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白石宫主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寒辙躺在血泊里哀叹自己的运气,真是差到极点了,云烨蹲在即将爆发的火山口上都能安然无恙的逃过灾难,自己不过是弄了十一条蛇去咬人,在即将成功的时候都会失败,蛇的脑袋都被斩了下来,自己也被老家伙打折了至少三根肋骨,吐血吐得要死。

    从老家伙眼中满是讥诮的神色,两只枯瘦的手搭在椅子背上,整个人显得非常的安静,谁都想不到就在刚才,这个老家伙才把自己的亲儿子的肋骨打折了三根。

    寒辙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蛇脑袋,有些遗憾,如果不是山洞里过于干燥影响了蛇攻击的速度,说不定自己就成功了,半死不活的老家伙到现在还有这样的身手,出乎了寒辙的意外,自己明明已经在大声的咆哮了,应该把毒蛇爬行的沙沙声掩盖过去了,怎么还能被发现?

    “白玉京的蛊惑之力果然强大,兵不血刃的就让我们自相残杀,你和宾媚人相处了一两年的光景,整个人都变了,沾染了过多的世俗气,殊不知这就是宾媚人的可怕之处,他们顶着别人的面皮在人世间行走,有鬼王的手段,也有龙的变化,更有圣人的心思,当初让你不要和宾媚人接触过多你不听,现在悔之晚矣。”

    寒辙哪里肯信这些鬼话,他自问智慧不差,和云烨相处两年,也仔细观察了两年,云烨的智慧,云烨的愚蠢,云烨的爱欲,云烨的憎恶他看的清清楚楚,这些做不了假,两年的朝夕相处如果还发现不了云烨戴着面具,他认为自己可以去死了。

    “你送回来的玉牌拓印我看了。确实是真实的,你说云烨把玉牌交给你把玩了一个月?圣人手段啊,他知晓你发现不了那些秘密,才给你看的,寒辙,想想宾媚人的做派。聪明人是他,笨蛋也是他,为歌妓掀翻豪族的是他,在高丽屠城的也是他,如此多变的性格,已经说明他就是宾媚人,你依然落入彀中不知自拔,白石宫难道注定不是白玉京的对手?“

    想起云烨的所作所为,寒辙就感叹。这个王八蛋干嘛非要是一个如此复杂的人,简单一点不好么,人前一个样子,人后又是一个样子,害的自己现在自己想要辩驳都不知从哪里下手,孙思邈的秘药不是从不失手么?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起作用?

    骷髅一样的老家伙终于站了起来,桀桀的笑着走到寒辙的面前蹲下身子伸手从他的嘴角部位蘸了一些鲜血,放进嘴里含着。似乎非常的享受。

    “年轻人的血液味道就是鲜美,尤其是你的。总能让我的心燃烧起来,嘿嘿,舍不得杀你取血啊,虽然我已经老得快要死了,还是不能杀了你,除非你和你妹妹能生下孩子。只有这样,我才能结束你的痛苦,你以为让庞准把你妹妹藏起来我就找不到?“

    说完就在寒辙身边的把手上拉了一把,一个铁笼子就从滑了过来,五短身材。奇丑无比的庞准,蛤蟆一样的趴在笼子底部,他背上的皮已经不见了,血肉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鲜红色,庞准的神志是清醒的,他甚至感觉不到疼痛,见到血泊里的寒辙低声说:“少主,我什么都没说,我想自杀,可是没办法,我撑不了多久了。“

    寒辙没看庞准,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老头子枯瘦赤裸的脚,抬头对老头子说:“我从孙思邈那里弄来的药其实已经起效果了对不对?“

    老头子笑着点点头:“是的,只是被我压制在下肢了,凡人也能有这样霸道的药物是我没想到的,大概也是出自白玉京吧?”

    寒辙摇摇头肯定的说:“和白玉京无关,这是一个普通的老道自己研制出来的药物,他想用这种药物来达到麻醉人的地步,这样他就能在人的身上动刀子,剜掉有病的器脏,非常的神奇,在岭南的时候我给他搭过几次下手,很不错的一个老道。“

    他回答完老头子的话,又对铁笼子里的庞准说:“小准,你再忍忍,一炷香之后我就能把你从铁笼子里弄出来,用清水给你洗伤口,把那些痒痒药都给你洗干净。“

    老头子拍拍寒辙的脸,指指自己,意思是没有他的同意庞准死定了,他认为寒辙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出现了幻觉。

    “你知道我最羡慕云烨哪一点么?就是他过人的运气,我自己因为血脉的关系被上苍诅咒,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这辈子没什么好运气,现在看来,我终于开始走运了,我现在非常的肯定,只要杀了你,我的运气会越来越好。“

    老头子担心寒辙死掉,双手摸着他骨折的地方,小心的给他接好了骨头,并且给寒辙弄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手法温柔,就像慈父照顾自己的婴孩一般。

