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会跑的石狮子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佑的生存环境非常的恶劣,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如果不是母亲长得貌美如花,阴家的人早就死绝了。

    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阴弘智的父亲,原西京副守阴世师,他曾派捕吏劫杀李渊第五子楚王李智云及捣毁李渊父祖的公墓、家庙,遂挑起李渊的敏感神经,因此当李渊攻下西京大兴城后,就把守将阴世师、阴骨仪兄弟连其三族诛杀殆尽,唯独放过阴世师幼子阴弘智与幼女阴月娥二人。李渊称帝后,把阴月娥赐给征战有功的次子秦王李世民,成为他的妾室。隔年,生下齐王李祐。

    李佑从小就不受其他兄弟的待见,更何况阴妃面对极度强势的长孙只能俯首称臣,被母亲自小就灌输了小心自保的概念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前途无亮,能够混吃等死已经是自己最好的结局了。

    权万纪不明白,他认为李佑是陛下的儿子,就该承担自己的义务,却不知李佑做的越好,他的死期就就来的越早,在书院特意学习过权谋之术的李佑,对自己的见解远远不是权万纪这样一个腐儒能比拟的。

    李佑没有理会权万纪的咆哮,拱手问云烨:“先生,李佑此生注定籍籍无名,让小丫跟着我一起遭受这样不公正的待遇,为难她了,如果小丫不愿意默默无闻的过一生,小王一定会极力向我父皇阐明道理解除婚约的。”

    “这样的话该你自己去向小丫说,要我传达是个什么道理,云家的闺女婚前见未婚夫婿并不在家规的禁止之列,想说什么话就自己去说,云家的大门你认识,早年间能去骗吃骗喝。现在却不敢登门是个什么道理?”

    李佑笑笑说:“是这个道理,小弟作为女婿登门,不知道嫂嫂会不会安排美食招待?书院的饭菜现在已经臭名远扬了,想吃美食只有去府上了。

    您不必担忧,我舅舅这个人心思多,不适合担任齐王府长史。燕弘信他们我也会辞掉,府里的丫鬟仆役也打算遣散,重新招募的事情都该是小丫这个主母该做的,我明日就去问问她的意见。“

    云烨很满意,李佑既然已经这么想了,阴弘智这帮子不杀也罢,至于他们会去祸祸谁自己管不了,只要不祸祸李佑就好。

    权万纪坐在那里如同死人,云烨没来的时候。李佑虽然会和他争论,也算是两人之间有交流,云烨说了几句话之后,权万纪就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尊泥菩萨,李佑对自己恭敬有加,但是不论他说什么话,李佑都会听着,也只是听着而已。

    对于自己教书育人的手段权万纪很是自得。如今面对木头一样的李佑他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挫败感,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厅堂。

    李佑把云烨送出了家门。直到云烨的马车消失在街角,他才走进府里,对阴妃的贴身婢女说:“梅姨,您已经出了宫,不如就在府里当管家吧,小丫虽然性子火爆。但是心地却是极为善良的,您在府里养老可好?”

    梅姨抱了一下李佑,点点头就出了门,李佑的变化她必须告诉阴妃。

    云烨回到了家里,在那日暮的伺候下吃饭。说是伺候其实就是云烨拿筷子吃菜,那日暮不时地拿手捏一片子卤好的肉片子吃,这个毛病她这辈子是改不掉了,宦娘说过无数回,依然没有效果。

    小丫很愤怒,哥哥去了李佑那里连顿饭食都没有混上,这让她觉得很没面子,走到哥哥身前刚要说话,云烨就吧一个小包递给了她。

    小丫打开之后看到了一条很旧的彩绳,看起来很面熟,疑惑的看看哥哥,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会给自己一条旧绳子。

    “李佑说这是他的命,他把自己的命交给你保管,他以后打算窝在家里不面,齐王府有什么事,都该是你出面,你经营得好,他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你经营不好,他就跟着你喝粥。”

    云烨把李佑的心思给小丫带到之后就不管了,继续吃饭,小丫这才想起来这条绳子原先一直挂在李佑脖子上的,当初自己想要过来看看,他都不给,揍完他的时候,这混蛋鼻子上的血都不擦,就要先检查自己的这条绳子。

    “到底是我嫁他,还是他嫁给我?肉蛋一样的性子,当初把他揍成那个样子了,都不给我看,现在怎么舍得把命给我了?”

