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李渊笑死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寒冷的日子里云烨在做什么?答案有些奇怪,因为他在打麻将,已经打了一天一夜了,云烨的上家就是李渊,下家是李泰,坐在对门的是独孤老太太,长孙给李渊在龙首原上修了一座昭阳宫,辉煌大气,一直被李渊当作麻将房来使用的。

    四根盘龙柱子把整座大殿烘烤的暖洋洋的,柔软的羊毛地毯,精美的挂毯,袅袅飘香的熏炉和外面的凄风苦雨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李渊撇着嘴不断地羞辱云烨,刚才就是他打错了一张牌,才让独孤老太太大杀三家的,一天一夜不睡觉,对于老人家来说就是在找死,李渊不在乎,他已经嫌自己命长了,他也确实比历史上多活了六年多。

    都说想要活得长,就必须节制,他不管,酒色财气样样都来,习惯性的赤裸着上身,好像不这样,不足以显示自己的豪气,独孤老太是他的小姨子,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对于李渊赤裸着身子跟自己打麻将没有半点的不适。

    “太上皇的豪气哪去了?小子才输了一箱子金币而已,算不得什么事,您虽然输的多些,也不到两箱子,怎么就开始发火了?“

    在牌桌上不用理会李渊的身份,这个时候他就是一个赌徒,云烨非常喜欢李渊的这个性格,牌桌上不扔牌,不骂人,打牌还有什么意思。

    独孤老太居然妩媚的看了一眼李渊说:“云小子,听说你在岭南可是创下了诺大的家业,太上皇可没有你的那些收益,全靠着晚辈的一点孝敬过活,肉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李泰恨得牙根都痒痒,两个白头发的老头老太打情骂俏实在是太恶心了。只想一把拽走云烨把地方留给他们两个去折腾,打情骂俏的硬拉着两个孙子辈的小子算什么。

    云烨每年都要和李渊大赌一场,开赌的日子就是李渊的节日,他会精挑细选每年参与赌博的人手,据说他从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赌具。环境,侍女,气候都要考虑到,可谓周全之极。

    今年李泰不幸中奖,被李渊从武德殿的地底下挖出来打麻将,怨念深重,独孤老太作为女选手没想到技艺精湛,如今正在大杀四方中。

    牌桌很奇怪,越是骂人骂的凶的就越是输的惨。又一轮战罢,云烨见空的箱子又满了起来,李渊一脚踢开最后一口空箱子暴跳如雷。因为他输光了,所以赌局就要结束了,云烨打算收拾一下桌子上散乱的金币回家睡觉。

    却不想李渊哈哈大笑着从地毯缝隙里又摸出一枚金币,招呼大家重新坐好继续开赌,见了鬼了,他竟然靠着那一枚金币居然慢慢的赢回去了。看着李渊幸喜若狂的样子,输钱的独孤老太似乎比他还要高兴。李渊手里拿着一张牌,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却迟迟的不肯打出来,云烨打算催促一下,独孤老太笑着摇摇头说:“让他再高兴一会,太上皇驾崩了。“

    云烨触电一般的弹起来。手指在李渊的颈项间抚摸一下,没有摸到脉跳,正要对李渊施行心肺复苏术,却听独孤老太伤感地说:“别忙活了,让他多开心一会。输了整整十五年,也该赢一次了。“

    云烨收回了准备把李渊放倒的双手,一屁股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叹了口气就闭目沉思,李泰走了出去给内侍吩咐了一声,顿时一道凄厉的嗓音就划破了秋雨远远地传了出去“太上皇驾崩了!“

    不知过了多久,浑身湿漉漉的李二就窜进了昭阳宫,速度虽然很快,但是神色却极为平静,进了殿堂,仔细看看父亲打麻将赢钱的雄姿,取过父亲手里的那张牌一饼,拍在桌子上说:“大三元,糊了!“

    虽然李渊的那副牌里一个中发白都没有,李二说是大三元,那就一定是大三元,云烨笑着把金币箱子里的金币全部倒在桌子上朝李渊拱手贺喜道:“您洪福齐天,大三元都能抓到,佩服,佩服,小子输光了,下回再来过。“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昭阳殿,独孤老太也学着云烨的样子贺喜完李渊,也跟着走了出去。

    云烨找了一把伞,给老太太打上,扶着她沿着长长的御道慢慢走,这是李渊答应过的,只要是来和他赌钱的就能走御道。

    “云家小子,你把你婆娘休了,再娶老身的孙女如何?两个都给你,不吃亏。“独孤老太看不出半点的伤感,还有心情嫁孙女。

    “还是算了吧,小子比较念旧,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在这凄风苦雨里商讨停妻再娶,实在是不应景,老婆么,还是老点好。“