    庞准的眼珠子乱转也发现了对自己有利的一方面,高兴地问寒辙:“你找来的毒蛇够不够毒?要是不够毒,咱们还是死路一条。“

    “非常的毒,我试验过,一条蛇的毒液足够毒死四五十个人,我还拿一头大牯牛做过实验,挺了一柱香的功夫就死透了。“

    老头子猛地站起来,低头看自己的双腿,脚踝上赫然挂着一只毒蛇的头,他非常的肯定自己把毒蛇都斩死了,为何会如此?撕开自己的裤腿,整条腿已经肿起来了,大叫一声,一道白光闪过,那条被毒蛇咬过的腿就从根部断开,很可惜喷出来的血液依然是带着青灰色,毒气已经蔓延到了身上。

    寒辙笑眯眯的对庞准说:“我发现云烨说的话一般都很有道理,他说毒蛇的头被砍下来以后,半个时辰甚至更久还能咬人,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在胡说,现在验证了,确实如此。“

    “那你快点恢复,我的药劲过了会非常的痒。恐怕熬不住,到时候他问什么我都会说的。”庞准也很开心,尤其是看到老头子砍掉了腿,飙出来的血还是毒血之后就更加的开心。

    “老夫现在就杀了你们。”老头子僵尸一样的用独腿跳了过来,一点点的逼近寒辙。

    “别装了,白石宫的传承比你的命重要,你现在只有我这么一条根,不传给我,传给谁?赶紧啊,有什么该交代的秘密趁早说出来,要不然白石宫的传承就不完整了。”

    老头子手里的软剑当啷一声掉了下来,整个人倒在了寒辙的身边用哀求的语气说:“早点和你妹子成亲,早点诞下子孙,白石宫的云床底下有一个玉牌,还有几本记载,好好修炼,你总会成仙的,白玉京已经走到我们前面去了,你要小心宾媚人,不可靠近。”

    寒辙皱着眉头说:“我不会和匙儿成亲的,更不会和她有孩子,我拿到玉牌之后就会去找云烨一块参详,如果成仙的条件是和匙儿成亲,去他妈的成仙吧,老头,你还有什么话说没有,没有的话就早点去死!“

    老头子低低的哼了一声,就把脑袋垂在地上,光秃秃的脑壳上布满了老人斑,只是没了往日的生气,两道长长的寿眉散乱的贴在地面上,被洞口吹过来的微风轻轻拂动。

    等了一会寒辙发现老头子不说话,拿手试探着推一下,见老头子没反应,又把老头的身体反过来,才发现他已经死了,不是被毒死的,是被活活的气死的,两只眼睛瞪得非常大,眼角还有俩缕血泪留下来,血是非常纯正的殷红色……

    寒辙挣扎着站起来,在庞准药劲过后野兽般的嘶吼声里,捡起那把软剑,先把老头子的人头切下来,然后是剩下的手脚,再把尸体彻底剖开,这才长长的送了一口气,从旁边的水缸里舀了一大瓢水浇在庞准殷红的肌肉上,一连浇了十几瓢庞准的嘶吼声才慢慢地低了下来,刚刚舒坦一些的庞准就努力的把头转向寒辙身后,他要看看老头子到底死了没有。

    “小辙,你把他的脑壳没有砸碎啊,这都是后患,赶紧的去砸碎,身体切得再碎一些,倒上油烧掉,别管我,我挺得住,小辙,我刚刚看到点希望,不想被毁掉,快去啊!“庞准疯了一样的拿手拍着铁笼子,不断地催促寒辙。

    一个山一样的汉子走了过来,趴在寒辙面前流着口水傻笑,寒辙掏出手帕给他擦了嘴,没好气的把那张大脸推开,自己靠着铁笼子坐下来。

    “憨奴,好憨奴,你去把那个肉球拍碎,对,就是这样,用力,很好啊,别的也拍碎,用你腰里的锤子砸。“庞准不断地诱惑着憨奴,眼看着憨奴一点点的把老头子的尸体砸成肉酱,这才无力的把头垂下来,嘿嘿的笑了起来。

    “小准,我都不知道该叫你二叔,还是该叫你二哥!以后咱们的日子怎么过啊。“寒辙闭上眼睛把头靠在铁笼子上无力地问庞准。

    “二叔,以后就叫我二叔,不许提二哥这两个字,你去找云烨问问,咱们的血脉还有没有办法传承?你二叔我十二年生了四个憨奴,小辙,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啊……去问问云烨,他说不定有办法,伤好了就去问。“

    庞准哭的撕心裂肺,寒辙双目无神的看着山洞的顶部,忽然大声的吩咐道:“点灯,把所有能点的灯都点上!“

    新任的白石宫宫主终于发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命令。小洞里那些隐隐绰绰的身影就快速的散开,不一会,山洞里就亮的和白昼一样。(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