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谜题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扯,我家的石狮子怎么可能会跑?还跑去了永安坊?中间隔着三个坊市呢。”云烨挠着头问严松。

    “事实上不光是你家的石狮子自己跑了砸死了人,长孙无忌的腰刀自己也跑到了燕来楼,用了一招大劈,活活的把一个人劈成了两半。还有啊,李大亮的儿子李鹏程刚刚回到京城,与友人在酒楼饮宴,不慎跌下了楼梯,好在他自己毫发无伤,倒是身子底下垫背的那个人被他压成了肉饼,肠子都从后门挤出来了,还有啊,魏征老匹夫的马车在行驶中忽然车轮脱落,从坡上滚下去之后居然把一个人的脑袋压成了烂柿子,长安县不敢擅专,特意禀报了长安府尹,长安府尹又上报了刑部,刑部最后把文碟交给了陛下,您四位的爵位太高,除了陛下,没人敢问,所以陛下就打发我来问问怎么回事。陛下特意点名此事和你脱不了干系。”

    云烨就更加的奇怪了,这些事情发生的也过于离谱了,自己确实一无所知,既然长孙无忌,魏征,刚刚袭爵的李鹏程和自己都成了杀人的嫌犯,这就有趣了,必须要过去看看,长孙无忌就算了,这家伙杀人如麻,杀死一两个敌人不算事,李鹏程嘛,一向以武力强悍著称,这些年在漠北估计也是杀的人头滚滚,压死个人屁事都不会有,倒是魏征弄死了人,这就有看头了,过去看看魏征杀人后的嘴脸也不错。

    两人一路说笑着就进了宫,来到万民宫前面,三个当事人都坐在前厅等候李二召见,按理说死个把人李二不会亲自过问,现在居然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了一起,就说明死的人身份不会太简单。

    长孙无忌看到云烨也来了。嘿嘿一笑道:“云侯好本事,家里的石狮子居然通了灵性,能帮着你杀人了,相比之下,老夫的腰刀伴随了老夫数十载才有这样的本事真是惭愧。”

    云烨笑着回答:“伯伯家里人杰地灵的,您的宝刀出现灵异事件不足为奇。听说那把刀自己能使用一招大劈,小侄心向往之,渴欲一睹啊。”

    魏征哼了一声说:“老夫的车轮能把人头碾成烂柿子真是天下奇闻,就是不知那位高人在这里谋算老夫,嘿,也算不上谋算,恐怕老夫也属于池鱼一类的存在吧!”

    李鹏程抬头看着天,两只手不断地玩抓拇指的游戏,他到现在都想不清楚。自己怎么可能把一个人压得肋骨齐折,屎尿齐流的,二楼到一楼的高度也就一丈多高些,更何况自己是从楼梯上滚落的,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魏征转过头对李鹏程说:“说说,我们三个杀人的手段都是器物,你是如何把人压死的?”

    李鹏程苦着脸拱手说:“小子昨晚没喝几口酒,晚上回家还要照顾老母。在和友人告辞的时候,不小心滑落就栽下来了。坐直身子才发现把人压成了肉饼。“

    “我们几个被人栽赃这是确定无疑的事情,可是到底是谁这么干的,在下以为,要把我家的石狮子从兴化坊弄到永安坊,把赵公的腰刀从府中偷出来,再让鹏程在无声无息的中招。最后把郑公的车轮弄下来费的事情绝对要比杀人更难,这人要干什么?“

    云烨想了想,就问长孙无忌,因为他对这种事情最在行。

    “能干什么,依朕看来这是在立威。那你们几个人的名头立威,说不定有一个世外高人出了山,准备在京师打响自己的名号也说不定。“

    李二从后面转出来,把一张文谍放在桌子上,示意让他们几个看看。云烨看完文谍之后就已经知道杀人的到底是谁了,但是脸上依然是一副思索的表情,可不敢露出破绽。

    “云烨,被你家石狮子砸死的人叫做燕弘信,你不是说要把他弄去南海守荒岛么?怎么就改变主意了?燕弘信可是前隋名将燕荣的孙子,据说已经把家传的武学练到了极致,双臂有拔钉之力,你要弄死他,还真的需要用石狮子砸!”