    “臭小子,连老身都敢调戏找死呢,不过啊,你也就是这副性子迎人,蔫不拉几的却处处讨人喜欢,他和你不一样,当年在我姨夫家里,我亲眼看着他连发俩箭射中了孔雀的两只眼睛,那个时候他只有十七岁,少年英姿勃发,最是招女子爱慕,如果招亲的不是窦姐姐,我都想抢过来,臭小子,别笑,姑奶奶我当年也是敢作敢当的奇女子。

    老身看着他成亲,他们入洞房的时候,我在洞房里逗留的时间最久,直到窦姐姐嗔怒,我才出去,那一晚,可没有下雨,月亮明晃晃的讨人厌,我躲在花丛里看他们喝交杯酒,然后相拥,这才回了自己的绣楼,一个不小心居然着凉了,烧了整整三天,窦姐姐衣不解带的照顾了我三天,可是见到他,那句姐夫我还是喊不出来。

    后来,他就成了皇帝,窦姐姐也去世了,我也嫁了别人,听说他的宠妃很多,所以我从来没有去过他的皇宫,再后来啊,他的儿子成了皇帝,他就成了太上皇,我远远的看过他一眼,人老的不成了样子,我又不情愿接近他。

    今年我听说他在找赌钱的牌友,我就加进来了,他非常的高兴,想在我面前表现一下大杀四方的雄姿,谁料想却一直在输钱,知道吗,那枚掉进地毯缝子里的金币是我丢的,小子,感谢你啊,配合着我输钱,让他走的如此愉快,他一生都不愿意在女人面前没面子,现在好了,终于赢回来了一点面子,江山,皇位没了,我对他的依恋或许是他最后的指望,只希望窦姐姐的在天之灵不要埋怨我。“

    早就出了宫门,马车就停在旁边,云烨和独孤老太都没有离开的意思,就这样撑着伞云烨静静地听老太太讲古,虽然是一个非常没劲的暗恋故事,云烨却把表情配合的恰到好处,一会惊愕,一会愤怒,一会还有些伤感,老人家嘛,总要让他们有点成就感。

    “难道,难道,您和太上皇……“云烨把两只手指头并在一起,

    独孤老太难得的脸红了一下,推了云烨一把,还啐了一口,笑骂道:“年纪轻轻还是一位教书匠,怎么满肚子的龌龊,老身喜欢是喜欢,但是绝对不会做丢人事,或许,或许啊他如果不是皇帝,是一个落魄子,或许还有可能,他既然成了皇帝那就万事皆休了。“

    雨下的越发的大了,独孤老太的裙角都被淋湿了,雨地里是没法站了,云烨扶着老太上了马车,打着伞准备看她离开,老太掀开车帘子,最后看了一眼昭阳宫,车轮就碾着雨水,沿着石板路离开了。

    把伞丢给刘进宝,打了一天一夜的麻将胡茬子都出来了,就着雨水揉搓了一下脸颊,就当是洗脸了,太上皇死了,是国丧,中间规矩多的吓人,等到自己前去祭灵的时候怎么也该是三五天之后的事情,说不定因为自己老爹死了,李二还要多高兴两天,这事谁知道呢。

    “你和太上皇打了一天一夜的麻将就没发现他老人家有什么不妥么?“云烨回头就看见长孙气咻咻的冲到自己面前质问。

    “没有,太上皇的精神非常的健旺,也非常的开心,临了脸上都带着笑容,陛下还帮着太上皇糊了一把大三元,学生输的干干净净,这就回家去反思。“

    长孙叹了口气,把头上的首饰都取了下来,手腕上的镯子也取下来交给了贴身侍女,回过头对云烨小声说:这样也好,少受些煎熬。“说完就一步步的走向了昭阳宫。

    云烨忽然发现,昭阳宫其实非常的荒凉,龙首原上只有这么一座孤零零的宫殿,周围全是荒草,高大些的树木都不见一棵,与其说是宫殿不如说他是一座华丽的坟墓更加确切一些,离群索居的只有幽魂,至少,云烨就看到一个土包子上站着一头喜欢淋雨的孤狼。

    这一定是秋雨影响了自己的判断,云烨一遍一遍的这样告诉自己,现在需要回到家中,洗个热水澡,喝点醪糟,然后躲在被子里睡两天,晴天的时候再看昭阳宫的时候感觉一定不一样。(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