    “这家伙很可怜,发现自己活的无比凄惨之后,像个死人一样,没办法,哥哥就说你一心一意的等着他来娶,然后他就活过来了。”

    小丫皱着鼻子说:“我是没办法才嫁给他的,满世界的人都知道皇帝的旨意不能违反,要不然鬼才会一心一意的嫁给他,不过这么说也行,能救他一条命,我的名誉受损也没关系,毕竟我已经是他未婚妻了。”

    云烨抬头看了小丫一眼,给她夹了一大筷子牛肉塞嘴里,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小丫其实才是云家最恪守妇道的女人,外人只知道小丫蛮横无理,云烨却很清楚小丫是一个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意让别人难做的女子,只要李佑真心诚意的对待小丫,这家伙这一辈子定会过的舒坦无比。

    第二天天刚亮,李佑就来到了云家,没穿冕服,也没有骑马,穿着一袭青衫,胳膊底下夹着一卷书,带着自己的侍卫头子坐着马车就来了。

    给奶奶请了安,又拜见了正在花园里散步的云烨,丢下侍卫头子自己穿过月亮门就来到了小丫的绣楼,下了一跳,因为小丫把手抓在二楼的栏杆上正在拿大顶,颤微微地好像随时会掉下来,这是天魔姬的要求,女孩子想要跳好舞蹈,双臂双腿就必须有力,可是一个女孩子把腿练得粗粗的不好看,天魔姬就要求小丫手腕子必须有力,柔韧性一定要好,拿大顶就是为了训练双臂和平衡性。

    李佑三两步冲上二楼,惶急的把小丫抱了下来,才要劝说两句,就听小丫翻着白眼说:“刚才的苦白吃了,又要从头来。”

    “你刚才在练功?”李佑这才恍然大悟,和小丫靠着栏杆坐下来,想要道歉,却看见小丫白皙的脖子上居然拴着自己的那条绳子,心绪激荡之下,指着绳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来云侯没骗自己,小丫原来真的喜欢自己。

    “这条绳子你该自己好好保存的,怎么就给了我?”小丫也觉得有必要把话问清楚,别是这家伙随便编个理由骗自己。

    “我的命我自己没本事保住,只好交给你来保住,小丫,从今后你才是齐王府的主人,你做什么时我都赞成,哪怕是造反,我也跟着你。”

    “最后被你爹把我们俩绑在西市口砍头?”小丫在李佑的脑袋上捶了一下。李佑嗤嗤的笑着说:“那样也不错,至少黄泉路上我不会寂寞,我外公杀了我叔叔,又把我家的祖坟给刨了,这是我的原罪,我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哈哈,不做不错,可是齐王府到底还有很多张嘴要吃饭,就要拜托你了。“

    小丫无奈的说:“原想着能当一个风风光光的王妃,谁知道会是这个样子,我好歹还有哥哥疼我,你母妃在深宫,帮不了你,可怜的,咱们两个神憎鬼厌的人结伙讨生活,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你不能做事,我是妇人没关系,你也知道,我不太聪明,所以啊,你要在背后给我出主意,我来做,只要不造反,我就不信谁敢把我们怎么样。“

    李佑嘿嘿笑着说:“那是一定的,我在书院里攻读了五年多,比谁攻读的时间都长,虽然和妖孽们没办法比,可是我李佑也不是吃素的,我们不管朝政,蒙头给家里搂钱,就不信我们没好日子过。“

    换个人说李佑可怜一定会引起这家伙的反弹,但是小丫一口一个可怜的,却激起了李佑的雄心。

    这是必然的结果,男人家就是这么没出息,就像一个山头只能有一头老虎存在,如果想要有两只,除非一公一母。

    云家的演武场的兵器架子都已经有点生锈了,这是家主的地方,云烨一年里难得动一次兵刃,动兵刃也是拿下来擦拭,武将家里的兵刃生锈很丢人,家主的兵刃按照惯例别人是不能动的,所以云烨穿着麻衣正在努力的拿着砂石打磨兵刃上的锈迹,才把一把大刀打磨好,想喝口茶,抬头才发现严松呆呆的看着自己,他身后是一脸焦急的老钱。

    云烨拱拱手说:“严兄到了寒舍不知所为何事?”

    严松回了一礼问云烨:“不知云侯能否将一尊五百斤重的石狮子举起来,并且送上房顶,最后计算好某人恰好路过,将石狮子推下来将某人砸成肉酱?”

    云烨想了一下说:“这个还是可以办到的,只要利用一些工具就能轻易地完成,但是要恰好将一个路过的人用石狮子砸死这个就比较难了,我杀人一般喜欢用强弩。”

    严松点点头说:“我想的也是这样,今日看到你府上生锈的兵器,我心里就更加的确定了。可是你云家的石狮子从兴化坊自己跑到永安坊在光天化日砸死了人,陛下要我来问问,你是怎么办到的?”(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