    云烨苦笑着回答说:“陛下,微臣也就是那么一说,要是真想要燕弘信的性命,用不着这么麻烦,只要把他征召到岭南水师,让他去守卫荒岛合情合理合法,在荒岛上,微臣就算是将他挫骨扬灰,也不会有人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狙杀,不划算。”

    李二点点头说:“这也说得通,看样子你没少用这个法子屈死和你不对路的人,朕手头没证据,就任你胡为吧,不过这件事情你们必须给朕一个交代,朕之所以来晚了,就是在安慰阴妃,她唯一的弟弟被无忌的腰刀劈成了两半,总需要一个交代吧。

    齐王府里的四个支柱,阴弘智,燕弘信,昝君谟、梁猛彪死的不明不白,其中阴弘智和燕弘信乃是皇亲国戚,如今全部身死,你们怎么看?燕妃那里朕还没去,想必也会向朕哭诉一番,朕不管,在这件事情里,齐王佑不能出事,云烨,他的安危你负责,无忌,你就全权处理这件事情,早点了结,朕不打算让这些奇闻怪谈弄得人心惶惶。“

    云烨和长孙无忌,魏征三个人对视一眼,发现都是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李二的眼睛里揉不进沙子,他办事情从来没有马马虎虎的时候,不把自己有疑问的事情处理的水落石出,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现在提出了和稀泥的要求,那么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辞别了皇帝,四个人出了宫,长孙无忌对其他三人说:“我这就去按照陛下的要求去做事,不管出现什么结果,你们三个是不是都认同?”

    云烨和魏征一起拱手说有劳,李鹏程被云烨踢了一脚,连忙躬身感谢长孙无忌,表示不管如何处理,自己都会同意。

    李佑就在自己家,当然要告诉他一声,不用麻烦他撵人了,碍事的人全死了,李鹏程骑马追上来问云烨说:“先生,明明咱们四人受了委屈,陛下为何要息事宁人,难道说有什么内幕不成,您就给学生说说,我刚刚袭了爵位,万万不敢行差踏错。”

    “鹏程啊,你还是认了吧,这事不好说,能在你不知不觉中算计你的人不是你能对付的,陛下一定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我们都没问,所以你也不要问,就当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你父亲刚刚去世,你就饮宴已是不孝,这些天好好在家里侍奉你母亲不要出门。”

    李鹏程虽然好奇心大作,可是云烨不说他只好闭嘴回家,他努力回忆那晚发生的事情,也找不到一点的蛛丝马迹,想到那个人如果要对付自己,岂不是会死的不明不白?就如云烨所说的,自己还是少出门为妙。

    “别看我,你舅舅不是我干掉的,其他三个也不是我干掉的,你爹知道其中的原委,我也知道,可就是不能告诉你,这件事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有一个人打算向世人宣告她的存在才做的这件事,告诉你母亲,别追究,越追究问题越多。”

    告诉李佑之后,李佑第一个感觉是云烨下的手,毕竟那晚云烨威胁燕弘信来着,人是小苗杀的,云烨认为自己没必要背黑锅招阴妃恨自己,阴弘智怎么说都是她唯一的弟弟。

    李二在宫里也在发愁,燕妃已经请了他三回了,他不知道怎么和燕妃说,必须要等到长孙无忌弄出一个结果来才成,该死的鸡鸣狗盗之术,断鸿没有完全练成,无舌也没有完全练成,到底是谁完全练成了?

    鸡鸣狗盗之术听起来像是下三流的手段,但是有谁敢相信当年的孟尝君就是凭借门客学鸡叫,爬狗洞就能偷过秦国的城关,别忘了那是一个法度森严到了极点的国度,要是没有过人的神奇,孟尝君根本就不可能偷过城关。

    断鸿说此事不可查,不可问,因为鸡鸣狗盗之术最高的杀人手段就是让人死于无形,没人知道他们是被谋杀的,既然有人故意把自己的手段亮出来,就是在告诉世人,自己已经完全练成了鸡鸣狗盗之术。

    对于这些豪侠,李二有时候也感到无奈,无形物质,就像藏在大海里的一滴水,如何能把他们找出来?天下还是以稳定平安为主流,帝王绝对不能私自动用全国的力量去追查这个人,说不定会招来反噬,得不偿失,断鸿还在研究那只石狮子,还有那把宝刀,魏征的马车也停在宫里,但愿断鸿能找到蛛丝马迹,自己也练成这门奇怪的功夫。

    “你不是说小苗练的是什么龟虽寿的武功吗?为何现在又成了你口中的鸡鸣狗盗?不说别人好奇,老夫都好奇小苗是怎么把石狮子运到房顶的,我可是听说人家屋顶的瓦片都没破。”刘方喝了一口油茶问无舌。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鸡鸣者群鸡相和,狗盗者,天衣无缝,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如果没有龟虽寿做引子,鸡鸣会被扭断脖子,狗盗也会被主人打死,老夫也想不到小苗的武学已经进展到了如此地步,听说书院已经把这四桩诡异的事件列为书院的高级考题,就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解开。(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