓,除非大唐国除,私人想要盗挖完全不可能,以后大唐帝王的陵寝就该按照这样的格式进行。“

    许敬宗作为书院的代表当年参与了献陵的设计,皇帝的陵寝是要事先准备的,已经开挖了七年之久了,万事俱备,就差皇帝的尸体,李渊也正好在陵寝准备妥当的时候笑死了,接手皇帝陵寝的大匠觉得一切都非常的完美。

    许敬宗当初被选作陵寝设计人之一的时候专门去问过黄鼠,到底什么样的陵寝才是他最恐怖的噩梦,黄鼠说,最恐怖的当然要数流沙墓,如果流沙里面再混杂着巨石,他看到这样的陵寝,立刻就会离开,一刻钟都不愿意多留,无论陵墓里的陪葬多么奢华,都拿不到,强行进去,只能是成为新的陪葬。

    于是许敬宗就强烈的建议修建流沙墓,所有填充墓地的沙子都是被太阳暴晒过的,不许有半点的水分,只要盗墓贼挖掉一点沙子,其余的流沙就会流过来把盗洞掩埋掉,这样的设计终究被李二所采纳。

    黄鼠出于职业习惯还是去观察了一下皇帝下葬的情形,看到堆积如山的干沙子,转身就回了书院,继续经营自己的店铺。

    太上皇死了,李二需要整整哀痛了一百天,在这一百天里,大唐将会如同死一般的安静,草原上的边军不会有任何动作,连照例进行的扫荡都不会进行,辽东的边军会老老实实地留在营地里过冬,为了给太上皇祈福,皇帝下令免除了晋阳,河东,山西这三个地方的全部赋税。

    只要大唐不找事,这个世界就乏味至极,大丧期间不兴兵这是礼制,当然如果有必要李二是不会理会这些事情的。现在只有傻子才会去主动挑战大唐这个巨兽。

    云烨高估了这个时代掌权者的智商,姚州,戎州刺史来报,蒙舍诏的乌蛮王蒙舍龙,正在日夜攻打戎州,三十二羁縻州已经反叛了二十六州,请求朝廷火速来援,否则贞观初年大唐在南诏取得的那点优势就会荡然无存,暴怒的李二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吐蕃大相禄东赞的调停请求,还强横的命令吐蕃必须从松州出兵,协助大唐剿灭蒙舍龙,否则,大唐就会自己派兵经过吐蕃的国土夹击南诏,任命李道宗为姚州道行军大总管,统管南诏军国事,战争的目的直接指向了蒙舍龙本人,也就是说,要嘛蒙舍龙的人被捆着送过来,要嘛就是蒙舍龙的人头被装在盒子里送过来,否则,战争绝对不会停止。

    站在朝堂上云烨没吱声,作为最了解南诏的将领,他很清楚乌蛮白蛮也有区别的。乌蛮多有牛羊,无布帛,男女都用牛羊皮作衣服。无拜跪的礼节。

    有些语言要经过四次翻译,才与汉语相通。乌蛮是以牧畜为业、不知耕织、很少同汉人接触的落后族。白蛮大姓爨氏,自蜀汉以来,历朝有人作本地长官,白蛮文字与汉族同,语言相近,耕田养蚕,也同汉人。

    这个时候就该联系白蛮把乌蛮王换掉就是了,用不着派兵进入南诏,南诏就不是一个打仗的好地方,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大唐最精锐的骑兵排不上用场,南方的那些府兵也完全没办法和关中的府兵相媲美,关中的府兵去了南诏会烂脚,就像黄牛下了水稻田会烂蹄子是一个道理,想要剿灭南诏还要靠当地的府兵,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去把南诏人的竹楼毁掉,再抢几头猪回来,完全得不偿失么。

    老天才会知道李二想干什么,当初探戈女王的土地已经是很富裕的地方了,这个富裕指的是她的竹楼下养着二三十头猪,这些年云烨出于对探戈的愧疚,一直在派商队进出南诏,买卖的利润很少,但是云家的商队却从未断绝过交易,做生意都没有什么利润的地方,你指望大军能抢出花花来?

    李道宗要是不载个大跟头才是怪事,一无所有的乌蛮作风很像吐蕃人,打仗不要命,所以富裕的白蛮只能让最强大的乌蛮王做自己的首领,自己占据辅佐的位置,云烨敢打包票,该死的蒙舍龙要是能知道三百里以外的事情才是怪事。

    房玄龄已经向皇帝说明了南诏的情况,李二听不进去,云烨就完全没有必要自找没趣,家里的柿子刚刚经过了头道霜,正是最甜的时候,几个孩子还等着爹爹回家,一起拿竹竿子套上纱网,一个个的摘柿子呢。

    摘柿子可是云家的节日,七八颗大树上的柿子,庄户们特意没摘,就是给主家留着乐呵一下的,皇家不许饮宴,不许看歌舞,不许有大型的娱乐,官员不许逛青楼,勋贵们在一百天之内不得有房事,勋贵家的孩子要是被御史发现是大丧期间怀上的,嘿嘿,这就会成为大事故,不过秋收明显是不会禁止的,云家摘柿子也是秋收的一种。(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